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误伤故人子
2019-08-13 08:39:2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秦孝仪和巴英明明已知道红孩儿在里面要杀人,但两人还是心安理得的站在那里,纹风不动。
  梅大先生看那幅画更已看得痴了,别的事他全不知道。
  梅二先生目光闪动,道:“你们带来的小孩子要杀人,你们也不管么?”
  巴英摊开双手笑了笑,道:“老实话,这孩子的事谁也管不了。”
  梅二先生冷笑道:“他若被人杀了,你们管不管?”
  巴英笑而不答。
  梅二先生道:“看你们如此放心,显然是认为他的武功不错,只有杀人,绝不会被人杀死的,是不是?”
  巴英忍不住笑道:“老实说,这孩子的武功的确还过得去,有很多老江湖都已栽在他手上,何况他不但有个好爸爸,还有个好妈妈,别人吃了亏,也只有认了。”
  梅二先生道:“他父母难道也不管么?”
  巴英道:“有这么聪明的儿子,做父母的怎么忍心管得太严呢?”
  梅二先生道:“不错,他父母看他杀了人,表面上说不定会骂两句,心里却也许比谁都高兴,可是他今天遇见我这病人,只怕就要倒霉了。”
  巴英道:“哦?”
  梅二先生道:“我这病人只要一伸手,他这条小命就算报销了。”
  巴英失笑道:“一伸手就能要他的命?这话我们有些不信,你那病人难道还能像李探花一样,飞刀夺命,例不虚发么?”
  梅二先生淡淡一笑道:“老实话,我这病人正是李寻欢。”
  这句话说出来,巴英的脸立刻惨白如纸,干笑着道:“阁下你……何必开玩笑?”
  梅二先生悠然道:“你若不信,为何不进去瞧瞧!”
  巴英怔了半晌,忽然冲了进去,嗄声大呼道:“李探花,李大侠,手下留情。”
  梅二先生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些自命侠义之辈的嘴脸原来也不过如此,只有自己儿子的命才值钱,别人的命却比狗都不如,只许自己的儿子杀别人,却不许别人杀他。”
  秦孝仪威严沉重的脸上,忽然泛起一丝恶毒的微笑。
  但他尽量将这种笑容压制掩饰着,却长叹道:“李寻欢若真的杀了那孩子,他只怕就遗憾终生了。”

×      ×      ×

  李寻欢一掌挥出,看来并没有什么奇诡的变化。
  红孩儿年纪虽小,与人交手时却老到得出奇,眼看这一掌拍来,竟然不避不闪,他竟算定了对方这一招必是虚招,真正的杀手必然还在后面,所以他只是斜斜挑起了剑尖,如封似闭,也以虚招应对。
  李寻欢这一掌无论有什么变化,他剑势都可随之而变,李寻欢这一掌若是忽然变为实招,他这一剑也可变为实招,乘势洞穿李寻欢的手腕。
  他这一招用得当真厉害已极,部位、时间、力道、无一不拿捏得恰到好处,江湖中的剑手能使得出这种招式来的人真还不多,显然这孩子非但得到了名家的指点,而且天生就是练武的好材料。
  要知武功招式,虽可得自师传,但临敌时的应变和判断,却是谁也传授不了,正是“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只可惜他今日遇着的对手是李寻欢。
  李寻欢这一掌并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他的出手实在太快了,快得令人根本无法思议。
  红孩儿所有的对策,竟全都用不上,等到他掌中剑再要去刺李寻欢手腕的时候,李寻欢的手掌已拍上了他胸膛。
  但红孩儿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只是觉得一股暖流自对方的掌心传遍了他全身,就宛如严寒之中喝下了一杯香醇的热酒。
  这时外面才传入巴英焦急的呼声。
  “李大侠,手下留情!”
  但等到巴英冲进来时,红孩儿已倒在地上,又宛如大醉初醒,全身软绵绵的再也使不出丝毫气力。
  巴英失色惊呼道:“云少爷,你怎么样了?”
