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山君 正文

第四章 小玉珠
2019-08-10 12:21:39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黎莫野早就料到要找小蝙蝠焦奇除恨不是一桩容易事,却未料到还真个找他不着,这些天来,他把焦奇经常出现的左近几个镇集全搜遍了,焦奇的住处,甚至焦奇习惯去的若干场所他也都探查过,全无这小蝙蝠的踪影,而从焦奇住处的冥静深寂,尘垢遍布的情形看来,他似乎已有好一阵子没回家啦……
  向某些有关系的线路打听,亦皆不知焦奇的下落,就好像他突然在这人间世上消失了一样,便这么一阵风,一缕烟的形迹不见了。
  黎莫野不禁十分烦躁,心火也就益发上升,他暗里咬牙赌咒,非把这背义卖友的杂种揪出来痛加惩治,否则决不干休。
  是掌灯时分了,黎莫野踏着青石板路上模糊又晃闪的光影,憋着满肚皮闷气,独自踏进这家开设在冷僻街角上的小酒铺里。
  一个白净净的小伙计立时满面堆笑的迎了上来,还没有开口,黎莫野已先一屁股坐在临窗的座头上,眼皮子也懒得抬:“四两二锅头,切一盘卤牛肉,另带半斤烙饼,别忘了附一碗子生葱。”
  小伙计哈着腰,轻声轻气的回应着张罗去了;黎莫野目光凝视在面前洗刷得相当干净的白木桌面上,心里犹在思忖着焦奇的去处,越想就越恼,恨不能现在就遇上焦奇——挫着牙,他幻思着咬下焦奇身上一块肉的滋味!
  于是,有条身影映入他的眼角,那影子先是从窗外匆匆晃过,又迟迟疑疑的蹙了回来,由走路的姿态及扑鼻的一阵脂粉香气,很容易便令人判明对方的性别。
  黎莫野不感兴趣的仍然垂搭着视线,脑子里想的也依旧不离焦奇那杀千刀的家伙。
  那女人似乎在小心端详着黎莫野,她忽然十分兴奋的喘息起来,极轻极快的走进店里靠到黎莫野的桌边。
  黎莫野厌烦的一挥手——在此等心绪之下,他哪还有寻乐子的念头?
  挥出去的手尚未放落,那女人已经低促的开了口,声音虽是尽量抑压着,却有恁般溢于言表的喜悦:“果然是你,黎爷,果然就是你啊……”
  微觉讶异的侧脸看去,黎莫野不禁咧嘴笑了:“小玉珠,可真叫巧了,找你找不着,却他娘偏生在这爿野店里碰上头!”
  小玉珠看起来可真有点小玉珠儿的味道,娇娇细细的,圆圆润润的,身段婀娜,皮肉白细,连鼻子眼也都是小小巧巧的,就好像能摆在手掌心搓揉,搁在怀里窝着熨贴一样。
  在黎莫野对面坐下,小玉珠扯了扯裙角,又将圆荷口的镂花领朝上拉了拉,轻声道:“你去找过我?到留香阁?”
  黎莫野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不到留香阁到哪里?里头的人却说你老早不干了,去什么地方也都不清楚,我还以为你也发了横财,远走高飞啦!”
  小玉珠表情迷惑的道:“我也发了横财?我发了什么横财?”
  神色一沉,黎莫野放低了嗓门,却恶狠狠的道:“少给我来这套过门,小玉珠,焦奇那杂种倒我的戈,暗地串了一出“窝里反”,害得我差点送掉这条老命,银子不曾捞得半文,连皮带肉却叫那干王八羔子刮去六两,姓焦的见利忘义,为财卖友,你是姓焦的老相好,里外一线栓,他拿了昧心钱,你还会少得了沾荤染腥?”
  小玉珠急切的道:“你误会了,黎爷,你完全误会了,我就是为了焦蝙蝠的事才来找你的——”
  黎莫野脸色狞厉,语气也更显凶酷慑人:“若是你替焦奇那邪龟孙来求情圆转,或是代他同我谈什么条件,我劝你最好不要开口,一个弄翻了我,我会先把你活劈了出气!”
  呆了一呆,小玉珠眼眶泛红,十分委屈的噎着声道:“黎爷……我们之间不是一向处得很好吗?你……你和焦蝙蝠不一直是老伴当吗?我不明白你是为了什么,突然就翻了脸……”
  咬咬牙,黎莫野愤恨的道:“老伴当?老个鸟的伴当,我要生啖了姓焦的王八蛋,我要把他大卸八块!”
