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古龙考证 | 解读古龙 | 古龙影视 | 武侠名家 | 原创文学 | 古龙全集 | 武侠全集 | 图片中心 | 侠友留言 | 古龙武侠论坛 | 
导航: 古龙武侠网 >> 古龙全集 >> 菊花的刺 >> 正文  
第十六章 万里桥          双击滚屏阅读

第十六章 万里桥

作者:晁翎    版权:晁翎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8/10/1
  酒,酒是碧螺春。
  菜,莱是上拼盘。
  人,人更是欲哭无泪。
  这是一家酒馆,很小很小的酒馆。
  它不但不起眼,甚至连酒保也没一个。
  酒馆在万里桥边,万里桥在成都南门外。
  有桥当然有河,所以这座万里桥正是跨越锦江之上。
  这个没有名称的酒馆,里面总共也只有四张桌子。
  目前只有两张桌子坐得有人。
  一张靠里的桌面上叭伏着一醉汉,似已人梦,他一袭旧衣蒙着头,看不见他的脸面,两只空了的锡壶和他一样,也歪跌在桌上。
  这可真是“醉里乾坤大,梦里日月长”。
  就不知他醉了多久,又睡了多久。
  另一张桌子二个人靠窗临江坐着,显然刚来,酒只有一壶,菜却是未动。
  而酒壶上正是贴着碧缧春三个墨字红纸。
  菜是四小碟冷盘。
  有酒当歌,有菜更须尽欢才对。
  “盏酌万里桥,醉望望江楼”。
  李员外一张脸垮得象是一堆“狗屎”一样,他正轻声的念着也不知是哪位骚人墨客在墙上题的诗。
  望江楼,我呸!神经病才他妈的会再去那望江楼。
  他在心里骂了一声后,抬起头看着对面的二少,想要说什么,看着对方若有所思的样子,也就不好开口,只得又把目光望向了奔流不息的江中。
  五天来,他和燕二少已光顾这家小酒馆八次,而每次来,他也几乎是让燕二少给抬着回去。
  他可是千杯不醉的,怎么这几次来却都会醉呢?
  而且还醉得不轻,居然要人抬着回去?
  现在他刚伸出手想再倒酒。
  燕二少那张制作极为精巧的人皮面具上,突现困惑的说:“大员外,你忘了。”
  “忘了?!忘了什么?”李员外愕然的说。
  原本朋霾的脸上,有了一抹笑容,虽然那笑容多少还有着些伤感,燕二少说:“你忘了你曾说过的话。”
  “什么话?我说过了什么话?!”
  有些奇怪的看着李员外,燕二少说:“你似乎忘了头痛的时候,也似乎忘了这几次你因酒醉受不了时而说的话……”
  面上一热,李员外的手并没缩回来,仍然为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轻轻的举起感叹的说:“小呆从来不愿我陪他喝酒,因为他说我永远喝不醉,我……我只想证明给他看看我一样会醉,一样会醉……”
  语毕,那一杯酒已全倒进了他的喉咙里,却因喝得太急,又说着话,故而呛了一口。
  现在他一直不停的咳得整张脸胀得通红,甚至连眼泪都已流出。
  是谁说过男儿无泪?又是谁说过英雄无泪?
  李员外是男儿,也是英雄,为什么他现在泪已流?
  燕二少痛惜的看着李员外,好一会后等他止住了呛咳,才说:“怎么样?舒服点没?喝口茶润润喉,要不知情的人见了,弄不清怎么回事,还真以为你这大男人怎么哭得象个泪人似的。”
  腼然的笑了笑,李员外说:“怎么?有谁规定男人不能哭吗?您弄错了,会哭的男人才是真正的血性男儿,性情中人呢……”
  “是吗?为什么我总是常听到没出息男人才会哭呢?”忍住笑,燕二少顶了回去。
  古怪的看了燕二少一眼,李员外突然说道:“刘备您认识吗?”
  “刘备?!我当然认识,噢……不,不,我不认识,只是听说过罢了,又怎么样?”燕二少没想到李员外有此一问,一下子没细想顺口而出,等想到自己的话里有了语病,便连忙更正的说。
  说的也是,燕二少要真认识刘备,才是一件稀奇事儿。
  不过,要怪也只能怪李员外,哪有这么个问法。
  然而,李员外不这么问,他又怎么称之为李员外?
