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5

  在沃伦·特伦特宽敞的办公室里,登普斯特先生已经结束了和会计主管的私下谈话。他们的面前摊开摆放着一堆资产负债表和财务报表,就在罗亚尔·爱德华兹整理这些材料的时候,参加会议的其他人就都进来了。面色微红的“匹克威克”银行家——埃米尔·杜梅尔自以为是地第一个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位土黄脸、瘦高身材的律师,他一直负责着圣格里高利大部分的法律事务。另一位年轻些的新奥尔良本地律师则是艾伯特·威尔斯方面的法务代表。
  彼得·麦克德莫特陪同着刚从15层下来的沃伦·特伦特也走了进来。让人感到不解的是,这位圣格里高利即将“卸任”的所有者,虽然输掉了艰苦漫长的饭店控制权之战,看起来却比最近几周都要和蔼轻松。老头子在纽扣眼儿上还别着朵康乃馨,诚恳友善地和各位来宾打着招呼,其中也包括由彼得介绍的登普斯特先生。
  对于彼得来说,整个过程有些似梦似真的感觉,他的动作呆板,言语机械——好像只是为了应付没完没了的祷告词而条件反射般地祈祷。他就像是个机器人一样,自己的灵魂和意识都游荡在身体之外,无家可归。这种状态从那位蒙特利尔来的总经理发出那句惊人之语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这个他本该回过神来的时刻。
  执行副总经理。这个头衔的潜在深意对他来说,远远大于头衔本身。
  拥有了放手经营圣格里高利的控制权,对于他的意义何止是如虎添翼?那是把他心中海市蜃楼般的理想已经真真切切地摆到了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彼得清楚,只要他抱定强烈热忱的信念,圣格里高利就能蜕变为一家顶级的饭店,一家有口皆碑、高效运营、日进斗金的大饭店。很显然,柯蒂斯·奥基夫的目标也是如此,他的一些观点还是有借鉴意义的。
  取之则需有道,包括资本注入、权责明晰、部门重组以及人员变动——退休、晋升和外部输血。
  当得知是艾伯特·威尔斯购得了饭店,并将仍然保持其为独立经营店时,彼得就希望能有个人,可以凭借其敏锐的洞察力和勇往直前的魄力,对饭店进行积极的变革。现在,他竟然有幸得到了这个机会,前面的道路还真是让人期待、振奋呢,当然还有那么一点点的小紧张。
  对于他个人来讲,还有一层非同寻常的意义。这个任命以及之后的进展,将意味着彼得·麦克德莫特重新树立起了他在饭店业中应有的地位。如果他能带领圣格里高利走向辉煌,那么之前的事,终将会湮灭在人们的记忆之中,他的丑事记录也会被洗刷无痕。饭店业主,既不鼠目寸光,也无记恨恶毒之心。最后能站得住脚的就是取得的成就,那才是最有分量的东西。
  彼得思绪万千,徜徉无界,虽然还有些手足无措、头昏脑涨,不过也开始恢复正常了。此时,靠近房间的中央位置,在长条形台面的会议桌旁,彼得和其他人一并坐在了各自的席位上。
  艾伯特·威尔斯是最后一个到的,进来的时候还和上次“维权”时一样——羞答答的,只不过这一次,他有了克丽斯汀的陪同。他一露面,屋子里的所有人就都站了起来。
  这倒把克丽斯汀弄得很是尴尬,小老头连忙挥手示意众人请坐,“不,别这样!请不要这样!”