  红孩儿显然也已觉出情况不妙,眼圈儿都红了,嗄声道:“我……我只怕已遭了这人的毒手,你快去叫爹爹来替我报仇。”
  一句话未说完,终于放声大哭起来。
  巴英跺了跺脚,满头大汗如雨。
  虬髯大汉冷冷道:“这孩子武功虽已被废,但这条小命总算留下来了,只因我家少爷出手时忽又动了怜惜之意,若换了是我……哼!”
  巴英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
  虬髯大汉厉声道:“你若想复仇,只管出手吧!”
  巴英也不说话,忽然向李寻欢扑地拜倒。
  李寻欢反倒觉得有些意外了,皱眉道:“你是这孩子的什么人?”
  巴英道:“小人巴英,李探花虽不认得小人,小人却认得李探花的。”
  李寻欢淡淡道:“你认得我最好,他父母若想复仇,叫他们来找我就是,现在你赶快带这孩子回去吧,若是调治得法,将来虽不能动武,行动总无妨的。”
  红孩儿“哇”的一声又大哭起来,扑地喊道:“好狠的人,你竟敢废了我,我不要活了……不要活了!”
  虬髯大汉厉声道:“这只不过是叫你以后莫要再随意出手伤人而已,你也许反而可以因此活得长些,否则似你这般心黑手辣,迟早必遭横祸无疑。”
  只听一人冷冷道:“既是如此,杀手无情的李探花,为何至今还未遭横死呢?”
  虬髯大汉怒喝道:“什么人?”
  只见一个紫面长髯的老人,缓缓走了进来,道:“十年不见,李探花就不认得故人了么?”
  李寻欢目光闪动,皱着眉一笑,道:“原来是‘铁胆震八方’秦大侠,这就难怪这孩子敢随意杀人了,有秦大侠撑腰,还有什么人杀不得!”
  秦孝仪冷笑道:“在下杀的人,只怕还不及李兄一半吧。”
  李寻欢道:“秦大侠倒也不必太谦,只不过,在下若杀了人,便是冷酷毒辣,阁下杀了人,便是替天行道了!”
  他微微一笑,接着道:“今日这孩子若杀了在下,日后传说出去,必然不会说他是为了要抢大夫而杀人的,必定要说他和秦大侠又为江湖除了一害,是么?”
  秦孝仪纵然老练沉稳,此刻脸上也不觉有些发红。
  红孩儿本已听得发愣,此刻又放声大哭道:“秦老伯,你老人家还不出手替我报仇么?”
  秦孝仪冷冷一笑,道:“若是别人伤了你,自然有人替你复仇,但李探花伤了你,你恐怕只有认命了。”
  红孩儿道:“为……为什么?”
  秦孝仪横了李寻欢一眼,道:“你可知道伤你的人是谁么?”
  红孩儿摇了摇头,道:“我只知道他是个心黑手辣的恶徒!”
  秦孝仪目中又露出一丝恶毒的笑意,缓缓道:“他就是名动八表的‘天下第一刀’李寻欢,也就是你爹爹的生死八拜之交!”
  这句话说出来,红孩儿固然呆住了,李寻欢更吃了一惊,失声道:“他是什么人的儿子?”
  巴英叹了口气,道:“这孩子就是龙啸云龙四爷的大公子,龙小云!”

×      ×      ×

  刹那之间,李寻欢宛如被巨雷轰顶,震散了魂魄!
  他木然坐在那里,一双锐利的眼睛已变为死灰色,眼角的肌肉在不停的抽缩着,一滴滴冷汗沿着鼻洼流到嘴角。
  虬髯大汉亦是面色惨变,汗出如浆。
  只有他最了解龙啸云和林诗音夫妻间的关系,现在李寻欢竟伤了他们的爱子,其心情之沉痛可想而知。
  巴英叹道:“这真是想不到的事情,只因秦老爷子的大公子‘玉面神拳’秦重,在捕捉‘梅花盗’时,不幸受伤,虽仗着少林佛门圣药‘小还丹’暂时保全了性命,但仍是危在旦夕,大家都知道,‘妙大夫’梅二先生乃天下救治外伤的第一把好手,尤其善于治疗各种外门暗器,是以秦老爷子才辗转打听到梅二先生的消息,寻到这里来,谁知云少爷年轻性急,竟出了这种事。”
  他一个人喃喃自语,也不知有没有人在听他的。
  梅二先生此刻似也看出李寻欢的痛苦,先看了看红孩儿的伤势,又把了把他的脉息才站起来道:“我担保这孩子非但性命无碍,而且一切都可与常人无异。”
  巴英大喜道:“武功呢?”