  因为他本就是这么一个人,随时都会做一些奇怪的事和说一些奇怪话的人。
  没再谢谢,李员外把玩着手中那只空了的酒杯。
  当然他也故意的不去看燕二少那张尚静待下文的脸。
  任何人都受不了这种事情。
  假如一个急性子,碰到这么一个说话说一半的人,恐怕早就急得掀掉了桌子。
  燕二少是个正常人,当然他的性子也有一点急。
  可是当他看到对方那种神情和动作后,他居然也没说话,喝干了自己面前的酒后,也开始把玩手中的酒杯。
  嗯,他的样子好象比李员外还要悠闲。
  渐渐地李员外开始沉不住气,他偷觑了一眼燕二少,发现了人家似乎根本已忘了那回事。
  “您……您不问我?”李员外说。
  “问?!问什么?!”燕王少好似没听懂的说。
  “当然是问我刚才说的话呀!”
  “噢,我忘了问,你要我问吗?”
  这是什么话,李员外差点又呛咳起来。
  “您……您不想知道?李员外诧异的说。
  牵动嘴角,燕二少笑了笑说:“我发现对你这种人是急不来的,如果你想说,不用我问你也一定会说,何况我知道你一定憋不住,听话听一半固然是种难过的事,可是说话说一半的人一定更难过,说不定会憋出毛病来,你说对不对?”
  李员外的肚子象被人打了一拳似的,他微张着嘴,好半晌都合不拢来。
  “嗯,现在你是不是愿意说了呢?我的大员外。”燕二少斜睇了他一眼后又再说。
  “说,说,我当然说,再不说的话,我一定会先被憋死。”李员外哭笑不得:
  “我,……我的意思是说刘备爱哭,他不但有关、张二位英雄保驾,并且还哭出了一片江山,所以……所以一个男人哭有什么不好……”
  原来是这回事,也亏得李员外还睦能引经据典“瞎掰”。
  燕二少面容一整,缓缓说:“人家哭是哭出了江山,大员外,就不知你是否也有那本事?莫忘了你现在可是已成了丐帮追缉的目标。”
  这句话也还真灵,李员外的心一下子立沉谷底。
  他尽饮一杯后,久久不再言语。
  “我很抱歉,在你居然会说笑的时候,说出这种话来。”燕二少站起身走到他的身旁,轻拍着他的肩膀,望着窗外的江水说。
  “这没什么,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就象我和小呆之间的事情,我总有一天会揪出这幕后主使的人来。”李员外悠悠的说。
  提起了小呆,燕二少眼睛里也有一丝痛苦的说:“你能确定我们都误会了他吗?”
  “当然,那天我看得很清楚,他手中的那把刀明明是我送给他的,那本来是一把杀不死人的刀,他知道,所以他最后没说完的话应该是‘姚堂主他没死’。”
  “怎么会有杀不死人的刀呢?”
  “那只是个道具而己,还是我有一回从个骗子身上搜出来的,前年小呆过生日,我送给了他做生日的贺礼。”李员外回忆的说。
  “还有谁知道这个秘密?”
  “秘密?!……欧阳无双!”李员外蓦地惊醒。
  “就是那个你和小呆同时爱上的女人?”燕二少说。
  “是的,那年小呆过生日时她也在场……一定是她,一定是她……这一定全是她搞的鬼。”
  李员外想起了什么接着又说:“二少,您不是说看到过小呆和一个女人在向阳城吗?她家我去过,也在向阳城……现在我已肯定是她了……她既然能投书丐帮中说我叛帮,那么小呆约斗我的这件事,也一定是她的指使。”
  事情似乎有了眉目。
  “她有理由那么做吗?”燕二少怀疑的问。
  “理由?”李员外苦思着。
  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欧阳无双会这么陷害自己。
  难道就为了他和小呆二个人都放弃了她?
