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七章 疑云
2019-08-02 15:46:07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二)

  酒菜已来了。
  一碟炒合菜,几个炒蛋,几张家常饼,一小盘卤牛肉,一锅绿豆稀饭,再加半缸子酒。
  郝生意笑道:“这一顿我特别优待,只算各位一千五百两银子。”
  他笑得很愉快。
  因为他知道一竹杠敲下去,不管敲得多重,别人也只有挨着。
  小马看看张聋子,道:“你几时发了财的,为什么抢着要请这顿客?”
  张聋子苦笑,道:“我只不过急着要让那小子赶快走。”
  因为他急着要照顾香香。
  小马总算没有再开口。
  小马了解张聋子,他并不是个很容易就会动感情的人。
  现在他已老了,老年人若是对年轻的女孩子有了情感,通常都是件很危险的事。
  可是小马并不想管这件事。
  他一向尊重别人的情感——无论什么样的情感,只要是真的,就值得尊敬。

×      ×      ×

  香香已被抬进了屋子,一间并不比鸽子笼大多少的破屋子。
  她还没有醒。
  珍珠姐妹本来是应该来照顾她的,可是她们自己也睡着了。
  张聋子没有睡着,一直都坐在她床头,静静地看着她。
  轿子里的病人还在轿子里,他们直接将轿子抬入了最大的一间客房。
  据蓝兰说:“我弟弟不能下轿子,只因他见不得风。”
  这屋里好像并没有风。
  小马刚躺下去,又跳起来,他忽然发觉心里有很多事,应该找个人聊聊。
  张聋子并没有陪他聊的意思,一点儿这种意思都没有。
  他只得去找常无意。
  轿夫睡在后面的草棚里,所以他们每个人都能分配到一间客房。
  破旧的木板房,破旧的木板床,床上铺着条破的草席。
  常无意躺在床上,瞪着小马,
  谁都看得出小马有事来找他,可是别人不先开口,他也绝不开口。
  小马迟疑着,在他床边的凳子上坐下,终于道:“这次是我拖你下水的。”
  常无意冷冷道:“拖人下水,本来就是你最大的本事。”
  小马苦笑道:“我知道你不会怪我,可是我自己现在也有点后悔了!”
  常无意道:“你也会后悔?”
  小马点点头,居然叹了口气,道:“因为我现在虽然跌在水里,却连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都不知道!”
  常无意道:“我们是在保护一个病人过山去求医。”
  小马道:“那病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不肯露面?真的是因为见不得风,还是因为他见不得人?”
  他又叹了口气,道:“现在我甚至连他是不是真的有病都觉得可疑了!”
  常无意盯着他,冷冷道:“你几时变得如此多疑的?”
  小马道:“刚才变的?”
  常无意道:“刚才?”
  小马道:“刚才卜战跟你交手时,我好像看见那顶轿子后面有人影一闪!”
  常无意道:“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马道:“我没看清楚。”
  常无意道:“他是要窜入那顶轿子,还是要窜出来?”
  小马道:“我也没看清楚。”
  常无意冷冷道:“你几时变成了瞎子?”
  小马苦笑道:“我的眼力并不比你差,可是那条人影的动作实在太快,简直比鬼还快。”
  常无意道:“也许你真的见了鬼。”
  小马道:“所以我还想再去见见!”
  常无意道:“你想去看看那顶轿子里究竟是什么人?”
  小马道:“现在大家好像都已睡着了,只有蓝兰可能还留在那屋里。”
  常无意道:“就算她在那里,你也有法子把她支开?”
  小马道:“我们甚至可以霸王强上弓,先揭开那顶轿子来看看再说!”
  常无意道:“你真的想去?”
  小马道:“不去是小狗!”
  常无意忽然间就已从床上跳了起来,道:“不去的是王八蛋。”

×      ×      ×

  太平客栈里一共有八间客房,最大的一间在最东边,三面都有窗。
  窗子都是关着的,关得很密,连缝隙都被人用纸条从里面封了起来。
  小马在外面轻轻敲了敲窗子,里面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常无意已找来一根竹片,先用水打湿了,从窗隙里伸进去,划开了里面的封条。
  先用水打湿,划纸时才不会有声音。然后他们就挑开了窗里的木栓。
  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他们并不是君子。

×      ×      ×

  房间居然已被收拾得很干净,床上已换了干净的被单。
  可是床上没有人。
  蓝兰并没有在这里,只有那顶轿子摆在屋子中间,里面也没有声音。
  小马和常无意对望了一眼,同时窜过去,闪电般出手,拉开了轿上的帘子。
  两个人的手忽然变得冰冷。
  这顶轿子赫然竟是空的,连条人影都没有。
  他们浴血苦战,拼了命来保护的,竟只不过是顶空轿。
  ——如果轿子里一直没有人,怎么会有咳嗽的声音传出来?
  ——如果轿子里的人真的有病,现在到哪里去了?
  常无意沉着脸,道:“你刚才看见的不是鬼。”
  小马握紧双拳,道:“可是我们真的遇见个女鬼!”
  常无意道:“蓝兰?”
  小马道:“她不但是个女鬼,还是个狐狸精!”
  这次常无意对他说的话居然也表示很同意。
  小马道:“你看她这么样做究竟是什么目的?”
  常无意道:“我看不出。”
  小马道:“我也看不出。”
  常无意道:“所以我们现在就应该回去睡觉,假装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鬼总要现形的。
  狐狸精迟早难免露出尾巴来。
  他们找来几条纸,封上了刚才被他们挑破的窗子,才悄悄地开门走出去。
  做这种事的时候,他们一向很小心,他们并不是君子,也不是好人。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下一篇:第八章 迷失
上一篇:
第六章 恶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