  小玉珠怯惧的,可怜生的望着眼前这双目如火的男人,畏瑟的道:“就算焦蝙蝠不知哪里得罪了你,黎爷,也请你赏我个脸,别和他一般见识,饶过他这一回,等找到他以后,我再叫他向黎爷你赔礼。”
  冷冷一笑,黎莫野道:“小玉珠,你他娘演得好戏,姓焦的捞满了黑心钱,早不知窝到何处风流快活去了,或许你知道,或许你不知道,但我决不指望你会主动去为我找他出来,我若横得下心,就逼你引路去拎那杂种,若横不下心,迟早也能叫我自己遇上,到了那时,焦奇别说叩头请罪不行,要想赔他那条命,我还得挑拣挑拣叫他怎么个死法!”
  小玉珠形容惨然,泪水盈眶:“我真不知道你们之间是怎么回事……黎爷,我也想当面问他个明白,但是……总得找着他的人才行啊!”
  黎莫野悻然道:“甭在这里瞎扯淡,你岂会不知他的下落?”
  拼命摇头,小玉珠的眼泪顺颊滚落,凄哀无限:“我已经好些天不曾见着他了,黎爷,焦蝙蝠自来没有三日以上不到我那里的情形,纵然有时要做买卖,他也必说明了期限,每次亦都按时回来,只有这一遭,他竟不声不响的走了人,连句话,连个字也没留下……”
  黎莫野哼了哼,道:“这有什么奇怪?他连我都能出卖,甩了你也不算多大的稀罕事!”
  小玉珠微仰着脸,在那张小巧圆润的面庞上是一片深切诚信的神情,沾着泪,融着悲楚,却是如此的坚定又挚真,她沉缓的道:“黎爷,我和焦蝙蝠在一起,已有六年多了,打我刚进入这一行,还是个半生不熟的青涩梅子的辰光,他就看中了我,我们一直相好到如今……六年是段漫长的日子,黎爷,也是够看清楚人心里头的真情假意;焦蝙蝠对我是真好,我不骗你,我感觉得出来,我虽是个低贱的青楼女子,他却把我当闺阁小姐一样的尊重,也当明媒正娶一般的严肃,像任何一个体贴的丈夫呵护妻子那样的来爱我、疼我,黎爷,他对我确是全心全意的……”
  吁了口气,黎莫野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凝视着这个小女人。
  小玉珠含着泪痉动了一下嘴角,又幽幽的道:“焦蝙蝠早就想替我赎身,但一直没凑够数目,他那样的人,那样的营生,黎爷你也明白,一时间怎能聚集偌大的一笔钱财?日子拖下来,他好痛苦,我更觉得像在受煎熬,不光是身子,尤其是煎熬着这颗心……”
  如果小蝙蝠焦奇真是这么个痴情法的话,小玉珠所说的可一点也不错——堂子里的姑娘,一旦心有所属,日子过起来便全不是那等逍遥光景了,在没有赎身从良以前,就不能不接客,试想自家心里业已有了主,两情相悦之下,身子却仍得由那干狎客来糟蹋,此般滋味,在男女双方来说,又是何其不堪!
  黎莫野脑子里不禁浮起焦奇的那付形象来——黑黑瘦瘦的,个头细小,蓄着两撇鼠须,一双眼珠子虽说锐亮,却不住骨碌碌的乱转,除了那双耳朵的耳坠子多肉肥厚,还勉强带点福态之外,其他一切俱不中瞧,甚至还透着几分贼头贼脑的味道;他摇摇头,真是人不可貌相,说什么他也不信焦奇居然还是个多情种子!
  抽噎着,小玉珠道:“黎爷,你好像仍不相信焦蝙蝠和我的感情?”
  干咳一声,黎莫野慢吞吞的道:“看你这神情,却不由得我不信——老实说,焦奇从来没跟我提过,我也一直以为你们是姘着玩,焦奇是个混混,而你又是干的生张熟魏这门子买卖,若叫我认定你们乃山盟海誓当了真,我可连想也没朝这上头想……”
  拭着泪,小玉珠沙沙的道:“我们是真的,黎爷,好几年前我们就是真的了;焦奇虽说跟着你搭档,在没成事实之前他怎好启齿?我……我更说不出口啊!”
  黎莫野想说什么,却又闭上了嘴——小伙计用一只大托盘把他叫的酒食端了上来,更乖巧的替小玉珠也添上一付杯箸。
  撕下一块烙饼往嘴里塞,这位二阎王一边含混不清的问:“你还没吃晚饭吧?”
