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一章 愤怒的小马
 
2019-08-02 11:37: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九月十一。
  重阳后二日。
  晴。

×      ×      ×

  今天并不能算是个很特别的日子,但却是小马最走运的一天。
  至少是最近三个月来最走运的一天。
  因为今天他只打了三场架。只挨了一刀。
  而且居然直到现在还没有喝醉。
  现在夜已深,他居然还能用自己的两条腿稳稳当当的走在路上,这已经是奇迹。
  大多数人喝了他这么多酒,挨了这么样一刀之后,唯一能做的事,就是躺在地上等死了。
  这一刀的份量也不能算太重,可是一刀砍下来,要想把一根碗口粗细的石柱子砍成两截,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这一刀的速度也不能算太快,可是要想将一只满屋子飞来飞去的苍蝇砍成两半,也容易得很。
  若是三个月后,以这样的刀就算有三五把同时往他身上砍下来,他至少可以夺下其中一两把,踢飞其中一两把,再将剩下来的一下子拗成两段。
  今天他挨了这一刀,并不是因为他躲不开,也不是因为他醉了。
  他挨这一刀,只因为他想挨这一刀,想尝尝彭老虎的五虎断门刀砍在身上时,究竟是什么滋味。
  这种滋味当然不好受,直到现在,他的伤口还在流血。
  一把四十三斤重的纯钢刀,无论砍在谁身上,这个人都不会觉得太愉快。
  可是他很愉快。
  因为彭老虎现在早已躺在地上连动都不能动了。因为刀砍在他身上的时候,他总算暂时忘记了心里的痛苦。
  他一直在拼命折磨自己,虐待自己。就因为他拼命想忘记这种痛苦。
  他不怕死,不怕穷,天塌下来压在他头上,他也不在乎。
  可是这种痛苦,却实在让他受不了。

×      ×      ×

  月色皎洁,照着寂静的长街。灯已灭了,人已睡了,除了他之外,街上几乎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却忽然有辆大车急驰而来。
  健马、华车,簇新的车厢比镜子还亮,六条黑衣大汉跨着车辕,赶车的手里一条乌梢长鞭,在夜风中打得劈啪的响。
  他居然好像完全没有看见,没有听见。
  谁知车马却骤然在他身旁停下,六条黑衣大汉立刻一拥而上,一个个横眉怒目、行动快捷,瞪着他问:“你就是那个专爱找人打架的小马?”
  小马点点头,道:“所以你们若是想找人打架,就找对了。”
  大汉们冷笑,显然并没有把这条醉猫看在眼里:“只可惜我们并不是来找你打架的。”
  小马道:“不是?”
  大汉道:“我们只不过来请你跟我们去走一趟。”
  小马叹了口气,好像觉得很失望。
  大汉们好像也觉得很失望,有人从身上拿出一块黑布,道:“你也该看得出我们不是怕打架的人,只可惜我们的老板想见见你。一定要我们把你活生生的整个带回去,若是少了条胳膊断了条腿,他会不高兴的。”
  小马道:“你们的老板是谁?”
  大汉道:“等你看见他,自然就会知道了。”
  小马道:“这块黑布是干什么的?”
  大汉道:“黑布用来蒙眼睛最好,保证什么都看不见。”
  小马道:“蒙谁的眼睛?”
  大汉道:“你的。”
  小马道:“因为你们不想让我看见路?”
  大汉道:“这次你总算变得聪明了一点!”
  小马道:“我若不去呢?”
  大汉冷笑,其中一个人忽然翻身一拳,打在路旁一根系马的石桩子上。“咯吱”一声,一根比拳头还粗的石柱,立刻被打成两段。
  小马失声道:“好厉害,真厉害。”
  大汉轻抚着自己的拳头,傲然道:“你看得出厉害,最好就乖乖地跟我们走。”
  小马道:“你的手不疼?”
  他好像显得很开心,大汉更得意,另一条大汉也不甘示弱,忽然伏身,一个扫腿,埋在地下足足有两尺的石桩子,立刻就被连根拔了起来。
  小马更吃惊,道:“你的腿也不疼?”
  大汉道:“可是你若不跟我们走,你就要疼了,全身上下都疼得要命。”
  小马:“很好。”
  大汉道:“很好是什么意思?”
  小马道:“很好的意思,就是现在我又可以找人打架了。”
  这句话刚说完,他已出手。一拳打碎了一个人的鼻子,一巴掌打聋了一个人的耳朵,反手一个肘拳打断了五根肋骨,一脚将一个人踢得球一般滚出去,另一人裤裆挨了一下,已疼得弯下腰,眼泪、鼻涕、冷汗、口水、大小便同时往外流。
  只剩下最后一条大汉还站在他对面,全身上下也已湿透了。
  小马看着他,道:“现在你还想不想再逼我跟你们走?”
  大汉立刻摇头,拼命摇头。
  小马道:“很好。”
  大汉不敢开腔。
  小马道:“这次你为什么不问我‘很好’是什么意思了?”
  大汉道:“我……小人……”
  小马道:“你不敢问?”
  大汉立刻点头,拼命点头。
  小马忽然板起脸,瞪眼道:“不敢也不行,不问就要挨揍!”
  大汉只有硬着头皮,结结巴巴地问道:“很……很好是什么意思?”
  小马笑了,道:“很好的意思,就是现在我已准备跟你们走。”
  他居然真的拉起车门,准备上车,忽又回头,道:“拿来!”
  大汉又吃了一惊,道:“拿……拿什么?”
  小马道:“拿黑布,就是你手上的这块黑布,拿来蒙上眼睛。”
  大汉立刻用黑布蒙自己的眼睛。
  小马道:“拿黑布不是蒙你的眼睛,是蒙我的。”
  大汉吃惊地看着他。也不知道这人究竟是个疯子,还是已醉得神智不清。
  小马已夺过他手里的黑布,真的蒙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后舒舒服服地往车上一坐,叹道:“用黑布来蒙眼睛,真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      ×      ×

  小马并不疯,也没有醉。
  只不过别人要想勉强他去做一件事,就算把他身上戮出十七八个透明窟窿来,他也不干。
  他这一辈子中做的事,都是他自己愿意做的、喜欢做的。
  他坐上这辆马车,只因为觉得这件事不但很神秘,而且很有趣。
  所以现在就算别人不要他去也不行了。
  马车往前走时,他居然已呼呼大睡,睡得像条死猪。
  “地方到了再叫醒我,若有人半路把我吵醒,我就打破他的头。”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三个皮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