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巧取豪夺,全凭私欲;风云际会,各逞奇谋
2019-07-13 11:28:10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月黑星稀,夜阑人静。
  从天池之旁一座插天高峰绝顶,断续传来一片清越的银铃之声。
  峰下数十条黑影四面八方,齐向峰脚扑到。
  看他们奔行的速度,无一不是武林高手,而他们的意思,显然是想掠上峰顶,查明铜铃震响的原因,但他们甫一掠近峰脚,突然发现峰下阴影中,安详异常地站着一个青衣女子,不由立时止步。
  那青衣女子明眸一转,向众人身上一扫,素手斜斜一指,缓缓地说道:“此刻距离活神农孔老前辈公开售药的时间尚有半个时辰,诸位可去前面庙中少憩,到时小女子自会前来接引诸位。”语毕,转身向黑影深处缓步而去。
  人丛中闪出一人,略感疑惑地向那青衣女子溜了一眼,怪声怪气地道:“这位姑娘请留芳步,老夫有一事相询。”
  那人语音虽然不高,可是青衣女子此刻仅只走出二丈多远,足可听清。不知那青衣女子当真未曾听见,或是明明听见而故意装做未曾听见,仍然继续向前走去。
  这人冷哼一声,肩头微晃,身子倏然前移二丈,拦在青衣女子前面,略带怒意地道:“哼!你好大的架子,老夫向你问话,竟敢装聋作哑!”
  青衣女子去路被阻,丝毫不感惊慌,首先回过头去,向那些仍然立在原处未动的人望了一眼,然后始转向身前那人道:“他们都比你听话,就你一个人不安份。”
  那人怪笑一声,怒极骂道:“不知你这没有家教的野丫头,一张小嘴可还真刁,待老夫先来教训教训你。”
  一言未了,右掌已缓缓举起,虚虚向青衣女子颊上拂去。
  这人动作甚慢,双方又隔着一段距离。而且也看不出他有施展劈空掌力的迹象,可是居然随着他掌势的轻轻一拂,传来一声清脆的掌掴之声。
  青衣女子举手掩颊,惊诧地望着那人。
  那人右掌一翻,向回待掣,看样子分明是想在青衣女子另一颊上再来上一掌。
  青衣女子业已尝到厉害,这回可不敢再大模大样,身形一闪,急向后纵。她这里才一用劲,足尖犹未离地,那人突然欺近,掌背猛然掴在青衣女子面颊之上。
  这一掌着实掴得不轻,青衣女子一声痛呼,人也跟着踉跄连退数步,几乎站立不稳。
  接连掴了青衣女子两掌,那人仍然怒气未消,哼道:“念你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老夫手下留情,仅让你受点皮肉之苦,现在你可肯乖乖地回答老夫的问话?”
  青衣女子连吃两次苦头,尤其是第二掌,直打得她玉颊绽血,牙根松动。她知道如果拒不答复,必然又得吃苦头。
  正在为难之际,对面突然有人说道:“倩儿,别害怕,有我在这里,这笔帐迟早要连本带利算将回来。”
  青衣女子闻言,胆气陡壮,双手掩颊,绕过那人,继续向林中走去。
  那人似乎略有顾忌,眼看青衣女子从他身后数尺之处绕过,也不伸手阻拦,直待青衣女子走人林中一闪不见,这才向适才有人发话之处扬声说道:“林中是哪位朋友,请出来一见如何?”