  沃伦·特伦特走上前去,微笑致意,“威尔斯先生,欢迎您能光临我的饭店。”他们友好地握了握手。沃伦继续说道,“这里古旧的氛围也曾带给我愉快和满足,等它成了您的饭店时,我衷心地希望,它也会把这些传递给您。”
  这些言辞说得既谦恭又体面,要是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彼得反倒会觉得略显空洞夸大,而听沃伦·特伦特这么说,竟显得不可思议地诚挚感人。
  艾伯特·威尔斯眨了眨眼睛,沃伦·特伦特则依然谦恭有礼,扶住他的胳膊,亲自将众人介绍给他。
  克丽斯汀将外面的大门关闭,又回到了桌子旁其他人的身边。
  “我想您已经认识了我的助手吧。弗朗西斯女士,还有这位麦克德莫特先生。”
  艾伯特·威尔斯又似小麻雀般地狡黠一笑,“我和他们俩都有过交往。”随后,还朝彼得挤了挤眼睛,“我想以后交往还会更多呢。”
  埃米尔·杜梅尔装模作样地清了清嗓子,拉开了会议的序幕。
  银行家宣称,买卖双方就转让条件已经基本达成一致,他本人接受了特伦特先生和登普斯特先生共同的委托,来主持这次会议。会议的目的在于议定买卖的程序步骤,其中还包括接管的具体日期。这些似乎也没什么难的,饭店的抵押贷款今天就会到期止赎,暂时由工商银行接手承担,并由登普斯特先生代表威尔斯先生作为担保人。
  彼得瞄到了沃伦·特伦特对银行家讥讽的一瞥,老头子忙活了好几个月,都没能让自己拿到抵押贷款的续约。
  银行家又拿出了一个草拟的会议议程,并分发给众人。关于此项内容,律师们和登普斯特先生也参与其中,先是整体地简单讨论了一下,随后便逐条商讨处理。双方的首脑,沃伦·特伦特和艾伯特·威尔斯均作壁上观,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沃伦似乎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而艾伯特则陷入了椅子当中,好像希望和座位融为一体似的。登普斯特先生从来就没向艾伯特·威尔斯请示过什么,连看都没朝他这边看一眼。很明显,蒙特利尔的代表很了解“麻雀老板”的脾气秉性——伏鸾隐鹄低调避世,所以他早已习惯了“自作主张”。
  彼得·麦克德莫特和罗亚尔·爱德华兹分别回答了众人提出的有关经营管理和财务运营方面的一些问题。克丽斯汀则两次离开会场,从饭店的公文柜中取来相关的文件。
  别看银行家傲慢又自负,主持会议可是把好手。不到半个小时,会议的主要议题就都圆满解决了,正式转让、接管的日期也定了下来——下个星期二,其他的琐碎细节就留给律师们自行商讨安排吧。
  埃米尔·杜梅尔迅速环顾会场,“如果大家都没有什么其他的……”
  “也许还有一件事。”沃伦·特伦特坐在那里,身子微倾前探,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君子一言重于泰山,文件签署只不过是之后的一种确认形式而已。”他看了一眼艾伯特·威尔斯,“我想您也和我想的一样吧。”
  登普斯特先生代言道,“那是自然。”
  “既然如此,就请放手去做你们认为该做的、任何关乎饭店的举措吧,不必拘泥日期和文件了。”
  “谢谢你。”登普斯特先生赞许地点点头。“的确有一些事情我们想尽快着手处理。下个星期二顺利交接后,威尔斯先生希望马上召开董事会,而会上的第一件事就是推举您,特伦特先生,担任董事长之职。”
  沃伦·特伦特轻颔其首,庄重雅致地说道,“荣幸至极,我会尽我所能,得体地享用这份荣誉。”
  登普斯特先生的脸上浮起一丝放松的微笑,“威尔斯先生还希望我可以接任总经理的职务。”
  “这个愿望我非常理解。”
  “而彼得·麦克德莫特先生将担任执行副总经理。”
  会议桌上一片道贺之声涌向彼得,克丽斯汀则欣然地微笑着。沃伦·特伦特同其他人一起和彼得握手表示祝贺。
  登普斯特先生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后,又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本周在我逗留纽约之际,涉及本店的一件事很不幸地被炒得沸沸扬扬。我想得到一个保证,那就是,避免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在我们的饭店里,起码在管理层更迭之前,能够做到这一点。”
  会场突然变得鸦雀无声起来。
  年长的律师看起来有点儿不知所云,年轻的律师以低语可闻的声音解释着,“那是因为一名有色人种的客人被拒绝入住引起的。”
