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三章 初遇狼人
2019-08-02 15:37:3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四)

  岩石左面,有片树林。
  很浓密的树林,距离岩石还有十余丈。
  刚才杀猪般的惨呼声,就是从这片树林里发出来的。现在又有几个人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几个满身都是鲜血的人,有的断了手臂,有的缺了一条腿。
  他们冲出来的时候,还在惨呼;惨呼还没有停,他们已倒了下去。
  就倒在岩石下。
  见死不救的事,你就算砍下小马的脑袋,他也绝不会做的。
  他第一个跳了下去,也只有他一个人跳下去。
  常无意还在躺着。
  香香还坐在轿子里。
  老皮虽然站着,却好像也睡着了,睡得比常无意还沉。
  香香在看着张聋子。
  张聋子没有睡着,所以他只好也硬着头皮往下跳。
  他是聋子,但他却不是傻子,就算他想装傻也不行。
  因为他知道香香正在看着他。
  他的耳朵虽然聋得像木头,可是他的眼睛比猫还精。

×      ×      ×

  平台般的岩石下倒着八个人。有的在挣扎呻吟,有的在满地乱滚。
  有的非但连滚都不能滚,连动都不能动了。
  每个人身上都有血。
  鲜红的血,红得可怕。
  小马想先救断臂的人,又想先救断脚的人,也想先救血流得最多的人。
  他实在不知道应先救谁才好。
  幸好这时张聋子也跳了下来。
  小马道:“你看怎么办?”
  张聋子道:“先救伤最轻的人。”
  小马不反对。
  他知道张聋子说得有理,他自己也早想到这一点,只不过他的心比较软而已。
  伤最轻的人,最有把握救活,只有活人才能说出他们的遭遇。
  别人的遭遇,有时就是自己的经验。
  经验总是有用的。

×      ×      ×

  伤得轻的人,年纪最不轻。
  他的血流得最少,脸上的皱纹却最多。
  小马扶起了他,先给了他两耳光。
  打人耳光并不是因为愤怒和怨恨,有时也会因为是爱。
  有时是因为让人清醒。
  两耳光打下去,这个人果然张开了眼睛,虽然只不过张开一条线,也总算是张开了眼睛。
  小马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这个人在喘息,不停的喘息、呻吟,道:“狼山……狼人……要钱……要命……”
  他虽然答非所问,小马却还是要问:“你们好好的来狼山做什么?”
  这个人道:“因为……因为……因为……我们要宰你。”
  这一连说了三次“因为”,小马正注意在听。
  他在小马注意听的时候,就在他说“要宰你”三个字的时候。
  他就忽然出手。
  不但他出手,另外的七个人也已出手,四个人对付一个人,八个人对付两个人。
  断臂的人本来就是独臂人,断腿的本来就是断腿人。
  血本来就是太红,红得已不太像血。
  八个人同时出手,八个人都很想出手一击就要了他们的命。
  八个人手上都有武器,四把小刀,两把短剑,一个铁护手,带着倒刺的铁护手,还有一样居然是武林中并不常见的镖枪。
  镖枪的意思,就是一种很像镖的枪头,也就是一种很像枪头的镖,可以拿在手上做武器,也可以发出去做暗器。
  他们用的兵刃都很短。
  一寸短,一寸险。
  何况他们出手的时候,正是对方绝对没有想到的时候。
  幸好小马还有拳头。
  他一拳就打在那个脸上皱纹最多的鼻子上,另外一拳就打在鼻子上没有皱纹的脸上。
  幸好他还有脚。
  他一脚踢飞了一个用小刀的独臂人。等到另一个独腿人的镖枪刺过来时,也就是他听到了两个人鼻子碎裂的声音时。
  他两只手一拍,夹住了镖枪,眼睛就盯着这个独腿人。还没有等到他出手,已经嗅到了一股臭气。
  这个独腿人身上所有发臭的排泄物,都已经被吓得流了出来。
  小马并不担心张聋子。
  张聋子的耳朵虽然比木头还聋,手脚却比猫子还灵活。
  他已经听见另外四个人骨头碎裂的声音。
  所以他就瞪着这个已发臭的独腿人,道:“你就是狼山上的?”
  独腿人立刻点头。
  小马道:“你是吃人狼?还是君子狼?”
  独腿人道:“我……我是君子……”
  小马笑了:“他真他妈的是个君子。”
  他笑的时候,膝头已经撞在这位君子最不君子的地方。
  这位君子狼叫都没有叫出来,忽然间整个人就软了下来。
  原来倒在地上的八个人,现在真的全都倒在地上了。
  这次倒了下去,就算华佗再世,也很难再让他们爬起来。
  小马看着张聋子。
  张聋子道:“看样子我们好像上了当。”
  小马笑笑。
  张聋子道:“可是现在看起来,真正上当的还是他们。”
  小马大笑,道:“这也许只不过因为他们都是君子。”
  张聋子道:“君子是不是总比较容易上当?”
  小马道:“君子总比较喜欢要人上当。”
  他们在笑,大笑。
  岩石上却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马不笑了,张聋子也已笑不出。
  这也许只不过是调虎离山之计——敢下来的人,至少总比不敢下来的胆子大些。
  艺高人胆大。
  胆子大的人,功夫通常也比较高。
  他们下来了,留在岩石上的人说不定已遭了毒手。
  这次是张聋子先跃了上去。他忘记不了刚才香香看着他的眼神。
  他一跳上去,就看见了香香的眼睛。
  眼睛还是睁开着的,睁得很大、很大很美的一双眼里,却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

×      ×      ×

  无论什么人的身上,表情最多的地方,通常都是他的脸。
  无论什么人的脸上,表情最多的地方通常都是他的眼睛。
  无论谁的眼睛里,通常都有很多表情,有时悲伤,有时欢悯,有时冷漠,有时恐惧。
  香香眼睛里这种表情,却绝不是这些言词所能表示的。
  因为有一把刀正架在她的脖子上。
  她是个年轻而美丽的女孩子,她的脖子光滑、柔美、雪白。
  她的脖子很细。
  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却不细——三十七斤的鬼头刀绝不会细。
  拿着刀的手更粗。
  张聋子的心沉了下去。

×      ×      ×

  物以类聚。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龙交龙,凤交凤,王八交王八,老鼠交的朋友一定会打洞。
  小马不是个好人——至少在某些方面来说,他绝不是好人。
  他喜欢打架,喜欢管闲事,他打架就好像别人吃白菜一样。
  张聋子是小马的老朋友,就在那刚才的一瞬间,他还打倒了四人。
  他当然不会因为只看见一把三十七斤重的鬼头刀就被吓得魂飞魄散。
  不管这把鬼头刀架在谁的脖子上,他的心都绝不会沉下去。
  ——只有真正被吓住的人,心才会沉下去。
  他的心沉下去,只因为这把鬼头刀之外,他还看见了另外十七把鬼头刀,岩石上连轿夫在内只有十一个人。 除了轿子里的蓝兰和病人外,每个人脖子上都架着一把刀。
  鬼头刀的份量有轻有重。
  架在香香脖子上的一把,就算不是最轻的,也绝不是最重的。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下一篇:第四章 战狼
上一篇:
第二章 三个皮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