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有刺
2020-04-24 21:14:2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水流很急!
  她一跳下去,就没有再浮上来过。
  无忌忍不住问道:“这里的水,深不深?”
  渔翁道:“也不算太深,只不过,要淹死几个像她那样的大姑娘,还不成问题。”
  无忌冷笑,道:“又不是我推她下去的,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渔翁道:“没有关系,一点关系都没有。”
  无忌道:“何况,像她这种不讲理的女人,死了反倒好。”
  渔翁说道:“好,好极了,好得不得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无忌也“噗通”一声,跳下了水。

×      ×      ×

  水很清,而且不太冷。
  在这样的天气里,能够在小河里游游水,也是件乐事。
  可惜无忌一点都不乐。
  他一跳下来,就发现有人在拉他的腿,他一下子就喝了好几口水。
  河水虽然又清又凉,这么样喝下去,还是不太好受的。
  尤其是喝到嘴里之后,又从鼻子里冒出来的时候,那种滋味更要命。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有多少灌进了肚子,有多少从鼻子里冒了出来。
  现在他才知道,不管多冷静沉着的人,只要一掉下河,被灌了一口水,立刻就会变晕了,晕头转向,不辨东西南北。
  好不容易他手里总算抓到了一样东西,好像是一根竹篙,他的头也总算冒出了水面。
  那位大姑娘却已经在岸上了,他好像听见她在笑,在骂!
  “在地上,我打不过你,只有在水里给你点小敎训,看你以后还敢乱打女人?”
  等他完全清醒时,大姑娘已不见了,那渔翁却在看着他直笑。
  “原来你也是个倒霉鬼,我若是个倒霉赌鬼,你就是个倒霉的色鬼,看样子你比我还倒霉。”

×      ×      ×

  这个倒霉的赌鬼,当然就是轩辕一光了。

  (二)

  无忌承认倒霉。
  可是他并不生气。
  人生本来就是这样子的,有时候倒霉,有时候幸运。
  幸运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太得意,倒霉的时候也绝不会太生气。
  轩辕一光笑嘻嘻的看着他,道:“一个人的霉运,通常都是自己找来的。”
  无忌道:“我的不是。”
  轩辕一光道:“人家一个大姑娘,难道还会无缘无故的找上你?”
  事实就是这样子的,那位大姑娘硬是无缘无故就找上了他。
  可是无忌不想再讨论这问题:“你为什么不问我,我怎么会认出你的?”
  轩辕一光道:“我正想问。”
  他把那顶戴得很低的笠帽摘下来,无忌才看出他的脸也完全变了样子,变得阴惨惨的,死眉死眼。
  无忌道:“你这副尊容看起来也不太怎么样,不如还是戴上帽子的好。”
  轩辕一光道:“但是我这副尊容却比原来那副尊容值钱得多。”
  无忌道:“哦?”
  轩辕一光道:“难道你看不出我脸上戴着个人皮面具?”
  他笑笑又道:“这只怕是天下最贵的面具了,据说还是昔年七巧童子亲手泡制的,你看怎么样?”
  无忌道:“很好。”
  这张面具的确很精巧,如果他自己不说,纵然是在日光下,别人也很难看得出来。
  轩辕一光道:“但是你还没有上船,就已经认出了我。”
  无忌道:“我用不着看到你的人。”
  轩辕一光说道:“你能听得出我的声音?”
  无忌道:“对了。”
  轩辕一光道:“我们已经快一年不见了,刚才我只说了一句话,你就能听出我是谁?”
  无忌道:“就算十年不见,我也一样能听得出。”
  轩辕一光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本事非但很不小,而且花样也很不少。”
  无忌说道:“我的样子,是不是也变了?”
  轩辕一光道:“变得很多。”
  无忌说道:“是你叫那辆马车去接我的?”
  轩辕一光道:“不错。”
  无忌道:“你怎么知道我在那里?难道还有人能认出我是赵无忌?”
  轩辕一光道:“别的地方我不知道,这附近好像只有一个人。”
  无忌道:“谁?”
  轩辕一光道:“我。”他笑道:“你的样子虽然变了,可是你脸上这个疤的样子却没有变,这是我亲手留下来的记号,我怎么会认不出?”
  无忌脸上被毒砂刮破,的确是他亲手为无忌割下那一片有毒的血肉,留下了这一条仿佛笑靥般的疤痕。
  这一点无忌当然永生不会忘记。
  轩辕一光又笑道:“你既然记得我输钱的本事天下第一,就不应忘记我找人的本事也是天下第一,连萧东楼我都能找得到,怎么会找不到你!”
  无忌道:“今年你又去找过他?”
  轩辕一光道:“今年没有。”
  无忌道:“为什么?”
  轩辕一光道:“因为我不想把麻烦带到他那里去,他的麻烦已够多了。”
  无忌道:“所以你也没有到梅夫人那里去?”
  轩辕一光道:“我更不能替她惹来麻烦。”
  无忌道:“究竟是什么麻烦?”
  轩辕一光先不回答,却从身上拿出个油纸小包。
  他打开外面的油纸,里面还包着两层粗布,再打开这两层布,才露出一枚闪闪发光的暗器,赫然正是蜀中唐家那名震天下的毒蒺藜。