  小玉珠兴味索然的道:“吃过了——黎爷……”
  黎莫野拿起锡壶,在自己酒杯中斟满了,一仰脖颈,“咕”的干尽,他长长吁了口气,伸出两只指头,拈了块卤牛肉又放进嘴里,津津有味的咀嚼起来。
  不安的搓揉着手中那条小丝绢,小玉珠的目光期盼,声调焦切:“黎爷,先前你说——你说焦蝙蝠他……他出卖了你?”
  黎莫野眼珠子一瞪,道:“一点不错,险些就要了我的命;我说小玉珠,你到底是真不知道,还是他娘的故意在我面前装佯?”
  急急摇头,小玉珠道:“我真不知道,而且,焦蝙蝠也决不会出卖你,黎爷,他不是这种人!”
  黎莫野重重放下酒杯,火爆的道:“事情只有我两个晓得,踩盘的是他,探路的也是他,结果都走漏了风声,对方早就隐伏下大批好手,布妥了天罗地网,端等着老子一头往里拱;小玉珠,这要不是焦奇那杂碎摆我的道,莫不成还是我自己嫌命长了故意朝坑里跳?”
  怔忡了好一会,小玉珠喃喃的道:“不对……这其中必有蹊跷……”
  黎莫野又大口干了杯酒,双眉纠结,面容泛赤:“明摆明显的事,还有鸟的个蹊跷?小玉珠,你无须再替你那相好的辨说,我他娘断断不会轻饶了他!”
  小玉珠深思着,谨慎的道:“但是,就算是他,他又为了什么呢?”
  黎莫野没好气的道:“那干灰孙子和焦奇不沾亲、不带故,姓焦的坑我卖我,除了贪图几个昧心钱,还会为了什么?”
  小玉珠轻声道:“黎爷,你们那票买卖听说油水很肥,如果得手,大概每人可以分得多少?”
  略略一算,黎莫野道:“老规矩三七分账,若是弄成了,我可得五万来两银子,焦奇也有两万出头的进账……”
  小玉珠陪着笑道:“既是如此,黎爷,你琢磨着,便当做焦蝙蝠卖了你,对方是不是肯付给他比二万多两银子更多的代价?”
  黎莫野不禁愣了愣——全胜镖局所保的那票红货,合总约值七万两银子之譜,便有人向他们通风报信,预示险兆,他们也不可能抽出三成以上的赏头来做酬谢,别说镖局子没有这规矩,事实上也赏不起,此外,全胜镖局的当家镖头郝彪更非这等慷慨好施的角色。
  观颜察色,小玉珠又赶紧道:“镖局子保一趟镖,免不了担惊受险,而去掉开销以后还能赚得几文?他们若获有警兆在先,自忖如是抗不过,宁肯退镖也不会赔上底账做犒赏,黎爷,总共七万两银子的红货,他们赚上天也赚不了二万多两呀!”
  不自觉的点着头,黎莫野呢喃着道:“是赚不了这么多……”
  小玉珠跟着道:“就是这话,他们既不可能给予焦蝙蝠更高的价码,焦蝙蝠便算鬼迷了心,也不会去干那种蚀本又结怨的傻事,何况你们更是老交情了?”
  怔怔的望着小玉珠,黎莫野迷惑的道:“你说得不无道理,然则事情走了水,我差点中了圈套却也是千真万确,假如不是焦奇在其中玩花样,莫非他们倒会未卜先知?”
  脸色有些灰暗,是那种惶恐忧悚的灰暗,小玉珠惴惴的道:“我……我到处找寻黎爷你,原就为了这档事……”
  脑子里突的闪过一抹灵光,像在混沌中映明了某些事物,黎莫野目定定的望着对面的小女人,神情上表明了许多他内心的意念。
  不禁哆嗦了一下,小玉珠忐忑的道:“黎爷……你……你别那样子看我……”
  抹了抹嘴巴,黎莫野低沉的道:“刚才你说过——我们这次的买卖油水很足,而且你还知道我们下手的对象是镖局子所保的红货;小玉珠,我可从来不曾向你提起过这些事,我问你,你是怎么晓得的?”
  艰涩的咽着唾液,小玉珠吃力的噎着声道:“你……你猜得着……是吗?黎爷,你一定会猜得着的……”
  哼了哼,黎莫野咬着牙道:“十成十又是焦奇那王八羔子嘴不关头,泄了机密!”
  低下头,小玉珠幽幽的道:“这你也不能全怪他,黎爷,男人心里有什么事,不朝枕头边上说几句,又去向谁提呢?憋在肚皮里该有多难受?”
