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蜀
2020-04-25 00:30:20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四月十九,阴雨。
  此生合是诗人未?
  细雨骑驴入剑门。
  无忌不是诗人,也没有陆放翁那种闲逸超脱的诗情,但是他也在斜风细雨中,撑着把油纸伞,骑着匹青驴,入了剑门,到了蜀境。
  剑门关天下奇险,双翼揷天,羣峯环立,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出剑门,沿途古柏夹道,绵延达数十里。替他抬着棺材的脚夫告诉他:“这就是张飞柏,是张三爷亲手种的。”
  蜀人最崇拜诸葛武侯,武侯仙去,蜀人都以白巾纒头,直到现在这种习惯还没有改。因为大家都崇拜诸葛,所以张飞也沾了光。
  可是无忌怎么会带着口棺材来?

×      ×      ×

  崭新的棺材,上好的楠木,无忌特地用重价请了四个最好的脚夫挑着。
  因为这棺材里躺着的是最好的朋友——这个朋友绝不会发疯。
  棺材里不但安全舒服,而且不会淋到雨,如果有事要静静思索,也绝不会有人打扰。
  无忌也很想躺进棺材去。
  虽然他不像司空晓风,既不怕挑粪着棋,也不怕淋雨。但是他有很多事都需要静静去想一想。
  ——到了唐家之后,应该编造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这个故事不但要能打动唐家的人,而且还要让他们深信不疑。
  这已经不是件容易事,动人的故事绝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得出来的。
  还有白玉老虎,那只司空晓风一定要他亲手交给上官刃的白玉老虎!
  ——司空晓风为什么要把这只白玉老虎看得这么重要?
  司空晓风绝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绝不会做莫名其妙的事。
  ——这只白玉老虎中究竟有些什么秘密?
  细雨斜风,扑面而来,不知不觉中,剑门关已经被远远抛在身后。
  无忌忽然想起了两句凄凉的歌谣。
  “一出玉门关。
  两眼泪不干。”
  这里虽然不是玉门,是剑门,可是一出此关,再想活着回来,也难如登天。

×      ×      ×

  无忌忽然想起了千千。
  他不敢想凤娘,他真的不敢。
  “相思”已经令人纒绵入骨,黯然销魂,“不敢相思”又是种什么滋味?
  多情自古空余恨。
  如果你已不能多情,也不敢多情,纵然情深入骨,也只有将那一份情埋在骨里,让这一份情烂在骨里,死在骨里。
  那又是种什么样的滋味!
  无忌忽然抛掉他的油纸伞,让冰冷的雨丝打在他身上。
  风雨无情,可是又有几人知道无情的滋味?
  他忽然想喝酒。

  (二)

  辣酒,好辣的酒。
  用辣椒下酒,吃一口鲜辣椒,喝一口辣酒,那才真辣得过瘾。
  辣椒红得发亮,额上的汗珠子也红得发亮。
  无忌看看也觉得很过瘾,可是等到他自己这么吃的时候,他就发觉这种吃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过瘾了。
  他已经被辣得连头发都好像要一根根“站”了起来。
  这地方每个人都这么样喝酒。
  这地方除了辣椒之外,好像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下酒。
  所以他虽然已经快要被辣得“怒发冲冠”,也只好硬着头皮挺下去。
  他不愿意别人把他看成一个“孬好种”。

×      ×      ×

  蜀道难。
  蜀境中处处都有山坡,无忌停下来喝酒的地方,也在个山坡上,用碗口粗的毛竹,搭起个凉棚,四面一片青翠,凉风阵阵送爽,在酷热的天气里,赶路赶累了,能够找到这么样一个地方歇脚,实在很不错。
  现在天气虽然还不算热,可是经过这里的人,大多也会停下来,喝碗凉茶辣酒再上路。
  道路太崎岖,行路太艰苦,能有机会享受片刻安逸,谁都不愿错过。
  人生亦如旅途。
  在崎岖艰苦的人生旅途上,又有几人能找到这样的歇脚处?
  有时你就算能找到,也没法子歇下来,因为你后面有根鞭子在赶着你。
  生活的本身就是根鞭子,责任、荣誉、事业、家庭的负担、子女的衣食、未来的保障……都像鞭子般在后面抽着你。
  你怎么能歇下来!
  无忌一口气喝下了碗里的辣酒,正准备再叫一碗时,就看见两顶“滑竿”上了山坡。

×      ×      ×

  滑竿不是轿子。
  滑竿是四川境中一种特有的交通工具,用两根粗毛竹,抬着张竹椅。
  人就坐在椅上。
  不管你这个人有多重,不管路有多难走,抬滑竿的人都一定可以把你抬过去。
  因为干这一行的人,不但都有特别的技巧,而且,每一个人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无忌很久以前就已听见有关滑竿的种种传说,却一直不太相信。
  现在他相信了。
  因为他看见了坐在前面一顶滑竿的人。
  如果他不是亲眼看见,他绝不会相信这么样一个人也能坐滑竿,更不会相信两个骨瘦如柴的竿夫,居然能把这个人抬起来。
  他很少看见这么胖的人。

