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尚有私情,干君何事;略舒群愤,口角春风
2019-07-13 10:51:53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王一萍托开后窗,轻轻跃出,尚未举步,猛听得身手有人轻道:“施主留步,请听小僧一言。”
  王一萍大吃一惊,因为他适才已经细心察听过,知道附近并无人在,忽地此刻却钻出个人来。扭头一看,原来就是白天被小女孩使诈伤了一剑的无碍和尚。
  无碍和尚见王一萍脸上微露惊诧之意,遂向房内指了指道:“请施主回房说话。”
  王一萍一想,既然已经被人家发觉,硬要不顾而去,于理似有不合,因此决定先听无碍究竟有什么话要说。于是他单足一点,跃回房中。
  无碍和尚肩头晃动,也跟着跃了进来。
  王一萍并不掌灯,借着微弱夜色,看见无碍和尚一脸肃穆,遂道:“敢问大师有何事见告?”
  无碍和尚略一沉吟,开口说道:“小僧早就看出施主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敝寺今天发生的事情,施主也早已看在眼里。敢问施主适才逾窗而出,可是想去后殿中一看究竟?”
  王一萍爽快道:“不错,除非大师将其中真情见告,使在下确知。”
  王一萍这一要求实在有点过分,无碍和尚闭目思索了一阵,也爽快地道:“说来已是三十年前的事情,那时小僧年仅九岁。记得那天山中正值狂风暴雨,从庙外跌跌撞撞走进一个人来。这人身上受了极重内伤,双臂折断,两腿伤得极重,有几刀已伤及腿骨。这人纵使治好,也将落个终生残废。
  “那人进庙之后,立即向师父索取敝寺秘制的万年续断。万年续断是武从中绝无仅有的救伤圣品,有化腐生肌之功。”
  “这人一开口就索取本寺视为至宝的万年续断,师父认定这人虽然身份不明,但也决不是等闲人物,不过因为本寺以前曾经发生过同样的一件事情,也是一个来历不明的武林健者,深夜带伤偷入本寺,要走一颗万年续断。事后才知这人竟是被称为五毒之一的‘毒儒’钱守孔。”
  “赠药之意原在救人,但毒儒钱守孔伤好之后,埋头苦练绝技,二度出山,血洗仇门,造下无穷杀孽。追根究柢,不得不归咎于本寺赠药之时,未曾问清对方身份之故。”
  “因此,第二次遇见有人前来索药,师父坚持着要对方先说出身份来历,以及受伤经过。那人不知如何,非但不肯说出真实姓名,而且极为恼怒,以致愤然离去。他临去之前,曾经扬言,他年重回憨山寺,定要憨山寺全体僧众忍受如他般索药不成而遭受的痛苦。”
  “师父曾答应他,如果他能活着回来,一定答应他提出的任何要求。
  “这人离去之后,师父觉得他如果是个正人君子,何以不敢说出真实来历,因此也未记在心上。”
  “想不到事隔多年,这人非但仍然健在,而且将本身武功,练得几近化境。而这人就是施主白天所见,坐在虎皮上的干瘦老人。”
  无碍将这段往事讲完,接着又道:“当时小僧也觉得师父见死不救,无论如何,总与有慈悲为怀的宗旨稍有不合。师父大约也看出同门中有人私下暗藏不满,当天夜晚,召集本寺僧众宣布了一项绝大秘密,小僧才知道师父的一番苦心。”
  王一萍问道:“是什么秘密?”
  无碍和尚道:“这事与施主决不相干,而且也不便向外泄露。”
  王一萍知道再问也是无用,遂改问道:“那么这人因为贵寺拒绝赠药,究竟遭受了何种痛苦?他今宵来到贵寺,提出了什么要求?”
  无碍和尚道:“这个连小僧也不知道。”
  王一萍想了想,道:“如果这人提出过分无理的要求,贵寺是否会答应?”
