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堡
2020-04-24 16:40:3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赵无忌全身都已僵硬麻木。他已完全虚脱,已接近崩溃的边缘。
  奇怪的是,他的心里反而变得一片剔透空灵,反应也变得比平时更敏锐,无论多少声音,在他耳中听来都响如雷鸣!
  每个人说话的声音,在他听来,都好像是在他耳畔喊叫。
  这也许只因为他整个人都已空了,已变得像瓷器般脆弱。
  可是他并没有失去他的判断力。
  ──为什么一个人在体力最衰弱的时候,思想反而更灵敏?
  他已判断出谁是凶手!
  他跳起来,冲出去。没有别人阻拦他,只有司空晓风。
  司空晓风只伸出手轻轻的一挡,他就已经倒了下去。
  刚才他被仇恨所激起的最后一分潜力现在都已用尽了。
  现在,竟连个小孩子都可以轻易击倒他!
  司空晓风道:“我知道你要到那里去,我本不想拦阻你,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想去。”
  无忌的眼睛里布满血丝,看起来就像是只负了伤的野兽。
  司空晓风道:“可是你现在绝不能去,我不能让你去送死。”
  千千的眼睛也红了,大声道:“可是我们却一定要去,非去不可!”
  司空晓风道:“上官刃阴鸷深沉,手下本就养了批随时都可以为他卖命的死士,再加上蜀中唐门的毒门暗器,我们就算要去,也不能这么去。”
  千千道:“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去?”
  司空晓风道:“要等到有了一击必中的把握才能去!”
  他叹了口气,又道:“如果一击不中,让他全身而退,以后我们只怕就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的机会了。”

×      ×      ×

  他说的是实话。
  但是和风山庄的属下却拒绝接受。
  片刻间在老姜统率下,一百三十六名家丁,都已聚集到灵堂前的院子里,每个人都有了准备──强弓、硬弩、长枪、快刀。
  这一百三十六个人之中,至少有一半曾经苦练过十年以上的武功。
  老姜跪倒在司空晓风面前,以头碰地,碰得连血都流了出来。
  他血流满面,不住哀求,只求司空晓风能让他们去复仇。
  司空晓风当然也看得出无论谁都已没法子改变他们的主意。
  他本来一向不赞成使用暴力。
  可是以暴制暴,以血还血,就连他也同样无法反对。
  他只有同意:“好,你们去,我也陪你们去,可是无忌──”
  老姜抢着道:“小少爷也非去不可,我们已经替小少爷准备了一锅参汤,一辆大车,在到达上官堡之前,他的体力就一定可以恢复了。”

×      ×      ×

  无忌一向不喝参汤,但是现在他一定要强迫自己喝下去。
  他一定要恢复体力。他一定要手刃他杀父的仇人。
  只可惜他忘记了一件事──就算他体力在巅峯时,也绝不是上官刃的敌手。

×      ×      ×

  司空晓风却没有忘记这一点。
  对于上官刃的剑术,武功,出手之毒辣,判断之准确,没有人能比他知道得更清楚。
  他们在少年时就已倂肩作战,每一年平均都要有三十次。
  在创立大风堂以前,他们至少就已身经大小三百战。
  他曾经有无数次亲眼看见上官刃将剑锋刺入敌人的咽喉,每次都绝对致命,几乎很少失手过。
  有一次他们对付关东七剑的时候,上官刃的对手是当时武林中极负盛名的“闪电快剑”曹迅,一开始他就已负伤七处,有一剑甚至已刺穿了他肩胛。
  可是最后曹迅还是死在他手里,他在倒下去之前还是一剑刺穿丁曹迅的咽喉。这才是他真正最可怕之处。
  他几乎可以像沙漠中的蜥蜴一样忍受痛苦,几乎有骆驼一样的耐力。
  有一次他肋骨被人打断了六根,别人在为他包扎时,连床褥都被他痛出来的冷汗湿透了,可是他连一声都没有哼。
  当时云飞扬也在旁边看着,曾经说了句大家都不能不同意的话:
  “无论谁有了上官刃这样的对头,晚上一定睡不着觉!”
  这句司空晓风始终没有忘记过。
  云飞扬对他的看法,他当然也不应该忘记。
  “如果有一天司空晓风要来找我打架,他一来我就会赶快跑走。”
  有人问:“为什么?”
  “因为他绝不会打没有把握的架,”云飞扬说:“只要他来了,就表示他一定已有必胜的把握!”