×      ×      ×

  这个人不但胖,而且胖得奇蠢无比,不但蠢,而且蠢得俗不可耐。
  这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块活动的肥猪肉,穿着打扮却像是个暴发户,好像恨不得把全副家当都带出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
  他的同伴却是个美男子。
  他不是像唐玉那种文弱秀气,还带着点娘娘腔的美男子。
  他高大英俊,健壮,宽肩,细腰,浓眉,大眼,充满了男性的魅力。
  现在两顶滑竿都已经停下,两个人都已经走进了这凉棚。
  胖子喘息着坐下来,伸出一只白白胖胖,戴满了各式各样宝石翠玉戒指的手。
  那高大英俊的美少年立刻掏出块雪白的丝巾递过去。
  胖子接过丝巾,像小姑娘扑粉一样的去擦汗,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最近我一定又瘦了,而且瘦了不少。”
  他的同伴立刻点了点头,带着种诚恳而同情的态度说:“你最近又忙又累,吃得又少,怎么会不瘦?”
  胖子愁眉苦脸的叹着气,道:“再这么样瘦下去,怎么得了呢?”
  他的同伴道:“你一定要想法子多吃一点。”
  这个建议胖子立刻就接受了,立刻就要店里的伙计想法子去烧两三个蹄膀,四五只肥鸡来。
  他只能吃这“一点”,因为,最近他胃口一直不好。
  但是他一定要勉强自己吃一点,因为最近他实在瘦得不象话了。
  至于他身上的那一身肥肉,好像根本就不是他的,不但他自己早就忘了,他的同伴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
  可惜别人都看见了。
  这个人究竟是胖是瘦,这身肥肉究竟是谁的?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大家都忍不住在偷偷的笑。
  无忌没有笑。
  他并不觉得这种事好笑,他觉得这是个悲剧。
  这个美少年自己当然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很可笑,他还是这么样说,只因为他要生活,要这个胖子供给他的生活。
  一个人为了生活而不得不说一些让别人听了可笑,自己觉得难受的话,就已经是种悲剧。
  这个胖子更可悲。
  他要骗的并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一个人到了连自己都要骗自己的时候,当然更是种悲剧。
  无忌忽然觉得连酒都已喝不下去。

×      ×      ×

  除了无忌外,居然还有个人没有笑。
  他没有笑,并不因为他也有无忌这么深的感触,只不过因为他已醉了。
  无忌来的时候,他就已伏倒在桌上,桌上就已经有了好几个空酒壶。
  他没有戴帽子,露出了一头斑斑白发,和一身已经洗得发白的蓝布衣服。
  人在江湖,人已垂老,喝醉了又如何?不喝醉又如何?
  无忌忽然又想喝酒。
  就在这时候,他又看见了六个人走上山坡。
  六个青衣人,黄草鞋,灰布袜,六顶宽边马连坡大草帽,帽檐都压得很低。
  六个人走得都很快,脚步都很轻健,低着头大步走进了这茶棚。
  六个人手里都提着个青布包袱,有的包袱很长,有的很短。
  短的只不过一尺六七,长的却有六七尺,提在他们的手里时,份量看来都很轻,一摆到桌上,却把桌子压得“吱吱”的响。
  没有人笑了。
  无论谁都看得出,这六个人绝对都是功夫很不错的江湖好汉。
  他们提来的这六个包袱,纵然不是杀人的利器,也绝不是好玩的东西。

×      ×      ×

  六个人同路而来,装束打扮都一样,却偏偏不坐在同一张桌上。
  六个人竟占据了六张桌子,正好将茶棚里每个人的去路都堵死。
  只有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手,才能在一瞬间就选好这样的位置。
  六个人都低着头坐下,一双手还是紧紧抓住已经摆在桌上的包袱。
  第一个走进来的人高大,强壮,比大多数人都要高出一个头,带来的包袱也最长。
  他抓着包袱的那双手,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的指节上,都长着很厚的一层老茧。
  第二个走进来的人又高又瘦,弯腰驼背,仿佛已是个老人。
  他带来的包袱最短,抓住包袱的一双手又干又瘦,就如鸟爪。
  这两个人无忌好像都见过,却想不起在那里见过的。
  他根本看不见他们的脸。
  他也不想看。
  这些人到这里来,好像是存心来找人麻烦的,不管他们是来找谁的麻烦,无忌都不想管别人的闲事。
  想不到那又高又瘦、弯腰驼背的却忽然问道:“外面这口棺材,是那一位带来的?”
  越不想找麻烦的人,麻烦反而越要找到他身上来。
  无忌叹了口气,道:“是我。”

