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十五章 死亡劫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五章 死亡劫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没有人发现那细竹挑着风灯的沙洲上,“快手小呆”是什么时候伫立在那。
  也没有发现他又是用什么方法来的。
  他现在站在那的样子,就好像他站在那已许久,或者他原本就站在那一样。
  这片沙洲离岸近十五丈,十五丈的距离恐怕只有鸟才能不沾水飞度过去。
  不懂得武功的人还真以为“快手小呆”是从天而降。当人们的视线蓦然发现“快手小呆”仁立在雨中时,的确引起了一阵骚动和惊讶声。
  “快手小呆?!他就是快手小呆?!”
  “看哪!快手小呆已经来了……”
  “哎!哎……后头的别挤哇……”
  “妈个巴子,你小子要垫高看,可也不能踩着老子的脚背哇……”
  “讨厌,这雨朦朦胧胧的,怎么看得清楚嘛……”
  男声,女声,惊叹声,埋怨声此起彼落。
  这时刻恐怕有许多人都恨自己的爹娘,为什么没把自己给生成个高个子。
  也一定有许多人恨不得自己能生出一双翅膀,飞渡过这宽广的河面。
  “时间到了,李员外呢?怎么不见李员外呢?”
  人群里有人已急得吼了出来。
  “是啊,怎么‘快手小呆’到了,却不见李员外?难道他怕了?不敢赴约了?”
  更有人在那起了疑心说。
  本来嘛,大家顶着雨,熬着夜,所期盼的就是希望能亲眼目睹这一场决战。
  现在只到了一位主角,怎不令人心急?毕竟打架可是要二个人以上才打得起来呀!
  别人急,小呆可是一点也不急。
  他如一尊石雕像般,一动也不动的挺立雨中。
  因为他知道李员外一定会赴约,除非他死了,或者瘫了。
  他可不知道还真猜对了,因为李员外此刻真的瘫掉了。
  李员外看到了小呆伫立在雨中已有了一会,而丐帮却没人出面,他已忍不住滑下了树干。
  他不知丐帮为什么会没人搭理这一件事。
  但是他知道既然丐帮没人出现,那么自己就算冒着一死,也必须赴约。
  虽然很有可能还没到“快手小呆”的面前,自己的行踪已让人发现,也很有可能自己就会死在这近百丈的途中。
  可是他已顾不了这许多,因为他宁愿被人打死,也不愿落下一个懦夫的臭名在世上。
  从李员外这棵树到沙洲的中间,另外也有一棵树。
  李员外刚经过这棵树下,却没想到也还有人像自己一样躲在树上。
  没提防,也无从提防,因为人家的武功已超过了自己太多,太多。
  睁着一双大眼,李员外喊不出,也动弹不了,就这么被人点住了穴道,并提上了树。
  “搞什么鬼?!我看李员外八成怕死不敢赴约了……”“对,对,我想也一定是这样子,好象员外都是怕死的,员外李一定是想要做一个真正的员外……”
  “妈的,看样子大伙全上了当,在这凄风苦雨中白白候了好几个时辰……呸!李员外这个缩头乌龟……”
  “我操,这下我可惨了,我可是押了五百两银子在这李员外的身上,他……他这个王八蛋不赴约,我岂不白白丢了银子……”
  “什么玩意,这李员外以后到底还要不要混……”
  可怜的李员外,这些话全象一根根针一样,全都扎在了他的心上,空白气得冒烟,却连一点辙也没有。
  最呕人的恐怕还是女人的话声——“李员外真是害死人,人家大老远的跑来,巴望着能见见他那微笑,谁知道他竟那么窝囊……”
  “是呀,我还不是一样……以后就算拿轿子抬我,我也不会再去看他了……”
  “甭提了,我还不是以为他如许多人口中所说,是如何,如何的英雄,又如何如何的洒脱一谁又知道他会那么狗熊,连面都不敢露,以后就算天下的男人死光,我也不会去看他一眼……”
  一个男人被人看低已够难堪——如果被一群女人看低,那就不仅是难堪了——何况还被人贬得如此一文不值,一倒不如早早拿根绳子打个结,把脖子往里套算了。
  因为与其活受辱挨骂,却不如死了倒还能落个耳根清静。
  想必是牛郎织女的泪水已干。
  本来濛濛的细雨已不再滴落。
  鼓躁的女人声,也逐渐的稀疏。