  “大员外,你是否欺负过人家?”燕二少问。
  “啊?!噢,不,不,我以人格担保,我和小果两个人绝对连碰都没有碰过她。”李员外一叠声的摇着头说。
  “那就奇怪了,就算她有一点恨你们吧!可也不至于会恨到这种程度……。”
  燕二少自语。
  这的确是件伤脑筋的问题。
  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件事,那么这个女人也不免太可怕了些。
  “可是小呆和你的感情我了解,当初我也以为他是为了这个女人而真的想要杀你,既然他准备用你送他的刀来赴约,已推翻了他要杀你的理由,可是他为什么要约斗你呢?”燕二少不解的问。
  “我……我想他一定发现了什么,或者有不能离开的原因,也说不定他为了找我们才出此下策……这恐怕只有问他了……”
  这是任何人都不能回答的问题,李员外也同样的望向了窗外滚滚的江水。
  五天了,他和燕二少已整整的在锦江的下游搜寻了五天,他们期盼着能发现什么,哪怕是一片衣角也好。
  然而他们什么也没寻到。
  江上有船,大船,小船,渔船。
  就没一条船,没一个船夫,曾发现过什么。
  看样子李员外今天又要醉的离开此地。
  暮色渐浓,天边最后一道彩霞也即将消失。
  掌柜的五天来已习惯了这两位客人,没哼声的点起了灯,并走到另一位客人的旁边轻轻摇着。
  “客倌,您……您还要些什么吗?”
  那个人还真会醉,也真能睡,好在这小酒馆生意不怎么好,要不然有这么三个人霸占了人家一半的桌面,还做个屁的生意。
  那个蒙头的男人没起来,却掏出了一锭银子放在了桌上,口里含混的说:“走……走开,别……别吵我……”
  钱既然付他的酒钱只多不少,掌柜的又还能说什么?
  恐怕他还巴不得多几位这样的客人呢?
  毕竟酒菜还是要本钱,人家叭在桌上睡觉,可睡不坏桌子板凳。
  看看天色已晚,燕二少望着差不多快喝醉的李员外说:“我看我们该走了。”
  有些酩酊,李员外说:“走……是该走了……小呆,你走得太快了……我们丐帮对不起你……。”
  一听“丐帮”这两个字,燕二少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问:“大员外,你们丐帮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相信欧阳无双的话呢?”
  李员外忧戚的说:“有……有什么不可能?连明明是把杀不死人的刀,都……期会把人……杀死,还……还有什么不……不可能的?”
  是的,李员外虽然遭了冤枉,可是他对姚伯南的死并不能释怀,毕竟他对丐帮还是有着一份深厚的情感啊!
  燕二少还想说什么,可是他看到李员外的样子,硬把想说的话给咽了回去。
  丢下了几两碎银,扶起了有些摇幌的李员外,燕二少他们出了这家小得可怜的酒馆。他们刚走,那蒙着头醉得不醒人事的唯一客人突然醒了。
  燕获,燕大少!怎么会是他?!
  他现在非但没有一丝醉意,恐怕没人会比他更清醒了。
  “二少?!好个老二,你竟然没死?……你竟然会没死?”
  他喃喃的自语,眼里露出一种怕人的目光。
  他也走了,而且走得飞快。
  因为他想起了许多事情必须要马上去办。
  “格杀勿论”。
  每个人也都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
  一大早醒来,李员外尚用手锤着疼痛万分的脑袋,他就听到了燕二少告诉这一个令他痛心的消息。
  虽然他早已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仍然令他吃惊。
  “我看这下你真的要亡命天涯,浪迹天下了。”燕二少话虽调侃,表情却忧虑的说。
  拿起桌上的冷茶,咕噜,咕噜的灌下了大半壶后,李员外用手背抹了一下嘴上的茶渍,骂道:“他妈的,这间鸟店也太苛待了我们这些住店的,居然拿这种蹩脚的茶叶来沏茶。”
  虽然有些习惯了李员外答非所问的毛病,燕二少还是忍不住的再问:“你不在意?”
  “在意什么?有什么好在意的?”李员外居然是笑着说。
  奇怪地望着他,燕二少不懂怎么才一夜的功夫,这位好像已变了个人似的。
  “你是不是还没醒?你是不是仍然在醉梦里?”燕二少有些疑惑说。
  用一种认真的态度,李员外说:“我想通了,人死不能复生,活着的人仍然还要活下去对不?就算小果死了,我已为他哀痛了五天,醉了九次,我想他若地下有知,也该含笑才对,所以从现在起我仍然是我,我想您也一定不希望整日看到我那付苦瓜脸是不?至于您刚刚说的,我只要不被他们碰到了,也指望躲一天是一天,当然我希望能够早一天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澄清,还我清白。”
  李员外态度转变,能够想开,这在燕二少来说,可真有些意外。
  因为这些天来,说实在的,他也受够了李员外那付要死不活的样子,就好象任何认识他的人,都欠了他的钱没还似的。
  天才知道李员外不向人借钱已够好的,谁又会向他借钱?
