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涧阔风高,心摇目眩;肢残体裂,神飞魄散
2019-07-13 11:04:40   作者:古龙   版权:真善美出版社   评论:0   点击:

  守在涧边的高清,一见那溜金光,立即大声喊道:“女侠留神!”
  一面抖手打出自己仗以成名的独门暗器——“苦心莲”。
  高清手法既奇,出手又快,那缕从洞下疾射而上的金光立被撞落。
  兄燕王玖手持横木,心神专注,施展轻功,踩着那条不过比普通麻绳稍粗一点的丝绳,在横渡这百仞深涧,不要说从涧底疾射而上的那缕金光,就连高清的一声大喝,居然也未听见。
  拥立涧边的武林诸豪,甫为她耽完心事,又不禁为她超人一等的镇定而喝起彩来。
  飞燕王玖在众人未曾注意的当儿,突然双腿连换,向前疾移数步,已将到达丝绳全长的中间。
  就在这时,点点金光,突又从涧底再次生起,为数既多,来势似较前一次更为激劲。
  高清神情大为紧张,因为他目力超人,在金光才一出现之际,就已看出这二次击来的金丸,为数之多,远超过自己囊中所有的暗器。纵使自己施出“漫天花雨”的无上手法,以一击一,仍然会有许多金丸直射上来。但他不能说因为有此顾虑,而不勉强一试。高清一面将囊中暗器悉数摸出,一面喊道:“涧下有人埋伏,姑娘
  能进则进,否则请赶快退回来,咱们再想其他的办法。”
  语音甫落,那群金丸已升至距离飞燕王玖足下不足两丈之处。
  高清运尽目力,觑准那些击往王玖身上和那根丝绳的金丸,单掌扬处,只见十数枚各式不同的暗器,比电还疾,直向那群金丸中投去。
  一阵叮当之声过后,高清身上所有的暗器,连同一些被击得改变形状的金丸,殒星一般,纷纷向润底飞泻下去。
  但仍有几粒金丸直冲而上,不过因为准头稍差,飞燕王玖和她脚下那根赖以保命的丝绳幸告无恙。
  拥立涧边的数十人,无一不是胸怀绝学的人物,而且其中不乏施放暗器的能手。“漫天花雨”手法,在暗器手法中固然算是相当高明,可是毕竟尚谈不到登峰造极。可是适才高清所施的“漫天花雨”,却令涧边诸人见了莫不叹服。
  因为普通施用这种手法,所用的暗器,必须大小重量完全一致,否则必然失去准头。而高清适才打出的那群暗器,镖、丸、箭、弹无所不有,结果仍能准头极足,没有一件暗器落空,的确是闻所未闻。
  高清二次救了王玖,心想如果涧下埋伏的人再射出第三批金丸,自己毫无办法可想,迟疑了一下,遂道:“王姑娘,依我看你还是先退回来吧!”
  飞燕王玖这次却听见了,显得十分迷惑地道:“你是说要我退回来?那又是为了什么?”
  站在众人后面的阴风秀士黎敖突然想到万一飞燕王玖过涧之后,将丝绳弄断,留在涧岸这边的人岂不是一个也休想过去。因此斗然越过众人,来到高清身旁,大声道:“要你回来,你就回来,哪来那么多废话?”
  阴风秀士黎敖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喝,使涧边诸人大为不解,因为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想些什么。
  王玖自然也感到不解,迟疑地道:“为什么一定要我回来?”
  阴风秀士黎敖被王玖这样一问,觉得自己心中的怀疑难以出口。因此嘴唇虽然不停撇动,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高清道:“王姑娘,涧底埋伏得有人,适才已二度发射暗器,均被我代你挡去。不过我身边所携暗器业已用罄。如果再有暗器射来,我高清可是无能为力了。”
  飞燕王玖根本不知适才发生之事。微一低头向涧底探视了一眼,但见百丈下的涧底是一条激流。涧中有许多矗立的巉石,润水冲过巉石,发出一片震耳的洪洪之声,和满涧的浊浪。却未看见半点人影。因此对高清所说的话难免有所怀疑。
  飞燕王玖静立绳上,想了一想,突道:“哦,是了,你们大约是耽心我过涧之后,弄断丝绳,使你们全都无法过来,是也不是?”涧边诸人,除了阴风秀士黎敖而外,的确都没有这种想法。这时飞燕王玖说了出来,都觉得何以事先竟没有想到这一点?而且事情已到此地步,很难想出一个万全的防止之法。
  阴风秀士黎敖道:“既然你这么说,为什么还不退回来?”