  梅二先生冷冷道:“为何定要保全武功?难道他日后还想杀人么?”
  巴英怔了半晌,叹道:“梅二先生有所不知,只因龙四爷只有这么一位少爷,而且又是练武的奇才,所以龙四爷夫妇两位都对他期望很高,希望他将来能光大门楣,若是知道他们的孩子已不能练武,龙四爷夫妇真不知该怎么伤心了。”
  梅二先生冷笑道:“这也只能怪他们管教不严,纵子行凶,怨不得别人!”
  他们说的话,李寻欢根本连一个字都没有听见。
  也不知怎地,在这种时候,他思潮竟又落入了回忆中,许多不该想的事,此刻他全都想了起来。
  他记得那天是初七,他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所以没有过完年就一定要赶着出门到口外去。
  那天也在下着雪,林诗音特别为他做了一桌很精致的酒菜,在她自己的小院中陪他饮酒赏雪。
  林诗音从小就是在他们家长大的,她的父亲,是李寻欢父亲的妻舅,两位老人家没有死的时候,早已说定亲上加亲了。
  但李寻欢和林诗音并没有像一些世俗的小儿女那样因避讳而疏远,他们不但是情人,也是很好的朋友。
  虽然过了十年,李寻欢还是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一天。
  那天的梅花开得好美,她带着三分醉意的笑靥却比梅花更美,那天真是充满了幸福和欢乐。
  但是,不幸的事立刻就随着来了。
  他自口外回来时,他的仇家竟勾结了当时凶名最盛的“关外三凶”在邯郸大道上向他夹击。
  他虽手刃了十九人,但最后却也已重伤不支,眼见就要伤在大凶卜霸的一双喂毒跨虎篮之下。
  就在这时,龙啸云来了。
  龙啸云以一柄银枪活挑了卜霸,救了他的性命,又尽心治愈了他的伤势,一路护送他回家。
  从此,龙啸云不但是他的恩人,也成了他最好的朋友。
  但是后来龙啸云却病了,病得很重,一条铁打般的汉子,不到半个月竟已变得面黄肌瘦,形销骨立。
  李寻欢问了很久,才知道他竟是为了林诗音而病的,这条铁铮铮的汉子为情所困,竟已相思入骨。
  他自然全不知道李寻欢和林诗音已订了亲,所以他求李寻欢将“表妹”许配给他,他答应李寻欢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李寻欢怎么能答应他呢?
  但他又怎么能眼见着他的恩人相思而死。
  而他更不能去求林诗音嫁给别人,林诗音也绝不会答应。
  他满心痛苦,满怀矛盾,只有纵酒自遣,大醉了五日后,他终于下了决定,那真是个痛苦的决定。
  他决定要让林诗音自己离开他。
  于是他就求林诗音去照顾龙啸云的病,他自己却开始纵情声色,花天酒地,甚至经月的不回家。
  他要造成龙啸云和林诗音亲近的机会。
  林诗音流着泪劝他时,他却大笑着拂袖而去,反而变本加厉,居然将京城的名妓小红和小翠带回家来了。
  两年后,林诗音终于心碎,失望。
  她终于选择了对她情深一往的龙啸云。
  李寻欢的计划终于成功了,但这成功却又是多么辛酸,多么痛苦,他怎么能再留在这里看昔日的梅花?
  于是他就将自己的家园全送给林诗音作嫁妆,一个转身萧然而去,他决心永远也不再见她。
  可是现在,他却伤了他们的独生子!
  李寻欢独自吞下了这杯苦酒,也咽下了眼泪,缓缓站起来道:“龙四爷在哪里?我随你们去见他!”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八章 往事不可追
上一篇:
第六章 醉乡遇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