×      ×      ×

  日色西沉。
  在夕阳下看来,这枚毒蒺藜竟是用十三枚细小的铁片组合成的,不但手工精细奇巧,而且每一枚铁片上闪动的光采都不同,看来就像是一朵魔花,虽然很美,却美得妖异而可怕。
  这枚暗器轩辕一光也不知看了多少遍,可是现在他看着它时,还是不禁看得出神。
  这种暗器的本身,就仿佛带着种可以慑人魂魄的魔力。
  他伸出手,仿佛很想去摸它一下,可是他的指尖还没有触及那些细小的花瓣,就忽然触电般缩了回去。
  他终于叹了口气,苦笑道:“这就是我的麻烦。”
  无忌道:“唐家也有人找上了你?”
  轩辕一光道:“不是他们要找我,是我去找他们的。”
  无忌道:“你到唐家去过?”
  轩辕一光说道:“我去过,他们也来了。”
  无忌动容道:“唐家有人来了?”
  轩辕一光道:“这一路上最少有三个人在钉着我,从蜀中一直钉到这里。”
  夕阳仍未消沉,他手里的毒蒺藜仍在闪闪发光。
  十三片花瓣,十三种光采,仿佛每一瞬间都在流动变幻。
  轩辕一光道:“这是唐门暗器中的精品,只有唐家直系子弟中的高手,才能分配到这种暗器。”
  他叹了口气:“在西蜀边境的一家小客栈里,这东西几乎要了我的命。”
  无忌道:“这么说来,钉着你的那三个人之中,至少有一个是唐家直系子弟中的高手。”
  轩辕一光道:“说不定三个都是。”
  无忌道:“你没有看见他们?”
  轩辕一光道:“那三个小王八旦不但都有两条兎子一样的快腿,猎狗一样的鼻子,居然还懂得一点易容术,这一路上三个人最少变了四十六种样子,有一次甚至扮成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他大笑又道:“幸好我恰巧正是这一行的老祖宗,不管他们怎么样变,我都能看得出他们的狐狸尾巴来。”
  其实这一路上他自己也改扮过十八次,有一次甚至扮成了一个大脚村姑。
  可是不管他怎么变,人家也一样能看得出他的狐狸尾巴来。
  易容术本就不是魔法,绝对没法子把一个人变成另外一个人的。
  无忌道:“唐家的直系子弟,人丁一向不旺,这一辈的祖孙三代,成年的一共只有三十多个人,男的好像只有二十个左右。”
  对于蜀中唐家,他也了解得不少。
  对于任何一个能给大风堂一点威胁的门户和家族,他都了解得不少。
  轩辕一光道:“他们的人丁虽然不旺,可是十个人中,至少有七个高手。”
  无忌目光闪动,道:“你看他们这次来的三个人之中,会不会有唐傲和唐玉在内?”
  听见“唐傲”这名字,轩辕一光好像吓了一跳:“你也知道唐家有这么样两个人?”
  无忌道:“我听说过。”
  轩辕一光道:“这次他们没有来。”
  无忌道:“你怎么知道?”
  轩辕一光道:“如果他们来了,我还能活到现在?”
  无忌眼睛里又闪出了光,道:“他们真的有这么厉害?”
  轩辕一光的回答很干脆:“真的。”
  无忌沉思着,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如果他们真的是这么厉害,你认为他没有来的时候,他说不定就已经来了。”
  ——你能够活到现在,也许只因为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你。
  这句话无忌没有说出来。
  他忽然冷笑,道:“不管他们来的是那三个,既然到了这里,我总不能让他们空手而回。”
  轩辕一光道:“你想要他们怎么回去?”
  无忌道:“要他们提着脑袋回去。”
  轩辕一光道:“提着谁的脑袋?”
  无忌道:“他们自己的!”
  轩辕一光吃惊的看着他,忽然用力地拍一巴掌,大笑道:“好,好小子,有志气!”
  无忌道:“现在他们三个人呢?”
  轩辕一光道:“昨天我总算把他们甩掉了。”
  无忌道:“可是,他们一定还留在附近。”
  轩辕一光道:“很可能。”
  无忌道:“只要你一露面,他们就会找来的。”
  轩辕一光好像又吃了一惊:“你是不是想用我来钓鱼?”
  无忌回答得也很干脆:“是的。”
  轩辕一光道:“以前我有个朋友也喜欢钓鱼,有一次他钓到了一条大鱼。”他瞪着无忌:“结果你猜怎么样?”
  无忌道:“结果他反而被那条大鱼吞了下去。”
  轩辕一光道:“一点也不错。”
  他叹着气:“我们要钓的那三条鱼不但是大,而且有毒,毒得要命。”
  无忌道:“你害怕?”
  轩辕一光道:“我当然害怕。”
  无忌道:“你不敢去?”
  轩辕一光又叹了口气:“怕虽然怕,去还是要去的。”
  无忌精神一振,道:“现在我还有两件事要问你。”
  轩辕一光道:“你问。”
  无忌道:“刚才赶车来的那老头子,是你的什么人?”
  轩辕一光道:“是我的好朋友。”
  无忌道:“他是不是可靠?”
  轩辕一光没有直接回答这句话,只说出了那老头的名字。
  “他姓乔,叫乔稳。”
  “大风堂的乔稳?”
  “是的!”
  无忌追问:“你没有告诉他我是什么人?”
  轩辕一光道:“我只告诉他,你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的债主。”
  无忌道:“所以除了你之外,这里没有人知道我就是赵无忌。”
  轩辕一光道:“大槪没有。”
  无忌长长吐出口气,眼睛盯着轩辕一光。
  现在他只剩下最后一件事要问了,最后的一件事,通常也是最重要的。
  他终于问:“你到唐家去,是不是为了找上官刃?他是不是躲在那里?”