  毕竟每个人都知道和李员外借钱,还不如当了自己的裤子来得便捷,因为他可是一个穷员外,而且穷得经常三餐不继。
  燕二少笑了。
  他怎能不笑?
  他笑是因为李员外的清醒,真正的清醒。
  “好,好,你能想开真不愧为我的朋友,哈,哈……如果现在不是早上,如果不是你刚刚醉醒,我真要拉着你再喝几杯呢!”燕二少欣喜的说。
  “别,别,我的二少爷,酒这玩意我已怕了,以前从没真正的喝过,现在我是真的领略到醉的滋味,我想我宁愿去洗澡,我也不会再去真正的喝酒了。”
  李员外果然想得开了,他的话里居然已有了“幽默”。
  能让李员外宁愿去洗澡而不愿去做的事,这一定是件严重而怕人的事。
  他会这么说,可见他还真怕了喝醉酒。
  “大员外,你现在的样子才是我熟悉的李员外,好了,你既然能够想开,那么我们也该谈谈正事……”
  “嗨,弄了半天我才知道我是那么不讨你的喜欢呀!居然到现在才要和我谈正事。”李员外翻着眼说:“好吧,反正我是臭名在外了,以前姑娘家争着看我,现在如果我说我是李员外,恐怕人家看还是会看我,只是拿白眼看了……您说吧!我这儿洗耳恭听。”
  燕二少看着他那付熊像,不觉笑骂了一声:“活宝!”
  水很烫,烫得可真能让人脱掉一层皮。
  水池也够大,大得可以在里面游泳。
  “华清池”顾名思义是家澡堂。
  现在李员外就龇牙裂嘴的泡在这个“大众池”里。
  他只露着个脑袋靠在池边,活受罪似的搓着身上一条条和面条一样的泥条。
  好在这是早上,来澡堂的人不多,只有三个人各据一角。
  要不然当别人发现到他四周的水已变了颜色,恐怕早就合力把李员外给扔了出去。
  李员外很不情愿的被燕二少逼进了这家澡堂,因为燕二少要他改头换面。
  他不得不听从,所以他现在的样子也才会是这么一付哭丧脸。
  洗澡伤元气,这是他常说的话。
  尤其这么烫的水,他似乎已感到自己快虚脱了。
  闭上了眼,他脑子想着事情,想着刚才燕二少对他说的话。
  铁成功,那个连鬼都能缉捕归案的“鬼捕”,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失了踪?
  燕二少口中的展龙怎么会是展凤的哥哥?怎么从没听展凤提起过?
  他不敢告诉燕二少自己认识展凤一事,当然他更不敢告诉他自己有段时间掉人了她的胭脂井里。
  他怕说了出来会引起对方的嘲笑,甚至鄙视。
  因为他是那么地敬爱这位武林奇侠,他当然怕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破坏了长时间建立起的良好形象。
  他现在已体会出那美得令人心颤的女人,对自己的感情根本是种欺骗。
  那么他又怎敢把这种荒唐的“爱情故事”说了出来?
  他有自尊,而且自尊心还非常强。
  所以这件事恐怕要一辈子深埋在他的心底。
  他更庆幸自己想开后,竟然能立刻忘掉了那个女人。
  “只有真英雄.才能慧剑斩情丝。”他笑了,并且自己告诉自己。
  当然他也明白他所斩的只是单方面的爱憎、单相思。
  “就算半个英雄好了。”他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说。
  放开了胸怀,李员外整个人已变得开朗。
  他已不再去想小呆,不再去想展风、欧阳无双,甚至他也不再去想丐帮的“格杀勿论”
  了。
  因为他本来就是个不太肯花脑筋的人。
  不太肯花脑筋的人也一定是个快乐的人,哪怕是他所碰到的全是一些不太快乐的事,他也一定很快就会忘记。
  李员外现在只想等下怎么好好的穿上那件新买来的衣服,和找一间最大的馆子,叫一桌满满的各式佳肴,痛痛快快的大吃一顿。
  他自己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没穿过新的衣服?
