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芥子须弥,疑似六合;鬼斧神匠,巧夺天工
2019-07-13 10:55:30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王一萍早已料到此谷主人就隐在附近,不过这人来势之猛,以及他那一身怪异无缘的装束,仍然禁不住吃了一惊。
  那人年约六旬,头顶几根花白头发,用一根红线扎了个朝天髻,上身半祼,腰上系了一条虎皮短裙,手中捏着一个长约三寸,雕刻得维妙维肖,栩栩如生的小人。
  那人眯眼向王一萍打量了几眼,没头没脑地问道:“嗯,找着了吗?”
  王一萍被那人问得有点莫名其妙,愣愣地望着那人,脸上自然流露出一股茫然神色。
  那人一见,登时变得极不高兴,将手连挥,道:“去,去,不用问就知道没有找着,唉!”
  说毕,纵向一掠,又自隐入身后那一片花树之中。
  王一萍呆立了一阵,然后仰首向四周形势细细打量。他想只要大致方向不错,眼前虽然有些花树挡住去路,总可设法通过。
  可是经过一番打量之后,不由感到极度失望,环谷诸峰,此刻看来,竟也形态略似,难分轩轾。仿佛以前登临过的无数名山大川,均与此地略似。但细一辩论又觉得多少有点差别。
  王一萍这时可真是感到有点寸步难移,自己无意之中闯入这座幽谷,显然已使主人感到不快,如果再盲目乱闯,万一又误入此谷主人所设禁地,岂不更将触怒?
  正在思索如何始可走出此谷,突然听见一片激烈的兵刃相触的铿锵声隔空传来。王一萍心中恍然若有所悟,点着头自言自语地道:“原来谷中正有事情。”
  王一萍从这一片紧密异常的铿锵声中听出激斗中的两人出招之快,远在阴山四煞之上。明知不该再在谷中逗留下去,此刻他非但不设法离去,反而借浓密花树掩住身形,蹑足向声音来处走去。
  王一萍小心翼翼地向前绕行了数十丈,眼前情景倏地一变。花树尽头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有着无数堆高与人齐的乱石。两条人影正在乱石堆中腾跃拼搏。
  尽管王一萍对争强斗胜之事似乎已不再感到兴趣,然而呈现在他眼前的这一场惊心动魄,眩目神摇的拼斗,仍然使他感到砰然心动。
  王一萍掩在树后偷看了一会,不但已毫无离去之意,反而暗聚真力,准备伺机出手。
  原来他已看清,在乱石堆中舍命拼搏的,一个是先前一度突兀出现的异装老人,一个却是一个蓝衣壮汉,只是他脸上蒙着一方素巾,使人无法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
  王一萍眼眶中所长的也是两只肉眼,当然无法透过素巾,看出那人是谁。若说能从对方身态衣着判出这人是谁,似乎也不太可能,只因王一萍结识的武林朋友极其有限,而且根本没有穿蓝衣的中年壮汉。
  可是王一萍对他表示异常的关切。因为这蓝衣壮汉守多攻少,已落下风。但偶尔攻击的威力绝大的一二招,每每能将异装老人攻势抑住,甚且将他逼退。而这偶尔攻出的一两招,却正是王一萍平日练得最勤最熟的“龙形九式”中的招式。王一萍认定这人必与恩师有着极深渊源,否则,他不可能懂得“龙形九式”。
  不过这人对“龙形九式”似乎并未学会,而且施出之时,时间、方位,均未能拿捏得恰到好处,仿佛是在当初学的时候并未经人改正过似的。
  王一萍因而想到,这人的师父不可能是湘江一龙本人。可是,不是他又是谁呢?