×      ×      ×

  无忌已经想起这个人是谁了。
  他虽然还没有见到这个人的脸,却已经认出了他的声音。
  ——白糖方糕黄松糕,赤豆绿豆小甜糕。
  ——一个又高又瘦的老人,背上背着个绿纱柜子,一面用苏白唱着,一面走入了这片树林中刚辟出的空地。
  ——然后卖卤菜的,卖酒的,卖湖北豆皮的,卖油炸面窝的,卖山东大馒头的,卖福州春饼,卖岭南鱼蛋粉,卖烧鹅叉烧饭的,卖羊头肉夹火烧的,卖鱿鱼羹的,卖豆腐脑的,卖北京豆汁的,五花八门,各式各样的小贩,挑着各式各样的担子,从四面八方走了进来。
  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无忌永远都忘不了,这个卖糕的声音,他也记得很清楚。
  他也记得萧东楼的话。
  ——以前他们都是我的旧部,现在却都是生意人了。
  这卖糕人现在做的是什么生意?为什么会对一口棺材发生兴趣?

×      ×      ×

  那高大健壮,右手三根手指上都长着老茧的人,忽然抬起头,盯着无忌。
  无忌认出了他。
  他的眼睛极亮,眼神极足,因为他从八九岁的时候就开始练眼力。
  他手指上的老茧又硬又厚,因为他从八九岁时就开始用这三根手指扳弓。
  无忌当然认得他,他们见面已不止一次。
  金弓银箭,子母双飞,这身长八尺的壮汉,就是黑婆婆的独生子黑铁汉。
  ——黑婆婆是什么人?
  ——是个可以用一枝箭射穿十丈外苍蝇眼睛的人。
  他手上抓住的那个包袱里面,当然就是他们母子名震江湖的金背铁胎弓和银羽箭。
  他居然没有认出无忌来,只不过觉得这个脸上有刀痕的年轻人似曾相识而已,所以试探着问:“我们以前见过?”
  无忌道:“没有。”
  黑铁汉道:“你不认得我?”
  无忌道:“不认得。”
  黑铁汉道:“很好。”
  卖糕人道:“怎么样?”
  黑铁汉道:“他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他。”
  卖糕人道:“很好。”
  听到他们说的这两句“很好”,无忌就知道麻烦已经来了。
  这六个人带来的无论是那种麻烦,麻烦都一定不会太小。
  无忌看出了这一点,别人也看得出,茶棚里的客人大多数都已在悄悄的结账,悄悄的溜了,只有那位胃口不好的胖公子还在埋头大吃。
  看来就算天塌下来,他也要等吃完了这只鸡才会走。
  这种人当然不会多管别人的闲事。
  卖糕人忽然站起来,提着包袱,慢慢的走到无忌面前,道:“你好!”
  无忌叹了口气道:“直到现在为止,一直都还不错,只可惜现在就好像已经有麻烦了!”
  卖糕人笑了笑,道:“你是个聪明人,只要不做胡涂事,就不会有麻烦的。”
  无忌道:“我一向很少做胡涂事。”
  卖糕人道:“很好。”
  他放下包袱,又道:“你当然也不认得我!”
  无忌道:“不认得。”
  卖糕人道:“你认不认得,这是什么?”
  他用两根手指提着包袱上的结一抖,就露出对精光闪闪,用纯钢打成的奇形外门兵刃,看来有点像鸡爪镰,又不是鸡爪镰。
  无忌道:“这是不是淮南鹰爪门的独门兵刃铁鹰爪?”
  卖糕人道:“好眼力。”
  无忌道:“我的耳朵也很灵。”
  卖糕人道:“哦!”
  无忌道:“我听得出你说话的口音,绝不是淮南一带的人。”
  卖糕人道:“我在淮南门下,学的本就不是说话。”
  无忌道:“你学的是什么?”
  卖糕人道:“是杀人!”
  他淡淡的接着说道:“只要我能用本门的功夫杀人,不管我说话是什么口音都无妨。”
  无忌道:“有理。”
  卖糕人忽然用他那双鸟爪般的手拿起了这对鹰爪般的兵刃。
  寒光闪动,鹰爪双双飞出,“叮”的一响,无忌面前的酒碗已被钉穿了四个小洞,栏杆上一根毛竿,也被鹰爪硬生生撕裂。酒碗是瓷器,要打碎它并不难,把它钉穿四个小洞却不是件容易事。
  毛竹坚靱,要撕裂它也不容易。
  何况这种力量完全不同,他左右双手同时施展,竟能使出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来。
  无忌叹了口气道:“好功夫。”
  卖糕人道:“这是不是杀人的功夫?”
  无忌道:“是。”
  卖糕人道:“你想不想看我杀人!”
  无忌道:“不想。”
  卖糕人道:“那么你快走吧!”
  无忌道:“你肯让我走?”
  卖糕人道:“我要的本就不是你这个人。”
  无忌道:“你要的是什么?”
  卖糕人道:“我要的是你带来的那口棺材。”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疑云
上一篇:
第八章 虎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