  又有多少日子没有好好的吃上一顿?
  钱当然是燕二少留给他的,毕竟李员外是世界上最穷的员外。
  燕二少之所以要李员外从“里”到外的改头换面,其目的也是要他换一种姿态,避人耳目和躲过丐帮的追缉。
  因为他既然在望江楼畔制止了李员外去送死,当然不愿他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而李员外的装束打扮根本就是块活招牌,所以燕二少在离开他去查访“鬼捕”和展龙的行踪时,也就千叮万嘱的要李员外这么做。
  李员外哼着小曲,想到自己有了一袭新衣和五千两的身价,不觉芜尔。
  “他奶奶的,敢情二少真要我做个员外。”
  这一句话是他自己说给自己听的,也只不过刚嘟嚷完。
  他已从氤氲的水气中,蓦然发现到一件不可思义的事情。
  李员外就算能相信太阳会打西边出来,他也不敢相信这可怕的事。
  因为朦胧中那的确是六个女人,而且看她们的体态婀娜还一定全都是美丽的女人。
  “喂,喂,喂,你们……你们认不认识字?有没有搞错?这可是男人才能来的澡堂,你们……你们怎么招呼也不打一声就楞着头往里闯……”澡堂的伙计从外面追了进来,一个劲的穷喳呼。
  厚重的布帘也只不过才刚被伙计撩起,他的话也只说到这里就再也没声音了。
  因为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血溅起老高,就在伙计倒下的一刹那,我们才发现到他的喉咙已断。
  有一个敢闯进男人澡堂的女人,已够令人惊吓得差些咬断舌尖。
  现在突然有六个女人闯了进来,池子里洗澡的男人怎么会不差点揉瞎了眼睛?
  水气迷漫。
  正泡在池子里的三个男人虽然看不清楚来的是些什么样的女人,但是他们却全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因为他们隐约的看到倒下身的伙计,那姿势已不象是活人所能摆得出来。
  在他们原来的想法,敢闯男人澡堂的女人一定是个神经病,要不然就是老太婆。
  因为也好象只有这两种女人才有胆子这么做。
  可是他们全都错了,毕竟他们已全都发现这六个女人不但不老,而且每一个都很年轻,也很漂亮。
  那么她们是神经病?
  神经病会说出这么顺畅有条理的话吗?
  何况平日能够看到一个神经病已够稀奇,有六个神经病的女人同时出现,那简直是件不可能的事。
  “我知道你们中间有一个是李员外,最好乖乖的站出来。”
  语气冰冷,也不知道是哪个女人说的。
  在这种时候,碰到这种女人,实在是件令人头痛的事。
  三个人似乎吓傻了,居然畏缩的靠拢到了一起,没有答话。
  当然更没人“乖乖的”站起,因为他们怎么“站”得起来呢?
  沉默了一会,那冰冷的声音又再响起:“你们不敢承认?”
  三个人转头相互觑了一眼,仍然没有回答。
  “很好,那么就休怪本姑娘话没说在前头,地上的死人就是你们的榜样——”
  要杀人了,这件事可就严重。
  于是两名洗澡的客人杀猪似的嚎叫着:“别,别,饶命呀!我不是什么李员外……”
  情势已很明显,没开口的当然就是李员外。
  “你们两人给我滚出去——”一个女人丢出了手上的两条毛巾狠狠地说。
  如奉谕旨;这两个客人用毛巾裹着下半身,惊恐的冲了出去。
  没事,也都安全的离开了这澡堂,只是样子不太好看而已。
  李员外心里叹了一口气,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早知道自己应该先抢了一条毛巾再说。
  “你就是李员外对不对?”仍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问。
  苦着脸,李员外凄然的说:“我希望我不是——”
  迷濛的水气淡了些。
  人家说雾里看花,看美人都是件赏心悦目,极具诗意的事情。
  李员外现在不但连一点诗意的情绪也没有,反而心里苦到了极点。
  因为他知道这些个女人虽然都是美人,却都是要命的美人。
  他也很想开口吃吃豆腐,这是他的老毛病;然而他突然想起了上回水牢里的教训,也就不敢乱开口了。
  “很好,你现在最好乖乖的站出来。”那女人冷漠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
  水池的水够烫了,但是这句话却令李员外不禁打了个哆嗦。
  “我……我能站起来吗?……”李员外象是要哭了出来的说。
  本来嘛,这时候当着一个女人的面,他怎站得起来?何况不是一个女人,而是六个。
  他恐怕宁愿在这里洗上四年的澡,也不愿,更不敢站起来。
  “你如果不站起来,我们会要你永远的睡在里面。”
  “你……你们不怕?!”
