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原形毕露
2019-08-13 08:52:36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屋子里只燃着一枝烛。
  烛光映着李寻欢苍白而带着病态嫣红的脸,他不停的咳嗽着,咳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龙啸云默默的望着他,等他咳完了,才递过一杯酒去,递到他嘴边,慢慢的倒入他的嘴里。
  喝完了这杯酒,李寻欢就笑了,道:“大哥,你看我一滴酒都没有漏出来吧,我就算被人悬空倒着吊起来,但若有人喂我喝酒,我也绝不会漏出来的。”
  龙啸云想笑,却没有笑出来,黯然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解开你的穴道?”
  李寻欢笑道:“我是个禁不起诱惑的人,你若解开我的穴道,我说不定就想跑了。”
  龙啸云道:“现在……现在他们都不在这里,你若……”
  李寻欢打断了他的话,道:“大哥,你到现在还不明白我的意思么?”
  龙啸云叹道:“我明白,可是……”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知道你又想说那句话了,但你实在并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你将我从柴房搬到这里来,又有酒喝,这已不亏我们兄弟一场了。”
  龙啸云垂下了头,沉默了很久很久,黯然道:“明天……明天你就要走了,我……”
  李寻欢道:“你千万莫要再来送我,我从来不喜欢送人,也不愿别人来送我,我看到别人送行时那种如丧考妣的模样就觉得恶心。”
  他又笑了笑道:“何况我这次去的地方又不远,说不定三五天就会回来。”
  龙啸云也打起了精神,展颜笑道:“不错,你回来我一定接你,那时我们再好好醉一场。”
  突听一人幽幽道:“你们明知他这一去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又何必还要自己骗自己。”
  林诗音缓缓走了过来,美丽的面容似又憔悴了许多。
  李寻欢目中立刻露出了痛苦之色,却还是笑着道:“我为何不会回来?你们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
  林诗音没有让他说完这句话,冷冷道:“谁是你的好朋友,这里根本没有你的朋友。”
  她忽然指着龙啸云,道:“你以为他是你的朋友么?他若是你的朋友,就该立刻让你走。”
  龙啸云道:“可是他……”
  林诗音道:“他不走,是怕连累了你,但你为何不放他?走不走是他的事,放不放却是你的事。”
  她没有听龙啸云答复,就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
  龙啸云霍然长身而起,嗄声道:“她说的对,无论你走不走,我都该放了你的。”
  李寻欢忽然大笑起来。
  龙啸云怔了怔道:“你……你笑什么?”
  李寻欢叫道:“你几时学会听女人的话了?我交的是龙啸云,是条好汉子,可不是怕老婆的可怜虫。”
  龙啸云紧握着双拳,热泪已不禁夺眶而出,颤声道:“兄弟,你……你对我太好了,我并不是不懂你的苦心,可是……可是却叫我这一生如何报答你?”
  李寻欢道:“我正有件事想求你。”
  龙啸云一把抓住他肩头,道:“什么事?你只管说,快说。”
  李寻欢道:“昨天来的那少年阿飞,大哥你总该还记得他吧。”
  龙啸云道:“当然记得。”
  李寻欢道:“他若有了什么危险,大哥你一定要助他一臂之力。”
  龙啸云的手缓缓松开,仰面长叹道:“到了这种时候,你还只记着他,你难道从来不肯为自己想想?”
  李寻欢道:“我只问你答不答应?”
  龙啸云道:“我当然答应,只不过,也许我再也见不着他了。”
  李寻欢失色道:“为什么,他难道已……”
  龙啸云勉强一笑,道:“你昨天看到他走的,他怎么还会再来?”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也希望他莫要再来,只不过他一定会再来的。”
  龙啸云道:“他若会来救你,为何直到现在还没有来?”
  他长长叹了一声,道:“兄弟,你对别人虽然义重如山,但别人对你却未必一样。”
  李寻欢笑了笑,道:“他对我怎样是他的事,但我还是要求大哥,以后无论在什么地方遇见他,都莫要忘了他是我的朋友。”
  龙啸云道:“好,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突然外面有人唤道:“龙四爷……龙四爷。”
  龙啸云站起来,又坐下去,道:“兄弟,你……”
  李寻欢笑道:“我的酒已喝够了,大哥你只管去吧,只不过千万要记着,明天早上千万莫要再来送我。”