  异装老人身疾如风,直逼得那蓝衣怪汉团团乱转。显然已占绝对上风。
  王一萍无法知道这蓝衣大汉何以会到此谷中,以及何以会和异装老人斗在一起,然而眼前两人似已斗到分际,蓝衣壮汉显然即将落败。
  果然不出王一萍所料,异装老人突然掠至蓝衣壮汉身后,一剑刺出,隐带风雷异响。
  这一剑出手之快,威势之强,颇令掩在一旁的王一萍大吃一惊。可是他心中并不为那蓝衣壮汉着急。因为这一剑虽然凌厉无比,但“龙形九式”中的最后一式,“龙飞九天”足可从容避开这一剑。而且可乘对方惊诧失神之际,临空下击,抢制机先。
  异装老人须眉轩处,呵呵一笑,长剑已点中蓝衣壮汉右肘,发出叮的一声异响。
  王一萍大吃一惊,唯恐异装老人再度乘机进击蓝衣壮汉,立从掩身之处电掠而出。金色短剑也自撤剑在手中,连人带剑,直向异装老人扑去。
  异装老人点中蓝衣壮汉之后,正在得意发笑,王一萍已疾掠而至。
  异装老人毕竟功力不凡,虽然正在得意忘形,放声大笑之际,仍然及时发觉,身子疾旋而闪,轻灵避开。
  王一萍见异装老人身法极为灵活,一时倒也不敢贸然追击。同时他想先察看一下蓝衣壮汉臂上伤势轻重。异装老人闪开之后,王一萍即斜落在蓝衣大汉身旁。
  异装老人瞧了王一萍几眼,摇着头道:“咦,你这娃儿怎地又跑到这儿来啦!”
  异装老人说话神态怪里怪气,王一萍不加理睬,低声向身旁那蓝衣壮汉问道:“兄台伤得如何?”
  那蓝衣壮汉斜持单剑,自始自终保持被异装老人一剑点中时的那种姿态,木然不动,对王一萍的问话也不作答。
  王一萍目光停滞在异装老人身上,又道:“兄台尽可放心自行疗伤,小弟可代你略尽守护之责。”
  异装老人敛去脸上笑容,怪声怪气地道:“傻小子,你真会多管闲事,你知道他是谁吗?”
  王一萍心中想到:“不错,我根本不知道他姓甚名谁,况且今天尚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敢说必与师父有着极深关系,我今天助他一臂之力,也可说是略报师恩。”
  遂道:“在下王一萍,受业于湘江一龙。今天虽是无意间来到此地,你能说我是多管闲事么?”
  说时目光一扫那仍然呆立不动的蓝衣壮汉。
  异装老人浑身一震,瞳孔睁大,表情怪异,说不清是喜是怒。
  半晌,突然放声痛哭,道:“天啊!我燕南翔总算盼到了今天。娃儿,快告诉我,龙灵飞现在何处?”
  王一萍已经有过几次经验,每次提到恩师的名头,必使对方或喜或怒情绪激动,由此可以证明恩师在世之日,的确是众所瞩目的武林泰斗。
  就在这时,突闻身后一缕衣襟带风之声,由近而远,去势甚快。王一萍扭头一看,原来是那蓝衣壮汉乘机疾掠而去。
  王一萍想到异装老人既然和蓝衣壮汉在林中恶斗,又将他右肘点伤,显然双方有着某种仇恨,他想知道师父现在何处,必未安甚好心。纵使湘江一龙龙灵飞仍然健在,他也不会轻易说出。
  异装老人显得十分心急,同时对王一萍毫无戒备之意,上前数步,急急问道:“娃儿,快说,快说,快说!龙灵飞现在哪里?”
  王一萍心想蓝衣壮汉已经去远,突然闪身一旁,拱手道:“后会有期!”
  说毕,转身就待疾纵而去,只闻身后一声暴喝道:“娃儿,想跑么,别忙!”
  数缕劲风,电般向项后抓到。
  王一萍事先早已想到异装老人未必肯让自己轻易离去,因此早有准备。
  王一萍应变极快,弹丸般向前跃出二丈多远,同时把手向颈后格去。
  饶他如此,仍觉颈后一紧,已被抓中。
  就在这时,突又听见空中有人连声唤道:“爷爷,爷爷,倩儿来了,倩儿来了。”
  异装老人微微一怔,树梢翩然飞来一只绿毛红嘴鹦鹉,落在异装老人肩上,巧舌辗转,犹自将“倩儿来了”这四字唤个不停。
  异装老人点了王一萍软哑两穴,顺手往树根下一放,道:“我的小孙孙来看我,你乖乖的给我躺着,回头我还有话问你。”
  说毕,扭头逗着停在肩上的绿毛鹦鹉,穿越花树而去。
  王一萍被搁在树下,口不能言,身子又丝毫不能转动。他在憨山寺中被神剑无敌崔仲宇奇异的眼光瞪退,已自感到难受无比,此刻又被异装老人轻而易举地制住,搁在树下,更说不出是一股什么滋味。
  他时而想到自己离开北京距今共不到数月功夫,就已遭到两度挫败,可见天下之大,奇才异能之士不知多少。
  自己在路上还一再想起,要以一身所学,在江湖中做些大快人心的事。可是此刻想来,自己凭什么敢说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狂语?