  飞燕王玖吃了一惊,她没有想到阴风秀士果然已生下这种疑心。如果他因为心中生疑而突下煞手,自己人在丝绳之上,一点闪躲抗拒之力都没有。
  可是王玖表面上镇定异常,缓道:“照说,这办法既是我想出来的,如果让我先过去,也难怪你们会生出疑心。不过我最初仍是一番好意。唯恐你们粗心大意,凭白送掉一条性命。因此不惜冒死一试。现在既然你们已不相信我,我倒有一个办法。
  阴风秀士黎敖好似生怕飞燕王玖当真会像飞燕一般,凌空虚渡而过似的,大声道:“就算你有办法也等回到这边来再说。”
  飞燕王玖冷笑了一声道:“这位朋友敢情是在开玩笑不成?你话说的固然轻松,但你自信能办得到么?”
  涧边诸人觉得飞燕王玖说得不错。想要走过这条又细又软,而且又在涧风吹拂之下摇摆不定的丝绳已是千难万难,何况是要往回倒?
  银鞭侠吴坚道:“王姑娘,你就站在那儿说吧!”
  说毕,上前几步,到了阴风秀士身旁。他一来是防止阴风秀士黎敖会突然向飞燕王玖下手,二来也是为了防止可能从涧底第三度射上来的金丸。
  银鞭侠吴坚已看出高清身边已无暗器,而自己对暗器一道,浸淫多年,必要时可以助王玖一臂之力。
  飞燕王玖道:“要我退回来事实上办不到。不过你们可以公推一个可以相信得过的人,和我一并过去,事情不就结了?”
  王坎此语一出,涧边诸人莫不齐感犹豫。这些人略一考虑,都觉得王坎所说的果然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可是推选谁呢?
  彼此相对而视,望望这个,又望望那个。这才发觉任谁也不敢相信。
  涧底但闻水声洪发,竟然再没有金丸射上来。
  飞燕王玖见涧边诸人迟疑不决,催道:“喂,快一点好不好^你别小觑了这条丝绳,只要轻功勉强过得去的人,上来十个八个,一点关系也没有。问题只在对岸那只钢爪抓得够不够紧。不过,我想大家既已来到此地,应当早已将生死两字置之度外……”
  高清突道:“在下提议请黎兄和王姑娘一并过去。”
  大家正在为难之际,因为彼此都觉得让谁去都靠不住。而这种赌命的玩意,谁也不愿自告奋勇。高清的提议,大家立即应声附合。
  阴风秀士黎敖干笑连声,真是有苦说不出。
  飞燕王玖道:“恭喜阁下,事不宜缓,就请阁下上来吧!”
  明风秀士黎敖心中自然明白众人心意,遂道:“承蒙诸位抬爱,小弟实感万分荣幸,不过小弟自觉武功太差,不足以担当诸位所托。”
  银鞭侠吴坚道:“黎兄何必自谦如此,有咱们大伙儿在涧边为两位助威掠阵,尽可放心上去。”
  吴坚一语将阴风秀士黎敖提醒,忙道:“黎敖纵使坠下深涧,粉身碎骨,亦当勉力一试,不过涧底暗伏,似乎应当及早除去为妙。”
  高清道:“黎兄不必再推三阻四,你且想想清楚。如果真的派人下去,咱们照顾不及,岂不等于自行送死?”