  “怕?!我们为什么要怕?”
  碰到这种喜欢看男人洗澡的女人,李员外宁可碰到的是六个妖怪。
  “你……你们不怕,我……我却怕得要命。”李员外真象碰到了妖怪,口齿打颤的说。
  “少废话,你出来不出来?李员外,当我数到三的时候如果你还不出来,那么你将知道你已犯了多大的错误……一……”那女人似乎紧盯着水雾中的李员外,怒声的开始喊数。
  李员外当然知道对方绝不是说着玩的,而且听她的语气,甚有可能会不顾一切,一哄而下的跳入池中,活捉了自己。
  “二——”那要命的声音又响起。
  李员外虽然也是个什么事都敢做的人,可是真要他光着屁股去面对六个大姑娘,这对他来说,恐怕只有在梦里他才做得到。
  这是他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刻,也是他这一生最难下决定的时刻。
  他实在难以想象自己赤裸裸地站了出来,往后的日子里他怎么再去做人,以及怎么去面对天下群雄和笑傲江湖?
  爬起来杀了她们?这更是件不太可能的事。
  不说别的,光是人家刚才的回身一剑,那伙计甚至连惨叫声都没发出,就已断了气,那份快、狠、准,自己绝没把握杀了她,再说其他五位看样子也绝非好慧之辈。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杀不了对方……
  他已开始从心底泛出了阵阵寒颤,他想到了一件事——
  因为一个男人光着屁股和一个女人打架已够让人喷饭,如果同时和六个女人打架,日后传了出去,岂不要让人笑得满地找牙?
  这种荒唐事儿莫说空前,恐怕也将绝后。
  他不敢想了下去……
  “三——”
  那要命的“三”字一出口,六只钢镖已朝李员外的身上飞来。
  六只钢镖任何一只已够让人丧命。
  人都有种潜能,也是种下意识的自卫本能。
  李员外在这种生死关头,已想不到以后。
  “哗啦——”一声。
  水珠溅得到处,李员外已从水池里弹起。
  哇!他当然是光溜溜的,就象只刚在热水里拔光了鸡毛的鸡一样。
  只不过他是人,而不是死鸡。
  澡堂行动的空间本就不大,除了一座大池在当中外,剩下的走道就没有多少。
  李员外不但手无寸铁,更身无寸缕。
  六个女人,六柄剑。
  李员外除了围着池子打转外,已不知要如何躲开身后的阵阵剑光。
  这情形就象小孩子在前面跑,做母亲的在后面追着打一样。
  可怜的是这孩子是光着屁股,而做母亲的却有六位之多。
  李员外有双会笑的眼睛,会笑的眼睛当然很灵活,也很容易看清楚别人。
  几次的回头,几次的躲闪后,他突然极快的停下了身,并且不发一丝声响的把身体贴在墙上,连呼吸也都停止。
  于是他发现到这六个女人似乎一下子失去了目标,也都停了下来静峙不动。
  渐渐地李员外象块圆饼似的脸上了浮现了一抹微笑——
  轻轻地用手捂住了嘴,他真怕自己会高兴得忍不住而笑出声来。
  他现在已可以仔细的打量站在那动也动的六个女人。
  这六个女人面容姣好,穿着同样的衣服,梳着同样的发型,拿着同样的长剑,虽然全都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但是却全是一双视而不见的眼睛。
  因为她们的眼神非但无光,而且呆滞的不知道转动。
  “瞎子?!她们全都是瞎子!?”
  李员外差点喊出声。
  “多可惜呀!”当知道对方是瞎子后,李员外心里叹息着说。
  他已忘了刚才被人逼得差点上吊的时光,居然开始为对方六人惋惜起来。
  心里的威胁一除,那种轻松劲甭说有多畅快。
  “妈个巴子,早知道你们全是瞎子,我怕个什么劲?看呀!你们看呀!我现在就这么乌溜精光的站在这里,你们怎么不看呢?我说呢,这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喜欢看男人洗澡的女人……”
  李员外一面心里嘟嚷着,一面游目四顾,他知道总不成就这么耗在这里,他得想个脱身之计,否则光着屁股久了,难受不说,要伤了风才真是件冤枉的事情。
  终于忍不住,一个女人开了口:“李员外你怎么不说话?”