  无碍和尚道:“这事需由师父决定,小僧无可奉告。”
  王一萍想要知道的不仅是干瘦老人与憨山寺结怨经过,还有今夜将发生的事情。无碍和尚的一番追叙,仅满足了一半,但无碍和尚不愿多说,而且显有阻止王一萍前去之意。
  无碍和尚如此,反使王一萍更觉得非去见识一次不可。
  无碍和尚两目如炬,王一萍心意才动,无碍和尚早已看出,眉心微微皱了一下,左手中食两指疾探王一萍睡穴,沉声道:“施主就在房中憩卧一宿吧!”
  无碍和尚看出王一萍身怀武功,可是并不知道对方深浅如何。他出手快捷,差一点的人真还不易躲过。王一萍手肘一斜,撞开无碍和尚点来的两指,闪电般点中他的软穴。
  无碍和尚四肢瘫软,口不能言,眼睁睁看着王一萍微微一笑过后,翻窗而出,无法阻止,心中极为着急。
  王一萍一连越过几重屋宇,来到后殿,遥遥即可看见殿中灯火通明,白天所见的干瘦老人早已盘膝坐在那张虎皮上。
  在他旁边,搁着一张病榻,病榻上坐着一个满脸病容,羸弱至极的老僧。
  在干瘦老人面前七尺之处,搁着那只重逾千斤的大铁龟,龟背上仍然插着三支宝剑。
  这时,那塾师装扮的男子坐在一张太师椅中,闭着眼,一颗毛发蓬松的大脑袋晃个不停,突然双目一瞪,大声向站在他面前的一个老僧问道:“如果我向你连攻三招,第一招是‘惊燕掠波’,第二招是‘回风拂柳’,第三招是‘化雨春风’,你用什么招式化解?灰袍老僧眼中现出茫然神色,显然他是不知破解之法。
  王一萍这十年来虽将湘江一龙龙灵飞传授给他各种秘学练得出神入化,对于其他门派的武学却毫无所知。他曾经和向衡飞及阴山四煞分别交手过两次,他只知一味施展本门武学迎敌,却不知道对方所用的是什么招式。
  此刻,如果塾师装扮的中年男人,不是嘴中说出,而是亲身施为,也许他能凭藉多年来朝夕勤练的精深功夫体会出破解之法。但是现在他却跟那灰袍老僧同样地感到茫然。
  灰袍老僧是憨山寺中武学造诣最高的一人,如果连他也无法回答对方的诘难,不但憨山寺声誉扫地,后果如何,更是不堪设想。
  衰病老僧端坐在病榻之上,两眼轻闭,状似入定。那灰袍老僧却在这片刻之间,满头大汗。
  干瘦老人见状,冷笑一声。
  衰病老僧缓缓睁开眼睛,镇静地望了汗出如浆的灰袍老僧一眼,宽慰地道:“师兄,这三招是小寒离垢老人最得意的三招绝学,自然不是轻易化解得开的。”
  灰袍老僧苦思了半天,满面羞惭,抹去额上汗珠,缓缓退下。
  干瘦老人冷冷的道:“你也没有想过有这天吧?”
  干瘦老人脸上毫无表情,语音极冷,但从他那极冷的语声中,仍然可以听出他内心的激愤。
  衰病老僧身体向前微微倾侧了一下,问道:“你是决意如此了!”
  干瘦老人闻言一震,仿佛甚为激动,半晌,始悠然望着殿外,喃喃地道:“记得你昔日拒绝我时,我在绝望之余,仍然抱着万一之想地问了一句,正是你如今问我的这句话,一字不差,你总该记得你当时是怎么答覆我的。”
  衰病老僧呆了半晌,微叹道:“老衲自然记得。”
  干瘦老人脸色一沉,截然道:“那么你们还挨个什么劲,老夫不为已甚,你们各人且自断一臂。”
  衰病老僧闻言,自动将僧衣解开,露出一条瘦削的右臂。拥立在后殿上的数十僧众也纷纷依照而行。
  干瘦老人脸上闪过一丝诡笑,谁也无法从他的笑容中,测知他此刻的内心之中感觉究竟如何。
  衰病老僧从怀中摸出一柄寒光闪闪的戒刀,极快地向自己右臂划去。一条右臂登时断落,他神色自若,将戒刀掷向距他最近的另一老僧,那老僧接过戒刀,也毫不迟疑地向自己右臂挥去。
  刹那间,殿上已有五六个和尚用那柄戒刀自断手臂。
  王一萍躲在暗处,不禁看得心惊肉跳。
  他不知道这些和尚何以甘愿如此,难道是因为那干瘦老人和他带来的六个徒弟一个个身怀绝技,使这些和尚完全失去抗拒的勇气?抑或是那柄戒刀代表着无上权威,衰病老僧自断手臂在先,这些和尚即不得不学样于后?