  阴风秀士黎敖见所有的眼光全都盯视在他身上,知道这次弄巧反拙。暗中一咬牙,道:“高兄休要误会,以为小弟胆怯不敢过去。既然高兄如此说法,如果我再拖延,别人可能以为真的被高兄料中。”
  语毕,走到高清身侧,微一凝神,腾身上了丝绳。那条丝绳仅仅向下微沉。高清也觉得手中所增加的重量极其有限,仿佛不过只有四两重。
  飞燕王玖微微扭回头来,看清阴风秀士竟然两手空空,不禁连声说道:“你这样不行。赶快也去弄一段树枝来。”
  阴风秀士黎敖在丝绳上试了一下,觉得只要涧下暗伏的人所发金丸能有人代为阻挡,不难从绳上走过。遂道:“女侠好意,在下心领。你等我移近你之后,咱们就可并肩齐进了。”
  说毕,又扭头向紧握丝绳的高清,以及涧边那些武林健者,道:“请诸位代为监视涧底埋伏的人。”
  银鞭侠微感不悦地道:“你放心就是。”
  阴风秀士黎敖已看出大家对他均已暗感不满。反正这次来到关外,谁都豁出了一条性命,何必那么看不开?何况阴风秀士上了丝绳之后,突然已有了一个主意。只要计划能够成功,今天能够到达彼岸的恐怕只有他阴风秀士一人,因此,反而暗感得意地道:“放心,放心,小弟自然放心。”
  说完,左右足尖交替移动,逐尺向前移去,速度居然不慢。
  飞燕不用回头,仅凭足下所起的那种轻微感觉,即已知道阴风秀士黎敖正逐渐向她接近。
  王玖并未如阴风秀士所料,准备一旦获登彼岸,立即弄断丝绳,使其余的人一个也休想过来。因此大大方方地稳立原处,静心等候。
  阴风秀士黎敖开头移动甚快,及至移出三丈光景,速度立即慢了下来。下身虽然钉在丝绳上分纹不动,可是上身已在微微摇晃。
  涧底浊流澎湃,声势惊人,扰人心意,幸而这时并无金丸射上,黎敖尽可全神贯注,逐步向王玖移近。
  飞燕王玖在丝绳上已站立了不少时候,而且已开口说了许多话,原先提聚的一口真气已渐杂而不纯。依她自己估计,如果不再耽搁,勉强可到达对岸,好在阴风秀士黎敖业已登上丝绳,自己只要走得不快,应当不会再生出疑心。
  王玖才向前移动了几寸,阴风秀士黎敖立即感到脚下那根丝绳摇晃得十分厉害,几乎有点立身不住。阴风秀士黎敖只当飞燕王玖有意如此,立道:“你要是安下什么鬼主意,留神我手中的暗青子。至多我黎某人和你同归于尽。”
  飞燕王玖微微一呆之后已经猜出是怎么回事。遂又停止下来,并且说道:“谁要你自恃轻功佳妙,不肯听我的话。这条丝绳并没有什么其它的巧妙,只要你我步伐一致,仍然和平常情况没有两样,如果步伐不一致的话,就会觉得摇摆得特别厉害,并非只有你一个人感到如此,在我也是一样。”
  阴风秀士黎敖道:“不管你怎么说,你等我赶上来再说。”阴风秀士黎敖认为适才丝绳所发生的那一阵异乎寻常的摇晃,是飞燕王玖有心弄的,因此越发认定飞燕王玖心中有鬼。
  飞燕王玖可无法多等,仍然继续向前移去。不过移动的速度十分缓慢,以便阴风秀士能逐渐赶上来。
  阴风秀士黎敖心中暗藏阴谋,不过因为此刻距离涧岸太近,事有不便。因此手中暗器准备停当,一面瞄准王玖动作。王玖动左脚,他也动左脚。王玖动右脚,他也动右脚。这样试走了几步,果然觉得丝绳摇晃的情形已较前次减少了许多。
  两人一前一后,一慢一快。不多一会,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由八丈,七丈……终于只剩下了三丈。
