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虎同行
2020-04-24 21:38:2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暗器已被击落在地上,是几枚打造得很精巧的梭子镖,在黑暗中闪闪的发着银光。这种暗器不但轻巧,而且好看,有时候甚至可以揷在头上当首饰。
  有很多女孩子都喜欢找人去打造一点这样子的暗器带在身上,她们也并不是真的想用它伤人,只不过觉得很好玩而已。
  这种又好看,又好玩的暗器,当然挡不住赵无忌这种人的。
  他没有去追她,只因为他根本就不想去追。
  ——就算追上了又如何,难道真的能把她剥光衣服吊起来,严刑拷问。
  不管她究竟是什么来历,不管她有什么秘密,她对无忌绝没有恶意。
  这一点无忌当然看得出。
  所以他非但不想去追,连她的秘密也不想知道了。
  ——像她那么样一个女孩子,反正也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秘密。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很可怕。

×      ×      ×

  书房里乱得简直就像是个刚有一羣黄鼠狼经过的鸡窝一样。
  无忌没有点灯。
  他不想在这么乱的地方找火种,只希望能在这里静静的坐一下,把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静静的想一想,因为以后恐怕就不会再有这种机会了。
  他想到了他的父亲,想到了那个悲惨可怕的“黄道吉日”,想到了凤娘,想到了司空晓风,也想到了唐玉和上官刃。
  他总觉得在这些事里还有一个结没有解开。
  如果他一日解不开,这个结迟早总会把他的脖子套住,把他活活的吊死。
  不幸的是,虽然他知道这么样一个结,却一直都找不出这个结在那里?
  他忍不住轻轻叹息,院子里也有人在轻轻叹息。
  叹息声虽然很静,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忽然听到,还是会让人吃惊。
  无忌却连动都没有动。
  他好像早就知道今天晚上还会有人来找他的。