  谁吃饱了没事撑着,因为再等下去的结果天可就亮了。所以人群散了,大家也都知道折腾了一个晚上,除了淋了一身湿外,说不定还得个着凉伤风什么的。
  当然每个先行离开的人,都会恶狠狠地咒骂上几句臭李员外,死李员外,甚至怕死的李员外和不要脸的李员外。
  李员外从小到大,从现在到死,恐怕这一辈子挨的骂,也没今天晚上多。
  一个人不偷、不抢、不杀人、不放火,能被这么多人骂,这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天已微亮,望江楼畔沙洲上的风灯,只剩下一盏兀自发出微弱的灯光,其他的早已油尽熄了许久。
  有些人还没走,只因为他们还不死心。
  或许在他们认为这场约斗,绝不可能就这么无声无息,无打斗的就此结束,所以他们留了下来。
  何况“快手小呆”仍然还保持着同一姿势的仁立在那儿。
  也就在连小呆也忍不住的时刻里——锦江上游顺着水势,一艘遮蓬小舟缓缓地驶近了这片沙洲。
  小呆的眼里一亮,心里却大大的抽搐一下。
  他之所以没有走,是因为他知道李员外一定会来,毕竟这世上只有他是最了解他的。
  然而他却真的不希望他来,因为他一来,一场无可避免的决斗势必会发生。
  这种矛盾的心理,应该是无人能体会的出来。
  近了。
  那艘遮蓬小舟之上同时出现了四个人——四名丐帮装束的人,前后脚落在了“快手小呆”的面前。
  该来的总是要来。
  小呆轻轻叹了一声,他也早就知道,就算李员外不能赴约,丐帮也绝不会不闻不问这一件事。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丐帮来的人会是这四个人。
  因为这四个人“快手小呆”虽然全没见过,但是没吃过猪肉.却也见过猪走路。
  何况凡是在江湖道上跑过两天的人,一见这四个人,就是用“肚脐眼”去想,也想得出来这四个人是谁?并且也都会不寒而栗,心里发毛。
  两名身上没有绳结的老者,一缺耳,一残目,正是丐帮五代长老,硕果仅存的“残缺二丐”。
  另两名面目酷似兄弟的中年乞丐,身上的绳结竟有六个,而且尚为红色。却是丐帮执掌刑堂的兄弟档,“丐门伯仲”姚伯南、姚仲北二人。
  不谈“残缺二丐”,光是“丐门伯仲”二人,已够令人头大。
  因为他二人是出了名的难缠难斗,除非有一方死了,或者不能动了才会停手的。
  当然他兄弟二人能够活到今天,和人交手的次数绝不下三、四百次。
  所以小呆呆了,头也大了,而且一下子头变得有四个大。
  毕竟这四个人,无论是谁的名声都绝不在他之下。
  那么他岂有不呆,头岂有不大之理?惨笑了一声,小呆知道自己现在的脸绝不比一只苦瓜好看到哪里去。
  招呼总是要打,礼数不得不顾。
  小呆开了口,声音当然是苦涩不堪。
  “晚辈‘快手小呆’见过仇前辈、华前辈,以及二位姚堂主。”
  “不敢当,小兄弟累你久等了。”
  “无耳丐”仇忌日现寒芒的说。
  俗话说打了小的,招来老的。
  小果可没想到这小的非但没打着,这老的却来的那么快,而且还一下子来了四个,也都够老。
  “晚辈不敢妄言,请你们告诉我我该怎么办,我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小呆知道丐帮护短,也就直接了当的说。
  呵呵一笑,“无耳丐”仇忌说:“好,好,‘快手小果’真是快人快语,老夫颇为欣赏你的爽快,真是名不虚传,名不虚传…·”
  如果不是对立的情形下,小果还真愿意亲近这位看似慈祥的老人。
  笑了一会,“无耳丐”又接着说:“能告诉我们,你这位小兄弟为什么要挑战李员外吗?”
  小果就算真是个呆子,他也不好意思说出实话,他嗫嚅的回道:“这个……这个恕晚辈不能说……”
  “为什么?”“无耳丐”敛住笑问“只……只因为一些私事,请恕晚辈有不能说的原因。”“私事!?”
  “是的。”
  “很好,既是私事,老夫自认还有资格能代他接下,你原先的打算是什么?我们四个人都可以替他出面。”
  暗道一声音也,小呆心想这话儿可不是来了u没答对方所问,小呆却说:“前辈,可否告之李员外如今安在?”