  飞燕王玖早已越过丝绳中间,而且又向前移出两三丈光景。阴风秀士黎敖也到达丝绳五分之二的地方。
  涧底金光一闪,又有十八粒金丸疾升而起。
  阴风秀士黎敖一眼瞥见,竟然沉不住气,突然足尖用力,向前跃进七尺。
  他这一跃不打紧,飞燕王玖却几乎因此送命。因为阴风秀士黎敖的一跃,完全出人意料。那根丝绳富有弹性,又是紧紧绷着。阴风秀士黎敖的突然一跃,丝绳一松一弛,竟将飞燕王玖高高弹起。
  涧边诸人齐声惊呼,都认为这一下飞燕王玖算是完蛋了。
  谁知飞燕王玖轻功惊人,而且沉着异常。当她人被弹入半空之际,润底那十八粒金丸已自击到。而且有一粒竟是笔直向她射到。
  王玖觑得清切,并不闪避。反而伸出足尖,向那金丸踩去。
  足丸相触,王玖就借那些微之力,急速地换了一口真气,然后轻巧异常地重又落回丝绳之上。
  阴风秀士黎敖向前疾跃了七尺,闪过了一部份金丸。可是暗伏涧底发射金丸的人早已算定绳上人想要闪躲开去,只有向前跃出,或是向后反纵,不可能向左右闪避,因此在发射金丸之初,即已将阴风秀士黎敖可能闪避的方位料定。十八粒金丸分成三拨,以阴风秀士黎敖为准,共为前、中、后三路。因此仍然有两粒照直向阴风秀士黎敖疾射而来。
  这次,站在润边的银鞭侠吴坚其他诸人出手均迟。尤其是高清,因为他身边暗器业已用尽,是以闲着的那条右臂,一动也未动。
  阴风秀士觑得清切,见两粒金丸已距离身下不远,重施故技,陡地又向前一跃。
  飞燕王玖在第一次被弹人半空,因为事出意外,一心只想如何重新落回丝绳,以免坠下深涧,跌得粉身碎骨。
  可是及至真地落回丝绳之后,突又觉得有点后悔。因为她已发觉,以适才被弹起的高度而论,想要向前大大方方地斜飘数丈,绝非难事。
  飞燕王玖虽然想出这一办法,然而时机不再。她心中异常懊悔,不知何时才能有第二次的机会。
  适在这时,阴风秀士黎敖突又二度前跃。
  飞燕王玖心中大喜。只要自己做得不太露形,别人绝难看出。因此乘着身子被震得将起未起之际,暗中又提了一口真气。
  阴风秀士黎敖这次仅向前跃了四尺不到。飞燕王玖所受到的弹力应当较前次为小。可是她的身子依然被弹得老高,甚至较前次更高出一些。
  飞燕王玖故意惊呼了一声。半空中连换几个身形,斜斜向前飘落。
  王坎此举可说大胆已极,因为不绝而来的润风很大,很可能将王玖的身子向斜里吹出一些,再说那条摇摆不定的丝绳实在太细,想要落在上面,也是难上加难。
  可是飞燕王玖轻功造诣果真不凡。在别人眼中,只见王玖人在空中,已现出慌乱之态,分明是感到危急当头之故。
  王玖身子落在与丝绳平齐的时候,足尖一探,适有一阵润风吹过,丝绳倏地向旁飘出些许,王玖一脚踩空,整个身子眼看着即将向下坠去。
  涧边诸人齐又暴喊,认定飞燕王玖这一次万无幸理。
  高清本可立即牵动丝绳,也许尚有一线希望,可是他立又想到,自己这一动,飞燕王玖是否能够得救,并无把握。而阴风秀士黎敖势必被晃下涧去。因此心中实在决定不下。
  适在此时,阴风秀士黎敖身躯摇晃了一下。足尖向旁一扭,足下丝绳自然跟着向相反的方向移过少许。
  说险也是真险,说巧也是真巧。飞燕王玖眼看着那将踏空的那只右足,突然又踩中丝绳。
  涧边诸人,尤其是高清,均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飞燕王玖自己也在心中叫了一声:“真险!”