  王一萍对武林中事所知太少。不过他却知道一点,大凡别人的私事,最忌讳的是第三者的干预。
  即是此刻,王一萍却抑不住内心强烈冲动,他觉得眼前的情景太过惨烈,同时也深深佩服这殿中的数十名和尚。
  他几乎想从暗处现身,终于勉强忍住。数十名和尚已在极短的时间内,各自断去一臂。
  塾师装扮的中年男子眯着一双细眼,向散落在地上的断臂略一打量,扳手指一算,尖声嚷道:“不对,不对,还短出一只!”
  干瘦老人双目一翻,冷冷地望着衰弱老僧。老僧体质本弱,断臂之后,也未设法止血。这时面色更见苍白,人坐在病榻之上,也显得有点摇摇欲坠,但他脸上神色依然:“不错,我派无碍去到前面客房照顾一位施主,你尽可放心,无碍决不会吝惜他一条胳膊。再说老衲决不容他自全躯壳,失信施主而毁去憨山寺信誉。”
  干瘦老人微一颔首,道:“我相信你就是。”
  塾师装扮的男子在一旁道:“师父,俗语说得好,亲兄弟,明算账。何况咱们跟这些和尚还有过一桩宿怨。咱们可不是怕他抵赖,相信他们也不敢抵赖,可是在我这本流水账上,总应该有个交代吧。师父,您老人家说对是不对?”
  干瘦老人道:“该怎么样你瞧着办吧!”
  那塾师装扮的男子提起朱笔,在他的帐本上写着:“憨山寺共欠人臂三十六条,实收三十五,尚欠一条。”
  干瘦老人见那塾师装扮的男子掷下羊毫,便手臂一挥,道:“咱们走!”
  雄伟巨汉随手拎起千斤铁龟,美貌少妇和白发老丐抬起虎皮软轿,齐向殿外纵去。
  王一萍心道:“看来他跟憨山寺的事情暂时已了,我何不暗中跟去。”王一萍轻功极佳,又是黑夜,缀在十丈开外,居然并未被人发觉。
  一个时辰之后──
  王一萍从寺外掠入,回到自己房中,一眼即看到床上的无碍和尚业已失踪,不由大为焦急。
  他焦急的不是无碍和尚的失踪,因为他想到无碍和尚一定是被他们自己人发现救去,焦急的是无碍和尚的那条手臂。截至目前为止,无碍和尚是憨山寺中唯一保有双臂的人。
  他在室内略一停留,立即穿窗而出,直向后殿掠去。
  憨山寺的和尚仍然聚集在后殿上。各人已在断臂上敷药包扎,有那抵受不住的,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无碍和尚被平放在衰病老僧的病榻前面,有二名老僧正在为他推拿,看情形是想替他解开穴道。
  王一萍施的是湘江一龙龙灵飞亲传的独门点穴法,两位老僧施用普通解穴手法,自然解不开。
  王一萍双目身无碍和尚身上一扫,见他双臂仍在,顿时感到一丝安慰。他决心要保住无碍和尚的这条胳膊,遂飘身下地,缓步向殿内走去。
  靠近殿门的和尚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急忙回过头来,只见一位丰姿俊逸、器宇不凡的少年公子正向殿内走来。
  他们并不是因为不明这少年公子来意,而是寺中正遭遇一次前所未有的巨变,不容外人擅入,因此,挺身挡住他的去路。
  王一萍此来全是一番好意,但他从挡住去路的几名和尚眼中看出明显的敌意,心中暗感不悦。两臂一分,硬从两个和尚中间挤身而过。
  王一萍只用了三成真力,两名和尚竟一连几个踉跄,退至二丈开外。
  其实憨山寺的和尚并非如此差劲,只因王一萍此举大出他们意料,一时未曾防备。二来也是因为断臂之后,失血颇多,功力又打了一个折扣。
  站在附近的和尚见状,只当王一萍是有心寻事而来,齐声怒叱,将王一萍团团围住。
  王一萍心想,自己跟这些和尚毫无怨尤,而且出家人似也不应该对人如此。他们如此对待自己,其中必有原因,正想先问明白,那衰病老僧已遥遥喝道:“你等休得无理,让位施主进来。”
  这病僧又老又弱,但他的话却似有着无上权威,谁也不敢稍违。病僧一语才罢,拦路的和尚已纷纷向两旁退开。
  王一萍步履从容,缓步来到病僧榻前。
  病僧在榻上微一欠身道:“恕老衲重病在身,不便下榻相迎。施主深夜光临,决非无因,不知可否将来意见告?”
