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十一章 别无去路
 
2019-08-02 15:54:35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一)

  九月十四,晨。
  晴。

×      ×      ×

  大厅里没有窗户,也没有阳光。
  这宽阔的大厅,四面墙壁虽然粉刷得雪一般白,却终年不见日色。
  阴惨惨的灯光,也不知是从哪里照进来的。
  朱五太爷道:“你真的很想?”
  小马道:“真的!”
  朱五太爷道:“你不后悔?”
  小马道:“一言既出,永无后悔。”
  朱五太爷道:“好!”
  这个字说出口,完颜兄弟的铁拳已击下,铁拳还未到,拳风已震耳。
  完颜铁右拳打小马的左颚,完颜钢的左拳打小马的右颈。
  他们每个人只击一拳,这两拳合并之力,已重逾千斤。
  小马没有动。
  快拳必重,重拳必快。
  这两拳既然重逾千斤,当然快如闪电,一拳击出,力量一发,就如野马脱缰,弩箭离弦,再也难收回去了。
  小马看准了这一点。
  他并不是那种很有机心的人,可是他打架的经验实在太丰富。
  他既然不动,这两拳当然全力击出。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游鱼般滑了出去。
  他几乎已感觉到拳锋触及他的脸。
  他一直要等到千钧一发、生死刹那间,他才肯动,除了经验外,这还得有多么大的勇气!
  只听“蓬”的一声,双拳相击,完颜铁的右拳,正打在完颜钢的左拳上。
  没有人能形容那是种多么可怕的声音。
  除了两只铁拳相击声外,其中还带着骨头碎裂的声音。
  但是这两个神话中巨人般的大汉,却连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们还是山岳般站在那里,横肉绷紧的脸虽已因痛苦而扭曲,冷汗如雨,但是他们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小马身子滑出,骤然翻身,忽然一拳击向完颜铁的右肋。
  完颜铁并没有倒下去。
  他还有一只拳头,反而挥拳迎了上去。
  小马的拳头并没有变化闪避,他是个痛快人,喜欢用痛快的招式。
  又是“蓬”的一声,双拳相击,声音更可怕,更惨烈。
  小马的身子飞出,凌空翻了两个跟头才落下。
  完颜铁居然还没有倒下去。
  可是他也似已站不住了。
  他的全身都已因痛苦而痉挛,满头黄豆般的冷汗滚滚而落。
  他的双手垂下,拳骨已完全碎裂。
  但他却还是没有哼一声。
  他宁死也不能丢人,不能替他的主宰丢人,就算他要死,也只能站着死。
  小马忍不住道:“好汉子!”
  完颜钢双眼怒凸,瞪着他,一步步走过去。
  他还有一只拳头。
  他还要拼!
  孤军奋战,不战死至最后一人,绝不投降,因为他们有勇气,还有一份对国家的忠心。
  这个人也一样。
  只要还有一分力气,他就要为他的主宰拼到底。就算明知不敌,也要拼到底。
  小马在叹息。
  他一向敬重这种人,只可惜现在他实在别无选择。
  他也只有拼,拼到底。
  完颜钢还没有走过来,他已冲过去,他一拳击出,笔直如标枪。
  这一拳并不是往完颜钢拳头上打过去的,是往他鼻子上打过去的。
  要从这巨人的铁拳下去打他的鼻子,实在太难,太险。
  小马这么做,也并不是因为特别喜欢打别人的鼻子。
  他敬重这个人的忠诚,他要为这个人留下一只拳头。
  这一拳没有打空。

×      ×      ×

  完颜钢的脸上在流着血,鼻梁已碎裂。
  虽然他的眼睛满是金星,已看不见他的对手,但是他还想再拼。
  小马却已不再给他这种机会,小马并不想这个人为了别人毁灭自己。
  他再次翻身,一拳打在这个人的太阳穴上。
  完颜钢终于倒了下去,只剩下他的兄弟一人站在那里,脸上不但有汗,仿佛还有泪。
  一种无可奈何的痛苦之泪。
  既然败了,就只有死。
  他本来想死的。
  可是朱五太爷没有要他死,他就不能死,他只有站在那里,忍受着战败的痛苦与屈辱。
  他希望小马也过来一拳将他打晕。
  小马却已转过身,面对着二十丈外珠帘中端坐的那个人。
  人在珠帘内,仍然望之如神。
  小马忽然道:“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朱五太爷道:“怎么样做?”
  小马道:“你本来早就可以阻止他们的,你早就应看得出他们没有机会。”
  朱五太爷并不否认。
  完颜兄弟第一拳击出后,他就已应该看得出。
  小马道:“但是你却没有阻止,难道你一定要毁了他们?”
  朱五太爷冷冷道:“一个没有用的人,留着又有何益,毁了又有何妨?”
  小马握紧双拳,很想冲过去,一拳打在这个人的鼻子上。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一条命,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可是现在他绝不能轻举妄动。
  朱五太爷道:“其实他们刚才本可毁了你的!”
  小马不否认。
  朱五太爷道:“刚才的胜负之分,只不过在刹那之间,连我都想不到你敢用那样的险招。”
  小马道:“要死中求活,用招就不能不险。”
  朱五太爷道:“你好大的胆。”
  小马道:“我的胆子本来就不小。”
  朱五太爷沉默了很久,才说出一个字:“坐。”

×      ×      ×

  小马坐下。
  等他转身坐下时,才发现完颜兄弟已悄悄退下去,连地上的血迹都看不见了。
  这里的人做事的效率,就像是老农舂米,机动而迅速。
  他坐下很久,朱五太爷才缓缓道:“这一次我要你坐下,已不是为了你以前做的事,而是因为你的拳头。”
  小马道:“我知道。”
  朱五太爷道:“只不过你有坐还是未必有命。”
  小马道:“你还不肯收下这双拳头?”
  朱五太爷道:“我已看出你这双拳头,的确是杀人的利器。”
  小马道:“多谢。”
  朱五太爷道:“只不过杀人的利器,未必就是忠心的伙伴。”
  他慢慢地接着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若将杀人利器留在身边,而不知它是否忠心听命,那岂非更危险?”
  小马道:“要怎么样你才相信我?”
  朱五太爷道:“我至少还得多考虑考虑。”
  小马道:“你不能再考虑。”
  朱五太爷道:“为什么?”
  小马道:“你有时间考虑,我已没有,你若不肯助我,我只有走!”
  朱五太爷道:“你能走得了?”
  小马道:“至少我可以试试看。”
  朱五太爷忽然笑了,道:“至少你应该先看看你的朋友再走!”

×      ×      ×

  小马的全身冰冷,心又沉下。
  他的朋友也在这里?
  他忍不住问:“你要我看谁?”
  朱五太爷淡淡道:“你并不是第一个到这里送礼的人,还有人的想法也跟你一样。”
  小马道:“还有谁来送礼?送的是什么?”
  朱五太爷道:“是一把剑。”
  小马道:“常无意?”
  朱五太爷道:“不错!”
  小马功容道:“他的人也在这里?”
  朱五太爷道:“他来得比你早,我先见你,只因为你不说谎。”
  小马怔住。
  朱五太爷道:“坐。”
  小马只有坐下。
  常无意既然也已到了这里,他怎么能走?
  他忽然发现自己已完全被这个人控制在掌握中,别无去路。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上一篇:第十章 狼山之王
下一篇:第十二章 杀人者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