  咬文嚼字的事对小呆来说,那份痛苦劲就和要他不洗澡一样的难受。
  但是面对这么一位辈份、年龄俱高的老人,他也奇怪怎么自己好象突然变得很有学问一样,说出来的话自然而然的就带上了几分‘书香味”。
  “他有事,不克前来,小兄弟,我丐帮最是明理,你所希望的事情,不知是否可由别人代替?”
  他妈的,这事如果能够代替,我小呆就算有十个脑袋也不够你丐帮摆弄——小呆心里这么想,当然可不敢骂出来。
  他会这么想,也是因为对方语气中已明显的告诉了自己,那就是说对方想要拦下这场约斗。
  明理?明理个屁,你们四个老小子,光是岁数加起来已足够我数破了嘴皮子——。
  小果不觉又在心里骂了起来。
  隔了一会,把心里的话全骂完了,小呆才摆上了一付怅然的样子说:“前辈,李员外既然不能赴约,我想此事不妨作罢如何?”
  “作罢!?小朋友,这样一来岂不人人都会笑我丐帮全是善欺之辈?……嗯,不好,不好,这么做的确不好……”
  “残目丐憋了老半天突然插嘴说。
  有些无奈,小果看着“残目丐”华开说:“那么以老前辈之意是……”
  “我的意思是小朋友你能否另选我丐帮其他一人,来完成这众所皆知的约斗?或者你昭告天下武林人士,从此以后不再对我丐帮有失礼冒犯之举。”“残日丐”华开睁着独目颇为据傲的说。
  弄了半天,人家终于说出了心中所想。
  小呆一听,差些岔了气,伪装咳了好几声。
  他真没想到这些成名多年的老前辈,原本打谱就想来拦事。
  小呆的成名当然有他的条件,因为和他为敌的人全都死了。
  他也知道一个人成为名人后,也就须要付出更多的代价去维持声名的不坠。
  现在他知道自己不能再装聋作哑了,否则“快手小呆”恐怕会被人改成了“快脚小呆”——逃得快的脚。
  于是他轻叹了一声,一张原本精灵的脸庞,也全罩上了一种无可奈何的说:“前辈,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你们丐帮的声名重要,我也一样不能辱没了‘快手小呆’四个字,你们谁愿意代替李员外?”
  也没想到小呆会说得如此坦白,一下子四张加起来合计有近三百岁的老脸,突然显得有些错愕。
  还是“无耳丐”仇忌的脸皮厚些,他有点呐呐的说道:“这样子,小兄弟,我看就由二名姚堂主中间你任选其一怎么样?”
  “也只好如此喽,我才十几岁,总不成要我和一位九十岁的人去拚命吧!”
  一旦小呆知道避免不了这场架时,他已放开了胸怀。
  他本来就是个嘻笑怒骂惯了的人,为了息事宁人,他已憋了许久,既然豁开了,他那老毛病当然也就犯了,说出来的话当然已有了调侃的意味存在。
  四个人的岁数全都是一大把了,岂会听不出小呆话中的含意?可是四个人却也偏偏无法发作,本来嘛!对方再怎么说只是个“孩子”而已。
  虽然他们也全都知道这个“孩子”就算大人也不一定斗得过他。
  所以他们的一腔怒气,只好全都吞下了肚子,不好,更不能发作。
  然而四双眼、七只眼睛,都可让人知道是如何的强按捺住心中的不快。
  随随便便的一站,更是随随便便的抱手入胸。
  小呆的态度虽然有些“不正经”,可是姚伯南面对着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出这个比自己孩子大不了好多的“孩子”,有什么地方是随便的。
  非但如此,他反而已经有了一种压力,一种无形的压力,正从四方慢慢地向自己聚拢。
  甫一接触,他也才知道“快手小呆”的确是一个可怕的对手,也才明白了一件事——一个人绝不可以外表、年龄,来衡量别人。
  他不知道“快手小呆”选上了自己,是幸或者不幸。
  胜了,固然对自己在武林中的声望有所提升;然而败了呢?姚伯南不敢再想下去,望了望退到沙洲一角的兄弟,以及两位长老,他缓缓的从袍袖里拿出了一面网,一面不知何物做成的黑网,同时右手亦摸出了一柄前锐后车的“锥子”。
  这一柔一刚的两处武器,并不是种让人一见就心生恐惧的武器。
  可是小呆却知道这两种武器,虽然并不怎么起眼,却一定是种可以要人命的武器。
  “要开打了,啊?!是‘十面埋伏’,哇呀!丐帮派出来的人是姚伯南呀!……”