×      ×      ×

  云飞扬绝艳惊才,一世之雄,当然也很有知人之明。
  他当然绝不会看错他的朋友。
  司空晓风这一生中,的确从来也没有做过没有把握的事。
  这一次他是不是也有了必胜的把握。

  (二)

  老姜也在车厢里。
  多年的风湿,使得他既不能走远路,也不能骑马。
  车厢很宽大,有足够的地方能让他们四个人都坐得很舒服。
  可是他坐得并不舒服,事实上,他几乎等于是站在那里。
  他一向都很明了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纵然他的少主人久已将他看成了家人,他却从来也没有超越过他已谨守多年的规矩。
  对于这点,司空晓风一向觉得很欣赏,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不守规矩的人。
  所以他们并没有要老姜坐得舒服些,只不过问道:“我们应该用什么法子进入上官堡?应该用什么法子对付上官刃?你是不是已有了计划?”
  老姜道:“是的。”
  司空晓风道:“你为什么不说?”
  老姜道:“因为大爷还没有问。”
  司空晓风道:“现在我已经问过了,你说吧!”
  老姜道:“是。”
  他沉默了很久,将他已经深思熟虑过的计划,又在心里仔细想了一遍,确定了这计划中并没有太大的漏洞。
  然后他才敢说出来。
  上官刃孤僻严峻,在他统辖下的上官堡,当然是禁卫森严,绝不容外人妄入一步。
  幸好司空晓风并不是外人。
  老姜道:“所以我们如果要安全进入,就一定要由大爷你出面,现在上官刃还不知道他的秘密是否已被揭穿,非但绝不敢阻拦,而且还一定会大开堡门,亲自出来迎接。”
  他已大约统计过,上官堡中,一共有男丁三百余口,几乎每个人都练过武功,其中还包括了一批久已训练,随时都可以为他卖命的死士。
  老姜道:“这次我们只来了一百三十六个人,敌众我寡,我们很可能不是他们的对手。”
  司空晓风同意。
  老姜道:“可是上官刃如果亲自出迎,身边带的人一定不会太多。”
  司空晓风道:“你准备就在那时候动手。”
  老姜道:“擒贼先擒王,只要我们能先下手制住上官刃,他的属下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司空晓风道:“谁有把握,能够制住他?”
  老姜道:“如果由小少爷正面出手,大爷你和二小姐两旁夹击,再由我率领一队人将他和他的随从们隔离,就不难一击而中。”
  司空晓风说道:“如果他不出来又如何?”
  老姜道:“那么我们也只好冲进去,跟他们拼了。”
  司空晓风道:“你怎么拼?”
  老姜道:“用我们的命去拼。”
  他握紧双手:“他们的人虽多,却未必都肯跟我们拼命。”
  “拼命”,这种法子,不管用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都是最可怕的战略之一,而且通常都很有效。
  司空晓风叹了口气,道:“事已至此,看来我们也只有用这法子了。”

×      ×      ×

  可是这种法子他们并没有用出来,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用出来。
  就在这时候,他们已看见远方有一片火焰燃烧,烧得半边天都红了。
  起火的地方,好像正是上官堡。
  等他们到那里时,上官堡竟已被烧成一片焦土,连一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火场里没有一具骸骨,更没有留下一点线索,上官刃和他的属下,男女老幼一共四百多个人,就这么样失了踪,就好像已完全从地面上消失了一样。
  这件事做的狠毒,周密,放眼天下,简直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

×      ×      ×

  “这个人的卑鄙、无耻、阴险、毒辣,已经让人觉得不能不佩服他,也不能不怕他!”
  这就是司空晓风最后对上官刃所下的结论。
  这句话赵无忌也从未忘记。

  (三)

  除了已具备一个贤妻良母所有的美德之外,卫凤娘还有个好习惯。
  每天临睡之前,她都会将这一天发生的大事,和她自己的想法写下来,留作日后的借镜。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已有了这种习惯,就算在她最悲痛的时候,也没有荒废过一天。
  这几天发生的事,她当然也记了下来,虽然记得有点零乱,可是她对无忌这个人和某些事的看法,都是别人看不到的。

×      ×      ×

  四月初四,晴。
  杀害老爷子的凶手,居然会是上官刃,真是件令人想不到的事。
  我一直认为他和老爷子的交情比别人好,直到那天下午,他们两个人在花园里喝酒的时候,我还有这种想法。
  只不过那天我也觉得有件事很奇怪。
  从我住的这个小楼上的窗口里,刚好可以看见他们喝酒的亭子。
  那天我亲眼看见上官刃好像要跪下去,向老爷子磕头,却被老爷子拉住了。
  他们兄弟间的规矩本来就很大,三弟向二哥磕头,并不是很特别的事。
  再加上那天我一直在惦记着无忌,后来又发生了那件惨案,所以我也把这件事忘了。
  可是我现在想想,才发觉那一拜之间,必定有很特别的理由。
  是不是因为上官刃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被老爷子发现了,所以他才会向老爷子磕头谢罪?
  老爷子虽然已饶恕了他,他还是不放心,所以才索性将老爷子杀了灭口。
  无忌、千千,都已经跟着司空大爷到上官堡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走的时候,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可是我并不恨他。
  我知道他的心情,我的心,也很乱很乱。
  我知道我今天晚上一定睡不着的。