  想着想着,一片纷沓的足步声由远而近。异装老人去而复返,身旁却多了一人,正是曾指自己是个疯子的美丽少女——“海萍”。
  两人一路言笑,直向王一萍身前走来。
  王一萍此刻真恨不得地上裂出一条缝儿,好让自己钻下去。
  美貌少女巧笑倩兮,显得无比天真,道:“爷爷,你的病是不是快要好了。”
  异装老人侧着头,瞪了“海萍”老半天,始道:“你爷爷害的是心病,世上只有心病最是 难医,你奶奶不想法替我解开心上这个疙瘩,却将我困在这里,我这病一辈子也好不了。”
  “海萍”对异装老人嘴中所提的奶奶似乎十分畏惧,小口一抿,立道:“咱们不谈这个,一年不见了,爷爷这回该传我一套什么功夫?”
  异装老人低头思索了片刻,道:“不成,爷爷的本事全都被你学光啦!”
  美貌少女哪肯相信,不依地道:“爷爷骗人,我不相信。”
  异装老人倒真够老实,少女这么一嚷,一张老脸登时变得血红,赧然道:“小孙孙,我是在骗你,不过我在练这套功夫以前,曾经对天发誓,必须跟湘江一龙印证过以后,占了上风,方能传人的。”
  美貌少女小嘴一噘,一半撒娇,一半生气地道:“爷爷就说不教就是了。”
  异装老人急忙分辩道:“爷爷的本事不传给你还传给谁?”
  少女道:“哼,鬼才相信,江湖上谁都知道湘江一龙已经失踪了整整十年,爷爷这么说,分明是存心不教么?”
  异装老人突然神秘地道:“你性急些什么,总不会让你等多久,不过,你也得帮爷爷一个忙。”
  少女问道:“谁帮你的忙?”
  异装老人道:“你得设法让我离开此地。”
  少女吃惊地道:“离开此地?爷爷,你要到哪里去?”
  异装老人显得十分得意地道:“自然是去找湘江一龙啊!”
  少女道:“爷爷已经知道湘江一龙躲在什么地方?爷爷怎么知道?”
  异装老人道:“你不要多问,只说你答不答应?”
  少女低头想了片刻,道:“好,可是你千万不能跟奶奶说是我。”
  异装老人见少女居然答应了,高兴地道:“你放心,我怎会告诉那个死老婆子。”
  美貌少女突然想起一事似的,又道:“对了,我差点忘记跟爷爷提出一件事情,奶奶已经传出爷爷当年威震群邪的‘鬼手令’,三月之后,在峨嵋金顶举行剑会,这事奶奶事先从未提过,还是我来有时候才告诉我的。爷爷,你猜奶奶这是什么意思?”
  异装老人毫不考虑地道:“大概是她浑身老骨头发痒,又想找人陪她折腾折腾。”
  这时两人边走边谈,已经距离王一萍身前不远,少女一眼瞥见,惊奇地咦了一声,道:“你怎会在这里?”
  王一萍动弹不得,只能望着她苦笑。
  异装老人紧张地道:“你们在路上碰见过他?”
  少女点了点头。
  异装老人道:“你奶奶知不知道他就是湘江一龙的徒弟?”
