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
2020-04-25 00:22:1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唐玉的笑容温柔而妩媚,还带着三分羞涩,无论他心里在想什么,笑起来都是这样子的。
  这种笑容也不知害死过多少人。
  连一莲又叹了口气,道:“幸好你总算太太平平的回来了,否则真要把人活活的急死。”
  唐玉道:“谁会急死?”
  连一莲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当然是我。”
  唐玉嫣然道:“你急什么?”
  连一莲道:“我怎么会不急?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我对你有多么关心?”
  唐玉的脸居然好像有点红了,其实却已经快要笑破肚子。
  ——这丫头居然想用美男计,来勾引我这个良家妇女。
  唐玉忍住笑,低着头问道:“你有没有看见我师哥?”
  连一莲立刻摇头,道:“我根本没有找他,我是特意来看你的。”
  唐玉头垂得更低,道:“看我?我有什么好看?”
  连一莲道:“我也不知道你什么好看,我就是忍不住想要来看看你,简直想得要命。”
  唐玉越害羞,她的话就说得越露骨,胆子也越来越大。
  她居然拉住了唐玉的手。
  ——既然大家都是女人,拉拉手又有什么关系?
  她当然不在乎。
  唐玉当然更不在乎。
  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丫头心里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可是不管她想干什么,他都不在乎。
  反正吃亏的绝不是他。
  就算她只不过是想来逗逗这个穿红裙的姑娘,这回也要倒霉了。
  看见唐玉“害羞”的样子,连一莲几乎也快要笑破肚子。
  ——这位大姑娘一定已经对我很有意思,否则怎么肯让我拉住“她”的手?
  连一莲忍住笑,道:“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唐玉道:“三更半夜的,为什么还要出去?”
  连一莲道:“你师哥就住在隔壁,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来了!”
  唐玉道:“为什么?”
  连一莲道:“我怕他吃醋。”
  唐玉已经开始明白了。
  ——原来这丫头看上了赵无忌,生怕我跟赵无忌勾三搭四,所以来个釜底抽薪,勾引我,如果我真的看上了她,当然就会把赵无忌甩开了,她正好去捡便宜。
  唐玉心里虽然好笑,脸上却作出了很生气的样子,说道:“我只不过是他的师妹而已,他根本就管不着我,他凭什么吃醋?”
  连一莲虽然笑得很愉快,道:“其实我也知道你不会看上他的。”
  唐玉道:“你怎么知道?”
  连一莲笑道:“我那点不比他强?你怎么会看上他?”
  唐玉的脸更红了。
  连一莲道:“你跟不跟我出去?”
  唐玉红着脸摇头,道:“我怕。”
  连一莲道:“你怕什么?”
  唐玉道:“怕别人强奸我。”
  连一莲道:“有我在你旁边,你还怕什么?”
  唐玉道:“我就是怕你。”

×      ×      ×

  连一莲又笑了。
  她忽然“发现”这个看起来羞人答答的大姑娘,实在是个狐狸精。
  她是个女人。
  可是现在连她都好像有点心动了,连女人看见都会心动,何况男人?
  如果有个男人天天都跟“她”在一起,不被她迷死才怪。
  赵无忌是个男人。
  赵无忌天天都跟“她”在一起。
  连一莲下定决心,绝不让任何一个狐狸精把赵无忌迷住。
  如果有人说她看上了赵无忌,她是死也不会承认的。
  她这么做,只不过因为赵无忌对她总算还不错,而且放过她一马。
  她既不愿欠他这个情,恰巧又正好没有别的事做,所以就顺便来替赵无忌调查调查,这个大姑娘是不是狐狸精。
  这位不动声色就能杀人的大姑娘,不但可怕,而且实在有点可疑。

×      ×      ×

  这是她自己的说法。
  所以就算有人对她说的“恰巧”,“正好”,“顺便”觉得很怀疑,她也不在乎。
  因为这本来就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只要她自己觉得满意就够了。

  (二)

  软绵绵的四月,软绵绵的风,唐玉软绵绵的倚在她身上,好像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连一莲索性把这个大姑娘搂住,搂得紧紧的,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个大姑娘的心跳。
  她自己的心好像也在跳。
  大姑娘好像在推她,却没有真的用力推。
  “你要带我到那里去?”
  “到一个好地方去。”
  “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个好地方。”
  “为什么?”
  “因为你不是好人。”