  “说话?妈的,我又不是呆子。”李员外心里骂着,却不敢哼声。
  另一个女人又说:“哼!李员外,你既然知道我们看不见你,那么你又怕什么?难道你哑了?”
  “怕!?我当然怕,你们可是全拿着家伙哪,别急,大妹子,等我想出办法后再看我怎么治你们。”
  那六个女人侧着头专注的倾听一会后,明白了李员外绝不会出声,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她们全都知道李员外还在这屋子里,只是不知道他躲在哪个角落里而已。
  李员外抬头看了看了天窗,他心里叹道:“唉!这个澡洗得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看样子这澡以后还是少洗为妙……”
  蓦然他看到了条绳子横挂在旁边的墙上,那原本是给客人挂些毛巾的绳子。
  脑际灵光一闪,他极轻微小心的移动。
  象过了一年的时间,李员外汗出如浆,终于摸到绳子。
  他同时也弯下腰捡起了两块给客人搓脚皮的石块。
  现在他更露出了一种“不怀好意”的微笑。
  悄悄的站好了位置,丢出了石块。
  也只是石块的破空声一起,几乎是立刻的——
  六条人影,六柄剑全指向了石块落地的方向。
  剑快,人更快。
  就在那六个大姑娘撞上了绳索,扑跌的刹那,李员外已制住了跌成一团,差些把自己整得死去活来的女人。
  李员外从这澡堂出来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外面竟然围观了这么一大群的人。
  他真庆幸被绑的不是自己,要不然这光着屁股游街的把戏发生,他实在不知道有没有勇气再活下去。
  拱拱手,李员外朝着人群说:“劳驾哪位大哥给雇辆车,在下好把这六名杀人的凶手送官究办。”
  车子来得还真快,也许大伙全恨透了杀人不眨眼的人李员外够大方,一百两银子买下了车子和马,车主乐得自检个现成的便宜。
  只是大伙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衣彩鲜明的“贵”公子,会这么做。
  没想到在这种情况,在这个时候,李员外会碰到欧阳无双——
  李员外坐在车上,两只握缰的手已起了轻颤。
  他难以相信,又不得不相信这一事实。
  因为现在虽已黄昏,可是夕阳照在她的脸上却是那么鲜明,又那么真实。
  她站在这条路的中央,独自一人,似乎等了很久。
  两人静静地凝视着对方,好象都在询问着对方别后可好?
  渐渐地欧阳无双的眼睛里已失去了某种感情,代之而起的是一种复仇之火,而且愈来愈炽。
  不自禁的身子一颤,李员外的嘴里象是含了一把沙子,苦涩一笑。
  “李员外——”这时候欧阳无双突然厉声说。
  “小双,我……”李员外嚅声。
  “你也不用说,现在你放了身后的六人。”
  “为……为什么?李员外有些疑惑的问。
  “因为她们全是可怜的女人,同时也是我的人。”
  “你的人?!”李员外吃惊的问。
  “是的,我的人。”欧阳无双肯定的说。
  这代表什么?
  难道欧阳无双真的不杀李员外绝不罢休?
  难道她害得他还不够吗?
  又有什么仇情逼得她会如此做?