  少女脸带惊诧,望着王一萍道:“啊!不知道。”
  异装老人低头思索了一会,道:“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你奶奶又疑心。我燕南翔今生能否如愿,就看这人了。”
  异装老人匆匆送走美貌少女,重又回到王一萍身边。
  王一萍这时已经知道这位自称燕南翔的异装老人乃是美貌少女的爷爷,也不知究竟是什么原因,他有不敢见那美貌少女之面的感觉;起初,王一萍竟将她误认为是海萍,后来,经过一番思索,觉得即使这位美貌少女长得和海萍一般无二,也不可能真的就是海萍。
  燕南翔走向王一萍身边,单手抓起王一萍,撒开大步,在花树中疾速穿行了一阵,已然来到低矮石屋前面。小屋中央设有两扇木门,却未关闭,王一萍一眼看见屋内墙上挂满刀锉斧锯之类的工具,并且还设有一座炉灶。
  燕南翔匆匆走进石屋,替王一萍解开穴道,指着炉灶旁边的一张木椅,道:“小娃娃,你乖乖地坐着,我去去就来。”
  燕南翔也不怕王一萍乘机溜走,说完之后,立又出门而去。
  王一萍已经想到那片花树必是按照九宫八卦方位栽植,如不知道阵法,休想闯得出去。
  不多一会燕南翔已是去而复返,不过在他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王一萍目光扫过那人,眉头立时一皱。原来被燕南翔一并挟着回来的,正是王一萍认为已经趁机逸去的蒙面蓝衣壮汉。
  燕南翔将蓝衣壮汉往石屋中央一放,笑嘻嘻地道:“娃儿,可委屈了你。”
  王一萍一时弄不明白燕南翔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因此直愣愣地望着燕南翔。
  燕南翔也不知为了什么缘故,神情显得无比兴奋,不再理会王一萍,径将那蓝衣壮汉扶至炉灶之前,扇动大炉。
  王一萍越来越感到莫名其妙。他心想燕南翔既将蓝衣壮汉擒回,决不可能怀有好意。因此表面上装出毫不在意的样子,暗中却已移向燕南翔身侧,一双剑目紧盯在燕南翔身上,只要燕南翔一有下手之意,立即先发制人。
  燕南翔一面拉动风箱,使炉火燃得通红,一面望着王一萍憨笑不已。
  约摸过有一盏茶时,炉火已经大炽,青绿色的火苗一吞一吐,足足冒起有一尺多高。
  燕南翔仍然发着憨笑,道:“娃儿,你是龙灵飞的徒弟?”
  王一萍一面琢磨燕南翔话中的意思,一面缓缓答道:“不错。我不是已经将身份表明过?”
  燕南翔伸手猛拍一下后脑勺子,笑道:“对,对,要不是你自己说出来,我也不能知道,哦,小娃娃,你可知道我是谁?”
  王一萍先前已听燕南翔自己说出了姓名,但却故意摇了摇头。
  燕南翔好似有点失望地道:“我叫燕南翔,江湖上称我鬼手,龙灵飞难道没有跟你提过?”
  王一萍的确未听龙灵飞提到过燕南翔,因此又摇了摇头。
  燕南翔脸上笑容一敛,气忿地道:“我不相信,龙灵飞虽然曾经胜过我一招,可是他素来最看得起我,他既然放你出来闯练,就该将武林中一些响铛铛的人物跟你提上一提,他居然敢不提我鬼手燕南翔?哼!气死我也。”
  燕南翔说话有点有悖常理,神情也显得有点疯癫,可是王一萍心中早已有数,燕南翔的确是一位身怀奇功的怪人。
  燕南翔突然抓起蓝衣大汉向熊熊炉灶中掷去,一面向王一萍大声道:“走,你带我去找龙灵飞。”
  王一萍始终注视着燕南翔的一举一动。燕南翔才一伸手向蓝衣壮汉抓去,王一萍就向燕南翔身前欺进,骈指如戟,猛向燕南翔胁下戳去。
  燕南翔挟着一人,身法仍然奇快,一闪让开,跟着五指一松,将蓝衣大汉,掷进炉中。
  王一萍心中大急。他这时如果抢先救人,必定遭到燕南翔的截击。但蓝衣壮汉自被燕南翔点中那一剑之后,神态始终如此,分明是被制住穴道。试想这一炉熊熊大火,血肉之躯,如何抵受得住。
  他所以要尽力抢救那蓝衣壮汉,唯一的原因就是看出蓝衣壮汉与恩师似有渊源,这时他甘冒被燕南翔从身后猛击的危险,一手虚护身后,纵至炉前,疾向蓝衣大汉露在灶外的两腿抓去。
  燕南翔并未如王一萍所料,从身后偷袭反而呆立不动,显得略有不解地道:“你这娃娃疯啦!”
