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九章 太阳湖
2019-08-02 15:49:19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四)

  九月十三,夜。
  夜已深,有雾。

×      ×      ×

  太平客栈的窗内仍有灯,从雾中看过去,灯光朦胧如月色。
  屋子里没有别的人,他的算盘打得“丁当”响,这正是他一天中最愉快的时候。
  他做的生意从来没有亏过本。
  小马冲过去,大声问:“人呢?”
  郝生意没有抬头,道:“什么人?”
  小马道:“我那些朋友。”
  郝生意道:“那些人已经走了。”
  小马道:“什么时候走的?”
  郝生意道:“当然是算过账才走的,已经走了很久,他们急着赶路。”
  小马怔住。
  他并没有打算出卖他的任何一个朋友,他回来找他们,只因为现在正是他最需要朋友的时候。
  郝生意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想去追他们?”
  小马道:“你知道他们走的哪条路?”
  郝生意道:“不知道。”
  他掩起账薄,叹了口气,淡淡的接着道:“我只知道无论他们走的是哪条路,都是条死路,所以你就算追上他们也没有用。”
  小马瞪着他,突然出手,一把揪住他的衣襟,把他整个人从柜台后揪了出来。
  郝生意的脸色白了,勉强笑道:“我说的是老实话。”
  小马知道他说的是老实话,就因为他说的是老实话,所以小马才难受。
  因为他已经没有法子再自己骗自己。
  他不能出卖别人,也不能牺牲小琳。
  没有人能替他解决这难题,也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助他。
  现在他就算追上他们,又有什么用?
  郝生意看着他的脸色,试探着道:“我知道你一定又遇上了麻烦,而且麻烦一定不小。”
  小马的脸色惨白。
  郝生意立刻接下去,道:“我们总算也是朋友,我也很想帮帮你的忙,只可惜这里是狼山,无论谁在这里遇上了麻烦,都绝对没有人能替他解决的。”
  小马忽然道:“也许还有一个人。”
  郝生意道:“谁?”
  小马道:“狼山之王。”
  郝生意又勉强作出笑脸,道:“只要有朱五太爷的一句话,当然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只可惜……”
  小马道:“只可惜我找不到他?”
  郝生意叹道:“非但你找不到,简直就没有人能找得到他。”
  小马道:“我知道一定有个人的。”
  郝生意道:“谁?”
  小马道:“你!”
  郝生意的脸色已发青,道:“不是我,真的不是……”
  小马道:“你带我去,我绝不会害你,朱五也绝不会怪你,因为我只不过是送礼去的。”
  郝生意道:“送礼?送什么礼?”
  小马道:“送我的这双拳头!”
  他握紧拳头,对准郝生意的鼻子:“否则我就将这双拳头送给你!”
  郝生意居然没有闪避,反而挺起胸,道:“你就算打死我,我也没法子带你去。”
  小马道:“我并不想打死你,死人不会带路,没有鼻子的人却一样可以带路。”
  郝生意的鼻尖上已冒出冷汗,苦着脸道:“没有鼻子的人也一样找不到他老人家!”
  “如果连眼珠子也少掉一个呢?”
  郝生意道:“那……那……”
  小马道:“也许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男人身上,有样东西是万万不能少的。”
  郝生意满头大汗滚滚而落,连一个字都说不出了。
  他当然知道男人身上最不能少的是什么,每个男人都知道。
  小马道:“现在你是不是已经想起他在哪里了?”
  郝生意吃吃道:“有一点儿,好像有一点儿,你总得让我慢慢的想。”
  小马道:“你要想多久?”
  郝生意还没有开口,门外已有个人冷冷道:“你就算让他再想三年,他也想不起来的。”
  说话的是个女人,这女人好大的一双脚!