  岸上有眼兴的人,虽然不知道这边是怎么一回事,但是一见有人拿出了兵器,已不觉喊了出来。
  立时剩下没走的十几个江湖人士,个个睁大了眼睛,摒息无声,也同时陷入了紧张的气氛里。
  因为大家也全都知道,这更是一场难得见到的热闹。毕竟“快手小呆”素有“掌刀出手,无命不回”的称号,然而“丐门伯仲”的“十面埋伏、天罗地网”亦曾挫败过无数的成名高手。
  到目前为止,小呆还没听到姚伯南兄弟二人说过一句话。
  话少的人本就令人感到“难过”,尤其是话少的敌人,更让人有一种不知要如何对付的感觉。
  而现在姚伯南非但一句话,就连一个宇也没说过,这可就让小呆高深莫测了。
  看着对方象座山似的崎立,小呆外弛内张,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每一根神经末梢已处于极端的警戒中。
  到处是空门,到处也都不是空门,小呆也才发现对手的厉害处。
  很想抢先发难,猝起攻击,然而想归想,事实归事实。小呆内心里叹了一口气,因为他突然不知道要攻向对方哪里。
  这种剑拔弩张,一切仿佛静止的时刻里——“姚堂主,这个打架嘛,可分好多种,有点到为止,也有至死方休,有一对一,当然也有车轮战,不知……”
  没人会想到小呆在这个节骨眼上开了口,而且说的话表面上虽没什么,骨子里却隐射着什么。
  话不好听,当然听的人反应也就不好。
  有些恼怒,姚伯南低吼道:“你放心,我就算被你大卸八块,这里也没人会对你用上车轮战。”
  可不是,这四个人全是丐帮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大人物,就算在江湖上也是名重一时,如今怎受得了小呆的冷言冷语?小果斜睨了一旁观望的三位,脸上浮现一种不怀好意的笑,漫声说:“是吗?我想也应该是这样,丐帮可是天下的第一大帮呀!绝不会做这贻笑大方的事……”
  “废话,小辈,你还等什么……”姚伯南怒吼着说,眼里似欲喷火。
  想必是小呆的那几句,的确不太中听。
  “嘻,这样我就放心了,放心了……”
  小呆第一句放心了才说完,整个人就宛如怒矢般笔直前冲,同时两股闪电似的光芒成个十字形的交叉攻向了对方。
  嗯,这可是他的老毛病,抢先出手,攻其不备。
  这一下,姚伯南心头“呼!呼!”连跳两下,身子极力侧扭,闪躲着这突如其来的猝击,并吼道:“好小辈,你可真是会制造机会……”
  “抱歉,抱歉,老毛病了,实在不容易改……”小呆的双手手掌象两把利刃,狠斩猛劈,操纵着主动权,一面攻一面说。
  差些没把姚伯南气晕了过去,他现在只有闪躲招架的份,已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神来分心回答。
  小呆鬼聪明是精得出油,姚伯南怎料得到?因为姚伯南起初的精、气、神全已达到顶点的准备接受这一场战斗,而偏偏那时小呆不攻击。
  故意引得姚伯南恼怒,开了口,在那一股气一泻之时,小呆如山排海的掌影已漫天攻到,再想凝聚却已不及,也就造成了姚伯南处于挨打的地步。
  因此,小呆的目的达到了,却把姚伯南的一张老脸给气成了猪肝色,更气得汗出如浆躲着那一波一波毫无隙缝的掌力。
  姚伯南在场中发急,观战的人何尝不急?因为高手的过招,哪怕是微小的差距已够要命,更何况又先失去了先机,尽是挨打招架的局面。
  姚仲北身为弟弟,手足情深,不但捏着一把冷汗,同样的一张老脸更是急得通红,足可和猴子的屁股“表表”颜色。
  小呆笑在心里,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更没一点松懈,毕竟他知道如不好好掌握这“得之不易”的先机,这场战,可还有得打了。
  掌刃的弧形绵绵密密,快如闪电,快如流星,更似一双双来自九幽的鬼爪,毫不容情,更象一把把泛起森寒的利斧。
  它所招呼的地方全是姚伯南身上每一个必救的地方,也是每处可置人于死地的要害。
  姚伯南单手握锥,倏前倏后,翻上翻下,艰苦的拚命封架。
  在这种近距离的搏斗中,他左手的“十面埋伏”似乎已完全发挥不了用处。
  毕竟那是要远距离才能发挥的兵器啊!