  “噢!”年长的律师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让我澄清一件事。”登普斯特先生摘下眼镜,开始擦拭起来,好像比擦拭利刃还要仔细。“我说这些并不是意欲对饭店的大政方针进行根本的变革。我的观点是,作为商家,当地的观念和习俗肯定是要尊重的。我所关心的是,如果再发生此类事件,不应该还是类似的结果。”
  又是一片鸦默雀静。
  突然,彼得·麦克德莫特发觉大家都把注意的焦点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他心中猛然一惊,本能地嗅到了危机的气味,自己新兴的“王国”建立伊始,第一次或许也是最重大的一次考验就毫无征兆地突发而至了。如何应对,将关系到饭店的未来以及自己的前途。他在心中反复打磨,等到完全确认了自己打算说的话后,才胸有成竹地亮出唇舌之刃。
  “刚才那位先生所说的,”彼得语气平静舒缓,并朝年轻的律师点了点头,“很不幸,确有其事。一名参加会议的代表,拿着确认过的客房预订前来入住,最后却被驱赶出了饭店。他是位牙医,而且据我所知,是一位杰出的牙医,只不过他还是一名黑人。我很遗憾地告诉大家,我正好就是把他赶出饭店的那个人。我当时就暗下决心,绝不能让此类事件重演。”
  埃米尔·杜梅尔首先发问,“你的意思是,作为执行副总经理,你莫非要……”
  “确切地说就是,在我掌管的饭店里,绝不允许任何人再做出类似的驱赶行为。”
  银行家撅起了嘴唇,“你的这种表达方式还真是犀利啊。”
  沃伦·特伦特紧张地把头转向彼得,厉声质问,“这件事我们谈过,已经过去了。”
  “先生们。”登普斯特先生重新戴上了眼镜。“我想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并不建议做任何根本性的变革。”
  “不过,我会做。登普斯特先生。”如果终究会有一场最终对决的话,彼得觉得,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毕其功于一役吧。到底让不让他以自己的方式管理饭店,现在应该是摊牌的时候了,成败在此一举。
  从蒙特利尔来的总经理身子前倾,绵里藏针地说道,“让我再确认一下,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呢?”
  心中警钟鸣响,提醒着彼得,他太莽撞了。不过,彼得全然不顾,“我当然知道,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在饭店里坚决废除种族隔离政策,并以此作为受雇的一个条件。”
  “你会不会在讲条件这个事情上有点儿草率啊?”
  彼得平静以对,“我知道你是有所指的,你应该已经摸清了我过去的某些私事吧。”
  登普斯特先生点点头,“你说的没错,我们早就摸清了。”
  彼得注意到克丽斯汀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心里琢磨着,她到底在想什么呢?
  “是否草率另当别论,”开弓没有回头箭,彼得义无反顾地说道,“我认为,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过去的事,那么再让你了解一下我现在的立场,这样才算公平公道吧。”
  登普斯特先生再一次擦起了他那副眼镜,随后就抛开和彼得的纠缠,转向整个会场的众人。“我想,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抱定的信念,神圣而不可侵犯。即便如此,对于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似乎只是个求同存异的问题罢了。如果麦克德莫特先生同意的话,我们现在可以暂时将问题搁置,不做定论。然后,酝酿它一两个月,再做商讨如何?”
  如果麦克德莫特先生同意的话。彼得掂量着,这是这位蒙特利尔总经理正在利用外交斡旋的技巧,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啊。
  那之后,就会是一种固定的模式了。先是固执己见、满足良知、宣泄信念,随后,便是服软熄火、各让一步。最后,一群通情达理的人们便达成了一个合情合理的和解。再做商讨如何?还有比这更文明开化、更先进明智的提议了吗?这不就是大多数人都钟情的非暴力、非激进的“好好先生”之道吗?就拿那些牙医来说吧,他们的正式信函今天已送达饭店,就尼古拉斯医生的事件做出了决议,不也就只是不痛不痒地谴责了一下饭店的此类行径而已吗?
  诚然,饭店现在也是非常时期,困难重重,逆水行舟。管理层的变动必然导致新仇旧恨一起登场,就别在旧疤上添新伤了吧。也许,等待真的是最明智的选择呢。
  然而,激变何以待?永远不会有那么一个合适的时机的。不能做某件事的理由多得是。彼得突然想起来,最近好像有人这么说过。到底是谁呢?
