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2020-04-24 21:32:51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现在老祖母已经被抬进来了,斯文秀气的年轻人也跟着走了进来。
  一走进来,他就介绍自己:“我姓李,叫李玉堂。”
  这是个陌生的名字,他也是个陌生人,可是每个人都对他很友善。
  因为他替他们抓到了一条漏网之鱼。
  李玉堂道:“这位老祖母其实并不太老,当然也不是真的祖母。”
  他看着无忌微笑:“各位一定也早就看出来了,老祖母绝不会忘记替自己孙子穿鞋的,可是就凭这一点,当然还不够,所以各位还不能出手。”
  无忌一旁忍不住问道:“你还看出了什么?”
  李玉堂道:“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看出来,我只不过碰巧知道这孩子真正的祖母是谁。”
  无忌道:“你认得她?”
  李玉堂点头道:“不但认得,而且很熟。”
  他笑得更愉快:“这孩子的祖母刚好是我的阿姨。”
  无忌立刻松了口气:“这真是巧极了,而且好极了。”
  孩子虽然已经哭累了,暂时安静下来,他抱在手里,却还是好像抱着一大包随时都可能爆炸的火药一样。
  他平生最受不了的两件事,就是男人多嘴,女人好哭。
  现在他才发现,一个好哭的孩子,远比十个好哭的女人还要难对付。
  女人哭起来,他还有法子让她们闭上嘴,孩子一哭,他的头立刻就变得其大如斗。
  所以,李玉堂从他手里把孩子抱过去时,他好像已感激得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有句话,我说出来,你千万不能生气。”
  李玉堂笑道:“我看起来像不像是个很会生气的人?”
  他的确不像。
  无忌道:“我们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样谢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们应该用什么法子?”
  李玉堂道:“如果你们一定要谢我,只有一个法子。”
  无忌道:“你说。”
  李玉堂道:“把我当做个朋友。”
  他的笑容温暖而诚恳:“我喜欢交朋友,也很需要朋友。”
  无忌立刻伸出了手。
  李玉堂这么样一个人,有谁会拒绝跟他交朋友?

×      ×      ×

  李玉堂终于带着孩子走了,他急着要把这孩子送回他的阿姨那里去,因为“阿姨现在一定担心得要命。”
  不等他走出那条碎石小径,轩辕一光就忍不住问无忌:“你真的相信这孩子是他的外甥?你真的相信,天下有这么巧的事?”
  无忌道:“我相信。”
  轩辕一光道:“你真的愿意交他这个朋友?”
  无忌道:“我愿意。”
  他的回答虽然明确肯定,轩辕一光却好像还是觉得有点怀疑。
  可是就连他自己也想不出李玉堂有什么理由要欺骗他们。
  就算他真的骗了他们,骗走的也只不过是个好哭的孩子而已。
  老祖母居然还没有死,破碎的咽喉间,仍不时会发出一阵阵“丝丝”作响的声音,就像是条垂死的响尾蛇。
  把他抬回来的人,从他的贴身衣服里,搜出了个革囊,里面装的,果然都是唐家的独门暗器,数量虽不多,质量都不差。
  想到唐紫檀临死时看着他的那种眼神,这个人无疑就是唐玉。
  轩辕一光又问无忌:“你是不是算准唐玉一定已来了。”
  无忌道:“是的。”
  轩辕一光道:“你也算准他一定想法子先把你诱出来,才会出手,因为他的目标并不是我,是你。”
  无忌道:“是的。”
  轩辕一光道:“你也想等到他先露面才出手,因你的目标也是他。”
  无忌点头道:“所以,我只有去找张二哥。”
  张有雄一直都很沉默。
  一个从十几岁就开始掌握大权的人,当然不会是个多嘴的人。
  他从来不用言语来表现他对别人的友谊,“少说多做”,才是他做人的原则。
  直到现在他才开口:“一个人有困难的时候找朋友,绝不是件丢人的事。”
  他走过来,紧握无忌的手:“你能够想到来找我,我很高兴。”
  说完了这句话,他就走了,带着他的属下一起走了。
  那三个肥胖的生意人又恢复了本来的臃肿和迟钝,粗手大脚的堂倌,和缺耳朵的小贩也变得和以前一样平凡质朴。
  他们默默的把他们同伴的尸体抬了出去。
  在刚才那生死一发,惊心动魄的一瞬间,他们所表现出的那种凌厉的锋芒,现在都已看不见。
  对他们来说,这种事既不值得夸耀骄傲,也用不着悲伤惋惜。
  他们随时随地都愿意为他们的主人做任何事,就正如他们的主人也随时都愿意为朋友做任何事一样。