  林中半响未听有人回答,那人眉梢向上一撇,腾身而起直向适才有人发话之处扑去。
  人在空中,突又急折而回。
  大家都弄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原先有人发话之处有人再度说道:“哼,谅你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
  眼前黑影一闪,那人恍如惊飙一般,再度腾身而至,猛扑而至,人未掠近,已自劈出一股刚猛掌力。
  直到这时,大伙儿才弄明白,那人先前半途折回,是想试一下发话那人是否仍然掩在原处。
  五丈以外,一声冷笑自近而远,迅即消逝在数十丈外,显然那人已经离去。
  王一萍身穿黑袍,脸带面幕,随着大伙儿一并站在峰下。
  他这时觉得贺衔山的主意果真不错,自己有了这一衫一巾,当真是妙用无穷。并且想到如果贺衔山也混在这些蒙面人中间,彼此都认不出来,岂不十分有趣。
  不过这方法并非仅有贺衔山一人想到,因为眼前人物泰半都以蒙面姿态出现,而且尽量保持缄默,以免有人从口音中认出自己是谁。
  大伙儿在林前静立了片刻,一位蒙面男子率先向青衣女子指示过的破庙所在方向走去,其余诸人大约落后二丈光景,也缓步跟随而前。
  青衣女子未曾说错,前行不远,果然有着一间破庙,那间破庙依峰而建,庙前又有一排大树挡住,外面看去,不易发现。
  庙门敞着,众人无须敲门,即可长驱而人。
  及至进人庙中,方始发觉那间大殿方圆有二十丈以上,与外面看来所得的印象完全不同。
  王一萍略一扫视,又已看出这间大殿,仅前面一小半是用砖木砌成,后面这一大截,竟是挖空峰腹而成。
  进人破庙中的一伙人不久之后,均已察觉,不过谁也没有指出。
  突然,有人从右面石壁中发话道:“洁儿,你出去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
  壁间“卡”的一声轻响,一道暗门启处,一条纤细的身形电射而出。
  王一萍一眼即已看清来人竟是神剑无敌崔仲宇的徒弟谷洁,那么复室中发话之人想必就是崔仲宇本人无疑。
  谷洁明眸流转,打自众人面上扫过,立即纵回复室。不过复室暗门并未随之关闭。
  另有一人说道:“崔大侠也过于谨慎,试想当今之世,南北双灵,极域二魔等一代高人或隐或死,能够有胆量和崔大侠全力一争的只怕不多吧!”
  这语音甚生,王一萍从未听过,不过他觉得此人消息太欠灵通,七心魔君洪炎明已来到关外,居然毫不知情。
  一人说道:“敢和老夫全力一争的人究有多少,此刻尚难估计,不过就老夫所知,眼前就有一人。”
  王一萍听出说话这人正是神剑无敌崔仲宇。
  另一人笑道:“崔大侠可是指我贺某人而言?”
  神剑无敌崔仲宇冷冷说道:“不敢!”
  那人笑声朗朗地道:“如果崔大侠真的如此想法,贺某人深感荣幸。”
  正当众人全神倾听复室中的人对答之际,身旁又响起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殿上已多了一名青衣女子。
  那青衣女子并不出声,仅向众人微一颔首,立向那间复室中走去。
  众人明白青衣女子的意思,跟随而人,复室中已有数人。王一萍看见果然神剑无敌崔仲宇早在室内,不过他的六位徒弟,此刻已只剩下两个,一个是适才一度掠入大殿的谷洁,另一个是壮如金刚的莽汉鲁直。
  此外尚有黑珠、查猛两人。
  使王一萍感到惊异的是抱石书生贺衔山竟然也在室中,那么适才与神剑无敌崔仲宇对话的显然就是贺衔山了。
  抱石书生贺衔山在众人之前来到复室,并未使王一萍感到惊奇,真正令王一萍感到难解的是贺衔山既然劝自己掩去本来面目,而他自己却仍以本来面目出现,而且神色之间,仿佛在此数日之内,功力又有了进境;;
  王一萍正在揣想其中原因,但闻身后一人大声道:“老夫一步来迟,先来的朋友倒真不少。”
  飒风息处,神剑无敌崔仲宇面前已多了一人。
  神剑无敌崔仲宇向那人望了一眼,平静地道:“原来是七心魔君洪炎兄驾到。”
  崔仲宇此语一出,室中数十道眼光齐都投注在这一位身高八尺,奇瘦见骨,两眼特大,威棱逼人的老人身上。七心魔君洪炎全未将室中诸人放在眼下,仅向众人轻蔑地扫视了一眼。
  青衣女子启开一道暗门,现出一条长长的甬道,众人随在青衣女子身后,鱼贯而行,足足前行了约有百丈光景,方始来到一间石室。
  石室中央一张巨大的石榻上坐着一个身裁瘦小,身着长袍,头戴九梁道冠的男子,从他花白的双鬓看来,年纪大约总在六旬左右。他那一双炯然有光的亮眼向分立室中的十余位武林高手一扫之后,朗声说道:“看来今夜,中原高手云集,生似一场英雄盛会,不过老夫今夜目的只在找买货的主儿。论钱发货,却不论来人武功深浅。”
  七心魔君洪炎踏前一步:“不知孔兄出售怎样的货色?要的是什么价钱?”
