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021-08-10 14:55:01   作者:阿瑟·黑利   译者:王晓毅   来源:阿瑟·黑利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芝加哥论坛报》的那位记者走后,梅尔关上办公室门,转身看见辛迪站了起来,正在戴手套。只听她挖苦道:“你说恨不得有三头六臂,我信。不管你还有什么事要忙,反正都比我重要。”
  “我那是夸张罢了,”梅尔抗议道,“你也看到了呀。而且,我已经跟你道过歉了。我也不知道一下子会忙成这样。”
  “我看你乐在其中,不是吗?在你眼里,这些远比我、咱们家、两个孩子、体面的社交重要。”
  “啊!”梅尔说,“你果然又扯到这上面来了。”说完他停了下来。“该死!我们怎么又吵起来了?刚才不是都说好了吗?没有必要再吵了。”
  “对,”辛迪回答道,态度突然软了下来,“对,没必要了。”
  两人陷入了莫名的沉默。梅尔率先开了口。
  “你看,离婚对咱们两个来说都是大事,对瑞贝塔和莉比也是。如果你还有什么要考虑的……”
  “我们不是已经谈妥了吗?”
  “对,但如果你还有什么想法,我们再谈谈也无妨。”
  “我不想谈了。”辛迪坚定地摇摇头,“我没什么问题了。你也没有吧,对吗?”
  “嗯,”梅尔说,“应该没有了。”
  辛迪说了几句,又停了下来。她本来想告诉梅尔莱昂内尔·厄克特的事,但最后觉得还是算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梅尔自己发现真相。刚才梅德伍德的那些人在办公室的时候,她基本上一直在想德里克·伊登,她并不打算让梅尔或莱昂内尔知道还有这么一个人。
  有人在接待室敲了下门,声音很轻,但很笃定。
  “真烦!”辛迪低声抱怨道,“还有没有私人空间了?”
  梅尔不耐烦地冲门外喊道:“谁呀?”
  门开了。“是我,”塔尼娅·利文斯顿回答,“梅尔,有件事想问一下你的意……”看见辛迪也在,她突然停了下来。“对不起。我以为只有你一个人在。”
  “我马上就走,”辛迪说,“马上。”
  “别,别!”塔尼娅的脸一下子红了。“我可以一会儿再来,贝克斯菲尔德太太。真抱歉,打扰您了。”
  辛迪飞快地打量着还穿着环美制服的塔尼娅。
  “可能这会儿也该被打搅了,”辛迪道,“前面那帮人走了也有三分钟了,咱俩平时待在一起都不超过三分钟的。”她转向梅尔,“你说是吧?”
  梅尔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还有,”辛迪又转向塔尼娅,“有一点我很好奇。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塔尼娅顿时有些慌张。她稳了稳神,微微一笑:“我猜的。”
  辛迪挑起了两道眉毛。“那我是不是也要猜猜你是谁?”说着,瞥了梅尔一眼。
  “不用。”梅尔说完,介绍她们两个认识。
  梅尔知道辛迪在揣测塔尼娅·利文斯顿的身份。他一点儿都不怀疑,此刻辛迪已经模模糊糊感觉到塔尼娅和他的关系了。辛迪在男女关系方面的直觉一向准的要命,这一点梅尔早就领教过了。还有,他觉得自己刚才介绍塔尼娅时一定露出了马脚。彼此的说话方式夫妻之间再熟悉不过了,稍有不慎便会被对方看出破绽。就算辛迪能猜到过一会儿他和塔尼娅还要约会,梅尔也不觉得奇怪。不过,他觉得自己也许想得太多了。
  其实,不管辛迪知道什么,或者猜到了什么,梅尔觉得都不要紧。毕竟是她先提出离婚的,无论梅尔如今在跟谁交往,无论塔尼娅有多重要,她凭什么反对呢?这一点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吗?但是,梅尔提醒自己,理是这么一个理,可是女人——包括辛迪甚至塔尼娅——都是蛮不讲理的。
  还真让他猜中了。
  “老天待你多好啊,”辛迪装出一副甜甜的样子对梅尔说,“来找你解决问题的,也不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无聊代表。”她瞥瞥塔尼娅,“你刚才说有问题要问?”
