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你争我夺,可悯可恨;尔虞吾诈,亦惧亦惊
2019-07-13 10:58:28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王一萍躲在穴下,听见嚓的一声,早已将金色短剑准备妥当。
  张炳南左手轻轻搂着舒林官的尸体,挡在胸前,右手紧握着一根惯使的分水刺,身形一掠,径自投入穴口。
  王一萍不待张炳南落地,施出“龙形九式”迎了上去。
  这“龙形九式”果真神奥无比。张炳南才一入穴,即已瞥见一道金光,裹着一团极淡的身影,陡地从暗处疾飞而出,眨眼间,眼前人影似是由一变二,由二变四......
  张炳南大吃一惊,不知对方施展的究竟是哪一门功夫。惊慌中真气猛沉,想先落到实地上再说。
  谁知念头才转,眼前人影突然全部不见,只觉背心一凉,同时觉得有一股温液,顺着脊梁,直流而下。
  张炳南抱着舒林官的尸体跃下穴来,原是想利用那具尸体,阻挡对方雄浑的掌力,但哪里料到守在穴下的已不是燕南翔,而是王一萍。王一萍施展的“龙形九式”原是绝顶轻功,张炳南纵使空手而下也未必能逃得开,何况手中还多了一具笨重碍事的尸体。
  张炳南受创之后,苦笑一声,放开舒林官的尸体,退后两步,将身子倚在穴壁上。
  王一萍手握金剑,望着倚墙而立的张炳南,不知如何是好。
  他无法再向一个已经受伤,而又毫无抗颉意图的人下手,可是如果留下这人,事实上又办不到。因为穴外还有许多人会继续下来,自己一面需要监视穴中受伤这人可能会向燕南翔和毒儒欧阳善初下手,一面又需防到穴顶突然会有人下来,一心二用,只怕无力兼顾。张炳南右臂微抬,身子突地向前抢出一步。
  王一萍以为张炳南突然出手,本能地微微向后一让。不料张炳南身子前后摇晃了几下,扑通一声,向前栽倒。
  王一萍感到一阵呕心,他想不到杀死一个人竟是这般容易,只不过半个时辰,这座地穴中就已死了三人。
  不过,王一萍继而一想,这样倒也省事,自己可以专心一致地防阻从穴顶冲下来的人。
  钱江三矮中的老二蔡成章侧耳倾听了一阵,竟未听到穴中有搏斗的声音,情知不妙,但仍大声喊道:“大哥,你怎么啦,可要小弟下来帮忙?”
  穴中传出一阵嗡嗡的回响之声,却无张炳南的回答。
  一个阴沉尖涩的声音说道:“蔡二当家的,看来你们老大情形有点不妙哩!你就别再踌躇了。万一你也遭到了不幸,我们这些人一定可以为你报仇。”
  蔡成章是个直性汉子,而且两位结义兄弟连遭不测,心中又急又乱,根本听不出说话这人是想激他及早送死。反而有了虽死无憾之感,纵至穴边,一掠而下。
  王一萍早有准备,“龙形九式”配合金色短剑,不俟蔡成章落地,立即迎了上去。
  以王一萍此刻所具的功力,本来不难一举得手。可是王一萍突然想到,那人和自己无仇无怨,实在不忍心下手。因此已经递出的金剑向旁一偏,轻轻拍在那人肩头。
  蔡成章一声不响,落在地上,立即向毒儒欧阳善初和燕南翔所在之处扑去。
  王一萍心中一急,他倒不怕那人伤了毒儒欧阳善初,而是担心鬼手燕南翔也为那人所伤。
  这人轻功不弱,早已冲至毒儒欧阳善初向前。手中钢刺疾闪,用足全力照准欧阳善初心窝刺去。
  王一萍纵使能在这时赶回,只怕也无法防止这一幕钢刺穿心的惨剧。情急之下,将手中金色短剑当做暗器,全力掷出。一溜金光,脱手而出,直奔那人后心。
  这原是瞬息间事。谁知就在金剑即将扎中那人后心之际,那人已闷哼一声,身子往后急仰,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使金色短剑堪堪自那人胸前擦过,直向毒儒欧阳善初的头上飞去。王一萍当初是救人心急,想不到事情会有这等变化。眼看欧阳善初势将丧命在自己剑下,急得两眼急闭,不敢再看。耳中仿佛听见“噗”的一声轻响,悲叹了一声道:“唉,完了!”