  活神农孔方中淡然一笑道:“这位不是七心魔君洪炎洪兄么。想不到像洪兄这样一位武林人物,做起生意来倒也颇不离谱哩。我也知道,不让你们看看货色,你们也不肯先出甚高价钱。好吧,就先让你们瞧瞧。”
  一言甫毕,未待孔方中有甚表示,内室中已有三位羽衣少女鱼贯而出,手中分别捧着一只形式古雅的汉玉浅盂。
  三位羽衣女子站在活神农孔方中身后,将手中玉盂微微向前一倾。
  室中数十名武林高手儿无一人不是翘足而望,都想看看活神农孔方中昭告天下,待价而沽的究竟是什么稀世奇珍。
  那三名羽衣少女仿佛早已明白众人心理,仅将玉盂向前微微一倾,立又恢复原来姿态。
  活神农孔方中微微一笑,道:“老夫这次虽然是和诸位打点银钱上的交道,可是也想考较考较诸位的眼力和学力。所以三样药物的名目、功效,全凭诸位自行选择,恕老夫暂且卖上一个关子。”王一萍除了一柄残金剑而外,身无长物。何况师门恩赐,也不容许他拿去和别人交换他物。自觉这三味灵药落在他手中的机会不多,因此站在最后。如此一来,恰好可将室中情景全部收在眼中。
  红旗帮副帮主吕无畏越众而出,道:“吕无畏怀带赤金千斤,明珠百粒,不知能否购得前辈准备求售的三味药物中的任何一味?”吕无畏身裁高大,那件长衫也十分宽阔,可是任谁也可以看出他身上绝不可能携有千斤赤金。因此室中诸豪莫不用怀疑的眼光望着他,即使连端坐石榻之上的活神农孔方中也不例外。
  活神农孔方中根本未将千斤赤金和百粒明珠看在眼下,而并不回答。
  七心魔君洪炎鄙夷地望着吕无畏道:“你眼睛瞎了不成,难道看不出人家根本没有将你那点传家之宝看在眼里。”
  吕无畏并非不知七心魔君洪炎极不好惹,可是他今天似是有恃无恐,而且也不能当众忍气丢人,傲然反问道:“不知神君又凭什么来觊觎这几味灵药?”
  七心魔君洪炎冷笑一声,道:“银钱身外之物,老夫素来就不看在眼里。你要问我凭什么换这三味灵药,嘿嘿,老实告诉你,就凭这一双肉掌。”
  说时探臂一伸,虚虚向三位羽衣少女手中所捧的玉盂抓去。
  活神农孔方中手臂一抬,立加阻拦。同时厉声叱道:“你敢!”
  七心魔君这一举动,不但将活神农孔方中触怒,分立室中的数名武林高手也无不震怒,红旗帮副帮主吕无畏首先发难。双掌交切,施出生平最为得意的“天旋地转”,直取七心魔君洪炎左胁。
  七心魔君洪炎打得如意算盘,他心中何尝不明白,只要他一旦出手,定会激怒满室之人,如果以他一人之力,想要对付这数十名武林绝顶高手,自然毫无把握,不过他已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活神农孔方中的一掌,虽然将七心魔君洪炎凌空摄物的劲力化去,可是洪炎不容孔方中继续出掌,乘着吕无畏双掌击来之势,身子突向前掠,三位羽衣少女但觉手中一轻,三只玉盂全被洪炎抢去。
  室中诸豪见七心魔君洪炎竟然一下得手,心屮无不大急。一时满室劲风,势如排山倒海,齐向七心魔君洪炎击到。
  洪炎颇有自知之明,并不硬接,施展绝顶轻功,从掌风空隙中疾速穿行。
  满室掌风虽然凌厉,却未能奈何七心魔君洪炎。倒是因为彼此顾虑到四周突击而至的强劲掌力,行动之际,反而显得处处牵掣。
  红旗帮主一声清啸,远远退至室角,副帮主吕无畏明白帮主心意,遂也退至另一处室角。