  王一萍见这病僧端坐病榻之上,自然现出一股庄严气象,令人肃然起敬,遂也肃容道:“王一萍此来并无恶意。”
  王一萍说完,走到无碍和尚身旁,在他肩井、章台、天门等三穴,分别轻点了一下,即将无碍和尚受制的穴道解开。
  无碍和尚挺身而起,冷冷地怒视了王一萍一眼,然后闪电一般向立在他身边不远,手持戒刀的和尚冲去。
  无碍和尚身法甚快,一下就将戒刀抢在手中。那执刀的和尚起初略略感到有点惊愕,随即领会到是怎么回事情,不禁凄然笑道:“师兄,你尽可从从容容地来拿这柄戒刀,你以为我还会阻止你么?”
  无碍和尚在他穴道被解开的那一刹那,就已看到站在他身边的几位老僧都已少去半截手臂,僧袍上尽是斑斑血迹,这时目光扫过全殿僧众,方始发现不但所有和尚全都少去一条臂膀,就连坐在病榻上的衰病老僧也不例外。他持刀的手臂不由微微颤抖了几下,惨然一笑。
  王一萍道:“这位大师可否待在下将话说完之后,再决定是否自断右臂?”
  衰病老僧道:“无碍暂且听这位施主说完。”
  王一萍道:“我已知道贵寺自愿断去右臂,一来是因昔年曾许下诺言,二来也是因为无法破解对方所说招式。”
  衰病老僧道:“不错!”
  王一萍道:“如果我有破解之策,又当如何?”
  衰病老僧微微一笑,道:“施主大约还不知道那名老人乃是昔年名震寰宇的神剑无敌崔仲宇,武林中公认他剑法举世无双。”
  王一萍听衰病老僧将崔仲宇夸捧得这样厉害,心中颇不服气,说道:“难道他比──”
  他本是想说“他比湘江一龙又当如何”,但突然想到在自己尚未在武林闯出名头,还是不揭露自己的师承身份为妙,因此将下面的话顿住。
  衰病老人目光犀利,从王一萍特异的点穴手法,知道跟前这位少年人所说之人必是与他极有渊源,而武功又极高的人。谁知王一萍话只说到一半,就已停止。
  王一萍极快地思索了一遍,在他所知悉的武林人物中,他觉得武功最高的是被他莫名其妙地一掌震下绝谷的向衡飞,但他想到向衡飞年纪与自己相若,在武林中决不会有多大名望,说出来衰病老僧也未必知道,何况向衡飞此时早已丧身绝谷,何必再提到他。
  他随即想到两番狠斗的阴山四煞,遂道:“他比阴山四煞又当如何?”
  衰病老僧脸色倏变,他决未想到王一萍一脸正气,却跟阴山四煞这种黑白两道人见人厌的人物有着渊源。但他立即恢复平静道:“不错,阴山四煞中排行单数的两位全都使剑。不过他们专擅的是联手合斗的剑阵,若论本身的造诣,只怕仍难与神剑无敌崔仲宇相提并论。”
  衰病老僧拿不定王一萍与阴山四煞的关系究竟如何,故意如此说法,他想看王一萍听后的反应。
  王一萍因与阴山四煞有毁家之恨,现听衰病老僧话中显有抑低阴山四煞之意,心中暗觉高兴。
  衰病老僧看了王一萍脸上自然流露出来的神情,登时感到莫名其妙。他想了半天,觉得这少年人身份来历实在可疑。
  王一萍上前两步,对衰病老僧道:“恕小可再斗胆借问一句,何以贵寺上下,均愿自行断去一臂,而毫无畏缩之意?”