×      ×      ×

  连一莲自己也不能不承认,自己实在不能算是个好人。
  她的行为简直就像是个恶棍。
  但是这个地方却实在是个好地方——那种只有恶棍才会带女孩子去的地方。
  地上绿草如茵,就像是一张床,四面浓密的木叶和鲜花,刚好能挡住外面的视线,空气中充满了醉人的花香。
  一个女孩子,如果肯跟男人到这种地方来,通常就表示她已准备放弃抵抗。
  连一莲自己也很得意:“你凭良心讲,这地方怎么样?”
  唐玉红着脸道:“只有你这种坏人,才会找到这种地方。”
  连一莲笑道:“就连我这种人,也找了很久才找到的。”
  唐玉道:“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连一莲并不否认。
  这次她的确早已有了计划,连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她都已计划好了。
  她忽然把唐玉拉了过来,在这个冒牌的大姑娘嘴角亲了一下。
  唐玉整个人都软了。
  她整个人都倒在这个冒牌的恶棍怀里,于是两个人就一起倒了下去,倒在床一样的草地上。
  如果说连一莲一点都不紧张,那也是假的。
  她非但没有抱过男人,连女人都没有抱过。
  她的呼吸也已有点急促,脸也开始发烫,这个冒牌的大姑娘吃吃的笑着,倒在她怀里,顶在她胸口,顶得她心都要跳了出来。
  这个冒牌的大姑娘才是个真的恶棍,有了这种好机会,当然不肯错过的。
  这个冒牌的恶棍,却是个真的大姑娘,真的全身都软了。
  一个恶棍要让一个大姑娘全身发软,绝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他当然知道一个大姑娘身上有些什么地方是“要害”。
  连一莲也知道现在已经非采取行动不可了。
  这个“大姑娘”的手在乱动,动得很不规矩。
  她虽然不怕“她”碰到她的要害,却不愿让“她”发现她是个冒牌男人。
  她忽然出手,使出她最后一点力气,扣住了唐玉臂关节的穴道。
  她用的手法虽然不如“分筋错骨手”那么厉害,性质却很相像。
  这次唐玉真的不能动了,吃惊的看着她,道:“你这是干什么?”
  连一莲的心还在跳,还在喘气。
  唐玉道:“难道你真的想强奸我?”
  连一莲总算镇定下来,摇着头笑道:“你不强奸我,我已经很高兴了,我怎么强奸你!”
  唐玉道:“那么你何必用这种手法对付我,我……我又没有推你!”
  连一莲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不会推我的,我只不过想要让你老实一点,因为我不想象那个妙手人厨一样,糊里胡涂的死在你手里。”
  唐玉道:“我怎么会那样子对你?难道你还看不出我对你……对你的意思?”
  他好像真的受了委屈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要哭出来了。
  连一莲的心又软了,柔声道:“你放心,我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唐玉道:“你究竟想怎么样?”
  连一莲道:“赵无忌的武功是家传的,我从来没有听说他有师妹,怎么会忽然变出了个像你这么样的师妹来?”
  唐玉忽然叹了口气,道:“你看起来明明不笨,怎么会连这种事都不懂!”
  连一莲道:“这种事是什么事?”
  唐玉道:“师妹也有很多种,并不一定要同师练武的,才算师妹。”
  连一莲道:“你是他那一种师妹?”
  唐玉道:“你为什么不问他去?”
  他好像有点生气了:“只要他自己承认我是他的师妹,不管我是他那种师妹,别人都管不着。”