  王一萍动作奇迅,已从灶中将蓝衣壮汉救出。不过王一萍将人救出之后,非但没有欣喜之境,反而现出一脸疑惑之色。
  蓝衣大汉身子僵直,横躺地上,身上衣服已被烧燃。
  王一萍起先那样迫不及待地将蓝衣壮汉自火炉中救出,这时却眼睁睁看着蓝衣壮汉身上衣服被火烧燃,也不设法将火弄熄。
  蓝衣壮汉被王一萍救出之后,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上衣服仍在继续燃烧,烧毁的地方,露出一身闪蓝发亮的皮肤,王一萍眉目深锁,禁不住走上前去,轻轻一弹,随即发出“钉”的一声。
  王一萍跃离七尺,怔怔地望着蓝衣大汉。
  燕南翔在经过微微一愣之后,反而又哈哈大笑,一面笑着,一面举拳向蓝衣大汉挥去。
  燕南翔这一掌柔而不刚,但仍卷起一片掌风。蓝衣大汉身上衣服已有一部分被烧成灰烬,这时被这股掌风一逼,立即随风飘散,露出大部分皮肤,全是青蓝色。
  王一萍几乎有点难以相信,但他亲目所见,却不容他有丝毫怀疑。
  燕南翔笑得更为得意,高声道:“小娃娃,你还要救他吗?”
  燕南翔此语一出,王一萍心中仅有的一丝怀疑也顿告烟消云散。不过他心中却又生出另一种怀疑。就算燕南翔一双鬼手,确有巧夺天地之功,能用几斤钢铁,铸造出这外貌看来栩栩如生,而动作又异常灵活的铁人。可是他怎会知道恩师的不传秘学“龙形九式”?
  燕南翔突然变得十分庄重地道:“我燕南翔已经这么大一把年纪了。就算死在这座香喷喷闻着就令人生气的山沟里,也算不了什么,可是小哥儿你若这样困死在这里,可就冤枉啦,我说,咱们不妨打个交道。你既然自称是湘江一龙的徒弟,‘龙形九式’一定是知道的,你就将这套龙形九式教给我,我就放你出去。”
  王一萍毫不考虑的加以拒绝。
  燕南翔略感失望,又道:“啊,你一定是怕龙灵飞责怪于你,不该将他的看家本领随便传给别人。这个你大可放心,‘龙形九式’我并不是不会,可是我燕南翔还没将他看在眼里。”
  王一萍心中想到:“你这不是摆明了骗人么,你要是真会,何必要我教给你?”
  燕南翔横了王一萍一眼,气吼吼地道:“哼!你不相信,是不是?”
  说罢,也不待王一萍回答,滑开步子,就在石屋中演练起来。
  王一萍看清燕南翔所演的果然是“龙形九式”,而且较那个被自己误作真人的铁人犹高一筹,难怪他能抢制机先。
  燕南翔一口气将“龙形九式”全部演完,脸上又换了笑容,道:“这下你总该可以相信了吧!”
  王一萍禁不住疑惑地问道:“既然你会龙形九式,为什么还要我教你?”
  燕南翔两眼一翻,道:“那是我丢人现眼的事情。大约你师父已经告诉过你,难道你一定要我亲口说出?”
  王一萍听燕南翔这样一说,倒真感到有点不行继续追问下去。
  燕南翔仿佛认定王一萍会答应似的,又道:“你瞧咱们就这样办吧!你将‘龙形九式’细心为我演练几遍,事完之后,我一定设法让你离开此谷。”
  王一萍毫不考虑地摇摇头,表示拒绝。
  燕南翔耐着性子又道:“你要是觉得不合算,我也教你一套绝不比‘龙形九式’差的功夫给你,你看怎样?”
  王一萍仍然摇摇头。
  燕南翔双目一瞪,已有了三分怒气地道:“哼,你可想明白些,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一萍毫不动心,缓道:“你想怎样,尽可放手去做,龙形九式是我师门不传之秘,怎能轻易传给旁人。”
  一言未了,燕南翔中食两指已闪电般戮在王一萍灵如穴上。喝道:“小娃儿,你心里可放明白点儿。只消我指下微一用力,你这多年的功夫就算白费啦!”
  王一萍听出燕南翔竟拿废除武功来要胁他,或是早在数天以前,王一萍也许可能就在燕南翔的要胁之下就范。可是在这短短数日之中,王一萍的心情已起了莫大的变化。莫说此刻燕南翔仅拿废除武功来威胁他,即使是以性命来要胁于他,他也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燕南翔手指轻轻向下压了一下。王一萍立刻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全身都泄了气一般。
  但王一萍仍然神色自若地道:“你若是好言跟我商量,也许我会答应你的要求。如果你一味用强,以为可以逼得我答应,那简直是做梦。”
  燕南翔业已用尽了种种方法,均无法使王一萍就范。这时听王一萍这样一说,微微一呆之后,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连声道:“啊!......我的小爷,算你狠,我拿你可真没有办法,你就答应我吧,我跟你磕头都成。”
  说完,真的向王一萍一连嗑了好几个头。
  王一萍没有想到燕南翔竟会这样,一时之间,竟被弄得啼笑皆非。
  燕南翔见王一萍还不答应,又磕了一个头道:“我梦想再跟湘江一龙交一次手,已经想了十多年,人都快想疯了,你就答应了吧!”