  吕无畏退下之后,又有些人也跟着从人丛中退下。可是石室中这时至少也有数十人,仅有这儿人退下,室中情势仍极混乱。
  神剑无敌崔仲宇大声喝道:“人多反而误事。我们最好尽量退开,留下功力最深的几位朋友就行了。”
  神剑无敌崔仲宇这一声大喝,果然收到效果。刹那间已有十几条人影从急旋的劲气中退出。
  仅剩下几位功力最深的高手,不停发掌,逼击七心魔君洪炎。
  七心魔君洪炎起先在数十名高手齐力逼攻之下,闪掠之间,显得异常轻松。这时人影较前减少二倍以上,洪炎的神态反而变得较为凝重。
  活神农孔方中已退至复室门口,三名羽衣少女早已不见。眼前七心魔君洪炎因为局势转变,脸上略略现出一片忧郁之色,高声道:“我看你还是乘早将三味灵药交还我。我负责为你说服石室中的武林朋友,不再向你逼讨。”
  七心魔君洪炎冷哼一声,道:“灵药既然已经落在老夫手中,想要收回,必须施点颜色给老夫瞧瞧。”
  七心魔君洪炎说至此处,蓦地大喝一声,奋尽毕生之力,硬从一片分从四面八方压到的激劲旋气中夺身而出。
  原来七心魔君说话之际,略为分神,竟被分守身旁的几名高手,分从四方,同时发掌。及至七心魔君洪炎发觉,四股劲气已结成一道压力奇大的力墙,毫无隙缝。七心魔君洪炎眉心暗皱,决心硬拼一次。
  七心魔君洪炎功力果然惊人,这一道由数位武林一流绝顶高手所发劲力组成的力墙,居然被七心魔君洪炎强行突破?
  七心魔君洪炎脱身而出,怒视了合击他的数人一眼,抖手将一只玉盂向王一萍掷去。
  七心魔君洪炎手法高妙,那只玉盂去势奇劲,室中诸人任谁都具有一副上佳身手,可是谁也没有来得及去截取那只玉盂。
  玉盂飞到王一萍身前,劲势忽卸,变成一片落叶,轻巧地落在王一萍手中。
  王一萍绝未想到七心魔君洪炎竟会将他甘冒奇险抢来的灵药轻易地送给自己。右手接住那只青玉盂,心中仍然不敢相信。
  这时围攻七心魔君洪炎的许多武林高手,眼见三味灵药之一业已落在王一萍手中,已有数人改向王一萍扑来。
  王一萍最初丝毫没有存下指望,可是灵药既然已经落进手中,自然不愿被旁人抢去。探手入怀,先将青玉盂收妥,横移数步,闪开当前扑来的两人。
  这间石室轩阔异常,虽然已有两群人在追逐拼杀,仍然显得十分宽敞。
  围攻王一萍的两人,一个是左手金枪董铁,另一个是八方游神庄因,两人都是雄视一方的成名人物,谁知一连数招,竟未能将王一萍制住,脸上先就有点挂不住。
  王一萍虽然无心自恃武功,夺取灵药,可是灵药既然到了自己手中,自也不愿被旁人强行夺去。绕室游走,只避不攻。
  室中诸人都是武术大行家,一眼就已看出王一萍所施展身法,轻巧、神妙,兼而有之,仅就轻功而论,造诣之深,远在董铁和庄因两人之上。
  董铁和庄因两人心中又何尝不明白,可是要他们两人就此甘心认输,却又不肯,彼此均是一般心意,一打招呼,全都撤下随手兵刃。
  董铁用的是一条可以拆折的金枪,庄因却使两柄飞抓。七心魔君洪炎冷哼一声,骂道:“不要脸的东西,敢情是硬要抢啊!”
  董铁心想反正今天已是一个混战的局面,心中一横,反唇相讥地道:“抢?还不是跟尊驾学的么?”
  七心魔君洪炎两眼怒睁,杀气陡生,不过他知道如果动手惩治董铁,必会引起众怒,适才将灵药暂且寄存王一萍处的用心岂不白废?
