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2021-08-01 18:48: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吴冠宇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3

  从蒙特利尔来的登普斯特先生于上午10点30分,办理了入住。彼得·麦克德莫特在得知他的到来后,便亲自下到前厅,正式前去迎接。从早上到现在,沃伦·特伦特和艾伯特·威尔斯都没有在较低的楼层露过面,而后者更是连一点儿消息都没有。
  艾伯特·威尔斯的财务代表是一位思维敏捷、让人过目难忘的人,看起来很像是大型银行里老练的业务经理。当彼得惊叹于事态进展如此神速时,他只是如此应道,“威尔斯先生一向如此。”随后,行李生便护送这位新住客前往11层的套房去了。
  20分钟后,登普斯特先生又来到了彼得的办公室。
  他说自己已经见过威尔斯先生了,并且和特伦特先生通了电话。之前预计11点30分召开的会议将如期举行。他希望可以和几个人相约面谈——饭店的会计主管便是其中之一。特伦特先生还把行政套房让了出来,供其作为会场。
  登普斯特先生似乎很懂得借势而为。
  彼得陪着他来到了沃伦·特伦特的办公室,并把克丽斯汀介绍给他认识。对于彼得和克丽斯汀来说,这已经是今天上午两人的第二次见面了。彼得一赶到饭店就去找了克丽斯汀,虽然在行政套房里的众目睽睽之下,两人能做到的也就只是迅速地拉了拉手,不过这种甜蜜瞬间也一样令人兴奋,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深切的爱意。
  进入饭店后,这还是头一次,来自蒙特利尔的先生竟然笑了。“噢,这就对了,弗朗西斯女士。威尔斯先生提起过你,事实上,他说起你的时候很亲切呢。”
  “我觉得威尔斯先生真是一个很奇妙的人,以前我就觉得……”她说了一半就卡住了。
  “怎么样?”
  “昨晚的一些事情,”克丽斯汀一带而过,“真是有点儿尴尬。”
  登普斯特先生掏出一副宽边大眼镜,擦拭了一下之后,便戴上了。
  “如果你指的是餐厅账单的事,弗朗西斯女士,你大可不必为此烦恼。威尔斯先生亲口跟我说的,那是他遇到过的最温馨、最友善的一件事了。他从一开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几乎没什么事能逃过他的眼睛。”
  “的确如此,”克丽斯汀感到些许释然,“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了。”
  外间办公室传来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信贷经理萨姆·雅库皮克。“不好意思,”看到屋里的众人,他连忙致歉,转身就要离开。彼得急忙把他叫了回来。
  “我来只是想戳穿谣言,”雅库皮克直言不讳,“饭店上下都在疯传,说那位老绅士,威尔斯先生……”
  “那不是谣言,”彼得直截了当,“是事实。”随后,便向登普斯特先生介绍起来。
  雅库皮克单手拍了下自己的光头。“我的天啊!我查过他的信用记录,我还质疑过他的支票,我甚至还给蒙特利尔打过电话!”
  “我听说过你打的那次电话。”这是进饭店以来,登普斯特先生第二次露出笑颜。“当时把银行里的人全都逗乐了。但是,他们被严格要求不准透露威尔斯先生的任何信息,这是他的一贯风格。”
  雅库皮克发出了疑似呻吟的声音。
  “我认为,你要是当时没那么做的话,”蒙特利尔的客人宽慰着他,“现在的烦恼也许更多呢。他很尊重你的做法,他确实有随手抓片纸就签支票的习惯,这也让人们很头疼,当然支票是错不了的。你现在大概知道了吧,威尔斯先生可是北美地区最富有的人之一。”
  满是疑惑的雅库皮克只能又晃了晃脑袋。
  “我再给各位说一些有关我这位雇主的事情,”登普斯特先生说道,“也许大家就好理解了。”他瞥了一眼手表。“银行家杜梅尔先生,还有几位律师马上就到,不过我想,还有点儿时间。”
  不巧的是,他的会前故事被罗亚尔·爱德华兹打断了,这位会计主管抱着一满怀的文件,还有一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随之而来的又是一番礼仪惯例性的相互介绍。
  双手相握,登普斯特先生通知会计主管,“一会儿我们会简单地聊一聊,而且我希望你也能一起参加11点30分召开的会议。正好说一声,弗朗西斯女士,请你也留下来,特伦特先生希望你能在场,而且我知道威尔斯先生也会乐于如此的。”
  第一次,彼得·麦克德莫特感觉到了被排除在核心事务之外的失落和酸楚。
  “我方才正要解释一下有关威尔斯先生的一些事情。”登普斯特先生摘下来眼镜,在镜片上哈了几口气,又擦拭了一番。
  “尽管威尔斯先生富可敌国,但他却一直保持着简单朴素的生活格调,这和吝啬可搭不上一点儿边,事实上,他是非常大方的。他就是喜欢朴实无华的事物,在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是如此。”
  “关于食宿方面,”彼得建议着,“我正在考虑让威尔斯先生换到另一间套房里去。柯蒂斯·奥基夫先生今天下午就能空出一间更好的房间。”
  “我的建议是,你不必劳烦,我碰巧得知,威尔斯先生很满意现在所住的客房,比之前的那间已经好多了。”
  彼得心中一惊,明白其言语所指的是那间“哈哈房”。艾伯特·威尔斯在星期一晚上被换到1410号房间之前,曾“屈居”那里,险些丧命。
  “他倒是不反对其他人住进套房——比如说,我。”登普斯特先生继续解说着,“他只是觉得那种事情对他来说没必要。我说的这些,不是很无聊吧?”
