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下去
2020-04-25 01:00:1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现在这只白玉老虎已经粉身碎骨。
  可是它的任务已完成,它的牺牲已经得到了代价。
  无忌得到的是什么?
  他的父亲已经死了,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已不能复生。
  他的家也被毁了,兄妹亲人离散,生离随时都可能变为死别。
  他未来的妻子现在很可能已在别人的怀抱中。
  以前这一切他还可以忍受,因为他觉得他的牺牲是有代价的。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这秘密,他的一切牺牲却反而变得很可笑。
  他几乎真的忍不住要笑出来,把心肝五脏全都笑出来,再用双脚踏烂,用剑割碎,用火烧成灰,再洒到阴沟里去喂狗,让赵无忌这个人澈底被消灭,生生世世永远不再存在。
  只有这么样,他的痛苦才会消失。
  可惜他做不到,因为他已经存在了,他的痛苦也已经存在了。
  这事实已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方法能改变!

×      ×      ×

  他的手里还握着剑。
  他要杀的人还在他剑下。
  可是他要杀的这个人,却是曾经救过他四次性命的人。
  这个人明明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
  但是这个人偏偏又是他的恩人。
  这个人明明是个不仁不义的无耻叛徒,却偏偏又是个忍辱负重,一身肩负着大风堂千万子弟安危的英雄壮士。
  他要杀这个人,本来是为了替他父亲复仇,可是现在他若杀了这个人,他父亲死在九泉下也不会瞑目。
  他本来不惜一切牺牲,不择任何手段,都要杀了这个人。
  但是他现在他就算被千刀万剐,也绝不能伤害这个人的毫发。
  这是多么痛苦的矛盾?
  这种痛苦和矛盾,有谁曾经历过?有谁能想象得到?

  (二)

  剑仍在无忌手里,但剑上已无杀气!
  一柄剑上若是没有杀气,就已不能再威胁任何人。
  上官刃虽仍在剑下,但是已转过身。
  他知道这柄剑已不能伤人。“我也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如果你是别人,也许你已经杀了我。”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你不杀我,只因为你是赵无忌,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有理智,因为你已受过太多苦难,太多折磨,你已经跟别人不同了。”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所以你知道,你绝不能杀我,我绝不能死。”
  无忌道:“我绝不能杀你?你绝不能死?”
  他虽然在响应着上官刃的话,可是他自己在说什么,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他虽然发出了声音,可是他的声音连他自己听来都很遥远,就像是另一个人说出来的。
  上官刃道:“既然我不能死,你就只有希望自己死了。”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因为你认为你的痛苦只有死才能解脱,因为你以为你可以死。”
  无忌道:“我不能死?”
  上官刃道:“你不能!你绝不能!”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你不能死,因为你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无忌道:“什么事?”
  上官刃道:“你要保护我,要做尽所有的力量保护我。”
  无忌笑了。
  他的仇人居然要他用所有的力量保护他,这实在是件很可笑的事。
  至少他自己觉得自己仿佛是在笑,别人却觉得他仿佛是在哭。
  上官刃道:“你以前要杀我,是为了要替你父亲复仇,是为了要尽到一个做人子的责任,为了要让你父亲死能瞑目。”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可是我若死了,你父亲的死就变成全无代价了。”
  无忌道:“所以我不能杀你。”
  上官刃道:“你非但不能杀我,也不能让我死在别人手里。”
  无忌道:“哦。”
  上官刃道:“如你要尽到一个做人子的责任,你就要保护我,像你以前要杀我那样尽力保护我,让你父亲死能瞑目。”
  无忌没有再开口。
  因为他已忽然清醒,被这种自极强烈的矛盾中所产生的刺激所惊醒。
  上官刃道:“除了我之外,还有个人也要你保护。”
  他在看着他的女儿:“你也不能让她因你而死,否则你也将遗恨终生。”

×      ×      ×

  怜怜还没有死,她伤口上的血已凝结,她的父亲已在她伤口上抹了药。
  每个江湖中的大行家,都有一种从无数次痛苦经验中得来的救伤止血金创药,而且一定都会时常带在身边。
  上官刃也不例外。
  无忌转过头,看着她,仿佛同时也看到了凤娘和千千的影子。她们也同样随时都可能因他而死,为他而死。
  她们都不能死,因为她们都是无辜的。
  现在白玉老虎虽然已粉碎,可是“白玉老虎”这计划却一定要完成。
  无忌忽然回头,面对上官刃,一字字道:“我绝不会死的。”
  上官刃并没有觉得意外,他对无忌本来就有信心。
  无忌道:“我一定要活下去。”
  他的声音里充满决心:“不管怎么样活下去,我都一定会活下去。”
  上官刃道:“我相信。”

相关热词搜索:白玉老虎

下一篇:后记
上一篇:
白玉老虎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