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铁掌相拼,神鬼皆惊;金芒乍闪,生死如谜
2019-07-13 10:46:26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这一天,两人来到黄山附近。
  贺衔山见王一萍一路上虽然有说有笑,但神色之间,总有些抑郁。
  贺衔山自己在江湖上浪荡了多年,深知江湖中的生活况味与王一萍以往所过的生活截然不同。他的郁郁寡欢,必然是因为未能忘怀昔日的一切。
  正巧这一带贺衔山以前来过,知道有一处憨山寺就在前面不远。该地景色秀美,而且庙中颇有几个谈吐不俗的和尚。
  贺衔山心想借这山色美景,或许可多少冲淡一些王一萍心头的抑郁,因此领先向憨山寺走去。
  庙中香火颇盛,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大殿中挤着不少顶香礼佛的人。
  王一萍站在庙前,面对长谷,静静地欣赏了一阵,觉得江南山水,与莽莽平原果然不同。
  贺衔山道:“一萍兄,咱们也进去求支签如何?”王一萍未置可否,贺衔山已转身向庙内走去。才一跨进大殿,贺衔山突然向后急闪。王一萍颇为惊诧,但立即想到贺衔山此种举动必非无因,也闪身让在一旁。
  王一萍落后一步,并未看见大殿中情形,轻声问道:“什么事啊?”
  贺衔山并不答话,拉着王一萍急忙绕到殿后,始道:“奇怪,这骚妞怎地也来了?”贺衔山南方人学说北方话,语调极怪。王一萍暗觉好笑,但却关心地问道:“你说谁来啦?”
  贺衔山低头沉吟片刻,道:“海萍,就是在北京城里艳名远播的海萍啊!我想天下不可能有这样相像的人。”
  王一萍勃然变色,他时刻忘不了海萍对他的一番虚情假意,害得他家园被毁,变成一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
  贺衔山一把拉住王一萍的衣袖,道:“一萍兄请稍微忍耐一下。”
  王一萍气愤道:“你放开我,对这种无情无义的婊子,非重重地惩治她一顿不可。”
  贺衔山眉头微皱道:“这人如果真是海萍,她决不可能一个人来。”
  王一萍道:“管他几个人,难道你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都害怕?”
  贺衔山明知王一萍说的是气话,心中仍颇不高兴。
  王一萍甩脱贺衔山手臂,又待向殿内走去。
  贺衔山赶上拦住,道:“就算王兄要给她吃点苦头,可是也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动手啊!”
  王一萍闻言一愕,心道:“他这话说得不错。可是,如果我不教训她一顿,实觉心有不甘。”他伸手撕下一片窗纸,略一运劲,抖手打出。
  贺衔山拦阻不及,拉着王一萍向庙后避去。两人才一转过墙角,突然听到一阵轻微的衣襟带风之声,接着有人轻“咦”了一声。
  贺衔山望着王一萍哂然一笑。王一萍心中颇为佩服贺衔山的料事如神,停步轻声道:“咱们掩过去瞧瞧,究竟是什么人。”
  贺衔山这人除了武功不如王一萍之外,论到江湖门径,却比王一萍高出太多。仅凭适才那一声微咦,已经猜出那人是谁!因此未再阻拦。
  王一萍轻身似叶,飘然掩至屋角,微一探首,立已缩了回来。
  贺衔山蹑足走到王一萍身旁,轻声问道:“王兄看见了谁?”
  王一萍疑惑地道:“该不会是他吧?”
  贺衔山一听王一萍这等说法,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不错,因而心中得意地自语道:“单凭这一点,我就有把握玩弄你于股掌之上。”
  王一萍站在墙角迟疑了片刻,突又向大殿走去。
  贺衔山既然已经料出陪伴海萍的是谁,便甚放心,但他为人素来谨慎,目送王一萍前去,自己去立在原地不动。眨眼之间,王一萍已一跃而回。
  “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只这眨眼工夫,海萍那贱人竟已失踪。”
  贺衔山“哦”了一声,但立道:“王兄放心,她一定是到偏殿去了。”
  王一萍道:“正偏两殿我全都看过,就是不见那贱人的影子。”
  贺衔山偶一偏头,望见庙后有座数十丈高的石峰,道:“我们到那峰上去,居高临下,自可一览无遗。”
  王一萍也觉得大白天里急急忙忙地满庙搜人,的确有些不妥,倒不如看准海萍隐匿之处,悄悄掩去为妙。
  两人掩至庙后,一看左近无人,各展轻功,不消几个纵落,已翻上峰顶。
  憨山寺就在脚下,庙中情景,一览无余。
  贺衔山略一探视,面带笑容地指着偏殿后面一处静园的雨亭,道:“王兄,你可看清亭下那人是谁?”