×      ×      ×

  人都有脚。
  女人也是人,当然都有脚。有的脚好看,有的难看,有的底平趾敛,就像是用白玉雕成的,有的却像是发了霉的萝卜干。
  这女人的一双脚却简直像是两条小船,鞋子脱下来,就算不能载人过河,至少也可以做孩子的摇篮。
  如果你没有看见过这个女人,我保证你连做梦都想不到天下会有这么大的一双脚,而且居然是长在一个女人身上的。
  现在小马总算见到了,见到了之后,还几乎有点不太相信。
  这个女人当然就是柳金莲。

×      ×      ×

  柳金莲不但脚大,嘴也不小,看着小马的时候,就好像随时都准备一口把小马吞下去。小马只想吐。
  柳金莲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了几遍,才接着道:“你想找朱五太爷,只有一个人可以带你去找。”
  小马立刻问:“谁?”
  柳金莲伸出一根胡瓜般的手指,指着脸上一堆又像是肥肉,又像是鼻子的东西,道:“我。”
  小马心里在叹气,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肯带我去?”
  柳金莲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小马道:“什么事?”
  柳金莲道:“你们杀了章长脚,你总得赔个老公给我。”
  小马又一把提起了郝生意,道:“这个人不但会说话,而且会赚钱,做老公正是再好也没有的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郝生意已经在拼命摇头,道:“我不行,我是个……”
  小马也没有让他的话说完,随手拿了块抹布,塞住了他的嘴,道:“我就把他赔给你做老公,你看好不好?”
  柳金莲道:“不好。”
  小马道:“你想要个什么样的男人?”
  柳金莲道:“我要的就是你!”
  这句话刚说完,她的人已经向小马扑了过去,就像是一座山忽然压下来了一样。
  可是她的身法居然很轻快,两条膀子一伸开,又像是老鹰扑小鸡。
  幸好小马不是小鸡。
  小马的拳头已经闪电般击出,往她脸上那堆又像肥肉、又像是鼻子般的东西打了过去。
  不管这样东西是什么,只要被小马的拳头打中,都一样受不了。
  只可惜小马忘了一件事。
  他忘了柳金莲不但有双大脚,还有张大嘴。
  ——比他的拳头还大得多。
  他一拳击出,柳金莲就已张开嘴等着。
  他这一拳竟打进了柳金莲的嘴里。

×      ×      ×

  小马叫“愤怒的小马”。
  愤怒的小马当然喜欢打架,为了各式各样的原因,跟各式各样的人打过架。
  所以各门各派、各种奇奇怪怪的招式,他大多都见过。
  可是他没有想到柳金莲这一招。
  他只觉得自己的拳头好像一下子打进了一堆发烫的烂泥里。
  更糟的是,烂泥里还有两排牙齿,一下子就把他的脉门咬住。接着,他的人也被抱了起来,抱得好紧。
  他已连气都透不出。
  现在他才真正明白,什么事能比死更可怕了。
  被柳金莲这么样一个女人抱着,已经比死更可怕三倍。
  如果再真的被迫做了她的老公,那情况简直令人连想都不敢想。
  只可惜现在人连死都死不了。

×      ×      ×

  如果一个人的嘴里含着个拳头,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柳金莲能。
  她的笑声简直可以令人把三个月以前吃的饭吐出来。
  她的手还在乱动。
  小马的头已经被挤在她胸膛上的肥肉里,眼睛虽然看不见,却可以感觉到她正抱着他往最左边的一间房里走。
  那间房里有张最大的床。
  进了那间房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事?也许有很多人都能想像得到。
  幸好这一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因为一进了那间房,柳金莲就倒了下去。
  忽然间就像是一座山一样倒了下去。
  鲜血箭一般从她颈子后面的大血管里喷出来,喷在墙上。
  她还想扑上来,心口又挨了一刀。
  这一刀更狠,更重。
  小马的手根本不能动,手里根本没有刀。
  是谁杀了她?
  “是我。”

×      ×      ×

  有个人手里有把刀。
  菜刀。
  能够用把菜刀就能杀死柳金莲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然是个绝不会让柳金莲提防的人,是那种绝不会让任何人觉得危险的生意人。

×      ×      ×

  刀锋上还有血。
  刀就在郝生意的手里。
  小马先看见这把刀,才看见郝生意的手。
  他看见过郝生意很多次,每次都只注意到那张会做生意的笑脸。
  这是他第一次注意到郝生意的手,一只有七根手指的手。
  五根手指紧紧握着刀柄,两根歧指就像是路标般指向两方。
  小马长长吐出口气:“原来是你!”
  郝生意道:“就是我。”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下一篇:第十章 狼山之王
上一篇:
第八章 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