  所以用一双手要对付两双手,而且那两双手又快得让人的目光追随不上,而它们又往往出人意料之外的从某个不可能的角度出现。
  那么他的苦处可就不是观战的人所能完全体会得了。
  小果一向不打没把握的仗,但今天已不容他选择。
  更没有时间让他去对敌人有所了解,所以他卯足了劲,把握住任何一个稍纵即逝的空间、时间。
  因为他没失败过.也就不能失败。
  因为他如果失败,这失败的代价,除了自己的声名外,恐怕还得赔衬点什么。
  也许是一双手,一只臂膀,几根肋骨,也说不定是几两自己身上的上等“精肉”,甚至是一条正在享受着美好人生的大好生命。
  有着这许多原因和也许,小呆能不全力以赴吗?更何况他始终有个信念,那就是“与其对敌人仁慈,何不自已先一头撞死”。
  他是如此想。
  他的对手姚伯南何尝不也这样想?这可是将心比心的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
  小呆输不起,他的对手更输不起。
  于是压力愈来愈大,许多次千钧一发堪堪躲过猝击的姚伯南,已渐渐的改换了战法。
  他不再躲闪,也不再自救。
  相反的,每当小呆施出杀着时,他已完全不顾自身的安危,同样的也挺锥或刺,或硕,或挑。
  攻击的目标也都是小呆必救的地方。
  这是一种亡命的打法,也是一种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打法。
  当然这更是一种疯狂的打法。
  所谓一人拚命,万夫莫敌。
  小呆又不是真的呆子,他已明了对方的意图。
  当然他更不会呆到去和对方拚命。
  十九岁,不管对男人或是女人来说,都是花样的年龄,也绝不是会轻易去寻死的年龄。
  所以一个只有十九岁大的人,去和一个五十九岁的人拚命,去两败俱伤,去同归于尽,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件划不来的事。
  这一场打斗,是一场激烈的打斗。
  战来,虽不至风云变色,却也是扣人心弦。
  然而,本来呈现一面倒的局面,却因为姚伯南抱着必死的决心,以及小果有了顾忌的原因,渐渐的情势有了改观。
  另外小呆本身的生理状况也突然有了变化,他已发觉到每在自己过份的凝气聚力时,仿佛体内的真气有种衔接不上的感觉。
  于是乎姚伯南受的压力一分一分的减弱,虽然小呆的招式仍然够快,够犀利,但是其中却缺少了一股劲,一股可以令人随时感到死亡的劲。
  于是乎战况由一面倒逐渐扳成了平手,甚而姚伯南已有了防守之余,尚可反攻的情形发生。
  不但姚伯南自己感到奇怪,连观战的人也发现到了这种出乎意料的变化。
  河对岸的人,因距离稍远,当然更不明所以。
  随着时间的消逝,每个人都睁大了眼,张着嘴。
  他们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快手小呆”已成了“慢手小果”,不但小果的手慢了,而且也慢得出奇,慢得离谱。
  这可真应了那句老话“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
  本来象有“千臂观音”的小果,怎么会变得象“独臂刀王”一样?而且那条独臂居然好象还很不灵活。
  只有小呆自己明白他现在的情况,恶劣到了什么地步。因为他的左手已完全不听使唤,右手虽然好些,可是那种麻木无力的感觉已愈来愈重。
  他早已在发觉形势不对的时刻,伸手拿出了一把短刀。他不得不这么做,因为他的手掌已无力,无力的手掌又怎能杀人?所以他才拿出了这把刀,这把刀还是李员外送给他的。以刀来对付姚伯南手上的尖锥,似乎尚可拖延一时,但是他自己也实在不知道还能拖下去几招。
  三招?还是五招。
  小呆的脸上已失去了前一刻的笃定,更失去了不管任何时候都有的信心。
  他脸上的汗珠更是象黄豆般的一颗颗滴落。
  沙洲上观战的三人,脸上已有了笑容。
  河对岸的人,甚至有话声传了出来——“唉!‘快手小呆’今日一战,恐怕难以全身而退了这里尽是惋惜、嗟叹。
  惋惜“快手小呆”年纪轻轻的恐怕就要命丧这望江楼畔……嗟叹这未来的武林奇葩,尚未完全茁壮即将凋谢……
  小呆的双眼紧紧凝视着敌人那手中的尖锥。
  尖锥虽然每一出招变化万千,但是他知道里面只有一个动作是实在的,且能击在自己的身上。