  塔尼娅冷静地回复她的询问。“我想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哦?是嘛!什么意见啊?工作上的,还是个人的?还是你已经忘了。”
  “辛迪,”梅尔严厉地说,“够了!你凭什么……”
  “什么凭什么?怎么就够了?”辛迪嘲弄道。梅尔觉得她是存心找别扭。“你不是总说我对你的问题不够关心吗?现在,我很想听听你朋友的问题……就是不知道她到底有还是没有。”
  塔尼娅马上说:“是2号航班的事。”接着又说,“就是环美航空飞罗马的那趟航班,贝克斯菲尔德太太。半个小时前起飞的。”
  梅尔问:“2号航班怎么了?”
  “说实话,”塔尼娅犹豫了一下,“我也不是很肯定。”
  “继续啊,”辛迪,“接着往下编。”
  梅尔厉声打断辛迪:“你闭嘴!”然后向塔尼娅问道:“到底怎么了?”
  塔尼娅看了辛迪一眼,然后把她和海关检查员斯坦迪什的对话告诉了梅尔。她描述了一下那个拿着公文包形迹可疑的男子,还说斯坦迪什怀疑他可能在走私什么东西。
  “他上了2号航班?”
  “对。”
  “就算你说的这个人在走私,”梅尔指出,“那也是往意大利走私东西。美国海关不太管的,他们会丢给其他国家自扫门前雪。”
  “我知道。我们的地区航运经理也是这么说的。”塔尼娅又说了一遍自己和地区航运经理的谈话,最后还提到经理生气地告诫她:“别管了!”
  梅尔有些困惑不解。“那你怎么还……”
  “我说了我也不确定,可能这么做挺傻的。但我的脑子里一直在想这件事,所以就查了一下。”
  “查什么?”
  两个人把辛迪晾在了旁边。
  塔尼娅说:“斯坦迪什检查员跟我说,拿着公文包的那个人差不多是最后一个上飞机的。他说得应该没错,因为我当时就在登机口,竟然没碰到那个老妇人……”她立马止住话头。“老妇人的事不重要。总之,几分钟前我碰到了2号航班的检票员,我俩一起核对了一下乘客名单和机票。虽然他不记得这个带公文包的男人到底是谁,但我们把范围缩小到了5个人身上。”
  “然后呢?”
  “我一时起意,给环美的值机柜台打了一个电话,看有谁对这5个人中的任何一个还有印象。航空港的值机柜台没人留意。但市区那边有个票务员回忆说,他记得带公文包的那个人。所以,我查到了他的名字,还有样貌,都对得上。”
  “这有什么稀奇的呢。他总得找个地方办登机手续吧。所以,就在市里办啦。”
  “那个票务员记得他,”塔尼娅说,“是因为他除了那个小公文包,什么行李也没带。还有,据说那个人当时紧张得不得了。”
  “很多人都会紧张……”梅尔突然停了下来,皱起了眉头。“没带行李!飞罗马却没带任何行李!”
  “对啊。只带了那个小公文包,也就是斯坦迪什检查员注意到的那个。市区的票务员说,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公文包。”
  “坐这种航班的人,不可能不带行李啊。说不通啊。”
  “我也这么想。”塔尼娅又犹豫起来。“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事先刚好知道,他要搭的这趟航班永远到不了终点。知道了这个,也就知道自己什么行李都不用带了。”
  “塔尼娅,”梅尔轻声说,“你什么意思?”
  她不安地回答:“我也不确定,所以才来找你。我想了半天,总觉得自己在胡思乱想,操心过头了,可是……”
  “你说。”
  “万一我们说的这个男的根本不是走私,至少我们怎么看都不像。他不带任何行李,又那么紧张,还被斯坦迪什检查员看到拎着公文包鬼鬼祟祟……万一他包里装的不是什么违禁品……而是一颗炸弹。”
  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梅尔在飞快地盘算这种可能性。他自己也觉得塔尼娅刚刚说的有些可笑,不切实际。但是……过去确实发生过这种事,虽然只是极个别的。问题是:你怎么确定这次到底是不是?他越想越觉得那个提公文包的男人可能是无辜的,也许真的没什么问题。要是现在小题大做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却发现那个人是冤枉的,不管谁先挑的头,到时候就糗大了。谁也不想看到这种情况,但事关飞机和乘客的安全,出点儿丑又算得了什么呢?当然不算什么。另外,如果真害怕有炸弹,就该果断行动,这无可厚非,可又不能单凭怀疑和感觉就肯定确有其事。梅尔心想,有没有办法找到更确切的蛛丝马迹,甚至是确凿的证据呢?
