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救人救彻,但凭高义;知人知面,难知其心
2019-07-13 11:03:06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明月在天,清辉匝地,园中迅又恢复原有的宁静。
  燕南翔和王一萍重新跃回穴内,燕南翔继续帮助毒儒逼出所中之毒。
  照说,这些人纷纷离去,王一萍应当感到如释重负才对,可是,王一平非但不觉像是松了一口气,反而觉得肩头负担愈来愈重,因为他想到,如果红旗帮副帮主三手判官吕无畏所言并非虚语,来人武功,当是今夜来人中武功最高的人。
  果然,王一萍念头才转,只觉穴口光影微微一暗,穴中已多了一人。
  王一萍手持金色短剑,悄无声息,施展“龙形九式”身形微闪,金剑已递到那人身后。
  那人肩头轻晃,根本看不出他施的是什么身法,已将王一萍递出的金剑让开,单臂徐伸,疾向金剑抓去。
  这人手臂看似向前伸出,实则是抓向身后,出手之奇,令王一萍大感骇异,就在这微一疏神之际,金色短剑,竟被那人抓中。
  王一萍用劲一挣,居然没能将金剑撤出,那人回过头来,低沉地喝了一声:“撒手!”
  王一萍登时感到金色短剑握在手中,重逾千钧,哪里还把持得住。
  鬼手燕南翔突在这时挥出一掌,遥向那人劈去。
  燕南翔这一掌虽然未施出全力,但那人已不敢轻视,立也挥掌相距。
  王一萍觑准时机,再度用劲硬挣,这次居然将金剑夺回。
  王一萍夺回金剑之后,并不后退,反而欺身而进,健腕疾翻,径取那人小腹。
  这一招王一萍从未施展过,而且也从未见人施展过,在他未曾贴近那人之前,也未想起会用出这么一招,直到身形欺近,方始觉得惟有这样出剑,方可攻击那人最不易防守的地方。
  那人轻咦了一声,五指如钩,猛向金剑划去,同时身形暴退,想将王一萍紧缠的身形让开。
  这人正是红旗帮帮主凌霄,他的武功路数自成一家,与众不同,功力显然又是绝高,王一萍勉强拆封数招,已感到异常吃力。
  红旗帮帮主凌霄是当今之世,知道“秋景山水”下落的少数几人之一,而且是知道“秋景山水”中另有秘密的人,因此匆匆赶来。
  王一萍竭尽胸中所学,勉强缠住凌霄,不让他向毒儒及燕南翔身前逼去。
  凌霄一连攻出十几招,业已争回机先,但一时半刻却也无法将王一萍击败,斗然间施展出一套怪异掌法,王一萍果然招架不住,连连闪退。
  鬼手燕南翔见状,一连发出数掌,遥击红旗帮主凌霄,一来可支援王一萍,不致立即落败,二来也可逼住凌霄,使他无暇向毒儒欧阳善初下手。
  毒儒欧阳善初微微睁开眼睛,看了片刻,突从怀中掏出那卷丝轴,向那人遥遥掷去。
  那人身子一掠,伸手接住,呼道:“总算你还识相,本帮主破例手下留情,饶过你们这一次。”
  毒儒欧阳善初似乎因为掷出丝轴就已耗尽了全身之力,大喘不已,根本无法答话。
  那人接过丝轴,看都不看上一眼,径忘袖中一揣。
  毒儒欧阳善初突然精神一振,提高声音道:“凌兄真的如此信得过在下?这幅秘图真假如何,也不查看一下?”