  他的听众们一致表示兴趣盎然。
  罗亚尔·爱德华兹好像听得更为津津有味,“听起来像是童话故事啊!”
  “也许吧。不过,不要以为威尔斯先生就生活在童话世界里。他可不是,起码和我一样,很现实。”
  彼得·麦克德莫特在心中思量,是不是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这出绵里藏针呢?现在,温文尔雅的话语里已杀机初显。
  登普斯特先生继续讲述,“我认识威尔斯先生好多年了,相处这么久,我越来越钦佩他在经商、识人方面的直觉。他有一种天生的机敏,这是在哈佛商学院里学不来的。”
  罗亚尔·爱德华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就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彼得现在很怀疑,这些巡航导弹般的玑珠字句究竟是无心插柳,还是有意而为。难道这位艾伯特·威尔斯的代表已经对饭店高层做了一番迅捷的扫描定位吗?现在看来,这是完全有可能的,那么他就应该已经知道彼得·麦克德莫特的老底儿了。被华尔道夫驱逐,随后的黑名单,这些记录全逃不过他的眼睛。彼得猜测着,这是不是他被公开排除在内部核心会议之外背后的原因呢?
  “我看啊,”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罗亚尔·爱德华兹也听出了弦外之音,“这里会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吧。”
  “我想,你差不多说到点子上了。”登普斯特先生又擦了擦眼镜,这似乎是他的一种强迫症。“第一个变化就是,我将成为这家饭店的总经理,在威尔斯先生大多数的公司里,我都是这个职务,而他本人对这种头衔也不怎么感兴趣。”
  克丽斯汀投石问路,“这么说,我们以后会经常见到您了吧。”
  “确切地讲,我也不怎么会在这里露面,弗朗西斯女士。我只是名义上的领导者,仅此而已。而执行副总经理才是有实权的人物,这是威尔斯先生的经营之道,我也很认同。”
  彼得揣测着,看来啊,形势还真如自己所料呢。艾伯特·威尔斯根本就是个甩手掌柜,饭店的经营他基本不会过问。这样的话,和自己相识的这点儿优势也就没什么指望了。小老头实际上和真正掌权运作的管理层还隔着两层呢,彼得的前途就要看那位执行副总经理的脸色了。彼得还在猜想,这个人会不会是他的旧相识呢,如果是的话,结果可能就大不一样了。
  彼得依然心神未乱,理智地进行着分析。直到现在,他仍旧提醒自己,兵来将挡——既来之,则安之,当然也包括必要时的辞职。可是他现在发现,自己真的不想走,内心渴望着能够继续留在圣格里高利。究其原因,当然,克丽斯汀是其中的一大因素,但圣格里高利本身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新的管理团队将继续把饭店作为独立经营店来经营,前景十分让人期待。
  “登普斯特先生,”彼得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如果方便的话,可否透露一下执行副总经理的情况呢?”
  来自蒙特利尔的总经理看上去有些纳闷儿,很奇怪地望着彼得,随后便有所顿悟,面色也恢复了正常。“真抱歉,”他仍旧保持着温文尔雅,“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呢,那位执行副总经理就是你啊。”

相关热词搜索:大饭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星期四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