  王一萍这时早已看见亭下有一片红色衣裙,遂用询问的眼光望了贺衔山一眼。贺衔山微一点头。
  王一萍身形一长,急待向峰下纵去。贺衔山拦道:“反正人已找到,何必急于一时?大白天里,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向一个弱女子下手。”
  王一萍道:“也罢,等到今夜吧!”
  那角红色衣裙在雨亭下久久未曾移动。王、贺两人隐身峰顶,视线恰巧被亭顶遮住,但两人越看越觉得情形有点不对。就在这时,一个小沙弥突在静园中出现。他本来是向通往偏殿的小门走去,途中似是突然发现什么东西似的,突向雨亭折来。
  小沙弥才一走过雨亭,那片红色衣裙突然移去不见,接着即听见小沙弥诧异地道:“奇怪,是哪位女施主忘在这儿的衣服?”
  小沙弥语音不高,但两人早已听清,登时就是一愣。
  小沙弥走下雨亭,手中拿着一条色彩鲜艳的红裙,匆匆向偏殿走去。
  贺衔山心想,如果这事只是偶然发生,似乎太巧,如果是她有意如此,则自己的行径只怕早已落在对方眼中。
  王一萍对海萍的虚情假意本已大为愤恨,这时又被戏弄了一遭,自是气上加气,他并不就此甘心,道:“走,咱们再进庙去搜搜。”
  贺衔山道:“我们分开来找,王兄负责这右边,我负责左边,在大门口会合。”
  王一萍不等贺衔山说完,早已向右边一路搜去。
  憨山寺规模不小,香客又多。两人耗去不少时间,将经过的地方仔细察遍,仍未发现丝毫可疑之处。
  两人在庙前碰头,均感到异常懊恼。这时一个小沙弥手持一只封缄,走到两人面前,道:“请问两位施主可是姓王和姓贺么?”
  王、贺两人登时一愕,王一萍抻手接过小沙弥手中的封缄。小沙弥根本未看见王一萍手臂挪动,封缄已到了他手中,只觉得莫名其妙。
  王一萍迫不及待地拆开封缄,只见缄内一张素白信笺用眉笔歪歪倒倒地写着:“子时相候!”
  笺上既无称谓,又不署名,直看得王一萍眉头连皱。
  贺衔山挥手支走小沙弥,道:“只听这小沙弥问你我两人是否是姓姓贺,就知这信决未送错。这人送东西不署名,其意或在故弄玄虚,今夜我们依时来到庙中等候,便知分晓!”
  王一萍本想找那小沙弥问问送信那人的容貌,继而一想,那小沙弥也未必便记得清楚,反正也只有半天时间,又何必多此一举。
  此地距客栈往返有数十里之遥,贺衔山提议便在庙中用膳,顺便可在静室中调息一番,以备夜来可能发生的大战,王一萍欣然同意。
  两人用毕晚膳,来到客房,各自调息。王一萍运功既毕,贺衔山犹在运功,看看时间距离子时还早,王一萍觉得呆在房中闷坐,不如到外面去欣赏欣赏山中夜色。
  他独自信步走往庙外,庙门早已紧闭,王一萍身轻似叶,自墙头一掠而过,一眼瞥见庙外那片不算太大的空地上,有人负手而立。
  王一萍因为此刻距离所约时间尚早,不敢断定是否那人,正迟疑间,那人似已发觉,缓缓转过身来,道:“王兄来得真早!”
  王一萍怔得一时答不上话来,原来这人正是自己苦守十年,一度交手,但却未能尽情一战的对手,威震河朔魏灵飞的传人。
  向衡飞换了一件灰色长衫,与他白天装束并不相同,况且又是黑夜,是以王一萍一时没有看出。
  王一萍一怔之后,随即一喜,喜的是自己连日正在发愁,不知何年何月能再和向衡飞碰头,履践师父遗言;怒的是向衡飞竟跟海萍走成一路,岂不证明海萍、向衡飞全是红旗帮的人?
  向衡飞见王一萍目光闪烁不定,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但他这时已感觉到一种意外的喜悦。过了今夜,他不但完成了先师的遗命,同时也可交卸肩头的一副担子。
  王一萍突然哼道:“也好,咱们的账今夜就一并算吧!”