  英格莱姆医生,那个暴躁的牙医大会主席。由于深信坚持原则的信念远远高贵于权宜之计的妥协,他辞去了主席之职,昨晚已愤然离开了圣格里高利。
  不过,英格莱姆医生也说,“偶尔你也要掂量掂量己之所欲和己之所信各自的分量……可你有坚持原则的机会时却没那么做,麦克德莫特。你太在乎这家饭店,太顾忌你的饭碗了……不过,有些时候,你还会得到第二次机会,如果碰巧让你得到了,听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再放弃了。”
  “登普斯特先生,”彼得以法服人,“民权法上的法律条文写得再清楚不过了,无论我们是拖延还是规避,也只能是躲过一时而已,最终的结果还不是一样吗?”
  蒙特利尔来的先生摆事实讲道理,“据我所知,各州在关于此项法律的问题上还是热议不断,分歧很大呢。”
  彼得不耐烦地晃着脑袋,用锐利的目光环顾全场。“我相信一家好的饭店必须要与时俱进,顺应潮流。我们所处的年代就应该是人权意识觉醒的时代。与其固守无为,等着这些变化强加在我们身上,还不如主动出击、超前觉悟接受得好。刚才我已经郑重阐明,我再也不会同流合污,驱赶下一个尼古拉斯医生了,我不准备改变我的想法。”
  沃伦·特伦特闷哼一声,“哪儿有那么多的尼古拉斯医生。”
  “我们现在恪守着某些标准规范,特伦特先生。我们将继续保有着这些规矩,只不过让其更具包容性而已。”
  “我警告你!你这么干会把饭店搞垮的。”
  “似乎搞垮一家饭店的做法,可不止这一个吧。”
  正中软肋的反唇相讥,沃伦·特伦特顿时就涨红了脸。
  登普斯特先生凝视着自己那双擦拭眼镜好像比擦拭利刃还要仔细的手。“很遗憾,我们似乎陷入了僵局。麦克德莫特先生,鉴于你的立场和态度,我们也许要重新考虑……”蒙特利尔来的代表还是第一次背叛了“自作主张”的习惯,竟然踌躇了起来,并把目光瞥到艾伯特·威尔斯身上。
  小老头还是蜷缩着身子,窝在座位里,众人投向他的目光似乎让他更往里缩了缩。但是,他的目光却直接迎向了登普斯特先生的瞥视。
  “查理,”艾伯特·威尔斯终于发话了,“我觉得咱们该放手让年轻人去闯一闯他们自己的路了吧。”他冲彼得点了点头。
  登普斯特先生神色如常,丝毫未变地宣布着,“麦克德莫特先生,我们答应你的条件。”

×      ×      ×

  会议接近尾声,和先前的其乐融融反差巨大,现在的会场里弥漫着拘谨和尴尬的气息。沃伦·特伦特不再搭理彼得,脸上挂着明显的失望和不悦。年长的律师看起来有点儿愤愤不平,年轻的那位则态度不甚明朗,而埃米尔·杜梅尔则正忙着喋喋不休地和登普斯特先生套着近乎。只有艾伯特·威尔斯似乎没什么触动,反倒觉得这发生的一切有点儿好笑的样子。
  克丽斯汀先是走出了会议室,不一会儿就又回来了,示意彼得出来一下。透过里间的房门,彼得发现,他的秘书正在外间办公室里等候着他。他知道弗洛拉不会无故前来的,也许有什么非常之事发生了。于是,他便向众人道了声抱歉,随即走出房门。
  经过门口时,克丽斯汀把一张折好的纸条塞到彼得手里,轻声叮嘱,“过后看一下。”彼得点点头把纸条揣到口袋里。
  “麦克德莫特先生,”弗洛拉颇为踌躇地说道,“我本不该打搅你……”
  “我知道。到底怎么了?”
  “有名男子在你的办公室里等你。他说他在焚烧场里上班,手上有你想要的一些重要的东西。他既不想交给我,也不肯走。”
  彼得看起来惊骇异常,“我会尽快赶过去。”
  “那请你快点儿!”弗洛拉似乎很尴尬。“我不想这么说,麦克德莫特先生,不过,事实上……哎呀,他身上那个味道啊。”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