  他说的实在很有理,连一莲实在没法子反驳。
  唐玉又叹了口气,道:“其实你可以放心,我跟他之间,绝对没什么,他连我的手都没有碰过。”
  连一莲道:“你以为我是在吃醋?”
  唐玉道:“难道你不是?”
  连一莲也有点生气了。
  一个人的心事突然被人揭穿了的时候,总会有点生气的。
  她板着脸道:“不管怎么样,我总觉得你的来历有点可疑,所以我要……”
  唐玉道:“你要怎么样?”
  连一莲道:“我要搜搜你。”
  唐玉道:“好,你搜吧,我全身上下都让你搜。”
  他红着脸,咬着嘴唇,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
  如果连一莲真的是个男人,如果她的胆子大些,真的把他“全身上下”都搜一搜,就会发现这个大姑娘是冒牌的了。
  只可惜连一莲的胆子既不够大,也没有存心揩油的意思。
  唐玉身上的“要害”,她连碰都不敢去碰。
  所以她只搜出了那个绣花荷包,她当然看不出这个荷包有什么不对。
  这荷包本就是唐玉的精心得意杰作,就算是一个比连一莲经验更丰富十倍的老江湖,也绝对看不出其中的巧妙。
  唐玉咬着嘴唇,狠狠的盯着她,道:“你搜完了没有?”
  连一莲道:“嗯。”
  唐玉道:“嗯是什么意思?”
  其实他也知道,“嗯”的意思,就只觉得有点抱歉的意思。
  因为,她的确搜不出一样可疑的东西来。
  唐玉冷笑道:“我知道你根本不是真的想搜我,你只不过……只不过想乘机欺负我,找个借口来占我的便宜。”
  说着说着,他的眼泪好像已经要流了出来。
  连一莲忽然笑了。
  唐玉道:“占了别人的便宜就笑,亏你还好意思笑得出。”
  连一莲道:“你真的以为我占了你的便宜?”
  唐玉道:“难道你没有?”
  连一莲道:“好,我告诉你。”
  她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决定把这个秘密说出来:“我也是个女人,我怎能占你的便宜?”
  唐玉吃惊的看着她,好像这个“秘密”真的让他吃了一惊。
  连一莲笑道:“我常常喜欢扮成男人,也难怪你看不出。”
  唐玉忽然用力摇头,道:“我不信,你打死我,我也不信。”
  连一莲笑得更愉快,更得意。
  直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易容改扮的技术实在很高明。
  她带着笑问:“你要怎么才相信?”
  唐玉道:“我要摸摸看。”
  连一莲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让一个女人抚摸,也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她考虑了一下之后,就答应了:“你只能轻轻摸一下。”
  她甚至还抓着唐玉的手去摸,因为她怕唐玉的手乱动。
  唐玉笑了。
  连一莲红着脸,放开他的手,道:“现在你还生不生气?”
  唐玉笑道:“不生气了。”
  他的手又伸了过来,连一莲失声道:“你还想干什么?”
  唐玉道:“我还想摸。”
  连一莲道:“难道,你还不信我是女人?”
  唐玉笑道:“就因为我相信你是个女人,所以我还要摸。”
  连一莲终于发觉有点不对了。
  这个“大姑娘”的眼神忽然变得好奇怪,只可惜她发觉得迟了一点。
  唐玉已闪电般出手,揑住了她手臂关节处的穴道,笑嘻嘻的说道:“因为你虽然是个冒牌的男人,我正好也是个冒牌的女人!”
  连一莲惊叫了起来:“难道你是个男的!”
  唐玉笑道:“如果你不信,你也可以摸摸看。”