  向衡飞道:“那天夜里小弟依时赴约,王兄府上已被红旗帮放火烧毁,王兄人也不见了。事后小弟在北京到处打听,均无消息,猜到王兄可能和那姓贺的远离北京了。”
  王一萍心中暗道:“好啊,你倒真会撇清。”真气一凝,全神待敌。
  向衡飞见王一萍全无昔日那种谦雅洒脱之态,好像对自己衔恨甚深,心中甚为不解。但他也极欲和王一萍决一胜负,当下也未多想,遂道:“此地离庙太近,万一惊动了庙里的和尚,出来察看,岂不扫兴。我已看中距此不远的一座奇峰,地僻无人,正是理想所在。”
  王一萍面含盛怒,将手一摆。向衡飞早已会意,身形微晃,已向侧旁小径驰去。
  两从速度均快,不到一顿饭工夫,已到了一座陡峰绝顶。
  王一萍待向衡飞才一站定,招呼也不打一声,“龙形一式”,电光石火般扑前前去。
  向衡飞“空灵步法”已至炉火纯青地步,轻轻一闪,就已让开。
  王一萍一击不中,连击而至。双掌连发,将得自湘江一龙的一身绝学全力施为,掌势威猛绝伦,令人惊骇。
  向衡飞空有一身武学,但被王一萍抢了先机,施展空灵步法,堪堪只能自保,却苦无机会还手。
  王一萍一上来就将湘江一龙生平得意武学龙形九式施出。从第一招“龙形一式”开始,接着是“啸风挥雨”,“云龙三现”,“飞云惊龙”……一连九招,恍如长江大河,一气呵成,威力之猛,就是湘江一龙本人亲自施为,也不过如此。
  向衡飞勉强支撑了九招,已被王一萍掌势所罩,幸而这时王一萍攻势微微一缓。说是一缓,实际上只是极短暂的一刹那,寻常武林人物,根本无法察觉。但向衡飞十年苦练,非比等闲,双臂一震,惊飙般回攻三招。
  这三招威势看来似乎并不太强,但王一萍觉得胸前几处要穴在对方笼罩之下,随时有被戳中的可能。
  他惊骇之余,飘身而退,不敢硬接。
  两人二度交手,各自施师门绝学,全力出击。
  这一次交手,情况与前一次大不相同。两人天资敏颖,尤其是向衡飞,跟阴山四煞一度交手之后,不但获得宝贵的临敌经验,并且悟出许多以前未能领悟的奇妙变化。
  王一萍曾与阴山四煞两度交战,自然也有所获。
  在这清平之夜,在这绝峰之顶,令武林人物悬心瞩目的“双灵大会”十年之后,再度一展开。一时之间,但见劲气激荡,掌影漫天,愈斗招式愈奇,情势也愈觉惊险。
  一片浮云遮住半弯新月,两人顿觉眼前一暗。但谁也没有因此分神,反而攻得更急,唯恐一个照顾不到,为敌所乘。
  就是这时,一条淡淡的身影灵猫一般蹿上峰来。这人轻功不弱,行踪更异常谨慎。直到他藏入峰顶之旁的一棵树后,激斗中的一仍然毫无所觉。
  这人全神贯注,用尽目力,方始看清峰顶这一团急旋回转的劲风里,裹着两条人影。但两人偶尔施出奇招,他仍然无法看清。
  掌风犹劲,晨风轻软!两人已足足斗了将近两个时辰。
  王一萍已渐渐感到有点内力不继,同时所会的武功早已重复施展了好几遍。眼看向衡飞身法轻灵,毫不滞迟,不由暗暗感到着急。
  自知无法胜过对方,他有心提议改用兵刃。但一想到自己存心想利用金剑无坚不摧之利,就觉得有失君子之风。就在这微一分神之际,险些被向衡飞奇招击中,吓得他不敢再胡思乱想。
  一线金光从东方直射而来,天已破晓。
  向衡飞清啸一声,陡地身形一变。向衡飞身法本来就快,这时更是快得连王一萍也几乎看不清楚。
  王一萍知道向衡飞必是要施展精粹绝学,全神戒备。
  果然,向衡飞绕峰疾旋七匝之后,身似浮云,直向王一萍点来。
  王一萍顿时感到全身尽为对方内力所逼,手足挥动竟感到有些不太灵活。
  向衡飞右臂倏伸,轻向王一萍胸前按去。这平淡无奇的一招,内中实藏有无穷变化。王一萍一时想不出破解之法,陡然间逼运十成真力,硬迎上去。
  几缕金光,电射而至,天色似乎又明亮了一些。
  王一萍这一掌威力之强,武林中能硬接这一掌的可说绝无仅有,但他内心实在感到骇然,不知是否能敌得住向衡飞暗藏无限玄机的一招。
  “砰!”一个身影被震得疾飞而起,直向峰下坠去,半晌犹未听到声响,敢情峰下竟是一道千仞绝谷。
  峰头上有人临风木然而立,冷汗从他的鬓角缓缓流下。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七回 萍水论交,岂容置腹;诘诡之剑,宁不断掌
上一篇:
第五回 回首家园,残烟袅袅;浪迹天涯,余念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