  这间巨大石室总共只有两扇门户,守在门口的却是几个最难惹的人物。守在通往来路的那扇石门之旁的,是神剑无敌崔仲宇和他的两个徒弟,鲁直和谷洁。守在通往复室的石门之旁的是红旗帮主和一个面目陌生,但功力显然绝高的秃顶老者。
  七心魔君洪炎自问没有把握能在一招之内将这些人打败,夺路而出。不过他立又想到,当今之世,能够挡得住自己全力一击的又能有几人?
  想到此处,豪念陡生,正待滑步欺进,但闻一声轻响,石室仅有的两扇门户齐被关闭。
  七心魔君洪炎不须思索,即已明白必是活神农孔方中提防自己夺门而出,因此将去路封死。
  七心魔君洪炎灵机一动,觉得室门封闭之后,将来如何出去,的确大成问题。可是那终究是以后的事,至少在目前而言,却是一个大好机会。
  扬手一掌,劈出一股掌风,将高悬室顶的那一盏松油火炬击灭。眼前光影一暗,石室中变成一团漆黑。
  七心魔君洪炎在击灭火炬之前,早就将身旁诸人看清,炬火才灭,跟着又是两掌,分别击向站得最靠近自己的两人。
  这两掌出手奇快,力道又足。而且是在火炬乍熄,众人心中感到突兀的一刹那。但闻嘭嘭两声,七心魔君洪炎发出的两掌均未落空。那二人受伤不轻,跄踉数步,“咚,咚”两声,一齐撞在石墙上。
  如此一来,室中诸人似乎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原来今夜来到石室中的人物,虽然为数不少。可是除了少数几人而外,谁都知道绝非七心魔君洪炎的敌手。此刻有了前车之鉴,更使他们明白当前首要之事在于自保,然后方可见机行事。
  王一萍这人心境浮荡不定,时而觉得自己一身功力足可与任何武林高手一较高下,时而又觉得相差得远,此刻室中诸人无一不是一代高手,又激发他心头一股豪迈之气。他想乘此室中一物难辨之际,开上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王一萍静立了片刻,室中诸人毫无动静,甚至连呼吸也抑得极低极低。分明有一二十人在场,却像是一间空屋,听不见任何声息。
  突然之间,室中诸人但觉难以察觉的一缕轻风,自身前不远之处疾掠而过,心中莫不吃了一惊。只因他们都已察觉这缕轻风实是一位轻功极佳的人,疾掠时所带出。
  室中诸人心中想法全都相同,谁都耽心会有谁乘黑暗中下手,反正除得了一个就算一个,将来在夺争灵药时,就可减少一分阻力。问题是在谁除去谁?
  这缕劲风,谁都认定是七心魔君洪炎又想乘机下手。因为只有像洪炎这等人物方能将轻功练到这等境地。因此轻风过处,站在附近的人纷纷向一旁闪开。不过仍有几人乘机出掌拦击。
  王一萍施展“云龙三现”身法,片刻之间,绕室三匝,仅使室中诸人暂时发生骚动,王一萍落回原地之后,一时又静立不动,他无心伤害任何人,却想在这莫辨五指的暗室中引发一场激斗。他站着不动,是在思索该用什么方法,方可达到此种目的。
  突然之间,数十缕啸风从石室一角发出,这一群暗器又多又密,手劲又大。虽然施放暗器这人是在盲目发射,谈不上准头。可是室中人数委实极多,虽是盲目发射,也有十几颗暗器是对人直射而来。
  王一萍手臂伸处,疾向身旁擦过的一缕疾风抓去。他的意思是想将来或许可以从这枚暗器上察出施放暗器的人究竟是谁。
  可是中食两指堪堪已将那缕劲风夹住,突然觉得如此做法是否太过鲁莽。略一迟疑之间,那缕劲风早已疾掠而去。
  那缕疾风自王一萍身旁掠过之后,恍如石沉大海,毫无声息,显然已被旁人攫去。
  王一萍略略感到有点后悔,又有数十缕劲风从另一方位向四外劲射。一个冰冷的声音含怒喝道:“朋友屡次施放暗器,乘机伤人,居心叵测。请朋友就此停手,以免自误。”
  王一萍觉得说话这人尚不失为一条磊落汉子,虽然不知道那人是谁,心中也对他产生了一分好感。
  另有一人道:“我们何不将灯点燃再说。”
  那人说完之后,见无人反对,立即纵向室顶。众人只听火折子一响,那一束粗逾儿臂的松脂火炬已被点燃,一人从室顶飘然落地,竟是抱石书生贺衔山。
  王一萍眉心暗皱道:“这厮轻功之佳,远在我想像之上,我和他多日相处,竟未发觉,这人如此深沉,如果将来再和这人打交道,可千万得提高警觉才是。”
  王一萍跟着已向室中扫视了一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仅这片刻时间,已有十几人倒在地上,看样子八成已经死去。
  王一萍站在一处屋角,其他之处屋角也站了不少人。神剑无敌崔仲宇、鲁直和谷洁,以及红旗帮正副帮主仍然分守两门,不肯稍离。
  抱石书生贺衔山落回地面,迅速掠近室壁,面带微笑,向七心魔君洪炎道:“不知洪兄此刻打算如何?”