  (三)

  连一莲几乎晕了过去。
  这个大姑娘居然是个男人。
  刚才她居然还抓住这个男人的手,来摸她自己,居然还抱住他,亲他的嘴。
  想到这些事,连一莲简直恨不得一头撞死。

×      ×      ×

  唐玉还在笑,笑得就像是刚偷吃了三百只小母鸡的黄鼠狼。
  连一莲却连哭都哭不出。
  唐玉道:“你不能怪我,是你要勾引我,要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他笑得愉快极了:“这里实在是个好地方,绝不会有人找到这里来。”
  连一莲道:“你……你想干什么?”
  唐玉道:“我也不想干什么,只不过想把你刚才做的事,也照样做一遍。”
  他真的说做就做,这句话刚说完,就已经亲了连一莲的嘴。
  连一莲又羞,又急,又气,又怕。
  最该死的是,她心里偏偏又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滋味。
  她真想死了算了。
  只可惜她偏偏又死不了。

×      ×      ×

  唐玉的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
  她搜过他,他当然也要搜搜她,只不过他搜她的时候,当然不会像她那么客气了。
  连一莲大声道:“你杀了我吧!”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这句话说得很无聊,唐玉当然绝不会这么便宜她的。
  唐玉就算要杀她,一定也要先做很多别的事之后才动手。
  那些“别的事”,才真的要命。
  连一莲哭出来了。
  她本来不想哭的,可惜她的眼泪已完全不听她指挥。
  唐玉的手在移动,动得很软,很慢。
  动得真要命。
  他微笑道:“我知道你在怕什么,因为你一定还是个处女。”
  听见“处女”这两个字,连一莲哭得更伤心了。
  唐玉道:“可是你也应该看得出,像我这样的男人,对女人并没有太大兴趣,所以只要你听话,我说不定会放了你。”
  这些话,好像并不是故意说出来哄她的。
  他这个男人实在太像女人,说不定是真的对女人没什么兴趣。
  连一莲总算又有了一线希望,忍不住问:“你要我怎么听话?”
  唐玉道:“我也有话要问你,我问一句,你就要答一句,只要我听出你说了一句谎话,我就要……”
  他笑了笑:“那时我就要干什么,我不说你也知道。”
  连一莲当然知道。
  就因为她知道,所以才害怕。
  唐玉道:“我问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跟赵无忌是什么关系,你怎么知道他有没有师妹,怎么会对他的事知道得这么多,为什么还要来调查我的来历?”
  连一莲道:“如果我把这些事都说出来,你就会放了我?”
  唐玉道:“我一定会放了你。”
  连一莲道:“那么你先放了我,我就说出来,一定说出来。”
  唐玉笑了。
  就在他开始笑的时候,他已经掀开了她的衣服,微笑道:“我一向不喜欢跟别人讨价还价的,如果你再不说,我就先脱光你的衣服。”
  连一莲反而不哭了。
  唐玉道:“你说不说?”
  连一莲忽然大声道:“不说。”
  唐玉反而感到有点意外,说道:“你不怕?”
  连一莲道:“我怕,怕得要命,可是我绝不会说出来。”
  唐玉更奇怪:“为什么?”
  连一莲用力咬着嘴唇,说道:“因为我现在已经知道你是个男人,知道你要害赵无忌,不管我说不说,你都不会放过我的。”
  这一点她居然已想通了。
  唐玉忽然发觉这个女孩子虽然胆子奇小,但却聪明绝顶。
  连一莲道:“不管我说不说,你反正都会……都会强奸我的。”
  她居然自己说出了这两个字。
  因为她的心已横了,人已豁了出去,大声说道:“你动手吧,我不怕,我就当作被疯狗咬了一口,可是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唐玉实在想不到她怎会忽然变成这样子,如果别的男人看见她这样子,也许就会放过她了。
  可惜唐玉不是别的男人。
  他简直不能算是个人。

×      ×      ×

  连一莲终于晕了过去。
  就在唐玉伸手去拉她腰带时,她已晕了过去。

  (四)

  连一莲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了。
  她居然还没有死,居然还能再张开眼睛,已经是怪事。
  ——有些事比死更可怕,更要命,也许她不如还是死了的好。
  可是那些事并没有发生。
  ——她还是个处女,那种事是不是发生过,当然,她知道得很清楚。
  那个不是人的人为什么会放过她?
  她真的想不通了。

×      ×      ×

  她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辆马车里,全身仍然软绵绵的,全无力气,连坐都坐不起来。
  是谁把她送上这辆马车的,现在准备要送她到什么地方去?
  她正想找个人问,车窗外已经有个人伸进头来,微笑道:“大小姐你好?”
  这个人不是那冒牌的大姑娘,也不是赵无忌,她虽然不认得这个人,这个人却认得她。
  连一莲道:“你是谁?”
  这人道:“是个朋友。”
  连一莲道:“是谁的朋友?”
  这人道:“是大小姐的朋友,也是老太爷的朋友。”
  连一莲道:“那个老太爷?”
  这人说道:“当然是大小姐的老太爷呀!”
  连一莲的脸色变了。
  这个人不但认得她,好像连她的底细都知道。
  她的身世并不悲惨,却是个秘密,她不愿让任何人知道这秘密,更不愿让赵无忌知道。
  她立刻又问道:“你也是赵无忌的朋友?”
  这人微笑,摇头。
  连一莲道:“我怎会到这里来的?”
  这人道:“是个朋友送来的,他叫我把大小姐送回家去。”
  连一莲道:“这个朋友是谁?”
  这人道:“他姓唐,叫唐玉。”

×      ×      ×

  听见“唐玉”这名字,连一莲又晕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第二条羊
上一篇:
送入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