  红旗帮主凌霄功力虽高,但对毒儒似乎仍有三分顾虑,他将丝轴接住,而不立刻解开拆看,就是料到毒儒在图内弄了手脚,否则他怎肯轻易将得到手的东西拱手让人。
  毒儒欧阳善初这样一说,使红旗帮主顿时觉得非拆开一看不可,但嘴中却道:“欧阳兄大约匆匆拿到这幅地图,尚未来得及拆看,也好,我凌霄如果竟连瞧也不让你瞧上一看,也太显得我过份小器。”
  说时,探手入袖,又将那卷丝轴摸出,从从容容地送至毒儒欧阳善初面前摇晃了几下。
  毒儒欧阳善初果然不愧身为江湖老手,此刻眼见自己到手之物在毫无抗拒余地的情况之下,拱手让人,而且人家拿在手中,向他示威,居然毫不在意,异常平静地道:“既然我已经自动奉送,看与不看,均是一样,不过我有一句话必须说明,这幅‘秋景山水’诚如凌兄所说,到手之后,竟未来得及拆阅,正是因为如此,方奉劝凌兄细察一番,以免为赝品所蔽。”
  红旗帮主凌霄道:“欧阳兄一番拳拳盛意,在下心领,这幅秋景山水,已为武林中带来不少杀孽,现在就又在下手中毁去吧。”
  说时,气聚双臂,微微现出吃力的样子,片刻之后,那幅丝轴突然变成一堆粉屑,落在地上。
  毒儒欧阳善初心中略感惊骇,明知红旗帮主凌霄用绝顶神功,硬将丝轴震成粉屑,一方面固然是在炫耀自己的功力,一方面也是想借自己传语出去,以便使一干有心夺取“秋景山水”的人,乘早打断念动,心中暗哼了一声。
  红旗帮主凌霄毁去“秋景山水”立刻向穴外退去,毒儒俟凌霄去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居然从地上缓缓立了起来。毒儒欧阳善初站起之后,燕南翔也霍地立起,脸上颇不高兴,因为他觉得显然受了毒儒之骗,他体内之毒早已逼出,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因此极为不悦地哼了一声。
  毒儒欧阳善初冷冷地向燕南翔道:“我因为潜心研究天下各种奇毒之性的原故,对于真正武学,反多荒疏。十多年前,我已非燕兄敌手。时至今日,功力相去自是更远,不过……”
  毒儒欧阳善初说到此处,突然一顿,脸上闪过一缕得意之色,望着燕南翔续道:“不过,以我用毒之精,颇能补我功力之不足。而且每每能于神鬼不觉之际,暗操胜算。”
  燕南翔不明白毒儒欧阳善初说这话的真正含意,因此愕愕地望着欧阳善初。
  王一萍觉得这毒儒欧阳善初方自死里逃生又自诩用毒之精,似乎根本忘了先前连他自己也几乎中毒而死的情形,不由失声而笑。
  毒儒欧阳善初面色一冷:
  “也许两位认为我欧阳善初有点言过其实,不过两位可以运气试上一试,就知在下并非虚语。”
  燕南翔和王一萍两人同时听出毒儒欧阳善初的意思,好像是说已在自己身上弄了手脚。燕南翔因为自恃,毫不在意。
  王一萍对于此事却毫无把握,想试试毒儒欧阳善初这话究竟是否可靠,暗中略一运气,果然觉得一丝阴寒之气,从玉阙穴中冲出,而且因为运气的原故,迅即走遍全身。
  王一萍绝想不到毒儒欧阳善初用毒之技竟然如此高妙。自己根本想不出来是在何时中的毒,而且也不明白他为甚要向自己下手,因此极为震骇。
  毒儒欧阳善初只当做一件极其稀松的事,因此丝毫不感到得意。
  燕南翔突然一个急闪,欺进欧阳善初。中食两指比电还急,早已戳在欧阳善初的廉谦穴,气吼吼地喝道:“你这是存心找死。”
  鬼手燕南翔所施的身法神奥已极。就算毒儒欧阳善初在正常状态之下,也很难闪让得开,何况此刻正值运功逼毒之后,真力耗损颇巨的时候。
  不过,毒儒欧阳善初似是早已料到燕南翔必然会有此一举,而且自知无法闪躲,因此毫无闪避之意,极其平静地道:“燕兄请不必急躁,我欧阳善初在江湖中虽然以毒驰名,然而对于恩怨两字,却也分得十分清楚。这位少侠中毒之事,并非我安心如此。只是一时权宜之计,可是我此刻已经指明,燕兄此刻总该明白我的意思。”
  鬼手燕南翔呆呆想了一阵,摇头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毒儒欧阳善初扬首冷冷一笑道:“燕兄若说不懂,这话似觉太谦。哦!或许是因为燕兄行为光明磊落,因此不注意这些事情,甚至不屑于关心这种事情。不过我曾注意到,这位老弟武功与我已在伯仲之间,但江湖经验尚差,而且从他到现在还不知道何时中毒这一点上看来,他对于江湖中的种种鬼蜮技俩,根本茫无所知,我向他指明这一点,目的就在告诉他涉身江湖,并非仅仅恃仗胸中武学,就可大胆乱闯。也许凭白丢了一条性命,还不知道是什么原故呢!”