  差点一拍桌子——黎莫野硬生生收回了扬起的手掌,气冲牛斗的道:“他娘的,这算什么驴话?干我们这一行最要紧的就是守得住口,横得下心,否则行动之前通通漏了底,我们还去找谁发财?不赔上老命才叫稀罕;再说一个大男人,肚子里连这点小事都搁不下,端学那碎嘴子的娘们乱嚼舌头,益加显得不成气候,上不了台盘,亏你还有脸在这里替他辩解?我要是和焦奇有一样的毛病,别说一颗脑袋,十个人头也早就人家摘去了,你他娘倒以为这也算有理?”
  小玉珠委曲的道:“就算我说错了……黎爷……你也别对我那么凶嘛……”
  悻悻的斟满一杯酒灌下,黎莫野咻咻喷着酒气道:“天老爷,我居然和这么一个碎嘴子搭档了好多年,更居然尚能活到现在,也真叫神佛保佑,祖上有德了;至今犹有命在,犹能喝酒吃肉,总算不幸中之大幸,小蝙蝠,往后——如果你还有往后的话,你就另请高明,再寻伙伴吧,老子是敬谢不敏了!”
  小玉珠惊惶的道:“你是说,黎爷,你不管焦蝙蝠了?”
  嘿嘿一笑,黎莫野道:“我管他个鸟,除了要撕烂他那张漏风走水的臭嘴之外,我再想不起还在他身上有什么未了之事!”
  小玉珠带着哭腔道:“黎爷,除了我,焦蝙蝠没有再向另外任何一个人泄露过这件事,真的,我可以为你保证,在灯光前赌咒,黎爷,他只对我说过,只是对我说过而已,你不能不管他,不能任由他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黎爷,他到底不曾出卖过你,到底是你多年来的老伴当啊!”
  黎莫野又喝了口酒,他微闭双眼,徐徐吞咽着那辛辣的液汁,喉结轻微的颤动着,于是,他若有所悟的放下酒杯,沉重的叹了口气。
  小玉珠泪水盈眶的噎着声道:“黎爷,我求你宽容他,包涵他,帮助他……”
  黎莫野平静的道:“小玉珠,依我看需要宽容及包涵的人,不只是焦奇而已,恐怕还得加上你自己!”
  窘迫的呼吸着,小玉珠泪水顺颊而下,她终于啜泣着道:“是的,黎爷,我该死,我太不小心,是我害了焦蝙蝠,也害了你……我恨我自己,我对不起你们啊……”
  目光向店里扫视了一遍,黎莫野放低了声音:“你无须激动,小玉珠,镇静下来,或者我们可以研究一下。”
  猛的抬起脸庞,带着那斑斑泪痕,小玉珠的哭腔里有着掩隐不住的兴奋:“真的?黎爷,你答应去找焦蝙蝠了?答应宽恕我们?”
  摆摆手,黎莫野道:“慢来慢来,我要先把事情弄明白了,才能决定该做什么,如何去做。”
  拭着泪水,小玉珠急切的道:“这都是我的错,黎爷,是我不够谨慎——”
  黎莫野道:“当然是你的错,这件事由焦奇告诉了你,就算我们三个人知道了,我不曾泄露,焦奇除你之外亦未另语他人,剩下来,纰漏还会出在谁身上?”
  小玉珠悔恨的道:“是我不好……”
  黎莫野道:“你约莫也该想得起来这漏子怎么捅的吧?”
  小玉珠点头道:“本来我早就忘了——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在无意间竟闯下这么大的祸事;就在焦蝙蝠私下告诉我这个秘密后的第三天晚上,有几个镖局子的趟子手到留香阁来消遣,由于其中有两位老客,便也叫了我的盘子,大家本来就熟,一开始就闹起酒来,那晚我是喝多了,客人里有个叫“快腿”钱六的小子楞黏缠着要在我那里过夜,他那一干狐群狗党又在一边起哄,我说什么也不肯,钱六先是羞恼叫骂,后来又充阔装疯,嚷着要赎我回去做小,我被逼急了,脱口顶了一些话,他们好像楞了一歇,却再没有纠缠我,一个个悄悄溜走了……”
  黎莫野道:“你都回顶了那姓钱的些什么话?”
  小玉珠苦着脸道:“那晚上我实在喝得不少,说了些什么不能全记起来,打出了事,我自己一回思,才越想越觉不妙,我只记得当时很气愤,好像嚷叫着你们不要仗着几个臭钱看扁了人啦,爱卖不卖由我高兴啦这一类话……”
  黎莫野似笑非笑的道:“只怕还有吧?”