×      ×      ×

  黑暗中果然出现了一个人,走到门口忽然道:“你是不是在等人?”
  无忌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在等人?”
  这人道:“因为等人的时候用不着点灯,来的是什么人,你不必看也知道。”
  她笑了笑,又道:“你当然想不到这时候会有人到这里来,更不会想到来的是我。”
  无忌承认:“我的确想不到。”
  来的这个人居然是连一莲,她居然又回来了。
  连一莲道:“你心里一定在想我这个人实在是阴魂不散,好不容易才走掉,又回来干什么?”
  无忌道:“我正想问你,你回来干什么?”
  连一莲叹了口气,道:“这次倒不是我自己愿意回来的。”
  无忌道:“难道有人逼你回来?”
  连一莲道:“如果不是人,就一定是我又活见了鬼。”
  无忌道:“你好像经常会活见鬼。”
  连一莲叹道:“那只不过因为你这地方的鬼太多,男鬼女鬼,老鬼小鬼,什么样的鬼都有。”
  无忌道:“这一次你见到的又是什么鬼?”
  连一莲道:“是个老鬼。”她苦笑:“这个老鬼的本事好像比那个小鬼还大得多,不管我往那边走,忽然间他就挡住了我的路,我简直连一点法子都没有。”
  她的胆子虽然小了一点,出手虽然软了一点,可是她的轻功却很不错。
  这次她遇见的,无论是人是鬼,轻功都一定远比她高得多。
  轻功比她高的人并不多。
  无忌说道:“他一定要逼你回来找我!”
  连一莲道:“他以为我骗了你,要我回来把话老实告诉你!”
  无忌道:“你肯不肯说。”
  连一莲道:“我说的,本来就是老实话。”
  无忌道:“你是个独行大盗,到这里来,只不过是想来捞一票。”
  连一莲道:“你不信?”
  无忌叹了口气,道:“你真的要我相信?”
  连一莲冷笑,道:“你为什么不能相信,难道只有男人才能做独行大盗,女人也一样是人,为什么不能做强盗?”
  她越说越觉得理直气壮,连自己都不禁有点佩服自己了,好像觉得自己总算替女人出了口气,因为她已经替女人争取到强盗的权力。
  无忌居然也不反对:“女人当然可以做强盗,除了采花盗之外,什么样的强盗都可以做!”
  他又叹了口气:“我只不过觉得你看起来不像是个强盗而已。”
  连一莲道:“强盗看起来应该是什么样子?是不是应该在头上挂个招牌?”
  无忌道:“你真的是个强盗?独行大盗?”
  连一莲道:“当然是真的,如果你还不信,我也没法子。”
  无忌道:“我相信。”
  连一莲舒了口气,道:“你相信就最好了。”
  无忌道:“不好。”
  连一莲道:“有什么不好?”
  无忌道:“你知不知道我们抓住一个强盗的时候,是用什么法子对付他的?”
  连一莲摇头。
  无忌道:“有时候我们会把他剥光衣服吊起来,有时候我们甚至会挖出他的眼睛,割下他的耳朵,打断他的腿。”
  连一莲脸色变了,勉强笑道:“对女人你们当然不会这样做的。”
  无忌道:“女人也一样是人,她既然能做强盗,我们为什么不能这样对她。”
  连一莲说不出话来了。
  无忌道:“可是,我当然不会这么做的,我们总算是朋友。”
  连一莲笑道:“我早就看出你不是这么凶狠的人。”
  无忌也笑了,忽然问道:“你有没有听见过司空晓风这名字?”
  连一莲道:“没有听过这名字的人,一定是聋子。”
  司空晓风确实是江湖中的名人,非常有名。
  无忌说道:“你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连一莲道:“听说他年轻的时候是个美男子,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为了什么,一直都没有成婚,而且从来没有跟任何女人有过来往。”
  女人最关心,最注意的总是这些事。
  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些事却绝不是最重要的一部份。
  无忌道:“你还知道什么?”
  连一莲道:“听说他的内家绵掌和十字慧剑,都可以算是江湖中第一流的功夫,连武当的掌门人都说过,他的剑法绝对可以排名在当今天下十大剑客之中,甚至比他们武当派的名宿龙先生还高一点。”
  无忌道:“还有呢?”
  连一莲想了想,道:“听说他也是当今十个最有权力的人之一。”
  她又解释:“因为他本来就是大风堂的四大巨头之一,自从大风堂的总堂主云飞扬云老爷子闭关练剑之后,大风堂的事,就全都由他作主了,他一声号令,最少有两三万个人会出来为他拼命。”
  无忌道:“还有呢?”
  连一莲道:“这还不够?”
  无忌道:“还不够,因为你说的这几点,并不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连一莲道:“哦?”
  无忌道:“他的剑法虽然高,却还比不上他的轻功。”
  连一莲道:“哦?”
  无忌道:“你的轻功也不弱,可是你如果碰到他,不管要从那里逃,他都可以挡在你的前面,你连一点法子都没有。”
  连一莲终于明白了:“刚才把我逼回来的那个人就是司空晓风?”
  无忌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我只知道他已经来了。”
  连一莲道:“你怎么知道的?”
  无忌道:“因为我知道柳三更是个瞎子,的的确确是个瞎子。”
  连一莲道:“柳三更是不是瞎子,跟司空晓风有什么关系?”
  无忌道:“一个瞎子怎么会知道如意大帝就是他要找的小雷?怎么会知道小雷在这里?就算他的耳朵比别人灵,这些事也不是用耳朵可以听得出来的。”
  连一莲道:“所以你认为一定是别人告诉他的?”
  无忌道:“一定。”
  连一莲道:“这个‘别人’一定就是司空晓风?”
  无忌道:“一定。”
  连一莲道:“为什么?”
  无忌道:“因为,我再也想不出第二个人。”
  这个理由并不能算很好,可是对连一莲来说,却已经够好了。
  连一莲并不是很讲理的人!
  无忌道:“我虽然不会把你吊起来,也不会割你的耳朵,别人却说不定会这样做的。”
  连一莲道:“你说的这个‘别人’,也是司空晓风?”
  无忌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淡淡的说:“大风堂门下的子弟,并不是很听话的,如果有个人一声号令,就能够让他们为他去拼命……”
  他笑了笑:道:“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
  他笑得很温和,可是脸上那条刀疤却使得他的笑容看来仿佛有些阴沉残酷。
  他接着又道:“从我十三岁的时候开始,我父亲就叫我每年到他那里去住半个月,一直到我二十岁的时候才停止。”
  连一莲道:“那么你一定也学会他的十字慧剑。”
  无忌道:“我父亲叫我去学的,并不是他的剑法,而是他做人的态度,做事的法子。”
  连一莲道:“所以,你比别人更了解他。”
  无忌道:“所以我知道他要你回来,并不是真的要你跟我说老实话的!”
  连一莲道:“为什么?”
  无忌道:“因为,他也知道你绝不会说。”
  连一莲道:“那么,他为什么一定要逼着我回来找你?”
  无忌道:“他知道你是我的朋友,他不愿自己出手来对付你,所以才把你留给我。”
  连一莲想笑,却没有笑出来:“他是不是想看看你会用什么法子对付我?”
  无忌道:“他也很了解我,我虽然不会剥光你的衣服,把你吊起来,也不会割下你的耳朵,打断你的腿,他知道我绝不会做这种事。”
  连一莲又舒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不会。”
  无忌凝视着她,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可是我会杀了你!”
  他的态度还是很温和,但这种温和沉着的态度,却远比凶暴蛮横更令人恐惧。
  连一莲的脸色已发白。
  无忌道:“他要你回来,就是要我杀你,因为你的确有很多值得怀疑的地方,我就算杀错了你,也比把你放走得好。”
  连一莲吃惊的看着他,就好像第一次看清这个人。
  无忌道:“现在我们虽然看不见他,他却一定看得见我们,如果我不杀你,他一定会觉得很惊奇,很意外,却一定不会再拦住你了。”
  他忽然又笑了笑,慢慢的接着道:“所以我就要让他惊奇一次。”
  连一莲又怔住。
  无忌道:“所以你最好赶快走吧,最好永远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连一莲更吃惊。
  她刚才本以为自己已经看清了这个人,现在才知道自己还是看错了。
  她忽然道:“我只有一句话问你。”
  无忌道:“你问。”
  连一莲道:“你为什么要放我走?”
  无忌道:“因为我高兴。”