  所以他必须看得准并判断出那一击何时出现,因为他已没有太多的力气去挡那其余的虚招。
  他不想死,更不愿死,尤其是死在这个场所。
  死在这个本来打不赢自己的老家伙手上。
  他宁愿醉死,甚至死在女人的怀里,他就是不愿死在不明不白里。
  奇怪的是这一刻他居然脑子里还能想到其他的事情。
  他想到了每一群狼里面的狼王,在老得要死的时候,都会死在一个同类发现不到的地方,因为他宁愿孤独的死,也不愿破坏掉厉经无数次争斗才得来的至高形象。
  他更想到了尚有许多江湖人士隔岸观战,还有那话里的怜惜与嗟叹。
  他当然也想到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失去了力气……他不明白欧阳无双为什么要李员外和自己一起死?难道这真的是个阴谋?虽然他早已知道事有蹊跷,但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欧阳无双会这么做。
  难道那些眼泪全都是假的。
  难道那些甜言蜜语就没有一些是真的?他笑了,笑在心里,却是一种苦笑。
  他笑自己不惜一切的想去解开那圈套救人,却没想到圈套没解开,自己反而落进了圈套里了。
  他更笑自己每回十拿九稳的“扮猪吃老虎”,竟然也有失灵的时候,而且老虎没打着,自己反而成了老虎嘴里的猪。
  猪,小呆你真是一头猪,你呆得连猪都还不如。
  在心里把自己骂了一遍,姚伯南手中的尖锥却意外的不再有一丝花俏和虚幻,就那么笔直的刺了过来……同时他左手的那张黑问更不知怎的突然从天而降……。小呆的心碎成了一片一片……。
  他的痛苦,无奈已全写在脸上。
  他抬起那双灰涩无光的眼睛,说不出来是代表着什么样的感情,极快的搜寻着岸上。
  这原本是双清澈明媚的眼睛,为什么现在会变得那般怨愤与狠毒呢?这原本是双满溢深爱的眼睛,又为什么全换成了狡猾与不屑呢?小果看到了欧阳无双,她仍是那么风情万种,仍是那么惑人漂亮。
  她站在晨曦中,微风掀起了她那宽大的裙裾,露出了一双美得无暇的小腿,仿佛正露着一丝微笑;一丝小呆至死恐怕也挣脱不掉地微笑。
  她一动也不动的站在离人群稍远的一株野菊旁,迎着小呆无言的目光,当然她应该明白那目光代表着灰心与绝望。
  她竟然无动与衷?她竟然像是看着一个陌生的人?这,这又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女人!?
  这,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鼓起最后的一丝力量,小呆的动作这时候急着闪电。
  只听得“当!”的一声,一溜金铁交击时的火花猝然爆出。虽在阳光下,每个人已可清楚的看清那溜火花,并全。
  心头一震。
  谁也都认为小呆已躲不过那刺向他的一锥。
  因为那一锥虽然不十分快,可是却十分有力。
  有力得绝非这时候的小呆可以抵挡得住,何况那一锥只距小呆的心口不及一寸。
  就算小果能躲过那一击吧!却也绝躲不过那从天而降的黑网。
  每个人都这样想,然而每个人都猜错了。
  不错,小呆没有挡过了那要命的锥。
  不错,小呆被那从天而降的黑网个粽子似的网住。
  然而还不待姚伯南的第二锥落下,小呆手中的刀更象一抹来自西天的寒光,已没人了对方的胸前……血汩汩的从姚伯南胸际渗了出来,他睁大着眼,仿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网中的“快手小呆”。
  也仿佛这时候他才知道“快手小呆”之所以被人称做“快手”的原因。
  因为他实在不明白小呆是怎么挡过自己刺向小呆的那一锥。
  而小果手中的刀,又是怎么就突然的插在了自己的身上。
  “大哥哇——”
  “姚堂主——”
  “姚伯南——”
  三声凄厉的惨叫同时发出。
  三种不同的武器更同时砸向了犹在网中的小呆。
  一双生锈齐眉棍,一把拐子刀,还有一小刑链条栓着的流星锤,全是欲置小呆于死地的蓦然袭到。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这极短的时间里同时发生。
  套句术语,可真是说时迟,那时快。
  “姚堂主他没……”
  小果的话还没说完,当然也顾不得说完。
  因为任何人在受到这三位武林高手的夹击下,还有时间能开口说话,那才是一件奇怪的事呢!