  她叫险的原因,并非是说差一点落下涧去。而是说险些儿因为情势所逼,露出另一种从未施展过的骇世惊俗的绝代轻功。
  她打从心底有点感激阴风秀士黎敖。否则她不可能轻易向前跃近数丈之遥。
  阴风秀士黎敖本来距离飞燕王玖已只三四丈光景,这时两人之间的距离突又增为七丈。
  飞燕王玖背对阴风秀士黎敖而立。虽然看不见后面,可是她可以从足下感觉到阴风秀士黎敖仍然站在原处,并未向前移动。因而催道:“喂,你快一点好不好?”
  阴风秀士黎敖心中颇为着急,因为如果双方距离太远,他的阴谋即无法成功。而以他的轻功造诣,可也不许他在丝绳上站得太久。
  始终摇摆不定的丝绳突然绷得笔直,原来不知什么时候,涧风竟然停息。阴风秀士黎敖一见,立即大声道:“请诸位留神涧底金丸,小弟这就冒险抢进。”
  设若没有风吹,丝绳保持平稳,走起来就跟寻常江湖卖解的女子走钢索差不多,只是下临深涧,看起来令人有点目怵心惊而已。
  以阴风秀士黎敖的轻功造诣而论,踩着丝绳横渡断涧,并非难事。十丈距离,眨眼间即将走完,涧底也未见再有金丸射来,事情顺利得令人殊觉意外。
  阴风秀士黎敖心中得意之极,真恨不得放心大笑儿声才好。嘴唇连动,但终于强行忍住。
  他微微一挥衣袖,一只装有机簧的黑色圆筒已滑在手中。这只黑筒外貌看来虽不起眼,可是如果认识的人一眼瞥见,必定会大吃一惊。
  因为这只黑筒正是昔年绿林王仗以成名,震慑武林的独门暗器——鬼见愁。
  阴风秀士黎放打开机簧拇指按着簧钮,道:“好了,咱们开始前进吧!”
  飞燕王玖听见身后“擦”地轻响了一声,顿时疑心大起,她想到阴风秀士黎敖必然又在弄鬼。可是她绝想不到,自己的性命已捏在人家手中。
  飞燕王玖这时距离对岸只不过四五丈光景,自问足有把握渡过,因此故示大方地道:“我现在就开始,你可照准我的步子走,以免又疑心我暗中捣鬼。”
  阴风秀士黎敖闷哼一声,并不回答。
  飞燕王玖说罢,果然又向前移动,同时嘴中慢慢地数着。
  阴风秀士黎敖跟着向前走出十来步,脸上闪过一丝阴笑!压低嗓门道:“你仔细听着,千万不要惊慌。此刻我手中握有一筒绿林王震慑武林霸道已极的鬼见愁,你的小命已捏在我的手中。哪怕你功力再深,也绝无闪脱的可能。可是我可不愿意你丧命在我手中,因此,我觉得你不妨假装一时大意,失足跌下深涧……”
  当飞燕王玖听阴风秀士黎敖提到绿林王三字时,的确猛吃一惊,身形也顿时现出不稳之态。可是她立即又恢复镇定。她不敢断定阴风秀士黎敖此刻手中是否真如他口中所言,持有绿林王成名暗器——鬼见愁。但她至少可以确定,黎敖手中必然持有一种装有机簧的暗器。而且这种暗器的威力,足以取自己的性命,否则黎敖的口气不可能如此肯定。
  但她胸有成竹,轻声反问道:“如果我不照你的话做,你又待恁地?”