  过了片刻,突然想到那人既然避过金剑,必定会继续向燕南翔下手。心中又是一急,赶忙将眼睛睁开。定睛一看,只见毒儒欧阳善初和燕南翔仍然好端端地坐着,只是欧阳善初头上儒冠不知怎地已落在地上。
  那人已直挺挺地躺在地上,看样子业已死去。
  王一萍绝未想到,只这片刻之间,事情已有了意外的变化,不由站在原地发愕。
  原先拿话挤着蔡成章下穴送死的是红旗帮副帮主三手判官吕无畏,这时见蔡成章下穴之后,仍是毫无声息,料知已是凶多吉少,遂道:“钱江三矮看来都已赴地府黄泉归位去了,不知哪位愿意再下穴试试?”三手判官吕无畏问完,隔了半晌,居然并无人应答。因为几位声望高的,顾全身份,不肯太早下穴,同时也知道,下穴愈早,愈是不利,那些功力较差的感到有些胆怯,不敢下去。
  三手判官吕无畏游目一扫,冷道:“既然大家都礼让不前,我倒想出了一个主意,咱们用抽签的方式,决定下穴的先后次序,抽着谁就是谁,各安天命,大家认为如何?”
  不贰庵主一音大师道:“这办法不错,只不知这签应当如何抽法?”
  三手判官吕无畏道:“如果大家都不反对,我就将抽签的方法说出来。”
  园中一片沉寂,显然并无人表示异议。
  王一萍掩至穴下,听得十分明白,同时心里想道:“这些人既然同时在此时此地出现,显然都是为了穴中财宝而来,只是这些人口音甚杂,并非毒儒欧阳善初所说的北七省武林人物。”
  铁腿胡一贯道:“既然大家都无异议,咱们就开始抽定下穴的先后次序吧!”
  穴外暂时保持着一片寂静,不过王一萍知道,不消多时,就会有一场更为惨烈拼斗。
  王一萍扭头看看毒儒欧阳善初,欧阳善初虽得燕南翔之助,但一时半刻,仍不能将所中之毒逼出,如此看来,片刻之后即将发生的一场拼斗,势必完全由自己单独应付不可,王一萍想到此处,不由感到又是惊喜,又是惶恐。
  穴外人声稍静,显然是在抽定下穴的先后次序,这时突然有人一阵怪笑,高声道:“这倒真像是上苍有意安排,今晚此园高手云集,盛极一时,任谁先下去都比我强,却偏偏让我抓着头签,也罢,我鲍一鸣再没出息,拼出一条性命,也要下去试上一试。”
  一个异常尖涩的声音道:“鲍当家的,你要是不愿意,可以自动放弃,不过,穴中的宝物你也只有袖手瞧瞧的份儿。”
  原来那人道:“吕副帮主,您放心,这穴即使是油锅刀山,我鲍一鸣也得闯上一闯,何况只不过是个不敢露面的缩头乌龟。”
  鬼手燕南翔最听不得这句话,闻言低声对王一萍道:“娃儿,别客气,给他点苦头吃吃。”
  一言未了,一团黑影已自穴顶疾射而下。
  王一萍颇想仿照燕南翔的作法,运用掌力,硬将这人硬震回去。
  掌力尚未发出,突然想到自己功力,远不及燕南翔来得深厚,单凭一掌之力,能否将那人震弹回去,实在大成问题。
  想到此处,不由略感迟疑,就在这时,那人早已飘然落地,同时似已看清燕南翔和欧阳善初存身之地,身形略停,作势欲扑。
  王一萍知道毒儒欧阳善初此刻固然是毫无抵抗之力,就连鬼手燕南翔,也因为帮助欧阳善初运功之故,同样无法应敌。如果两人遭受任何伤害,都是自己迟延之误,心中一急,自然而然施出自己最得意的身法,以指代剑,猛向那人扑去。
  鲍一鸣全付精神均放在毒儒欧阳善初和鬼手燕南翔两人身上,未曾注意到暗中还藏得有一个王一萍,直到王一萍掠近,方始发觉,身形一塌,一式“风摆残荷”疾向侧旁闪去。
  王一萍一上来就施展湘江一龙生平得意绝学“龙形九式”。何况又是全力施为,鲍一鸣身形闪移三尺,脚尖尚未着地,背部重穴已被王一萍点中,哼也未哼一声,就已倒地死去。
  王一萍这次得手,根本没有时间容他检视一下鲍一鸣究竟是否是暂时昏倒,抑是已经死去,立刻跃回原来掩身之处。
  片刻之后,穴外那尖涩的声音道:“看样子鲍当家的已经在人家才一出手之际,就被制住了。”
  王一萍闻言,心中不由一惊,暗道:“这人功力如何?此刻虽然尚无法知道,但他这份单凭些许风声却已察出敌情的能耐,就非常人能及,不知这人究竟是谁?”说话这人乃是这一干人中功力最深的诸葛老妖。
  随着红云寨主鲍一鸣下穴的是拏云手陈少白,依次再是赛武侯孔未明,九尾仙龟陆尚年......