  一个被网子套住的人,行动本就困难,如果再碰上三种要命的玩意,同时雷霆一击,要想完全躲开,那根本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小呆如在平时或许有可能躲过,但也只限于一击,接下来的后续攻势,恐怕连神仙也躲不过。
  然而现在的小呆,他又怎能躲得过?就算躲得过齐眉棍,又怎么躲得过拐子刀?就算躲得过拐子刀,又怎么躲得过流星锤?所以网中的小呆鲜血溅扬老高,就象一盆火红的凤仙花汁,让人洒向了空中。
  那一溜溜,一粒粒,一蓬蓬鲜艳的血珠,血块,在朝阳下幻起奇诡的色彩,是那么的令人寒栗、心颤。甚至还有一种抑止不住的冲动。
  小果当然没完全躲过,虽然他已耗尽了全力就地翻滚。没人知道他到底受了多重的伤?
  是死了吗?因为他最后的一滚,竟然滚入了滚滚江水里。
  只一个浮沉,大家看到的只是仍然被黑网困住的他。
  江面宽且深,水势急且大。
  虽然江里有一小片殷红出现,但也只是一刹那就完全消失殆尽。
  就好象水流拍击在石头上所掀起的细碎浪花,流不出多远就又溶入了江水里。
  散了,所有的人都散了。
  这一片沙洲在人散了以后,又恢复了它的宁静。
  从黑夜到黎明,从细雨霏霏到阳光普照,这里就象什么事也没发生过_样。
  锦江还是锦江,望江楼也还是望江楼。
  没人能改变它,就象没人能改变既发生的事实一样。
  就算有人能在此留下什么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记忆的磨减,最后终将消失与淡忘。
  就好象沙洲上那殷红的血迹,本来是黏稠与浓得难以化开,这会儿因为沙土的吸附,只剩下几滩浅浅的印痕,不要再过好久,它们也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迹。
  亲眼目睹这一战的人,没一个会认为“快手小呆”没死。
  尤其是丐帮两位五代长老,及姚仲北事后得意的叙述下。
  因为据他们说,“快手小呆”至少肋骨断了三根,从腰挨了一锤可能已伤及内脏,最能要命的该是揭子刀几乎已捅穿了他的右后背。
  他们说小呆死了,那么小呆就一定活不成。
  何况每个人都知道小呆被困在了网中,落入滚滚江中,就算一个好人吧!在那种情况下也不一定能脱困而出,何况一个受了三处重伤,只剩半条命的人?没人去证实“快手小呆”
  到底是死了没有,因为没有去打捞他的尸体,事实上也根本无法去打捞。
  所以最终的结论是“快手小呆”死了,而且是尸骨无存。
  因此“快手小呆”这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也许以后仍然有“快手”的人出现,可是他绝不会叫小呆,毕竟世上哪有人曾叫王小呆呢?当然除了小呆。
  “成败论英雄”,世事如此,江湖上更是如此。
  因为死的英雄的确没什么好谈,再谈也还是个死人罢了。
  既然死的英雄没什么好谈,那么可谈的当然都是活的英雄喽。
  所以能杀死“快手小呆”这样英雄的人,当然是英雄,而且还是个真正的英雄。
  看吧!现在任何角落,任何时候,人们所谈论的全都是丐帮的“残缺二丐”如何如何的神勇,又如何如何的武功高强,连“掌刀出手,无命不回”的“快手小呆”碰上他们,也都自己成了“无命不回”,并且是“尸骨无回”。
  可叹的是就没有会说“快手小呆”只有十九岁,而却死在了二个九十岁的武林高手下。
  而且似乎每个人也都忘了,忘了“残缺二丐”当初对小呆的承诺“绝不以多数少,绝不用车轮战法”。
  武林人士,首重言诺,尤其是名望愈高,年龄愈大的前辈,更是如此,难道没人敢提,“残缺二丐”自己竟也忘了吗?他们可是天下第一大帮的五代长老啊!
  换做了任何人是“快手小呆”,碰到这种事情,除了自己跳江外,又到哪喊冤去?谁是英雄?谁又是那匹孤独傲骨的狼王?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