×      ×      ×

  龙啸云缓缓走到门口,但一走出门,他的脚立刻就快了,只见田七站在园子里的树影下,向他招手。
  他快步赶了过去,压低声音道:“得手了么?”
  田七道:“没有。”
  龙啸云变色道:“没有?你们十几个人,再加上心眉大师和铁笛先生,难道竟对付不了一个小伙子?”
  田七苦笑道:“这小伙子可实在太厉害了,简直有些可怕,赵老大被他伤了不说,连铁笛先生都已伤在他剑下。”
  龙啸云连连跺脚,道:“我早知道这小子不好惹,你偏说铁笛先生一定可以对付他。”
  田七道:“他虽然逃走,却还是中了心眉大师一掌。”
  龙啸云道:“既是如此,他一定逃不了的,你们为何不追?”
  田七道:“少林寺的人已追下去了,我特地赶来通知你一声。”
  龙啸云道:“我去看看,你去叫人到这里来守着。”

×      ×      ×

  树的后面,有座假山。
  他们两人刚走,假山后就幽灵般出现了条人影,她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讶和怀疑,也充满了悲哀和愤恨。
  她整个人都在颤抖着,泪流满面。
  自己的丈夫竟是个出卖朋友的贼。
  林诗音的心都碎了,她轻轻啜泣着,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大步向李寻欢那屋子走过去。
  但就在这时,已有阵急骤的脚步声传了过来,林诗音身子一闪,立刻又退入假山后的阴影里。
  田七已带着七八条劲装急服的大汉赶过来了,沉声道:“守住门,莫要让任何人进去,否则格杀勿论。”
  他自己显然也急着想去追捕阿飞,话未说完,已纵身掠出,大汉们立刻张弓搭箭,守住了门窗。
  林诗音紧紧咬着嘴唇,已咬得出血。
  她只恨自己以前为何总是轻视武功,不肯下苦功去学武,她总认为世上有很多事不是武力可解决的。
  现在她才知道有很多事的确非用武力解决不可。
  她想不出如何走入那间屋子。
  突听一阵轻微的喘息声,一条人影走了过来,他脚步虽然有些不稳,但还是走得很快。
  林诗音认得这人就是今天才赶到的铁笛先生。
  只听铁笛先生厉声道:“姓李的是不是在这间屋子里。”
  大汉们面面相觑,道:“我们不大清楚。”
  铁笛先生道:“好,闪开,我进去瞧瞧。”
  大汉道:“田七爷的吩咐,无论谁都不能进去。”
  铁笛先生怒道:“田七?田七是什么东西,你们可认得我是谁?”
  那大汉眼睛盯着他身上的血迹,道:“无论谁也不能进去。”
  铁笛先生道:“很好。”
  他的手忽然抬了抬,“叮”的,寒星暴射而出。

