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龙全集 拳头 正文

第十二章 杀人者死
2019-08-02 15:57:14   作者:古龙   版权:古龙著作管理委员会   评论:0   点击:

  (三)

  小马没有泪,常无意也没有。
  他们都在盯着站在珠帘前的一个人,刚才一脚踢死张聋子的人。
  这个人居然也是个侏儒,却极健壮,一双腿虽然不到两尺,却粗如树干。
  常无意忽然冷冷道:“好厉害的飞云脚!”
  这人咧开嘴笑笑,不开口。
  珠帘后却又传出来朱五太爷的声音:“他不会说话,他是个哑巴。”
  常无意道:“据说江湖中有两个最厉害的哑巴,叫西北双哑。”
  朱五太爷道:“不错。”
  常无意道:“他就是西方星宿海、天残地缺门下的无舌童子?”
  朱五太爷道:“想不到你们还有点见识。”
  常无意冷冷道:“张聋子能死在这种名人脚下,总算死得不冤。”
  朱五太爷道:“我说过,无论谁只要越过这石阶一步,格杀勿论!”
  常无意道:“我还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
  朱五太爷道:“什么话?”
  常无意道:“杀人者死!”
  朱五太爷道:“你想为你的朋友复仇?”
  常无意道:“是。”
  朱五太爷道:“你迟早会有机会的,可是现在,你若敢踏上石级一步,我叫你立刻万箭穿心而亡!”
  “万箭穿心”这四个字说出口,珠帘两旁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两排小窗,无数柄强弓硬弩对准了常无意的心胸,箭头闪闪发光。
  常无意整个人都已僵硬。
  这看来空无一物的大厅,其实却到处都有杀人的埋伏!
  蓝兰叹了口气,柔声道:“张先生虽然死了,能死在名人手上,美人怀中,也算是死得其所,死而无憾了。”
  小马忽然大笑,道:“说得好,说得有理。”
  他的笑声听起来实在比哭还让人人难受。
  蓝兰道:“人死不能复生,何况每个人迟早都要死的。”
  小马的笑声突然停顿,大吼道:“那么你为什么不让你弟弟去死?”
  蓝兰道:“因为他是我弟弟!”
  她的声音还是很平静,慢慢地接着道:“也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护送他平安过山的!”
  小马闭上了嘴。
  蓝兰道:“他是个可怜的孩子,从小就多病,连一天好日子都没有过,若是这么样死了,叫我这做姐姐的怎样能安心?”
  她的声音已哽咽,美丽的眼睛里也有了泪光,又面对珠帘拜下,道:“你老人家若是要了他这条命,简直和踩死只蚂蚁一样。所以我只求你老人家开恩放了我们,让我们过山去求医。”
  朱五太爷冷冷道:“我也很想放了他、只可惜他不是只蚂蚁,蚂蚁不坐轿子。”
  蓝兰道:“他一直躲在轿子里,没有出来拜见你老人家,绝不是因为他敢对你老人家无礼。”
  朱五太爷道:“那是因为什么?”
  蓝兰道:“因为他实在病得太重,见不得风。”
  朱五太爷道:“这里有风?”
  蓝兰不能不承认:“没有。”
  朱五太爷道:“他为什么不出来?”
  蓝兰道:“因为……因为外面总比轿子里冷得多。”
  朱五太爷忽然大笑,道:“说得好,说得有理。”
  他的笑声忽又停顿,厉声道:“你们替我去把他揪出来,看他死不死得了!”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四壁间已现出了六个人,其中不但有玲珑双剑,还有卜战和那扫花老人。
  无舌童子的身子也凌空飞起,窜了过来。
  常无意早就等着他。
  他的人一过石阶,常无意立刻迎上去,剑光一闪,直刺喉咙。
  他的剑走偏锋,奇诡迅急。
  可是星宿海门下的弟子,武功更奇秘怪异,半空中后然还能再次拧身。
  常无意这一剑刺空了,无舌童子的飞云脚已踢向他胸膛。
  霎眼间两人已拆了十余招,使出的都是致命的杀手。
  他们自己心里都知道,两个只要一交上手,就有一个人必死无疑。

×      ×      ×

  小马迎向那扫花的老人。
  老人道:“你是个好男儿,我不想杀你。”
  小马道:“多谢多谢!”
  老人道:“我也不喜欢杀人。”
  小马道:“客气客气!”
  老人道:“这是什么话?”
  小马道:“你白天在这里扫花,晚上到哪里去了?”
  老人道:“你说我到哪里去了?”
  小马道:“杀人!”
  他淡淡的接着道:“也许你不喜欢自己动手,可是你喜欢看人杀人!”
  ——夜狼围攻,浴血苦战,一个跛足的黑衣人,远远地站在岩石上。
  小马道:“你白天扫花,晚上杀人,这种日子也过得未免太忙了些。你累不累?”
  老人已沉下脸,冷冷道:“扫花和杀人都是种乐趣,我怎么会累?”
  小马居然同意,道:“一个人做的若是自己喜欢做的事,就不会觉得累的。”
  老人道:“你喜欢干什么?”
  小马道:“喜欢打你的鼻子,一拳打不中,还有第二拳,就算打上个三千六百拳,我也不会累的。”
  这句话说完,他已经打出了七八拳。
  七八拳打出后,他才发现这老人的身法轻灵飘忽,要想打中他的鼻子,实在不容易。小马不怕累。
  可是他却不能不替蓝兰和轿子里那个病人担心,因为玲珑双剑已经过去了,老狼卜战还在旁边掠阵,他根本没法子分身去救他们。
  何况还有两排强弓大箭!