  这些人武功一个强似一个,而且下穴之后,施展的全是最具威力的看家本领,王一萍必须施展“龙形九式”方足以取敌制胜。
  可是“龙形九式”一旦施展开来,最多施用到第四五两式,就已得手。
  王一萍使用金色短剑,已一连刺死了几名从穴顶冲下来的高手,听听穴外人声,尚未下穴的人似乎为数尚多,而且就适才已经下穴的几人而论,第一个下来的人武功最差,其后就一个强似一个,如果判断不错的话,此刻留在上面的人,必然都是武功较高之辈。
  下穴的次序能抽得如此凑巧,颇足使人称异。
  当王一萍用剑刺毙九尾仙龟陆尚年之后,诸葛老妖又道:“刘寨主,这次该轮到你了。”
  这人说毕停了片刻,始有一个洪亮的声音道:“哼!哼!今夜园中高手云集,我刘大任可不想献这个丑!”
  语毕,一阵清晰的脚步声由近而远,显然是那该当下穴之人,自动放弃权利,而且走了开去。
  尖涩的声音冷笑了一声,讥讽地道:“刘寨主此举不觉得太谦了么?”
  那人一径向前走去,根本不予理会。
  王一萍轻舒了一口气,心想无论如何,总算减少了一个对手。
  接着另一个操吴侬软语口音的人说道:“想今夜云集在此地的哥们,无一不是身怀绝学的武林高手,若凭真才实学,未见得不如别人,可是人家占尽地势,咱们是下去一个,完蛋一个,这事太不合算,我想咱们还是想个什么办法将穴中人逼将上来。”
  这人一言才罢,立即响起一片哄然应诺之声,显然这些人已都没有下穴的勇气。
  王一萍心中暗道:“这一下可糟了,如若只是让我守在穴下,占住地形,出其不意地施展‘龙形九式’,还可勉强阻挡一时,但要自己在平地上和这许多高手周旋,却是毫无把握。”
  王一萍听出说话这人语气十分肯定,生似绝对有把握将自己逼上去似的,不由甚为耽心,因为推测那人想出来的必定是最为恶毒的法子。
  燕南翔一眼望见王一萍脸上为难之色,遥遥说道:“娃娃,你别着急,再有片刻时间就可以完事了。”
  王一萍闻言,心里自然又宽了一点。
  就在这时,一溜火光,自天而降,一大束燃烧着的焦木被人从穴外掷入,落在地上,立刻震散开来。
  王一萍双掌连挥,迅即将几段烧燃的焦木全部弄熄。
  他这里刚刚将火弄熄,穴口火光一亮,又有好几束燃着的焦木连续投入。
  王一萍无暇考虑,身形一飘,绕着十来处火头疾旋一遭,又被他全部弄灭。
  以穴外人那些人的身份而论,本不该施出这种无赖手段,这也是因为鬼手燕南翔击毙舒林官的那一掌威势太强,而且王一萍又守在穴下,不肯上去之故,不得已,才想出这么个法子,不过其中功力最高的几人始终静立一旁,只是没有表示反对而已。
  动手那些人此刻见火攻无效,也都停下手来。
  最先想出施用火攻的人叫做粉面狼陈古应,这人武功倒不怎样,可是为人颇富心机,且钱江三矮连续送命之后,即已悟出红旗帮副帮主三手判官吕无畏提议以抽签方式决定下穴先后次序的阴谋。
  陈古应先前有话只敢放在心里,不敢说出,其后,等到南五省黑道有名高手红云寨主鲍一鸣、拏云手陈少白、九尾仙龟陆尚年等人相继入穴,而且也都在极短的时间内送命,时间紧迫,方始感到非说不可。
  想起再有三人,就要轮到自己,如果到那时再有所表示,难免不会被人目为胆怯,但他知道红旗帮在中原一带势力极大,不便公然开罪,因此拐弯抹角说出了那一番话。
  红旗帮副帮主三手判官吕无畏自然明白粉面狼陈古应的心意,因为直到这时为止,已葬送了好几人的性命,却连穴下隐藏着的究竟是何人都无法知道,吕无畏对今夜之事虽早有通盘打算,但此刻也觉得还是先将穴下之人逼出来,看看明白为妙。粉面狼陈古应见火攻无效,眼珠一转,又生一计,轻声向三手判官吕无畏说了几句,吕无畏轻轻点头,陈古应立即从附近弄来一大堆焦木,堆在穴上四周,打燃火折子将焦木全部引燃,俟那堆焦木燃得正旺,突然用水将火淋熄,一股白色浓烟,冲霄而起。
  三手判官吕无畏早已招呼铁脚板吴一贯,诸葛老妖分立三方,和陈古应同时运掌,将那一大堆浓烟直冒的焦木,分从四方猛然逼下地穴。