  王一萍既然知道鬼手燕南翔跟恩师是同辈的人物,怎能受人家的跪拜,但他身上穴道仍然被燕南翔制住,四肢无法活动,遂道:“你请起来吧。”
  燕南翔头发已经花白了,仍然跟小孩一般,跪在地上不肯起来,撒赖道:“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他已看出这办法当真有效。
  王一萍想了一下道:“我说出来,也许会令你大为失望。”
  王一萍一时之间,坚定的意志几乎为之动摇。但他脑海中电般闪现出几幕往事,一幕是在黄山绝顶和向衡飞的一场惨烈拼搏。最后,向衡飞被自己莫名其妙地震落谷底,他觉得对恩师的遗命,总算有了一个交待。
  另一幕是憨山寺中跟神剑无敌崔仲宇较量的情景。一连三招,对方只是眼皮略抬,自己就已自动认败后退......
  加上眼前这位有点疯癫,但武功却显然极高的鬼手燕南翔。
  自己只怕练上一辈子也无法赶上这些人。
  反正自己师命已了,用不着再多费力气,做这种无法办到的事情。
  燕南翔干脆撒赖到底,道:“你好意思,我老人家头发都白了,还跟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叩头,你再不答应,不怕折了阳寿?”
  王一萍面现肃容,庄重地道:“先师湘江一龙早在十年以前就已过世了。”
  燕南翔张嘴瞪眼,显然十分吃惊,但片刻之后,突然放声狂笑,道:“好小子,你当我是什么人,敢拿这种话来骗我。”
  王一萍见燕南翔根本不信,再次说道:“在下怎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先师委实是在十年以前就已谢世。”
  燕南翔任由王一萍如何解释,也不肯相信湘江一龙已经死去。
  王一萍感到十分无奈,道:“如果在下带你到先师的墓上去观看一下,大约你总可相信了吧!”
  燕南翔道:“这还像话,哈哈......你说吧,龙灵飞的墓在哪里?”
  王一萍道:“在北京城内。”
  燕南翔仿佛害怕有人偷听似的,极快地在屋外去绕了一圏。回到室内,替王一萍解开穴道:“过了这三天,咱们就到北京去。”
  燕南翔一反疯疯癫癫的态度,显得十分正经地道:“糟糕,这迷阵只有我那老婆跟我的小孙子可以胡钻乱跑。”
  王一萍心中奇道:“怎么他也是被人困住的?”
  燕南翔瞥见王一萍脸上迷惑之色,遂道:“小娃娃,你不相信我的话,是不是?”
  燕南翔思索了一下,说出一段往事。
  原来燕南翔当年也是武林中极负盛名的一流高手。他那绰号,不单是因为他善于塑造各种人物花卉,同时也是因为他对敌之际,有几招绝活使得神出鬼没,神奥异常,因而博得“鬼手”这一绰号。
  南北双灵出道不久,声誉鹊起。因此两人都是一般的心高气盛,硬要逼着对方改去“灵飞”两字。两人为了这事,已经拼斗了若干次。
  燕南翔年纪较南北双灵略长,在南北双灵未曾出道以前,已是武林中出了名的高手。有那好事的人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挑使燕南翔和湘江一龙互较高下,结果燕南翔最后不幸以一招之失,败在“龙形九式”之下。
  燕南翔回去之后,自此未再江湖露面,旁人总以为他大约是埋首荒山,退出江湖。不料他却在黄山秘谷中造出一个巧夺天工的铁人,并且能够将他硬记下来的“龙形九式”演练出来。燕南翔一心要想破解“龙形九式”的招式。

×      ×      ×

  三天之后燕南翔果然偕同王一萍离开这座幽谷。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十二回 荒园残烬,犹有天地;秋景山水,岂无玄域
上一篇:
第十回 是欤非欤,真伪莫辨;恨乎悔乎,我心能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