  此刻,他觉得无计可施。
  但他可以查证一些事。这只是他们瞎猜的,可能性极小。是不是这么回事,只要打一个电话就知道了。今晚见到弗恩·德莫雷斯特时,两个人对上次在航空港委员会面前吵架的事还耿耿于怀,正因为这样,梅尔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梅尔拿出装在口袋里的应急电话号码本,这是他今晚第二次查阅这个电话本了。他拿起桌上的航空港内线电话,打给了航站楼大厅的保险售卖柜台。接电话的姑娘是一个老员工了,梅尔跟她很熟。
  “玛姬,”梅尔表明了身份,“今晚环美2号航班卖出去的保险多吗?”
  “比平时多一点儿,贝克斯菲尔德先生。但所有航班都不少,遇到这种天气一般都会这样。2号航班上我卖出去12份左右,跟我一起工作的另一个女孩邦妮,也卖出去一些。”
  “有件事要麻烦你,”梅尔对她说,“帮我念一下所有顾客的名单还有投保金额。”他感觉对方有些迟疑。“如果为难的话,我可以打给你们地区经理请他批准,但你也知道,他肯定会同意的。我跟你说,这件事很重要。就按我说的做吧,还能替我省些时间。”
  “好吧,贝克斯菲尔德先生。只要你同意就行。不过你得等我几分钟,把所有保单都整理出来。”
  “我等着你。”
  梅尔听到她放下了电话,向保险柜台旁边的某个人道了声歉。然后,是一阵纸张翻动的声音,随后听到另一个姑娘在问:“怎么了?”
  梅尔捂住电话的送话筒,问塔尼娅:“那个带皮包的男人,你查到他叫什么来着?”
  塔尼娅拿起一小张纸看了看。“格雷罗,或者是伯雷罗。两个写法都有。”她看到梅尔有些惊讶。“开头缩写是D·O。”
  梅尔的手还捂着那个电话,陷入了沉思。半个小时前被带到他办公室的那个女人就姓格雷罗,他记得奥德韦警官是这么说的。航空港的值班警察发现她一个人在航站楼里乱转。内德·奥德韦说,她很憔悴,一直哭哭啼啼的,警员从她嘴里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梅尔本来想亲自跟她谈谈的,但一直没来得及。梅德伍德的居民代表来他办公室的时候,他见那个女人正准备离开外间的接待室。当然,这二者可能纯属巧合……
  梅尔听到电话那头的保险柜台依旧有人在说话,还能听到航站楼大厅里熙熙攘攘的嘈杂声。
  “塔尼娅,”他平静地说,“大约20分钟前接待室有个中年妇女,穿得比较寒酸,浑身都湿了,看上去邋里邋遢的。我估计别的人进来的时候她就走了,不过说不定还没走远。要是在外面见到了她,立马把她带过来。无论如何,只要找到她,就别让她离开你。”塔尼娅有些困惑不解。梅尔又加了一句:“她是格雷罗太太。”
  塔尼娅离开办公室后,保险柜台的那个女员工回到电话上来。“所有保单都拿过来了,贝克斯菲尔德先生。现在就开始念吗?”
  “对,玛姬。你念吧。”
  他听得很认真。快念完的时候,有个名字突然引起了他的警觉。他的声音头一次变得急切起来。“跟我具体说说那份保险。是你卖出去的吗?”
  “不是,是邦妮卖的。我让她来接电话。”
  梅尔听那位姑娘大致说了一下,问了她两三个问题。对话很简短。梅尔挂掉电话,拨了另一个号码。此时,塔尼娅走了回来。
  她眼中带着询问的目光,但梅尔此刻根本顾不上回答。塔尼娅马上向他报告:“办公区没人。楼下倒是有一大堆,要找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要不我们广播一下?”
  “可以试一下,不过我觉得希望不大。”梅尔心想,从他掌握的情况来看,这个格雷罗太太很难找,即便现在广播寻人也未必有效。况且,这会儿她可能已经离开航空港,在回市里的路上了。他责怪自己为什么之前没跟她谈一谈,原本有这个计划的,可是后来又有其他事耽搁了:梅德伍德来的居民代表,对他弟弟基斯的担心——梅尔想起自己还打算再去管制塔台一趟来着……现在只好先往后推一推了……还有辛迪。他心里一阵愧疚,突然发现自己刚才根本没注意,辛迪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他伸手拿过办公桌上的广播话筒,推给了塔尼娅。
  刚才那个号码是打给航空港警察局的。此时有人接了电话,梅尔直奔主题:“我找奥德韦警官。他还在航站楼里吗?”
