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五章 夜战
 
2019-08-02 15:40:2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夜狼来了。
  只有在黑暗中才会出现的,无论是人还是野兽,都比较神秘可怕些。
  只有在黑暗中才会出现的人,多少总有点见不得人的地方。
  他们黑衣、黑鞋、黑巾蒙面,每个人都有双狼一般的眼,每个人行动都很矫健。
  最后走出来的一个却是个跛子。
  他的行动看来最迟钝,走得最慢,可是他一出来,就像是利刀出鞘,自然带着种杀气。
  小马带头、常无意殿后的一行人,圈子已在渐渐缩小。
  珍珠姐妹已握住了她们的剑。
  老皮的一双眼珠溜溜乱转,好像已在准备夺路而逃。
  跛足的男衣人慢慢地走出来,轻轻地咳嗽两声,大家本来以为他正准备开口。
  谁知他的咳嗽声一起,各式各样的兵刃和暗器,就暴雨般向小马这一行人打了过来。
  有刀,有剑,有枪,有长棍,有梭子镖,有连珠箭,甚至有迷香。
  江湖上五门、下五门的兵刃暗器,在这一瞬间几乎全都出现了。
  每一样的兵刃和暗器,打的都是对方不死也得残废的要害。
  幸好这些人之中的高手并不多。
  珍珠姐妹挥剑急攻,香香的一双纤纤玉手往腰一带,竟抽出一条一丈七八尺长的软刀。
  用迷香的那两个人,小马抢先冲过去,两拳就打碎了两个鼻子。
  常剥皮身形飘忽如鬼魅,只要遇上他的人,立刻就倒下去。
  可是各式各样的兵刃和暗器,还是浪潮般一次又一次卷上来。
  剑锋上溅出的鲜血,在月光下看来就像会发光的。
  但她们究竟是女孩子,手已经渐渐软了,已经开始在喘息。
  老皮更是不断的在惊呼怪叫,也不知是不是已受了伤。
  小马和张聋子已冲过来挡在病人和蓝兰的轿子前面。
  抬轿的那大汉手挥铁棒,虽然打碎了好几个人头,自己也挂了彩。
  张聋子道:“擒贼先擒王!”
  他用的奇形之刀,真的和鞋匠削皮时用的差不多。
  一刀斜斜挥出,一条手臂断落。
  小马道:“你要我先对付那个跛子?”
  张聋子点点头。
  跛足的黑衣人一旁袖手旁观,忽然又咳两声,道:“退。”
  这一个字说出口,所有没有倒下的黑衣人立刻退入黑暗中。
  跛足的黑衣人早已看不见。
  刚才还血肉横飞的战场,忽然间就变得和平而安静。
  若不是地上的那些伤者和死人,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任何事。
  香香和珍珠姐妹已坐了下去,就坐在血泊中,不断地喘息。
  老皮更好像整个人都软了,索性躺了下去。
  只听蓝兰在轿子里问:“他们走了?”
  小马道:“是。”
  蓝兰道:“我们伤了几个人?”
  常无意道:“三个。”
  受伤的是两轿夫和曾珍,老皮虽然叫得最凶,身上却连一点儿伤都没有。
  蓝兰道:“我这里有刀伤药,拿去给他们。”
  她从帘子里伸出手,手里有个玉瓶。
  她的手比白玉更润滑。
  小马伸手去接,她的手忽然轻轻握了握他的手。纵有千言万语,也比不上她这轻轻一握。
  他心里竟不由自主起了种说不出的微妙感觉,一切的艰辛和危险,仿佛都有了代价。
  她仿佛也明白他的感觉。
  她只轻轻说了句:“替我谢谢你的朋友。”

×      ×      ×

  她并没有谢他。
  她不过要他替她谢谢朋友。
  因为他是不必谢的,因为他们就等于一个人。小马接过玉瓶,心里忽然充满挚爱。
  ——一个没有根的浪子,只要得到别人的一点点真情,就永远也不会忘记。

  (二)

  可是天地间却是充满了悲伤和凄凉。
  一轮将圆未圆的明月还高挂在天上,冷清清的月光,照着这满地血泊的战场。
  香香长长吐出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们总算把他们打退了。”
  张聋子道:“只怕未必。”
  香香变色道:“未必?难道他们还会来?”
  张聋子没有回答。
  他希望他们已真的退走,可惜他知道夜狼绝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击退的。
  常无意神情也很沉重,道:“扎好伤势,就立刻向前闯。”
  曾珍道:“我们总该先休息一阵子。”
  常无意道:“你若想死,尽管一个人留下来。”
  曾珍这才闭上了口。
  轿夫正在互相包扎伤势,其中一人道:“老牛伤得很重,就算还能向前走,也没法子抬轿子了。”
  常无意冷冷道:“没有病的人并不一定要坐轿子的。”
  蓝兰道:“一定要坐。”
  常无意道:“你没有腿?”
  蓝兰道:“有。”
  常无意道:“那么你为何不能自己走?”
  蓝兰道:“因为我就算自己下来走,这顶轿子也不能留下来。”
  常无意没有再问什么。
  他已明白这顶轿子里一定有些不能抛弃的东西。
  小马道:“其实这根本不成问题,只要是人,就会抬轿子。”
  老皮立刻抢着道:“我不会。”
  小马道:“你可以学。”
  老皮道:“我以后一定会去学。”
  小马道:“用不着等到以后,你现在就可以学,而且我保证你一学就会。”
  老皮跳起来,大叫道:“难道你想要我抬轿子?”
  小马道:“你不抬谁抬?”
  老皮看着他,看着张聋子,再看着香香和珍珠姐妹。
  常无意他连看都不敢去看。
  他已看出这些人他连一个人都指挥不了,所以抬轿子的就只有他。
  已经无法改变的事,你若还想去改变,你就是个呆子。
  老皮不是呆子。
  他立刻站起来,笑道:“好,你叫我抬,我就抬,谁叫我们是老朋友呢?”
  小马也笑了,道:“有时候我实在觉得你这人不但聪明,而且可爱。”
  老皮道:“只可惜你是个男的,否则……”
  这句话他没有说完。
  他不是个呆子,可是现在已吓呆了!