  无碍和尚之前根本未曾看清王一萍施的是什么身法,即已被人制住。他心中明白,王一萍的武功实较他高出甚多。他虽说是出家人,脸上仍然觉得有点挂不住,因此争道:“这是敝寺私事,何劳施主过问。”
  病僧眯着双目,缓声说道:“无碍休得无礼,这位施主全是一番好意。老衲业已看出施主年纪虽轻,但一身武学不俗。不过……不过……无碍适才说得不错,这事与施主毫无关系,何必定要蹚这淌浑水?”
  王一萍听这老僧话虽如此说,但语意之间,并无坚拒之意。王一萍决心要干预这件事情,遂道:“老禅师请勿误会,并非王一萍定要干预旁人的私事,而是觉得干瘦老头此举实在太过。我已知道禅师们所以甘愿忍受自断臂膀之痛,完全是因为无法破解他这自以为神妙无比的三招,同时昔年你们也曾答应过他,只要他能活着回来,决定答应他所提出的任何要求。”
  衰病老僧并不追究王一萍如何知道这桩无外人知道的往事,只点点头道:“不错,确有其事。而且妙尘已实践了昔年的诺言,施主不信可以察看。”
  王一萍这时才知衰病老僧法号妙尘,道:“事情发生时,我在殿外偷看。”
  妙尘老禅师微微一愕,但他立即想到,既然无碍能被他点住穴道,他在外面偷觑,这事自不奇怪。不过他觉得神剑无敌那样的能人物,竟也未曾发现殿外隐的有人,更可见出王一萍武功之高。
  王一萍首先环顾拥立殿上的僧众,道:“老禅师当然已知在下此行来意?”
  妙尘会意地向殿上僧众道:“你等且先下去,自行裹治臂伤。大师兄和无碍留下。”
  殿上僧众肃容而退,仅留下那灰袍老僧和无碍和尚。
  妙尘见众人尽皆离去,道:“施主自问确有把握破得了神剑无敌的三招?”
  王一萍未曾料到妙尘竟会单刀直入,不觉微愣。
  平心而论,王一萍此刻不但毫无破解这三招之策,甚至连中年塾师所说的是怎样的招式也不明白。
  可是王一萍瞥见妙尘在前后不过眨眼之间,神情显然大为转变,便不容多想,立道:“由云龙三现急转为龙飞九天,正好可破神剑无敌的三个招式。”
  无碍和尚唤道:“师父──”
  他仅仅说出两字,妙尘已用目光止住。凝重地道:“这事关系重大,老衲需慎重考虑。”
  无碍嘴角嚅动,似是想将话说完,妙尘已双目紧闭,静心沉思。
  灰袍老僧轻声叹了一口气,转身向殿角走去。
  妙尘思索了一盏茶时间,倏地睁开双目,道:“无碍,这位施主适才所说的招式你记清了没有?”
  无碍和尚微觉惊异地道:“师父的意思是要弟子──”
  妙尘点着头道:“无碍,你要明白!老衲要你这样做,其意并非为你保存一条手臂,而是……而是……”
  灰衣老僧突然从殿角走回,大声道:“启禀掌门,老衲觉得这事还未到公诸于世的时候,掌门但可强命无碍如何去做,而不必向他解释。”
  妙尘想了一下道:“也好,其中因缘牵连极多,一时也说不明白。无碍,你送这位施主回去。无论是神剑无敌亲自前来,或是差人前来,你就照施主适才所说的话回覆便了。”
  王一萍自信龙形九式天下无敌,心中充满自信,随着无碍和尚离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九回 君临大地,矫若游龙;无视人天,稳如泰岱
上一篇:
第七回 萍水论交,岂容置腹;诘诡之剑,宁不断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