  燕南翔被毒儒欧阳善初这一番话说得迷迷糊糊,似乎觉得他说得颇有道理,但又觉得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王一萍倒是颇为相信了毒儒欧阳善初的话。不但不介怀自己身上所中之毒,反而向欧阳善初施礼道:“多谢前辈训示。”
  燕南翔两指始终虚点在欧阳善初的廉谦穴上,毫不敢松,问道:“那么,他身上中的毒又当如何?”
  毒儒欧阳善初道:“当然我会设法替他解去所中之毒。”
  燕南翔这次逼着王一萍来到北京,唯一的目的是在找到湘江一龙龙灵飞,再和他印证一次武学。
  他始终认定王一萍在黄山所说,湘江一龙龙灵飞已死的话是假。因此,一旦证实湘江一龙果然早在十年以前就已撒手人寰,当真又是悔恨,又是惋惜。
  他这十多年来的苦心等待,一旦成空,简直是伤透了心,因此在湘江一龙墓前,反而一滴眼泪也未流下。不过从那时开始,他又将全付希望放在王一萍身上。
  如果王一萍有甚意外,势必害他抱憾终身,因此对毒儒哪肯放松半点。
  怒道:“你赶快将解药拿出来,否则,任你怎么说,我也不会相信。”
  毒儒欧阳善初缓缓说道:“不瞒你说,我所炼得毒药虽多,但没有一样配有解药的。必须由我口授一种特殊运气的方法,运功逼出。不过,各种解药均有不同的运气方法。如果一时自恃内功深厚,不但无法逼出体内所中之毒,反而因为运气之故,将所中之毒,导引全身。这也是我何以能在五毒之中占居首位的原因之一。”
  燕南翔道:“我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你替他解了身上的毒就行。”
  毒儒欧阳善初向王一萍道:“你先将全部真力引向四肢,然后收回,三度收放之后,再使真力溯脉而上,达于紫府即可。”
  王一萍觉得毒儒欧阳善初所说的方法,与寻常一般运气之法大相违背,不觉略感迟疑。
  毒儒欧阳善初见王一萍脸上现出迟疑之色,微觉不快地道:“难道你竟信不过我么?唉,这也难怪,谁叫我有了这个毒儒之名,不要说你啦,就说普天之下,能够信得过我的人只怕难得找出一个两个,不过,你大约总也看见,燕兄的两指始终点在我的廉谦穴上,片刻也未曾移开过。”
  燕南翔想了一下,道:“小哥儿,你就照他所说的话试上一试。他若敢弄鬼,我立刻要他见阎王。”
  毒儒欧阳善初不再多话,似是等待王一萍照他所说运气之法,自行逼出所中之毒。
  王一萍突然想到毒儒欧阳善初先前说到自己中毒之时,并非单单指自己一人,似乎鬼手燕南翔也被他弄了手脚,因此说道:“老前辈,你!”
