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一章 愤怒的小马
 
2019-08-02 11:37: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她果然跑不了。
  后面另外还有一扇门,她刚进去,就一把被小马抓住。
  后面刚好有张床,好大好大的一张床,她一倒下去,就刚好倒在床上。
  小马刚好压住了她。
  她喘息着,呼吸好像随时都可能停顿,用力抓住小马的手,道:“你等一等,先等一等。”
  小马故意露出牙齿狞笑,道:“还等什么?”
  他的手在动,她用力在推。
  “就算你真的要想,我们至少也先说说话,聊聊天。”
  “现在我不想聊天。”
  “难道你也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来?”
  “现在不想。”
  她虽然用力在推,可惜他的手却令人很难抗拒。
  她忽然不再推了。
  她忽然全身都已酥软,连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洗澡的时候就好像出门做客一样,穿着很整齐的衣服,现在却好像洗澡一样。
  小马用鼻抵着她的鼻,眼睛瞪着她的眼睛,道:“你投不投降?”
  她喘息着,用力咬着嘴唇道:“不投降!”
  小马道:“你投降我就饶了你!”
  她拼命摇头:“我偏不投降,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把女人怎么样?
  你猜呢?

×      ×      ×

  有许多事既不能猜,也不能想,否则不但心会跳、脸会红,身子也会发烫的。
  可是有很多事根本用不着猜,也用不着想,大家一样会知道——小马是个男人,年轻力壮的男人。
  她是个女人,鲜花般盛开的女人。
  小马并不笨,既不是太监,也不是圣人。
  就算是笨蛋,也看得出她在勾引他。所以……

×      ×      ×

  所以现在小马也不动了,全身也好像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她的呼吸也停顿了很久。现在才开始能喘息,立刻就喘息着说:“原来你真的不是个好人。”
  “我本来就不是,尤其是在遇见你这种人的时候。”
  “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
  “完全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非但也不是个好人,而且比我更坏,坏一百倍。”
  她笑了,吃吃地笑道:“但我却知道你。”
  “完全知道?”
  “你叫小马,别人都叫你愤怒的小马,因为你的脾气比谁都大。”
  “对。”
  “你有个好朋友叫丁喜,聪明的丁喜。”
  “对。”
  “本来你们两个人总是形影不离的,可是现在他已有了老婆,人家恩爱夫妻,你当然不好意思再夹在人家中间了。”
  小马没有回答,眼睛却已露出痛苦之色。
  她接着又道:“本来你也有个女人,你认为她一定会嫁给你的,她本来也准备嫁你的,只可惜你的脾气太大,竟把她气跑了。你找了三个月,却连她的影子都找不到。”
  小马闭着嘴。
  他只能闭着嘴,因为他怕。
  他怕自己会大哭、大叫,他怕自己会跳起来,一头撞到墙上去。
  “我姓蓝。”她忽然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我叫蓝兰。”
  小马道:“我并没有问你尊姓大名。”
  他的心情不好,说出来的话当然也不太好听。
  蓝兰却一点也不生气,又道:“我的父母都死了,却留给我很大一笔钱。”
  小马道:“我既不想打听你的家世,也不想娶个有钱的老婆。”
  蓝兰道:“可是我现在已经说了出来,你已经听见了。”
  小马道:“我不是个聋子。”
  蓝兰道:“所以现在你已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马道:“哼。”
  蓝兰道:“所以现在你已经可以走了。”
  小马站起来,披上衣服就走。
  蓝兰没有挽留他,连一点儿挽留他的意思都没有。
  可是小马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过头,问道:“你就是这里的老板?”
  蓝兰道:“嗯。”
  小马道:“叫人把我找到这里来的就是你?”
  蓝兰道:“嗯。”
  小马道:“我揍了你们五个人,喝了你们两瓶酒,又跟你……”
  蓝兰没有让他说下去,道:“你做的事我都知道,又何必再说?”
  小马道:“你费了那么多功夫,神秘兮兮地把我找到这里来,为的就是要我来喝酒,揍人?”
  蓝兰道:“不是。”
  小马道:“你本来想找我干什么的?”
  蓝兰道:“我本来当然还有一点别的事。”
  小马道:“现在呢?”
  蓝兰道:“现在我已不想找你做了。”
  小马道:“为什么?”
  蓝兰道:“因为现在我已有点喜欢你,所以不忍再要你去送死。”
  小马道:“送死?到哪里去送死?”
  蓝兰道:“狼山。”

