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四章 战狼
 
2019-08-02 15:39:18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鬼头刀的刀头重,刀身细,一刀砍下来,就像是一把锤子一样重。
  鬼头刀很少砍人别的地方,鬼头刀通常只砍人的头。
  一刀砍下,头就落地,绝对用不着再砍第二刀。
  尤其是架在常无意脖子上的一把。
  那当然是最重的一柄。
  常无意还在睡觉。

×      ×      ×

  十八柄鬼头刀,十九个人。狼人。
  一个人手里没有刀,却拿着根比鬼头刀还长的旱烟管。
  张聋子知道这个人是谁。
  他见过老狼卜战一面,这个人的装束打扮、神气派头,简直就像是跟卜战一个模子铸出来的。
  一个不太好的模子。
  所以卜战的毛病,这个人全都学全了,但卜战那种不可一世的气概,这个人一辈子都休想学会。
  张聋子道:“你是卜战的儿子,还是他的徒弟?”
  这个人根本不理他,却在盯着小马。
  小马也跃上了岩石,却笑道:“我看他只不过是那匹老狼的灰孙子。”
  张聋子大笑。
  他当然故意在笑了,其实他心里连一点想笑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一把鬼头刀架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脖子上,无论谁心里都不会觉得愉快。
  何况他早就听说老狼卜战属下的“战狼”彪悍勇猛,悍不畏死,杀起人来,更好像砍瓜切菜一样,绝不会眨一眨眼。
  故意装出来的笑声,总不会太好听,而且通常都是想故意气气别人。
  这个人居然还能沉得住气,居然还是不理他,还是盯着小马,道:“你姓马?”
  小马点点头。
  这人道:“你就是那个愤怒的小马?”
  小马道:“你呢?你是不是叫做披着狼皮的小狗?”
  这人长着三角眼,一张三角脸虽已气得发白,却还是努力要装出一副气派很大、很能沉得住气的样子。冷冷道:“我知道你的来历。”
  小马道:“嗯?”
  这人道:“你是从东北边上的乱石山岗下来的?”
  小马道:“是又怎么样?”
  这人道:“听说你的拳头很硬,一拳就把彭老虎打得直到现在还爬不起来。”
  小马道:“你是不是也想试试?”
  这人冷笑道:“现在乱石山岗虽然已跨了,算起来我们总还是道上的同源,所以我才对你特别客气。”
  小马道:“其实你也用不着太客气。”
  这人板着脸道:“我叫铁三角。”
  看着他的三角眼和三角脸,小马笑了道:“这名字倒总算没起错。”
  铁三角道:“你的名字要却叫错了。”
  小马道:“哦?”
  铁三角道:“其实你本来应该叫笨蛋才对,因为你实在笨得要命。”
  他用手里的旱烟管四下点了点,道:“你数数我们这次来了几把刀?”
  小马用不着再数。
  一下子忽然看见这么多把鬼头刀,无论谁都会偷偷数一遍的。
  他也早就数过了。
  铁三角道:“你再看看这十八把刀现在搁在什么地方?”
  小马用不着再看,他早就看得很清楚。
  常无意、香香、曾珍、曾珠、老皮,再加上四个轿夫,每个人脖子上都架着一把刀。
  剩下的九把刀,四把架在轿子上,五把守住了岩石的四周。
  他们这次的行动显然很有计划,先用躺在岩石下面的那八个人分散对方注意,再出其不意从另一面掩上岩石偷袭。
  唯一让小马不懂的是,常无意既不瞎、也不聋,怎么会让刀架在脖子上的。
  他看得出这其中一定别有用意,所以他就尽量跟铁三角泡着。
  张聋子却有点沉不住气了,香香的样子已越来越可怜。
  铁三角道:“有十八把大刀架在你朋友的脖子上,你还敢在我面前张牙舞爪,胡说八道,你说你是不是笨得要命?”
  小马居然承认:“是,我是笨得要命。”
  他又笑了笑:“要别人的命。”
  铁三角也笑了,大笑。
  他当然也是故意笑的,笑得比张聋子还难听:“这话倒不假。你确实笨得可以要别人的命。”
  笑声忽然停顿,三角脸又板了起来,冷冷道:“现在你就可以先要一个人的命,我甚至可以让你随便选一个人。”
  他用旱烟管指了指香香,道:“你看她这条命怎么样?”
  小马道:“很好。”
  张聋子立刻急了:“很好是什么意思?”
  小马叹道:“很好的意思就是说,她这条命很好,不能让别人要走。”
  张聋子松了口气,铁三角却在冷笑。
  小马叹道:“只可惜人家的刀现在就架在她的脖子上,人家是要她的命,还是不要她的命?我连一点法子都没有。”
  铁三角道:“你总算是个聪明人。”
  小马道:“有件事我却很不明白。”
  铁三角道:“你可以问。”
  小马道:“你们的刀都很像蛮快的。”
  铁三角道:“快得很。”
  小马道:“像这样的快刀,要砍下别人的脑袋,好像并不难。”
  铁三角道:“一点都不难。”
  小马道:“你们为什么还不砍?”
  铁三角道:“你猜呢?”
  小马道:“是不是因为最近你们吃得太饱没事做,想要拿他们来消遣消遣?”
  铁三角道:“这种消遣的法子并不好玩。”
  小马道:“难道你们想用他们来要胁我,要我去替你们做件什么事?”
  铁三角道:“这次你总算问对了。”
  小马道:“你想要我干什么?”
  铁三角道:“我只想要你这双拳头。”
  小马看着自己一双拳头,道:“我这双拳头只会揍人,你要来干什么?”
  铁三角道:“要你不能再揍人。”
  小马道:“你们有十八把大刀,难道还怕我这双拳头?”
  铁三角道:“小心些总是好的。”
  小马道:“你是想我把这双拳头切下来送给你,免得我找你们麻烦?”
  铁三角道:“你说得并不完全对,意思却也差不多了。”
  小马笑了:“好,送给你就送给你!”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他的人已冲了过去,拳头已到了铁三角的鼻子上。
  铁三角并不是没有看见这一拳打过来。
  他看得很清楚。
  可是他就偏偏躲不过。
  拳头打在鼻子上的声音并不大,鼻骨碎裂时更几乎连声音都没有。
  可是这种滋味可不太好受。
  铁三角只觉得脸上一阵酸楚,满眼都是金星,他一个筋斗跌了下去,大吼一声:“杀!”