  黎敖闻言微微一呆,哼道:“你大约是不相信我的话,那么,你不妨回过头来瞧瞧,就可知道我并未扯谎,飞燕王玖并不回头,反而坚决地道:“你放心,我绝不自动跳下去。因为你根本不会发出暗器。”
  阴风秀士黎敖目露凶光,他没有想到飞燕王玖居然不受恐吓。那么,势必逼得自己下手不可。但他想到一旦发出暗器,涧边诸人将如何对付自己?想到此处,顿觉此事确宜慎重,那只虚压在机簧下的拇指,一点力道也不敢用。
  飞燕王玖见身后并无动静,平静地道:“你高兴如何就如何,尽管放手去做,谁也无法干涉你。不过我现在又要开始向前走了。”
  说完,果真又逐步向前移动。她走得十分稳重,但也走得甚慢。
  阴风秀士黎敖咬了咬牙,他既然已下定决心,自然不容飞燕王玖走到对岸。闷声道:“你再敢前移出三步,我就不顾一切发射暗器了
  飞燕王玫一面以原来速度向前移动,一面说道:“我不是说过,你高兴怎样就怎样,不过你别忘了在你身后的那些人,也许他们并不真的完全相信你,你的一举一动,以及你心中阴谋,早已落在他们眼中。”
  阴风秀士黎敖心中大为犹豫,他知道飞燕王玖的猜测绝对不错,如果自己率尔出手,飞燕王玖固然万无生理,可是自己也终难逃一死。
  但阴风秀士黎敖道:“哼,纵然事情果真如你所料,你也比我早死一步。”
  在这段时间中,飞燕王玖又向前移出七八尺远,并且继续向前走去,毫无停止之意。
  阴风秀士黎敖无法再忍,乘着涧底所伏的人,一无动静之际,向前赶了几步。压着机簧的栂指微一用力,但闻卡擦一声轻响,一蓬长只半寸,细若牛毛,范围遍罩一丈左右的乌芒箭雨,脱手而起。
  飞燕王玖看来态度悠闲,仿佛认定阴风秀士黎敖为了顾惜自己的性命,不致于孤注一掷。但实际上她的全付精力全都注意身后。
  那声轻微的卡擦之声才一人耳,肩头一矮,整个身子斜躺下去,仅用足尖勾住丝绳。王玖应变奇速,堪堪将一片乌芒悉数避过。
  阴风秀士黎敖一击不中,心中极为惊惶,他哪敢在原处停留,双足疾换,极快地向对岸冲去。
  直到此时,站在涧岸这边的许多武林健者方始省悟阴风秀士黎敖的真实心意,纷纷打出暗器,追击黎敖。
  高清身边虽无暗器,可是他手中却握着丝绳的尽端。只须他潜运真力,定可将阴风秀士震落涧底。
  当他念头才转,还未动手,阴风秀士黎敖突然自绳上跃起,向涧岸掠去。
  高清见状,大为懊悔。如果自己提早一瞬时间动手,也许不致被阴风秀士黎敖越过断涧。
  高清没有再往下想,而且适才那种追悔的感觉也已消失了,因为他已想到此刻正以一只足尖倒挂在丝绳上的飞燕王玖。
  突然,就在飞爪抓中的那边岩石下面大约一丈之处,一片岩面猛地向外迸裂,一条人影从那突然现出的石洞中疾飞而起,直向阴风秀士黎敖撞去。
  阴风秀士黎敖在半空中连换两个身法,斜里落向涧岸。
  那条人影来势比箭还疾,堪堪撞及阴风秀士黎敖。
  阴风秀士黎敖早在岩壁爆烈时,听见那阵声音,就已发现,同时也看见那人笔直向他撞来。无奈他经过二度转换身法之后,真气不匀。再想闪避,业已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眨眼间,那条人影已撞上阴风秀士黎敖,但闻一声极凄厉的惨号之声,阴风秀士黎敖的躯体,连同一片腥风血雨,直向涧底坠去。
  那人身形微一停留,居然再又向上斜升,轻轻地落向涧岸。
  守在涧岸这边的武林诸人均已看清,阴风秀士黎敖是被人家抓裂胸腹而死。在这件事情发生的最初的一刹那,高清等人莫不为阴风秀士黎敖死状之惨,以及那位显然早已隐伏在此的神秘人物感到既惊又骇。
  但这种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就被另一种惊诧得无以复加的感觉所冲淡。
  原来那人飘落涧岸之后,突又全力一跃,纵向半空。这人跃得又高又远,看来仿佛是想跃过涧来。
  银鞭侠等人见状,不约而同地纷纷向四周散开。只有高清一人,因为飞燕王玖的一条性命还操在他手中,无法和其他诸人一并向后闪退。
  那人跃人半空,突然一个大翻滚,身子倏地向下滑飞回来。
  高清距离岸边最近,看清那人志在飞燕王玖。不过他觉得有点诧异,那人如果想取飞燕王玖的命,实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消伸手将飞抓拔松,或者施发暗器,飞燕王玖绝无幸理,根本用不着费上这么多的手脚。除非是那人有心向涧边这些人炫露他超绝的轻功,高清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太大。
  高清突然想到,莫非那人是要用杀死阴风秀士黎敖同样的手法来对付飞燕王玖?