×      ×      ×

  黑暗中忽然又出现一群黑衣人,这次来的人数比上次更多。
  那跛足的黑衣人也已出现,远远的站在一棵大树下。
  张聋子大声道:“在下张弯刀,算起来也是道上的,阁下……”
  跛足的黑衣人好像也是个聋子,根本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只咳嗽了两声。
  咳嗽声一响,各式各样的兵刃和暗器又暴雨般打了过来。
  这次兵器的种类更多,出手也更险恶,其中已有了许多高手。
  常无意冷笑了一声,忽然从腰带里取出一把剑。
  软剑。
  虽然是软剑,迎风一抖,就伸得笔直,而且精光四射,寒气逼人。
  他本来不准备动用这把剑的,也不愿让人看见它。
  可是现在他已决心要下杀手!

×      ×      ×

  这一战当然更凶险、更惨烈。
  珍珠姐妹的剑法虽然毒辣老到,可是两个人身上都已负了伤。
  老皮也挨了一刀,一刀斩在他背上,血流如注,伤得不轻,他反而不叫了。
  张聋子的弯刀斜削,专走偏锋,一刀挥出,必然见血。
  可是常无意的剑更可怕。
  黑衣人遇见他,刀剑和拳头固然攻击无效,有时无缘无故的也会倒下去。
  倒下去的时候,全身上上下下都没有别的伤痕,只有眉心一滴血。
  谁也看不见这暗器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这种夺命追魂的暗器,就像是来自黑暗的源流,来自地狱。
  跛足的黑衣人远远看着,直到他手下两个最勇猛的黑衣人也无声无息的死于这种暗器,他才挥手低叱道:“退!”

×      ×      ×

  夜狼们立刻又消失在黑暗中,月光更凝冷,地上的死人更多。
  这次蓝兰已不再问他们自己伤了多少人。
  她自己走了下来。刚才她已在轿子里看见,自己的人几乎已全都受了伤。
  他们用的本就是拼命的招式,夜狼中居然也有几个不敢拼命的。
  只有常无意还笔直地站在那里,衣服上虽然全是血,却不是自己的血。
  夜狼们退走时,他手里的剑也看不见了。
  香香扶着轿杆,眼睛里带着奇怪的光芒,吃吃地问道:“他……他们会不会再来?”
  一句话刚说完,就已倒下。
  张聋子立刻冲过来,一只手扶着她,一只手把住她的脉。
  常无意道:“她并没有死,只不过中了迷香。”
  张聋子松了口气,道:“刚才明明看见小马第一个就已将那个用迷香的人击倒,还踏碎了他的迷香筒,她怎么会被迷倒的?”
  常无意冷冷道:“你为什么不问她自己?”
  张聋子当然无法问。
  香香不但已完全失去知觉,而且连脸色都变成了死灰色。
  张聋子的脸色也难看极了,忍不住又问道:“谁知道她中的是哪种迷香?”
  小马道:“是种无药可解的迷香!”
  他勉强笑了笑,安慰张聋子:“幸好她中的并不深,绝不会死的!”
  常无意冷冷道:“可是那些人若是再来,她就死定了。”
  他说的虽然难听,却是真话。
  夜狼们若是再来,来势必定更凶。他们应战还来不及,绝没有人能分身保护她。
  老皮哭丧着脸,道:“那群狼若是再来,不但她死了,我们只怕都死定了!”
  小马道:“可是他们死的一定更多。”
  他算过,现在夜狼们的死伤,至少已经在五十人以上。
  曾珍倒在地上,声音发抖,却还在安慰自己:“也许他们的人已经快死光,已不会再来!”
  小马道:“也许!”
  老皮道:“也许他们马上就会再来!”
  小马瞪了他一眼,道:“你为什么总是喜欢说让人讨厌的话!”
  老皮道:“因为我不说别人也一样讨厌我!”
  蓝兰看着这些浑身沾血,几乎已精疲力竭的人,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道:“现在我才知道,狼山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其实狼山这地方又岂止可怕二字所能形容的。
  小马却大声道:“我倒看不出这地方有他妈的什么可怕?”
  他妈的三个字本来是他的口头禅,近来他已改了许多,一气之下,又忍不住脱口而出。
  蓝兰道:“你看不出?”
  小马道:“我只看得出他们已快死光了,我们却还全部都活着!”
  只要还有一口气,他就绝不会泄气。
  只要不泄气,就有希望。
  蓝兰看着他,眼睛里渐渐有了泪。
  他不但自己绝不低头,永不泄气,同时也为别人带来了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四章 战狼
下一篇:第六章 恶战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