×      ×      ×

  无忌也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他们是朋友,无论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轩辕一光却忍不住叹息,道:“能够交到这样的朋友,真是你的运气!”
  无忌凝视着他,道:“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也是我的运气。”
  轩辕一光道:“可是那李玉堂……”
  无忌道:“他是不是好朋友,我很快就会知道的。”
  轩辕一光道:“你很快就能够再见到他?”
  无忌道:“一定能见到。”
  轩辕一光道:“你有把握?”
  无忌道:“有。”
  轩辕一光盯着他看了很久,又叹了口气,道:“你知不知道你是个怪人?”
  无忌道:“不知道。”
  轩辕一光道:“你最怪的一点,就是你好像总会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连我都看不出你怎么会有这种本事。”
  无忌笑了,道:“如果连你都看得出来,那么,一定是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这种本事。”
  轩辕一光大笑,道:“不管你怎么说,我至少总算看出了一点。”
  无忌道:“那一点?”
  轩辕一光道:“以后如果还有人想要你上当,绝不是件容易事。”
  他笑着站起来,忽然又坐下:“还有件事我也想不通。”
  无忌道:“什么事?”
  轩辕一光说道:“你一直对唐玉很有兴趣,现在,他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理他?”
  无忌道:“因为他根本不是唐玉。”
  轩辕一光又吃了一惊:“他不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无忌道:“因为我碰巧知道他是谁。”
  轩辕一光道:“他是谁?”
  无忌道:“他是个跛子,别人都叫他胡跛子。”

  (二)

  花月轩里发生的每件事,胡跛子都看得很清楚,因为他一直都在这里。
  唐紫檀他们还没有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来了,带着一个从别人家里“借”来的孩子来了。
  一个慈祥的老祖母,带着自己的小孙子来游春,走得累了,就进来喝杯茶,吃点零食点心,本来是绝不会引人注意的。
  他能够想到用这种法子来作掩护,连他自己都觉得很得意。
  他相信别人绝不会看见他的,他却可以看得见别人。
  唯一的遗憾是,这孩子太喜欢哭,哭得他心慌意乱。
  唐紫檀看见他时那种眼色,也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幸好轩辕一光并没有注意到这些,所以,一直到那时候,他还是认为自己很安全。
  想不到事情竟有了他完全无法预料的变化,更想不到赵无忌居然看出了他的破绽。
  幸好他遇事临危不乱,随机应变,用这个好哭的孩子挡住了赵无忌。
  眼看着他已经可以安全而退,远走高飞了,想不到,半路上又杀出了一个李玉堂来。
  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李玉堂会对他下毒手。
  看到赵无忌伸出手,表示愿意和李玉堂交朋友的时候,他几乎忍不住要大笑,又几乎忍不住要大哭。
  因为只有他知道跟这个人交朋友是件多么可怕的事。
  因为他们本来不但是朋友,而且远比朋友更亲密得多。
  只有他才知道,这个李玉堂,就是唐玉!

×      ×      ×

  可惜现在他就算想把这秘密告诉赵无忌,也已经说不出来了。
  他相信赵无忌迟早总会知道这秘密的——等到快死的时候就会知道。

  (三)

  胡跛子咽下了最后一口气的时候,那声音听起来就好像一块石头掉进泥沼里。
  轩辕一光忽然站起来,走出去。
  他受不了这种事,但是他偏偏又忍不住要回过头来问:“你算准唐玉一定已来了?”
  无忌承认。
  轩辕一光道:“现在唐玉的人呢?”
  无忌道:“不知道!”
  轩辕一光道:“你好像根本就不想去找他。”
  无忌也承认:“因为我根本就找不到他。”
  轩辕一光道:“你准备怎么办?”
  无忌道:“我想找一个人却找不到的时候,通常只有一个办法。”
  轩辕一光道:“什么办法?”
  无忌道:“等着他来找我。”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鬼影
上一篇:
狮子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