  鬼手燕南翔道:“你放心,想我燕南翔还不致中了他的道儿,你不要管我,还是早点照他所说的方法试上一试。”
  王一萍也自想到,自己功力较鬼手燕南翔相去甚远,自然容易着了别人的道儿,想过之后,立即按照毒儒所说之法,运动真气。不多一会,竟是面白唇青,险象频现。
  燕南翔眼见王一萍情况似乎越来越不对,不由疑心大起。指下微一用力,喝问道:“欧阳善初,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毒儒欧阳善初目光扫过面青唇紫、冷汗淋漓的王一萍,得意地轻笑了一声,却不回答。
  鬼手燕南翔这时似也知道仍然上了毒儒欧阳善初的当,气愤之下,手下不由又多用了一分力。
  毒儒欧阳善初显然有点承受不住。面色渐现苍白,但仍镇定地道:“燕兄难道不想这位小老弟逼去身上所中之毒么?我欧阳善初生平最不喜欢这般受制于人的情况之下行事。你乘早将手拿开,否则,我宁愿与他同归于尽。”
  这句话正击中燕南翔要害。鬼手燕南翔心想,反正以自己之力,足有把握制服得了欧阳善初,他已打定主意,只要王一萍发生任何不幸,立将毒儒击毙掌下。因此轻轻将始终虚点在欧阳善初廉谦穴上的手指移开。
  毒儒欧阳善初横跨两步,距离燕南翔稍远,站定之后,并无动手之意。
  燕南翔两眼通红,瞪视着毒儒欧阳善初,数十年精纯功力,凝聚双臂。
  鬼手燕南翔愈是着急,毒儒欧阳善初却愈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燕南翔性子急躁,哪里忍耐得住,怒喝道:“你还不赶快想办法?”
  毒儒欧阳善初平静地道:“我不是已经告诉他解毒的方法了么?”
  鬼手燕南翔掠至穴下,咬紧牙关,恨道:“好。”
  毒儒欧阳善初只不答。
  约莫过了顿饭时间,王一萍的脸色又逐渐恢复正常。
  燕南翔直到这时,始渐为宽心。
  毒儒欧阳善初,冷冷地道:“燕兄,你现在总可相信,小弟适才所说并非虚语了吧。”
  鬼手燕南翔被毒儒作弄得怒火直冒,毒儒欧阳善初突然现出一脸肃容,缓缓说道:“两位虽然未必是心甘情愿地相助于我,但我的确全凭两位之力,逃脱一场大难。我欧阳善初最不喜欢积欠人情,让我想想该用什么方法补报两位一番。”
  王一萍从地上缓缓站起,接口道:“急人之难,乃是吾人份内之事,你若谈到补报两字,确是愧不敢当的。”
  鬼手燕南翔突然转怒为喜道:“你适才连番戏弄于我,这笔账咱们也不算了,你说要补报,我看也免了。我只向你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毒儒欧阳善初知道,像燕南翔这等人物,想要打听的人必非寻常之辈,遂道:“燕兄且请说出来听听,也许小弟知道。”
  燕南翔道:“我想向你打听活神农孔方中的真确下落。”
  燕南翔一言未了,毒儒欧阳善初突然放声长笑。燕南翔被他笑得莫明其妙,两眼连翻,愣愣地望着毒儒欧阳善初。
  毒儒欧阳善初笑罢,道:“这时倒还真巧得紧哩!”
  鬼手燕南翔急忙问道:“你到底知道不知道?”
  毒儒欧阳善初将首连点道:“知道,知道,当然知道。活神农孔方中隐居之地不但小弟我知道,武林之中,不知道的人倒还不多呢。”
  燕南翔脸孔一板,道:“胡说,你大约总还记得,在圣僧天心临死之前,天下武林几乎全体出动,结果仍未找到他,你现在如此说法,不明明是瞎扯么?”
  毒儒欧阳善初笑道:“燕兄这话果真不错,记得十数年前,确有此事,不过……燕兄难道真的不知道,活神农孔方中现今的居处,已是尽人皆知的了么?”
  燕南翔哪肯相信,斥道:“简直是胡说八道。”
  毒儒欧阳善初连被燕南翔喝骂了几次,心头不禁微愠,脸色微变道:“难道燕兄一点耳闻也不曾有么?”