×      ×      ×

  四月初五,晴。
  无忌他们今天一早就回来了,每个人都显得很焦躁,脸色都很难看。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到那里的时候,上官堡已被烧成焦土,上官刃也已经逃走。
  他做事一向慎重周密,当然早已算到他的秘密迟早会被人发现的,早已有了准备,否则就算他能逃走,也没法子将他的部属全部带走。
  这么多人走在路上,一定很引人注意,多多少少都会留下一点痕迹来。
  司空大爷想到了这一点,早已派人分成四路追下去。
  可是我认为这次追踪一定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因为上官刃一定也能想到这一点,一定会将他的属下化整为零乔装改扮。
  今天无忌还是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我还是不怪他。
  反正我已进了赵家的门,已经是赵家的人了,不管他要我等多久,我都没有怨言。
  我真希望能炖一锅他最喜欢吃的鸡丝煨猪脚,亲手去喂给他吃。
  可是我也知道我不能这么做。
  这是个大家庭,我的一举一动,都要特别小心,绝不能让别人说闲话。
  我只是希望他自己能够好好的保重自己。

×      ×      ×

  四月初六,阴。
  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上官刃的一点消息,大家的情绪更焦躁。
  奇怪的是,无忌反而显得比前几天镇定多了,而且,每天都一大碗一大碗的吃饭。
  我从小就在注意他,当然很了解他的脾气,他忽然变成这样子,一定是因为他已经下了决心,要去做一件事。
  虽然他自己没有说出来,只是我相信他一定是要亲自去找上官刃,替老爷子复仇。
  就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去复仇,不但太危险,希望也很小。
  可是像他那样的脾气,若是已下了决心要去做一件事,又有谁能劝得住他?
  我只希望他能进来见我一面,告诉我,他准备在什么时候走,也让我能告诉他,不管他到那里,不管去多久,我都会等他的。
  就算要我等一辈子,我也愿意。

×      ×      ×

  四月初七,阴。
  出去追踪的四批人,已经有两批回来了,果然连一点结果都没有。
  上官刃究竟躲到那里去了?有什么地方能够让他们藏身?
  我想到了一个地方,可是我不敢说。
  这件事的关系实在太大,我绝不会乱说话。
  但愿无忌不要想到这地方,因为他如果找去,恐怕就永远回不来了。
  天黑了之后,外面就开始下雨,下得我心更乱。
  无忌,你为什么不来看看我?你知不知道我多想跟你说说话?那怕只说一句也好。

×      ×      ×

  昨天我刚写到这里,外面忽然有人敲门,我就停了下来。
  这段是我今天补上的,因为昨天晚上无忌走了之后,我就已没法子握笔了。
  那么晚还来找我的,当然是无忌。
  我看见了他,真是说不出的高兴,又说不出的难受。
  我高兴的是,他总算来看我了,难受的是,我已猜出他是来跟我道别的。
  我果然没有猜错。
  他说他要走了,去找上官刃,就算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上官刃,替老爷子复仇。
  他说他见过我之后,就要走了,除了我之外,他没有告诉别人,连千千都不知道。
  我本来不想在他面前哭的,可是一听他这些话,我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这件事他只告诉了我一个人,临走的时候,只来跟我一个人告别,这表示他心里还有我,可是他为什么不肯带我走。
  其实我也知道他不能带我走,他这一走,前途茫茫,我也不能拖累他。
  可是我却不能不难受。
  我舍不得让他走,又不能不让他走。
  我若不让他去报父仇,岂非变成了赵家的罪人,将来怎么有脸去见老爷子于九泉之下?
  他看见我流泪,就安慰我,说他这几年一直在苦练,对自己的武功已经很有把握,而且这次出门,也已有了准备!
  他真的有了准备,不但带了不少盘纒路费,还把各地和老爷子有交情的朋友都记了下来。
  大风堂在各地的分舵,他也早就记得很清楚,所以他要我放心,在外面绝不会没有照顾。
  我真想告诉他,我多么希望能陪在他身旁,能让我自己照顾他。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说,我不想让他到了外面,还要因为惦记我而难受。
  我宁愿一个人自己在这里流泪。
  今天是四月初八,雨已经停了,天气忽然变得很热,就像是夏天。
  今天早上我才知道,司空晓风昨天晚上就走了,他走了之后,无忌才走了的。
  天刚亮的时候,就已经有好几批人出去找无忌,我希望他们能把他找回来,又希望他们找不到他,让他去做他应该做的事。
  不管怎样,我都决心不要再关在房里流泪了,我一定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的帮着千千来管家,因为,这也是我自己的家。
  我要让老爷子在天之灵知道,我是赵家的好媳妇。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活在架子上的人
上一篇:
疑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