×      ×      ×

  这理由当然也不能算很好,可是对连一莲来说,却已够好了。

  (二)

  夜更深,更黑暗。
  司空晓风在黑暗中走来的时候,无忌还是静静的坐在那里。
  他早就知道司空晓风会来的。
  司空晓风也坐了下来,坐在他对面,看着他,过了很久,才长长叹息,道:“你说的不错,柳三更的确是我带来的,我的确希望你杀了那个女人。”
  无忌道:“我知道。”
  司空晓风道:“小雷是个很危险的孩子,只有让柳三更把他带回去最好。”
  无忌道:“我明白。”
  司空晓风道:“但是我却不明白,刚才你为什么不杀了她?”
  无忌没有回答。
  他根本就拒绝回答这句话。
  他相信司空晓风一定也知道,如果他拒绝回答,谁也没法子勉强他。
  司空晓风等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我有很多话要问你,你高兴说的,就说出来,不高兴说的,就假装没有听到。”
  无忌也笑了笑道:“这样子最好。”
  司空晓风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上官刃的下落?”
  无忌道:“是的。”
  司空晓风道:“你是不是一定要去找他?”
  无忌道:“是的。”
  司空晓风说道:“你准备在什么时候走?”
  无忌道:“明天早上。”
  司空晓风道:“你是不是准备一个人走?”
  无忌道:“不是。”
  司空晓风道:“还有谁?”
  无忌道:“李玉堂。”
  司空晓风道:“你知道他的来历?”
  无忌道:“不知道。”
  司空晓风道:“你能不能够把他留下来?”
  无忌道:“不能。”
  司空晓风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带他走?”
  无忌道:“这句话我没有听见。”
  司空晓风笑了:“现在我只有最后一句话要问你,你最好能听见。”
  无忌道:“我在听。”
  司空晓风道:“有没有法子能留住你,让你改变主意?”
  无忌道:“没有。”

×      ×      ×

  司空晓风慢慢的站起来,慢慢的走了出去。
  他果然没有再问什么,只不过盯着无忌看了很久,仿佛还有件事要告诉无忌。
  可是他并没有说出来。
  世上绝没有任何人比他更会隐藏自己的心事,也绝没有任何人能比他更会保守秘密。
  ——他心里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他明明很想说出来,为什么又偏偏不说?
  ——是他不肯说?还是根本不能说?
  他走得很慢,瘦长的身子看来已有些佝偻,好像有一副看不见的重担压在他身上。
  看着他微驼的背影,无忌忽然觉得他老了,昔日纵横江湖的美剑客,如今已变得只不过是个心情沉重,满怀心事的老人。这还是无忌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一个人心里如果有太多不能说出来的心事和秘密,总是会老得特别快的。
  因为他一定会觉得十分孤独,十分寂寞。对这个饱经忧患的老人,无忌虽然也很同情,却又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己。
  ——他究竟有什么事要瞒着我?
  ——我一直找不出的那个结,是不是应该在他身上去找?

×      ×      ×

  已经走出了门,司空晓风忽然又回头,缓缓道:“不管上官刃现在已变成了个什么样的人,以前我们总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朋友。”他的声音里充满感伤:“现在我们都已老了,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有样东西,我希望你能替我还给他。”
  无忌道:“你欠他的?”
  司空晓风道:“多年的朋友,彼此间总难免有些来往,可惜我们现在已不是朋友,我一定要在我们还没有死的时候,了清这些账。”
  他凝视着无忌:“所以你一定要答应我,一定要把这件东西在他临死之前交给他。”
  无忌沉思着,道:“如果死的不是他,而是我,我也一定会在我临死之前交给他。”
  司空晓风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我相信你,你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做到的。”
  他好像并不十分关心无忌的死活,也没有故意作出关心的样子。
  无忌道:“你要我带走的是什么?”
  司空晓风道:“是一只老虎。”
  他真的从身上拿出了一只老虎:“你一定要答应我,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能把这只老虎交给别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让它落入别人手里。”
  无忌笑了,苦笑。他忽然发觉司空晓风把这只老虎看得远比他的性命还重要。
  他说:“我答应你!”

×      ×      ×

  这是只用白玉雕成的老虎。
  这是只白玉老虎。

×      ×      ×

  四月初七,晴。
  无忌终于出发了,带着一个人和一只白玉老虎,从和风山庄出发了。
  他的目的地是唐家堡,名震天下的唐门独门毒药暗器的发源地。
  唐门的子弟,高手云集,藏龙卧虎,对他来说,那地方正无异是个龙潭,是个虎穴。他要闯龙潭,捣虎穴,取虎子。
  他还要把这只白玉老虎送到虎穴去。
  陪他同行的,正是只虎视眈眈,随时都在伺机而动,准备把他连皮带骨都吞下去的吃人老虎。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第七章 虎山行
上一篇:
连一莲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