  抱石书生贺衔山这话问得十分含混,七心魔君洪炎似乎也弄不明白贺衔山究竟想问什么,遂也含糊地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神剑无敌崔仲宇道:“贺兄难道还不明白,洪炎兄的意思大约是认为以钱易货这门玩意不合胃口,说实话,老夫也并不欣赏活神农的做法。”
  七心魔君洪炎道:“崔大侠说得不错,在下正是这个意思,有谁自信能从老夫手中将灵药抢去的,尽管放手来抢,可是奉劝诸位在动手之前,务必仔细想想清楚。”
  站在红旗帮主身边的秃头老人纵身一掠,到了室中,道:“既然尊驾这般说法,在下轩辕霸倒想试上一试。”
  红旗帮只是一个下层社会中的帮会组织,在武林中并无太高地位,根本不能和各名门正派相比。七心魔君洪炎倒是认识红旗帮主——可是却未将他放在心上。这时见秃顶老人身法奇妙,显然武功不弱,心中不免略略感到有点诧异。
  轩辕霸掠至室中,道:“我看尊驾武功不俗,不过这灵药落在你手中,未必保险,不如由老夫暂时替你保管。”
  话未说完,右臂伸处,径向七心魔君洪炎掌中玉盂抓去。
  秃顶老人此举委实出人意料之外,就连七心魔君洪炎也感到既惊且怒。
  七心魔君洪炎一声冷笑,两眼瞪着轩辕霸疾伸而来的右臂,全然不动。直待秃顶老人指尖距离掌中玉盂仅只三寸光景,玉盂猛地向上一弹,轻巧地落入右掌,左肘一旋,屈指如钩,直向秃顶老人脉门扣去。
  七心魔君洪炎这一招应用之妙,实在巧到极点。谁都认定他必然会出招反击。可是谁也想不到他会突然将玉盂交到原本空着的右手中,而用左掌拒敌。
  秃顶老人一抓不中,反而被七心魔君制去机先,心中也着实吃了一惊。不过他果然身怀绝学,临危不乱,首先运气护住脉门,一式“金丝缠腕”五指如钩,反向七心魔君洪炎腕间扣去。
  七心魔君洪炎松指撤掌,飘身而退。
  七心魔君洪炎虽然保住玉盂,未让秃顶老人抢去,可是业已察觉这秃顶老人功力之深,竟不在自己之下,他方想到武林中尚有功力与自己相若,而却籍籍无名的人物,遂道:“恕老夫眼拙,竟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秃顶老人神态显然异常凝重,默然注视了七心魔君洪炎半天,始缓缓说道:“老夫轩辕霸。”
  秃顶老者虽已说出了真实姓名,可是除和红旗帮主站在一起的那几人而外,其余的人似乎都没有听说过轩辕霸三字。
  七心魔君洪炎脸上闪过一丝怪异的笑容,将掌中所托玉盂分出一只,抖手向轩辕霸打去,喝道:“你适才不是自告奋勇要替老夫暂时保管么,现在就交给你,等我们出了这间石室之后,再凭本身武学,决定这三味灵药究竟属谁!”
  那只玉盂出手时劲势甚猛,及至轩辕霸身前,劲力突消,恍若枯叶离枝,轻飘飘地落在轩辕霸手中。所施身手,与先前将另一只玉盂掷给王一萍时,手法完全相同。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石室风云,残金断玉;一念之转,戾气祥和
上一篇:
第二十二回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聚散偶然,无关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