  “是的,先生。”接电话的文职警员一听就知道是梅尔。
  “赶快联系上他。我等着。还有,那个姓格雷罗的女人叫什么?就是你们今晚带过来的那个。我好像记得,但不是很确定。”
  “等一下,先生。我查一下。”片刻之后他回答道,“是伊内兹,伊内兹·格雷罗。我们已经用传呼机呼叫奥德韦警官了。”
  梅尔知道,和航空港的许多警官一样,奥德韦警官随身带着一个袖珍的无线电传呼机,遇到需要他的紧急情况,传呼机就会发出“哔哔”声。此刻,在航空港某处,奥德韦警官肯定正奔向打电话的地方。
  梅尔简单嘱咐了塔尼娅几句,打开了广播上的一个按钮。这个按钮一开,航站楼里的其他广播都会被切断。通向接待室和办公区的门开着,梅尔听到美国航空公司某趟航班的离港通知突然停了下来。当航空港总经理这8年来,这个话筒以及切断其他广播的按钮梅尔以前只用过两次。第一次——梅尔依然记忆犹新——是宣布肯尼迪总统遇刺身亡;第二次是一年后,一个跟家人走散的孩子哭着鼻子到处乱转,歪打正着闯进了梅尔的办公室。通常,遇到孩子走失这种情况,航空港自有一套处理办法,但那次梅尔亲自打开广播,为他寻找心急如焚的父母。
  此刻,梅尔朝塔尼娅点点头,示意她开始广播。他想起自己其实并不确定为什么要找这个名叫伊内兹·格雷罗的女人,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事。但直觉告诉他,有情况,而且是出了大事,或者马上要出大事。当你怀疑会出大事的时候,最明智、最紧急的做法就是收集一切信息,希望能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把所有信息汇总起来,弄清事情的真相。
  “各位请注意,现在广播一则通知,”塔尼娅用她那清晰自然的声音开始广播,航站楼的每个角落都听得到。“伊内兹·格雷罗太太,或伊内兹·伯雷罗太太,请您听到广播后迅速到位于主航站楼行政办公区的航空港总经理办公室来。您可以请任意一位航空公司或航空港的工作人员帮忙,带您过来。各位请注意,现在广播一则通知……”
  梅尔的电话响了。是奥德韦警官打来的。
  “我们想找那个女人,”梅尔对他说,“刚才在这儿的那个——格雷罗。我们正广播……”
  “我知道,”奥德韦警官道,“我听见了。”
  “我们着急见她。我随后再解释。现在,你记着……”
  “我记住了。你最后见到她是什么时候?”
  “在我的办公室外间。那时,她和你在一起。”
  “好,还有别的事吗?”
  “就这一件,这件事可能很严重。别的事你先放一放,把你的人都派上。不管找到没有,你尽快上来一趟。”
  “好。”咔嗒一声,奥德韦挂断了电话。
  塔尼娅做完广播,按下了关闭按钮。梅尔听到外面传来另一则广播:“莱斯特·梅因沃林先生请注意。请梅因沃林先生及您的全体成员立马到主航站楼入口处集合。”
  “莱斯特·梅因沃林”是航空港给警察起的代号。通常情况下,一听到这种广播,在最近的地方当值的警员都会立即赶往通知里的指定位置集合。“全体成员”指的是航站楼里的所有警察。大多数航空港都会用这种广播召集警员,这样就不用担心会惊扰公众。
  奥德韦真是一刻不敢耽误。等手下的人在主入口处集合完毕,他会跟大家简单交代一下伊内兹·格雷罗的情况。
  “跟你们地区航运经理打电话,”梅尔对塔尼娅说,“让他尽快来我办公室一趟。跟他说有大事。”梅尔像是自言自语,又补了一句,“先把所有人叫过来再说。”
  塔尼娅打了电话,回他说:“他马上就来。”声音里流露出一丝紧张。
  梅尔走到办公室门口。把门关上。
  “你还没告诉我,”塔尼娅说,“你发现什么了。”
  梅尔斟酌着自己的用词。
  “你说的那个格雷罗,除了一个小公文包什么行李都没拿,你不是怀疑他带炸弹上了2号航班吗?他在起飞前买了一份飞行保险,保额30万美元,受益人是伊内兹·格雷罗。买保险的时候他似乎把所有零钱都用上了。”
  “天呐!”塔尼娅的脸唰的一下白了。她不由得低声自语道:“哦,老天呐……不会吧!”

相关热词搜索:航空港

下一篇:6
上一篇:
4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