  外人不明白,李员外更不明白。
  “她们来杀我是因为——”
  “不错,是我派她们去的。”
  原来只期望是种误会。
  李员外不只一次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误会,小双绝没理由会恨自己到这种地步。
  现在对方坚定的语气,毫不隐讳的态度,斩钉截铁的表情,一下子把李员外击得头昏脑胀。
  痛心的看着这个面前美丽的女人,也是自己曾经爱过的女人,李员外戚然的说:“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句话该我来问你才对。”欧阳无双痛恨的说。
  “问我?”李员外更是迷惑。
  “你放不放人?”欧阳无双再问。
  明知道放了人后,恐怕会有更大的麻烦,但是李员外还是放了,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拂道过对方。
  静静的看着李员外解绳,欧阳无双等到那六个瞎女人全都来到自己身侧后才说:“很好,谢谢你。”
  “不谢。”李员外站在车旁无奈的说。
  “现在我们可以算算那笔账了,李员外,我不会因为你放了她们几人,而心存感激,因为你的罪孽不足以为了这点小事而减轻……”欧阳无双已经掣出了短剑说。
  一见情形不对,李员外慌忙道:“等等,小双,我想我们之间或许有些误会……”
  “误会?!哈哈……误会?看看她们,李员外,你看看她们,她们哪一个也没误会过男人……”欧阳无双用手指着身侧的六个女人。
  “你以为她们是怎么瞎的?她们全都是用自己的双手弄瞎自己的,因为她们全上过男人的当,也全看错了男人,当然她们也全都报了仇,只是我,我还没有亲手杀了你,要不然我也宁可像她们一样,也是个瞎子……哈哈……”欧阳无双突然近似疯狂的笑着说。
  李员外看着她疯了似的神情,心里的震惊可想而知。
  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到有人会弄瞎自己的双眼。
  “你……你恨我?”
  突然静了下来,欧阳无双平静的说:“恨你?不,我不恨你,我只不过要你死。”
  “我明白了,小呆要杀我……丐帮追缉我……这一切都是……都是你的安排是不?”李员外痛苦的说。
  “是的,这一切都是我的安排,怎么样?你还满意否?我要一步步的逼得你众叛亲离,然后再一步步的看着你走投无路,最后再一点一点的杀了你,只是现在的你好象过得很好,这倒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欧阳无双狰狞的说。
  一个女人恨人恨到这种地步,虽然她是个十分动人的女人,可是现在没人会认为她动人,反而有些怕人了。
  李员外万分心痛的看着这个初恋的憎人,心底油然生出一种恐惧。
  他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会使这个女人有了如此巨大的改变?
  他更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所以他说:“你能告诉我原因吗?”
  尖声笑了,欧阳无双就象看到妖怪一样的看着李员外。
  好一会才停止了刺耳的笑声,她缓缓地说:“你自己做过的事你会忘了?你能忘了一切,又怎能忘了你屁股上的那块胎记?”
  ……已失去了一个女人应有的风度。
  因为在用词方面她已不再斟酌。
  这本是句会令人发笑的话,可是没人会笑。
  欧阳无双不会笑。
  李员外又怎笑得出来?
  那六个瞎了眼的女人,恐怕想杀尽天下间所有的男人,当然她们也不会笑。
  不能让人笑的笑话怎能称之笑话?
  对李员外来说,这句话恐怕已成了要人命的话了。
  “你……你怎么知道我……我身上有胎记的事情?”李员外当然要问,因为这种秘密现在已成了大家都知道的秘密,他能不问吗?
  何况欧阳无双正是凭着这股记才使自己在丐帮百口莫辩,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
  “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
  这是一句俗话,也是一句老话。
  能够历经千年所流传下来的俗话和老话,当然也是一种万年不破的真理。
  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做过的事情,而别人却全都知道了,这算什么道理?
  所以当李员外听到欧阳无双讥消的说出这两句话时,心中一股怨气简直气冲斗牛。
  “这是什么话?”
  “唐土汉说,难道你听不懂?”欧阳无双似也怒极的道。
  “你……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你的意思,我只知道你既然有种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不敢承认。”
  “我……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又做了什么?小双,算我求你,你就明讲好不?”李员外着哭的道。
  欧阳无双竭力抑止激动的情绪,却无法抑止那眼中的忿恨:“我见过那胎记,也摸过那胎记。”
  “见过?!摸过?!”李员外明白了。
  既然一个女人能看到连自己都看不到的地方,那代表了什么?
  如果自己没有脱光,又没有和她上过床,人家怎么会知道?
  一个女人连名节都不顾,甚至政昭告天下,李员外能不承认吗?他能承认吗?没做过的事情他又如何能承认?

 
 
 
 
  • 下一篇文章:

  • 上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录入:凌妙颜 校对:凌妙颜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第三十三章 曙光现
    第三十二章 菊花死
    第三十一章 相见欢
    第三十章 雕龙现
    第二十九章 生死路
    第二十八章 搏与杀
    第二十七章 错中错
    第二十六章 菊非菊
    第二十五章 人为财
    第二十四章 三连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