×      ×      ×

  这个“杀”说出来,架在脖子上的九把刀立刻往下砍。
  张聋子也冲了过去,准备先托住对付香香那个人的臂,再给他一拳。
  可是他根本就用不着出手。
  他还没有冲过去,拿着鬼头刀的大汉已惨叫一声,痛得弯下了腰。
  一弯下腰,就倒了下去,一倒下去,就开始满地乱滚。
  那个看起来又害怕、又可怜的香香,却还好好的站着,看着他,好像显得很同情,柔声道:“对不起,我本不该踢你这个地方的,可是你也用不着太难受,这地方被踢断了,也少了许多麻烦。”
  张聋子吃惊地看着她,已看呆了。
  这个又温柔、又柔弱的女人,出手简直比他还快。
  等他再去看别人时,来的十九匹战狼已倒下去十七个。
  一个人满脸鲜血淋淋,整个一张脸上的皮都已几乎被剥了下来。
  这个人当然就是刚才要宰常剥皮的人。
  死得最快的两个,是刚才站在蓝兰轿子外的两个。
  他们动也不动地躺在地上,全身上下只有一点儿伤痕。
  只有眉心间有一滴血。
  没有死的两个,还站在病人那轿子的外面,可是手中的刀再也砍不下去。
  常无意冷冷地看着他们。
  他们的腿在发抖,有一个连裤裆都已湿透。
  常无意道:“回去告诉卜战,他若想动,最好自己出手。”
  听见了“回去”这两个字,两个人简直比听见中了状元还高兴,撒腿就跑。
  常无意道:“回来。”
  听见了“回来”这两个字,另外一个人的裤裆也湿了。
  常无意道:“你们知道我是谁?”
  两个人同时摇头。
  常无意道:“我就是常剥皮。”
  开始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已用脚尖从地上挑起了一把鬼头刀。
  说完了这句话,两个人脸上已都少了一块皮。
  小马在叹气。
  常无意道:“你叹什么气?”
  小马道:“我本来以为是他们想拿你来消遣,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是想拿他们来消遣。难道你认为我们跟你一样,吃饱了没事做?”
  常无意冷笑。
  小马道:“你为什么不早点出手?”
  常无意道:“因为我不想笨得要别人的命。”
  小马道:“要谁的命?”
  常无意道:“说不定就是你的。”
  小马也在冷笑。
  常无意道:“你若能晚点出手,现在我们一定太平得多。”
  小马道:“现在我们不太平?”
  常无意闭上了嘴,刀锋般的目光,却在瞄着右边的一处山峡。

×      ×      ×

  夕阳已消逝,夜色已渐临。
  山块后慢慢地走出七个人来,走得很斯文,态度也很斯文。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儒衣高冠,手里轻摇着一把折扇。
  折扇上可隐约看出八个字:“淳淳君子,温文如玉。”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三章 初遇狼人
下一篇:第五章 夜战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