  高清想到黎敖死状之惨,混身不禁为之一震。那人已在这时掠近飞燕王玖身旁。
  飞燕王玖眼见那人疾掠而至,很想及时翻上丝绳,可是她想到如果自己这样做,至多能翻上丝绳,但却没有时间防止那人。
  飞燕王玖也已想到,那人目的一定是想抓裂自己胸腹,与其翻上丝绳,然后被那人活生生抓死,倒不如干脆倒吊着不动,伺机来个同归于尽。
  那人速度之快,远在飞燕王玖想像之上。她这里念头才罢,尚未来得及准备,那人已自掠近。果然是伸出右臂直向她胸前抓来。
  飞燕王玖毫无考虑余地,也不管准头如个,极其匆忙地发出一蓬暗器,同时吸腹弓身,双手疾取那人小腹之旁两处致命死穴。两只足尖从丝绳松开急向那人头顶及太阳穴踢去。飞燕王玖功力不弱,而且又是存下同归于尽的念头,因此两手两足,只要有一处得手,都足以制那人的死命。
  至于她发出的那蓬暗器,准头果然偏右了一点,但那人半个身子仍然在那片暗器笼罩之下。
  这样说来,那人实际同时受到三种攻击。任何武林高手,要想轻易闪躲开去,只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是在空中,闪折不便。
  高清看得清切,心想飞燕王玖这一下大约是真要完蛋了,不过她比起阴风秀士黎敖来,总算较为合算,因为好歹她可捞回本钱。
  飞燕王玖自己也觉得同时分从四个不同方位取敌的这一煞着,至少有一两处可以击中。自己纵然被那人抓裂胸膛而死,总算捞回了本钱。
  那人身子突然一侧,首先避开那蓬暗器,同时探臂直伸,在飞燕王玖手脚尚未沾及他身上以前,点中王玖穴道,势子丝毫不觉停滞,竟然飘回他最初出现的那座石洞。然后仅用只手双足,施用游龙术,贴壁而上,眨眼间又已翻上涧岸D
  高清手中仍然牵着那根丝绳,心里只感到一阵阵地发凉,只因他看出那人功力之深,远在自己之上。如果他守定对岸不去,谁也不用想飞渡此涧。
  站在涧岸上的武林诸豪,心中何尝不也这样想着,因此齐都向对涧那人细细打量,只见那人身高七尺,但却长得骨瘦如柴,两肩顶着一袭宽大异常的葛衫,在风中不住地飘动。两条又干又黑的细腿露在外面,形状十分奇特。
  高清等人满面惊疑,细细地打量着那人。
  那人双目微阖,寒光似箭,直看得众人打从脊梁升起一股砭骨寒意。
  那人目光越过众人身后,遥遥发话道:“十八名高手听着,这些人但凡有敢不服老夫之命者,可发金丸吓阻,但却不得伤及要害。
  涧边诸豪闻声四顾,不由全是一呆。

相关热词搜索:剑气书香

下一篇:第十七回 前有凶魔,后有煞神;彩焰追魂,金丸夺命
上一篇:
第十五回 横阻地堑,群豪束手;凌空飞度,生死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