  王一萍早在穴底看了半天,猜不透他们究竟是何心意,这时只见穴口光影再暗,一股威势凌厉已极的劲气,直逼而下。
  王一萍向旁疾闪,避开来势,只听得哄然一声巨响,那一大堆黑烟滚滚的焦木,挟同一些顺势带下的石块,一齐撞向地面,刹那间,穴中即已布满一层浓雾。
  王一萍一时不察,吸入一口,立刻呛得咳嗽不止,他一面强行忍抑,一面挥掌向那些焦木劈去。
  这不这样乱劈还好,连劈数掌之后,成堆浓烟直冒的焦木,被王一萍劈得满处皆是。
  偏偏穴中被三手判官吕无畏等人用掌力封死,一点烟气也透不出去。
  鬼手燕南翔这时再也忍耐不住,突然离开毒儒欧阳善初,疾向穴口外跃去,同时大声喊道:“娃儿,你快随我上来。”
  三手判官吕无畏等人听见燕南翔喊声,知道穴中人果然已无法藏身,准备冲上来,而且冲出来的人不止一个,不由得都凝神戒备。
  只见穴下一条人影直窜上来,铁脚板吴一贯首先发出一声大喊,挥掌劈去。三手判官吕无畏及诸葛老妖也在同时发出一掌,只见那人哼也未哼一声,即被击得血肉淋漓,肢分头裂。
  众人都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不免微微一愕,一连又是两条人影,从穴下直窜上来,同时有一股绝大的力道,分向四人击去。
  穴边四人,以粉面狼陈古应最惨,一下即被震落池中,弄得浑身泥水,三手判官吕无畏和铁脚板胡一贯各退两步,幸亏功力较深,及时稳住身形,始未跌落池中。
  诸葛老妖未被震退,但上身也被震得连连晃动。
  燕南翔这一手果然将园中所有的人全部震住。
  诸葛老妖眯着一双怪眼,连连向鬼手燕南翔打量,表面上神色不动,心中却暗吃一惊。
  燕南翔和王一萍两人,一个奇装异服,一个却是长衫飘拂,英挺俊拔,而且手中握着一柄显然锋利已极的金色短剑,像这样两个极不相衬的人站在一起,更令人觉得非比寻常。
  燕南翔环视四周一眼,指着王一萍高声道:“诸位看清,这位就是湘江一龙龙灵飞的嫡传弟子,也就是本屋主人,穴中宝物原来属他所有,奉劝诸位乘早打消妄念,否则别说我鬼手燕南翔不答应,就是尚在穴中的毒儒欧阳善初兄也绝不会袖手。”
  燕南翔此语一出,除了诸葛老妖等少数几人而外,其余的人莫不讶然失声。
  只因湘江一龙龙灵飞、鬼手燕南翔、毒儒欧阳善初这三人只需任何一人已可使园中诸人感到头痛。
  不贰庵主一音大师首先说道:“既然穴中原有主人,又有燕兄和毒儒为他出头,依贫尼看法,今夜之事,最好适可而止,诸位如何决定,不敢勉强,至于贫尼本人,首先请辞。”
  一音大师佛袍飘扬,恍如一头灵鹤,在树梢晃得几晃,即已掠出园外。
  一音大师这一走,局面急转直下,铁脚板胡一贯和诸葛老妖也有了去意,一来是因为有点惮忌鬼手燕南翔、湘江一龙和毒儒三人名头,二来也是因为他们对穴中财宝并不过份重视,觉得犯不上为此树下三个强敌。
  两人略一招呼,也就飘然离去。
  俟诸葛老妖和铁脚板胡一贯身形消逝,静园中但闻飒飒飘风,不绝于耳,眨眼间,一干武林健豪纷纷逸走一空。
  王一萍起先以为上穴之后,必有一番惊心动魄的拼斗,神情不免略略显得有点紧张,可是事情如此发展,又使他大感意外。
  此刻仅剩下红旗帮副帮主三手判官吕无畏一人尚未离去,鬼手燕南翔道:“你既然等死,我就乘早打发了你也好。”
  一连数掌,势如惊雷,威猛已极,三手判官吕无畏勉强接了两掌,已难支持,只得向后疾跃,退上池岸,心中异常震骇,但仍恃强说道:“哼,姓燕的,我吕无畏暂且告别,可是有人也许并不怕你,待会你就知道。”
  燕南翔抓走一把碎石,遥遥掷去,数十道刺耳尖风,直向吕无畏身上击去。
  吕无畏随手一拂,将击来石块震落,冷笑一声,径自向园外纵去。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十四回 救人救彻,但凭高义;知人知面,难知其心
上一篇:
第十二回 荒园残烬,犹有天地;秋景山水,岂无玄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