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一章 愤怒的小马
 
2019-08-02 11:37:12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凌晨。
  淡淡的晨光从窗外照进来,她的皮肤柔软光滑如丝缎。
  她在看着他。
  他很沉默。安静而沉默。
  像他这种人,只有在真正痛苦时,才会如此安静沉默。
  她忍不住问:“你是不是又想起了她?想起了那个被你气走了的女孩子?”
  “……”
  “你答应这件事,是不是因为我可以让你暂时忘记她?”
  小马忽然翻身,压住了她,扼住了她的咽喉。
  她几乎连呼吸都停顿,挣扎着道:“我就算说错了话,你也不必这么生气的!”
  小马瞧着她,目中的痛苦之色更深,手却放松了。大声道:“你若说错了,我最多当你放屁,我为什么要生气?”
  他生气,只因为她的确说中了他的心事。
  这种刻骨铭心、无可奈何的痛苦,本就很难忘记,所以只要能忘记片刻,也是好的。
  他狂歌当哭,烂醉如泥,也只不过为了要寻求这片刻的麻木和逃避。
  虽然他明知无法逃避,虽然他明知清醒时只有更痛苦,他也别无选择的余地。
  她正看着他时,眼波已更柔和,充满了一种母性的怜惜和同情。
  她已渐渐了解他。
  他倔强、骄傲,全身都充满了叛逆性,但他却只不过是个孩子。
  她忍不住又想去拥抱他。可是天已亮了,阳光已照上了窗户。
  “我们一早就要走。”她坐起来,道:“这里有二三十个家人,都练过几年功夫,你可以选几个带去。”
  小马道:“现在我已选中了一个。”
  蓝兰道:“谁?”
  小马道:“香香。”
  蓝兰道:“为什么要带她去?”
  小马道:“因为她很香,真的很香。”
  蓝兰道:“香人有什么作用?”
  小马道:“香人总比臭人好。”

×      ×      ×

  阳光灿烂。
  二十七条大汉站在阳光下,赤膊、秃顶,古铜色的皮肤上好像擦了油一样。
  “我叫崔桐。”第一个大汉道:“我练的是大洪拳。”
  大洪拳虽然是江湖中最普通的拳法,可是他拉起架式,练了一趟,倒也虎虎生威。
  蓝兰道:“怎么样?”
  小马道:“很好。”
  蓝兰道:“这次你……”
  小马打断了她的话,道:“这次我说很好的意思,就是说他可以在家里好好休养。”
  第二个人叫王平。居然是少林弟子,居然会伏虎罗汉拳。
  小马道:“很好。”
  他不等别人再问,自己就解释道:“这次我的意思,就是希望他打我一拳。”
  王平并不是虚伪的人,而且早就看小马不顺眼。
  小马就真要他打十拳八拳,他也绝不会客气。
  他说打就打,一拳击出,用的正是少林罗汉拳的重手,“砰”的一声,打在小马胸膛上。
  拳头击下,一个人大叫起来。
  叫的人不是小马,叫的是王平。
  挨揍的人没有叫,揍人的反而大叫,只因为他这一拳就好像打在石头上。
  无论谁一拳打在石头上,自己的拳头都会有点受不了的。
  这世上拳头比石头硬的人毕竟不多。
  小马看看蓝兰,道:“怎么样?”
  蓝兰苦笑道:“看来他也可以陪崔桐一起在家休养休养了。”
  小马道:“他们二十七位都可以在家休养休养。”
  蓝兰道:“你一个人都不带?”
  小马道:“我不想去送死。”
  蓝兰道:“你想带谁去?”
  小马道:“带今天没有来的两个人。”
  蓝兰道:“今天没有来的?”
  小马道:“今天虽然没有来,昨天晚上却来了,一个还给了我一剑。”
  蓝兰道:“你也一人给了他们一拳,难道还嫌不够?还要找他们来出气?”
  小马道:“我本来的确不喜欢这种背地暗算的人,可是要对付狼人,他们这种人正合适。”
  蓝兰叹了口气,道:“为什么你选来选去,选中的都是女孩子?”
  小马有点意外:“她们是女孩子?”
  蓝兰道:“不但是女孩子,而且都香得很。”
  小马大笑,道:“很好,好极了,这次我的意思,就是真的好极了。”
  蓝兰道:“只有一点不好。”
  小马道:“哪一点?”
  蓝兰道:“现在她们的脸,都被你打肿了,人虽然还香,看起来都有点像猪八戒。”

×      ×      ×

  她们并不像猪八戒。
  一个十六七岁的漂亮女孩子,不管脸被打得多肿,都绝不会像猪八戒的。
  令人想不到的是,出手那么毒、剑法那么锋利的人,竟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她们是姐妹。
  姐姐叫曾珍,妹妹叫曾珠,两个人的眼睛都像珍珠般明亮。
  看见她们,小马就觉得很后悔,后悔自己那一拳实在打得太重了。
  曾珍看见他的时候,眼睛里也有点儿气愤怀恨的样子。
  妹妹却不在乎,脸虽被打肿了,却还是一直在不停地笑,笑得还很甜。
  等她们走了后,小马才问:“这姐妹两人你是怎么找来的?”
  蓝兰笑道:“连你我都能找得来,何况她们。”
  小马道:“她们是哪一派的弟子?”
  蓝兰道:“她们没有问过你是哪一派门下的弟子?”
  小马道:“没有。”
  蓝兰道:“那么你又何必问她们?”
  小马看着她,忽然发觉这个女人越来越神秘,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都神秘得多。
  蓝兰又问道:“除了她们姐妹和香香外,你还想带什么人去?”
  小马道:“第一,我要找个耳朵很灵的人。”
  蓝兰道:“到哪里去找?”
  小马道:“我知道城里有个人,别人就算在二三十丈外悄悄说话,他都能听见。”
  蓝兰道:“这人是谁?”
  小马道:“这人叫张聋子,就是在城门口补鞋的张聋子。”
  蓝兰忽然好像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了毛病,道:“你说这人叫什么?”
  小马道:“叫张聋子。”
  蓝兰道:“他当然不是真的聋子。”
  小马道:“他是的。”
  蓝兰几乎叫了出来:“你说耳朵最灵的人是个真的聋子?”
  小马道:“不错。”
  蓝兰道:“一个真的聋子,能够听见别人在二十丈外悄悄说话?”
  小马道:“我保证他每字都听得见。”
  蓝兰叹了口气,道:“看来你这人不但有毛病,而且还有点疯。”
  小马笑了笑,笑得很神秘,道:“你若不信,为什么不找他来试试?”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三个皮匠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