  燕南翔见毒儒欧阳善初面色严肃,不像是在胡诌,遂道:“我要知道也不用问你了。”
  毒儒欧阳善初道:“活神农孔方中已在长白天池公然露面,并且扬言拥有三大神药,准备待价而沽哩!”
  燕南翔怀疑地道:“竟有这等事情?”
  毒儒欧阳善初道:“这消息传出大约已近一月左右,活神农孔方中妙绝岐黄,几色秘制的灵药,不但功能再造,如是武林中人获得,更有意想不到之功效,因此武林中,一干蛰居多年的老家伙均已纷纷出山,燕兄适才亲眼所见的一幕不是千真万确的么?”
  鬼手燕南翔兴奋地道:“这么说来,这消息是靠得住的啰!”
  毒儒欧阳善初诡谲地一笑,道:“消息固然是千真万确,可是燕兄想要得到孔方中的那几种灵药,多少还得花点功夫才行。”
  燕南翔问道:“这又是什么原故,你一并说出来吧!”
  毒儒欧阳善初道:“既然我已经告诉了你一个开头,就将我所知全部告诉你吧!不瞒你说,在传闻中,活神农孔方中所拥有的几味灵药,早已成为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宝物,不过因为活神农孔方中居处隐蔽,无人能知。而且他本人武功亦复不俗,软讨硬取,都不一定能够如愿。”
  燕南翔一旁听得直点头,这些事情他早已知道。毒儒欧阳善初续道:“可是这一次孔方中已扬言天下,愿意将三味珍药售给出价最高的人,现金交易,绝不赊欠。”
  燕南翔闻言,呆了一呆,笑道:“哈哈,这我倒有办法。”
  毒儒欧阳善初冷笑一声,道:“燕兄且慢得意,小弟尚有话说!”
  燕南翔道:“嗯?你还有甚话要说?”
  毒儒欧阳善初道:“燕兄是否怀疑到,孔方中竟肯公然露面,将几味稀世灵药公然求售另有秘密?”
  燕南翔早已感到事有可疑。因此呆呆地望着欧阳善初,静等他继续往下说去。
  毒儒欧阳善初道:“这事知道的人极少,红旗帮主凌霄便是其中之一。现在他已抢先一步赶去。不过我有把握可以赶到他前面。至于燕兄么,咱们不妨以此戏斗一次,看谁能先得到活神农孔方中手中的灵药。”
  燕南翔待毒儒欧阳善初语音才落,也不追问孔方中公然求售灵药另有什么秘密,一拉王一萍,就向园外纵去。毒儒欧阳善初蓦地拦在两人身前,得意地道:“燕兄既然有意,小弟至感荣幸,不过,燕兄已中了我生平最得意的‘三阴尸毒’,看来须让我抢先一步了。”
  语音未落,人已向墙外掠去。
  鬼手燕南翔见了毒儒临走时脸上神色,心中大感迟疑,他久闻‘三尸阴毒’可说是天下巨毒之最,禁不住暗暗运气一试。
  燕南翔才一运气,立即感到体内有了异样的感觉。不禁又惊又怒。
  须知像鬼手燕南翔这等人物,平日自视极高。对于毒儒欧阳善初这一类不凭真实武学,专仗施毒技俩,在江湖中成名立万的朋友,根本未曾看在眼里。
  此刻察觉已在不知不觉之间着了人家的道儿,哪得不气,当下大声怒喊道:“欧阳老贼,老子下次遇见你,非宰了你不可。”
  王一萍耽心地道:“哦?老前辈也中了他的暗算?该不碍事吧!”
  燕南翔沉默一下,摸出一把丸药塞在嘴中,嚼碎吞下道:“不要紧,不要紧。我自有办法。不过关外我可不能去了,你一个人先去,半年之后,我自会前来找你。如果我到时不来就是因为毒未去掉,你务必设法弄得孔方中的灵药,前来黄山,相助于我。”
  语毕,迫不及待地跃出园院,向南方急驰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十五回 横阻地堑,群豪束手;凌空飞度,生死一线
上一篇:
第十三回 你争我夺,可悯可恨;尔虞吾诈,亦惧亦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