×      ×      ×

  据说狼山有很多狼。
  据说天下大大小小、公公母母、各式各样的狼,都是从狼山来的,等到它们将死的时候,也都要回狼山去死。
  这当然只不过是传说。
  世上本来就有很多接近神话的传说,有的美丽,有的神秘,有的可怕。
  谁也不知道这些传说究竟有几分真实性。
  大家只知道一件事——现在狼山上几乎连一只狼都没有了。
  狼山上的狼,都已被狼山上的人杀光了。
  所以狼山的人当然比狼更可怕得多。事实上,现在狼山上的人还比世上所有的毒蛇猛兽都可怕得多。
  他们不但杀狼,也杀人。
  他们杀的人也许比他们杀的狼多得多。
  江湖中替他们取了个很可怕的名字,叫“狼人”,他们自己也好像是很喜欢这名字。
  因为他们喜欢别人怕他们。

×      ×      ×

  听到“狼山”两个字,小马又不走了,回到床头,看着蓝兰。
  蓝兰道:“你知道狼山这地方?”
  小马道:“但我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到狼山上去送死。”
  蓝兰道:“因为你要保护我们去。”
  小马道:“你们?”
  蓝兰道:“我们就是我跟我弟弟。”
  小马道:“你们要到狼山去?”
  蓝兰道:“非去不可!”
  小马道:“什么时候去?”
  蓝兰道:“一早就去。”
  小马坐下来,又瞧着她看了半天,道:“据说钱太多的人,都有点毛病。”
  蓝兰道:“我的钱不少,可是我没有毛病。”
  小马道:“没有毛病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到那鬼地方去?”
  蓝兰道:“因为那条路是近路。”
  小马道:“近路?”
  蓝兰道:“越过狼山到西城,至少可以少走六七天路。”
  小马道:“你们急着要到西城?”
  蓝兰道:“我弟弟有病,可能一辈子都医不好,如果不能在三天之内赶到西城,也许他就死定了。”
  小马道:“如果从狼山走,可能一辈子也到不了西城。”
  蓝兰道:“我知道。”
  小马道:“可是你还要赌一赌?”
  蓝兰道:“我想不出别的法子。”
  小马道:“西城有人能治你弟弟的疾病?”
  蓝兰道:“只有他一个人。”
  小马站起来,又坐下。他显然也想不出别的法子。
  蓝兰道:“我们本来可以去请些有名的镖客,可是这件事太急,我们只请到一个人。”
  小马道:“谁?”
  蓝兰叹了口气,道:“只可惜那个人现在已不能算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小马道:“为什么?”
  蓝兰道:“因为他已被你打得七零八碎,想站起来都很难。”
  小马道:“雷老虎?”
  蓝兰苦笑道:“我们本以为他的五虎断门刀很有两下子,谁知道他一遇见你,老虎就变成了病猫。”
  小马道:“所以你就想到来找我。”
  蓝兰道:“可惜我也知道你这人是天生的牛脾气。若是好好地请你做一件事,你绝不会答应的,何况,你最近心情又不好。”
  小马又站起来,瞪着她,冷冷道:“我只希望你记住一点。”
  蓝兰在听。
  小马道:“我心情好不好,是我的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蓝兰道:“我记住了。”
  小马道:“很好。”
  蓝兰道:“这次你说很好是什么意思?”
  小马道:“就是你现在已经找到一个保镖的意思。”
  蓝兰跳起来,看着他,又惊又喜,道:“你真的肯答应?”
  小马道:“我为什么不肯答应?”
  蓝兰道:“你不怕那些狼人?”
  小马道:“有些怕。”
  蓝兰道:“你不怕死?”
  小马道:“谁不怕死?只有白痴才不怕死。”
  蓝兰道:“那你为什么还肯去?”
  小马道:“因为我这个人有毛病。”
  蓝兰嫣然道:“我知道,你的毛病有三千七百八十三点。”
  小马道:“是三千七百八十四点。”
  蓝兰道:“现在又加了一点?”
  小马道:“加了最要命的一点。”
  蓝兰道:“哪一点?”
  小马忽然一把抱起她,道:“就是这一点。”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三个皮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