  脸上红了红,小玉珠呐呐的道:“另外,好像……好像我还说过……说你们这干二混子用不着扮人王,焦蝙蝠和他那老伴在这几天就要刮你们镖局子的肥油了,我……我还嚷着说,只在这几日,焦蝙蝠就会大锣大鼓,彩衣花轿的抬我回去,才不稀罕你们这几个短命钱……”
  叹了口气,黎莫野道:“这已经足够了,我说小玉珠,你不知道你说的话乃是在发我们的催魂帖哪!”
  小玉珠惭疚的垂着头道:“当时我不觉得什么,直到出了事,直到焦蝙蝠过了该回来的日子还不回来,我才感到事态严重,才意会到自己惹了多大的祸端……”
  黎莫野低沉的道:“他们有没有再去找过你?”
  小玉珠道:“没有,而且事后我越想越慌,越想越怕,大话也出了口,纰漏也捅下了,留香阁我是再呆不得了,好歹求得妈妈替我遮拦圆转着,我自己先搬到外面避避风头,也替不知凶吉下落的焦蝙蝠想想法子……”
  黎莫野道:“你都想的些什么法子?”
  小玉珠愕然道:“当然是找你呀,这是我唯一可想的法子。”
  黎莫野道:“除了我,你就没有另外的法子了?”
  咬咬下唇,小玉珠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三头六臂的角儿啦?我才认得几个人?可又有几个人真的把我们当人看?我也跑过好些地方,央求过平时似乎处得不错的某些爷字号人物,但他们不是推诿敷衍,就是板下脸来摇头——黎爷,这干人除了想和我上床,谁还会把我的事做正经事办?我真看透了……”
  黎莫野见怪不怪的道:“青春年华,风姿犹存,眼下你看得透,还不算晚,若待到鬓霜皮皱的光景才能确实体悟,除了一根绳子早吊梁,哪还有一步退路让你走?”
  小玉珠摸着胸口,脸色煞白:“黎爷,你说得好可怕……”
  拈了一根生葱,“咔嗤”去了半截,黎莫野细品着道:“人活着,没有多少事是顺理成章,美满和乐的,你且慢为将来害怕,只是如今,你终身无靠,未来的良人如鳖下湾,不见踪影,就是第一桩可怕之事!”
  小玉珠哀求着道:“黎爷,你一定要救救焦蝙蝠,一定要救救我,我们两条命拴在一起,全指望黎爷你的援手,黎爷,你千万要发慈悲——”
  黎莫野把剩下的半根葱塞进嘴里,吮了吮手指:“娘的,你以为我又是什么三头六臂的角儿!竟有这大道行!”
  小玉珠惶急的道:“黎爷,你名高望重,手眼通天,谁不知你是绿林的一霸,江湖的一鼎?你气壮意豪,智勇双全,谁不晓你是黑道的巨擘,一等一的强梁?若是你也救不了我们,我们除了吊颈,哪还有一星半点的生望?”
  嘿嘿笑了,黎莫野眯着眼道:“平素只见你骚里骚气,不是媚眼乱抛,就是投怀送抱,腻得人发软发慌,不想这张小嘴却竟也如此伶牙俐齿,能说会道,捧得我他娘虚飘飘的像腾云驾雾;我操,好些年来,我居然不明白自己已有恁般身价,此等地位,真个太叫我窝心了……”
  小玉珠嗫嚅的道:“这都是焦蝙蝠告诉我的,黎爷,而且我也见过许多场面上有头有脸的大爷,人前人后只要一提到你,都禁不住有股子畏惧钦羡之色……”
  黎莫野笑道:“结了,少给老子灌这壶迷汤,姓黎的自来不受此套——”
  顿了顿,他指着桌上残食:“真不吃点什么啦?”
  小玉珠不安的道:“我不饿,黎爷,焦蝙蝠的事——”
  站起身来,黎莫野高声招呼店小二结账,边道:“酒醉饭饱,小玉珠,我们走吧。”
  局促的跟着站起,小玉珠又不禁眼眶发红:“但,但是,焦蝙蝠他——”
  双目一瞪,黎莫野道:“你他娘啰嗦什么?我们光坐在这爿鸟店里就能把你那姘头找出来啦?”
  说着,他冲着正胁肩赶来的店小二丢下一角碎银子在桌上,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店而去。
  小玉珠先是僵窒片刻,又立时会过意来,赶紧追向门外,一边惊喜交集的叫:“等等我,黎爷,你等等我……”
  追的恁般急法,腰扭臀摆,花枝乱颤,真他娘的浪翻荷柳,风拽桃杨不是?

相关热词搜索:山君

下一篇:第五章 大堂会
上一篇:
第三章 鲁敬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