  (三)

  这条巷子很深,很长。
  根据衙门最近的统计,这条巷子里一共住了一百三十九户人家。
  这一百三十九户人家,有一点共同的特点——这里每家人都喜爱吃辣椒。
  所以这条巷子就叫做辣椒巷。

×      ×      ×

  有人说:
  贫苦的人家都喜欢吃辣椒,因为他们买不起别的菜,只有用辣椒下饭,这条巷子里的人们,都喜欢吃辣椒,因为他们都很穷。
  有人说:
  滇、桂、蜀,一带的人都喜欢吃辣椒,因为那一带的湿气和瘴气太重,这条巷子的人喜欢吃辣椒,因为他们都是从那一带迁移过来的。
  这条巷子里的人究竟为什么喜欢吃辣椒,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条巷子叫辣椒巷。

×      ×      ×

  傍晚的时候,胡跛子一跛一跛的走进了辣椒巷。
  丁刚和屠强一跛一跛的跟着他走,甚至比他跛得还厉害。
  因为他们腿上都受了伤,伤在两边膝盖内侧的软筋上。
  他们跟着胡跛子到这里来,并不是因为他们想吃辣椒,而是因为他们想出这口气,他们认为只有胡跛子才能替他们出这口气。
  因为他们亲眼看见过胡跛子的功夫。
  那天晚上,他们把他叫出去“谈谈”的时候,胡跛子虽然没有给他们吃苦,却露了手很厉害的功夫给他们看。
  他们相信胡跛子的功夫绝不在那个连掷十四把三个六的痨病鬼之下。
  他宁愿退还十万两银子也不肯出手,一定是另有用意。
  所以他们一直跟着他。
  开始的时候,胡跛子还在装胡涂,到最后终于答应。
  “好,我可以替你们报仇,我甚至可以替你们打断那小子的两条腿,但是我有条件。”
  他的条件是:
  “不管我要你们做什么,你们都得闭上嘴去做。”
  闭上嘴的意思,就是不准发问。
  这条件听来有点苛刻,但他们还是答应了,他们绝不能让一个无名小卒在他们腿上刺了两剑之后就扬长而去。
  胡跛子脸上露出满意之色,道:“现在你们应该先请我吃顿饭,我想吃豆瓣鲤鱼,和辣子鸡丁。”
  他又问他们:“你们俩喜不喜欢吃辣的?”
  丁刚抢着道:“我们喜欢。”
  胡跛子笑道:“那就好极了,我知道有个地方炒的辣子鸡丁,可以把你辣得满脸眼泪,满身冷汗。”
  所以他们就到了辣椒巷。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辣椒店
上一篇:
你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