×      ×      ×

  小马也不怕死。
  对他来说,真正可怕的并不是他现在的对手,也不是老狼卜战和玲珑双剑,更不是这些大箭长弓。
  真正可怕的只有一个人。
  朱五太爷!
  只有他才是狼山的主宰,几乎也可以算是小马这一生中所见过的第一高手。
  他的气功固然可怕,他的阴沉更可怕。
  ——你们都是好朋友,不管怎么样,我总得让你们先见上一面。
  现在小马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见过一面后怎么样?
  ——死!
  死也有很多种死法,他选择的必定是最残酷可怕的一种。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要小马的拳头,常无意的剑。
  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让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活着回去。

  (四)

  病人还在轿子里,蓝兰一直没有离开过这顶轿子。
  她看见玲珑双剑向这顶轿子走过来。
  小马在拼命,常无意也在拼,为她和她那重病的兄弟拼命。
  她却好像没有看见。
  她笑得还是那么迷人,声音还是那么动听:“两位小弟弟,你们今年已经有多大年纪?”
  她知道玲珑双剑绝不会回答这句话的,因为侏儒们一定都不愿别人提起他们的年纪,他们自己当然更不愿提。
  她问话的重点并不在这一点。
  所以她不等他们开口,立刻又问:“你们有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美丽的女人,而且是完全脱光了衣服的?”
  玲珑双剑也许见过,也许没见过。
  但他们毕竟也是男人。
  若有一个真正美丽的女人脱光了衣服,无论什么样的男人都不会拒绝去看的。
  蓝兰忽然唤:“香香!”
  香香还在流泪。
  蓝兰道:“你自己认为你自己是不是很难看?”
  香香摇头。
  蓝兰道:“那么你为什么不让他们看看?”
  香香虽然还在流泪,却很快就站了起来,很快就让自己全身赤裸了!
  在这么样的心情下,她的动作当然绝不会美,可是她的身材却实在很美。
  那坚挺的乳房,纤细的腰,浑圆修长的腿,都不是任何男人常常能得一看的。
  蓝兰自己好像也很欣赏,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们看她美不美?”
  玲珑兄弟同时道:“美!”
  蓝兰道:“你们为什么不多看看?”
  玲珑兄弟道:“我们想看你!”
  蓝兰嫣然道:“我已经是个老太婆了,没什么好看的,可是你们如果一定要看,我……”
  她垂下头,开始解衣服的扣子,她的衣扣中也藏着暗器。
  谁知她的暗器还没有发出,玲珑双剑的剑已挥出。
  他们根本没有看香香,他们一直都在盯着蓝兰的手。
  蓝兰叹了口气,道:“我看错了你们,原来你们这里连大带小、连老带少,都不是男人!”
  她的暗器还是发了出来,却已被剑光击落。
  玲斑双剑本就是双生兄弟,心意相通,金银双剑合璧,天衣无缝。
  蓝兰并不是弱不禁风的女人,她会武功,而且武功不弱。
  可是她也没法子抵挡这两把剑。
  她的发髻已被削落,金色的剑光如毒蛇般缠住了她,银色的剑光有几次都已几乎穿透她的咽喉。
  她已经开始在喘息,大叫道:“小马,你还不快来救我?”
  小马想过来。
  有几次他都已几乎突破那跛足老人的招式,可是卜战的旱烟袋又迎面击来。
  沉重的烟斗,炽热的烟丝,他只有退。
  他看得出蓝兰的情况更危险,可是他完全无能为力。
  蓝兰的声音已颤抖,道:“你们真的忍心杀我?”
  玲珑双剑不理她。
  金色的剑光绵密如丝,封住了她所有的退路,银色的破空一刺,眼见就要穿胸而过。
  朱五太爷忽然道:“留下她!”
  银光立刻停顿,剑锋却还在她眉间。
  朱五太爷道:“我要的是轿里的那个人!”
  玲珑双剑道:“要死的,还是要活的?”
  朱五太爷的回答只有一个字:“杀!”

  (五)

  狼山上的人,本就视人命如草芥,朱五太爷若说要杀个人,这个人就死定了。
  小马也只有看着。
  他答应过蓝兰平安护送这个人过山的,他已为这个人流过汗,流过血。
  只可惜他是人,不是神!
  人力毕竟是有限的,人世间本就有许多无可奈何的事。
  你若遇见了这种事,流汗也没有用,流泪也没有用,流血也没有用。

相关热词搜索:拳头

下一篇:第十三章 轿中人的秘密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别无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