×      ×      ×

  李寻欢闭着眼睛,似已睡着了。
  忽然间,他听到一声惨呼,呼声并不响,而且很短促。
  李寻欢知道只有被一种很尖锐的暗器钉入咽喉时,才会连惨呼都发不出来,这种情况他当然已看得很多。
  他皱了皱眉:“难道又有人来救我了么?”
  接着,他就看到一个手提着铁笛的青袍人大步走了进来,脸上虽已全无血色,却满含着杀机。
  李寻欢目光停留在他手里的铁笛上,道:“铁笛先生?”
  铁笛先生盯着他的脸,道:“你被人点了穴道?”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看到我面前有酒都没有喝的时候,一定是动也不能动了。”
  铁笛先生道:“你既然已全无抵抗之力,我就本不该杀你的,可是我却非杀你不可。”
  李寻欢道:“哦?”
  铁笛先生瞪着他,道:“你不问我为何要杀你。”
  李寻欢又笑了笑,道:“我若问了,反而难免要生气,要向你解释,你一定还是不信,还是要杀我,我又何必多费口舌。”
  铁笛先生怔了怔,大声道:“不错,无论你说什么,我都要杀你的……”
  他面上泛起一阵激动痛苦之色,嗄声道:“如意,你死得虽惨,但我总算为你复仇了!”
  铁笛又已抬起。
  李寻欢叹了口气,喃喃道:“如意,你见到我时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因为你既不认得我,我也不认得你……”
  忽然间,林诗音冲了进来,大声道:“等一等,我有话说。”
  铁笛先生一惊回头,道:“夫人,是你?你最好莫要拦住我,谁也拦不住我的。”
  林诗音脸色发青,道:“我并不想拦你,但这是我的家,要杀人至少总得让我动手。”
  铁笛先生皱眉道:“你也要杀他?为什么?”
  林诗音道:“我要杀他的理由比你更大,你只不过是为妻子复仇,我却是为儿子复仇,我……我只有一个儿子。”
  她言下之意,自然是说:“你却不止一个妻子。”
  铁笛先生沉默了很久,道:“好,我等你先出手之后再出手。”
  他自信他的铁笛银钉快如闪电,纵然后发,也可先至,谁知林诗音走过他面前,忽然反手一掌,向他胸膛击出。
  林诗音虽然武功不高,但毕竟不是弱不禁风的弱女子。这一掌她已用了全力,铁笛先生猝不及防,竟被打得撞到墙上。
  要知他伤势本已难支,全凭暗器伤人,此刻身子一震,伤口迸裂,鲜血又飞溅而出,人也晕了过去。
  林诗音心头一阵激动,几乎也倒了下去。
  李寻欢知道她一生中简直连只蚂蚁都未踩死过,此刻见到她居然出手伤人,心里也不知是疼是喜,却硬下心肠冷冷道:“你又跑来干什么?”
  林诗音深深的呼吸了几次,身子才停止发抖,道:“我来放你走。”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难道还没有说清楚么?我不走,绝不走。”
  林诗音道:“我知道你是为了龙啸云而不肯走,但你知不知道他……他……”
  她忽又颤抖了起来,而且抖得比刚才更厉害,她用力捏紧双拳,指甲都已刺入肉里,用尽了全身力气,挣扎着道:“他已出卖了你,他本来就和那些人串通一气的……”
  说完了这句话,她已全身脱力,若非倚着桌子,就已倒了下去,她以为李寻欢听了这话,必定也难免要吃一惊。
  谁知李寻欢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甚至连眼角的肌肉都没有跳动,反而笑了笑,淡淡道:“你只怕是误会了他,他怎会出卖我?”
  林诗音用力抓着桌子,桌子上的杯盏“叮当”直响。
  她嘶声道:“我亲眼看到的,亲耳听到的。”
  李寻欢道:“你看错了,也听错了。”
  林诗音道:“你……你到现在还不相信?”
  李寻欢柔声道:“这两天你太累,难免会弄错很多事,还是去好好睡一觉吧,到了明天,你就会知道你的丈夫是个很可靠的男人。”
  林诗音望着他,失神的张大了眼睛,看了他很久很久,忽然倒在桌子上,放声痛哭起来。
  李寻欢闭起眼睛,似乎已不忍再看她,嗄声道:“你为什么……”
  话未说完,忽然喷出了一口鲜血!
  林诗音也控制不住自己,十几年来一直压制着的情感,此刻就像是山洪般全都爆发了出来。
  她踉跄扑向李寻欢,道:“你不走,我就死在你面前。”
  李寻欢咬紧了牙关,一字字道:“你是死是活,对我又有何关?”
  林诗音霍然抬头,瞪着他,嗄声道:“你……你……你……”
  她每说一个“你”字,就后退一步。
  忽然间,她发觉她已倒在一个人的身上。

相关热词搜索:多情剑客无情剑

下一篇:第十八章 一日数惊
上一篇:
第十六章 假仁假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