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山君 正文

第八章 鸳鸯囚
2019-08-10 12:23:35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早起来,黎莫野已催促着焦奇同他一道往大前镇探路子去——这是他半宵未合眼才想起了的一条财路,大前镇上有家富户,主人听说是以前知府衙门的刑案师爷,游幕期中,仗着一管刁笔,一颗黑心,很搜了一票银子,更重要的,是这富户与全胜镖局的总镖头火狮子郝彪还有点亲戚关系。
  虽说是富户,也是个适于下手的积恶之辈,但黎莫野有更肥的对象时,却一直没把这样一个目标放在心上,眼下为了急着做“买卖”,尤其要给郝彪点颜色看,他只有“就地取材”啦。
  夜来睡的是山坡上一间篷寮,自然说不上舒服,两个人都有点腰酸背痛;焦奇掬着蓬篷边的一条浅溪溪水在洗脸,又吸了口水在嘴里“骨碌碌”转漱着,“噗”的一口把水吐出,跟着叹了口气:“唉,我的命可真叫苦啊……”
  正在伸懒腰的黎莫野不由停止了动作,没好气的道:“又是他娘什么事碍着你啦?”
  焦奇用衣袖擦拭着脸嘴上的水渍,愁眉深锁:“想想看吧,这段日子可是过的什么日子?关在全胜镖局那幢石牢里,睏的是霉潮潮的泥巴地,只垫了层破草席,吃的是杂粮掺沙粒,喝的是生井水,别说进点荤腥,连求个身子饱暖都办不到,又挨刑,又受磨,好不容易巴望着逃了出来,唉,却也落得个夜宿山野,饥啃干馍,你说说,我的命还不叫苦么?”
  黎莫野哈哈笑道:“原来是我怠慢你了,焦奇呀,我们如今是在避风头,全胜镖局那拨子人熊不算什么,加上七门山君的力量就不得不防了,他们现下业已捻成了股,我两个若再大模大样的到处寻欢作乐,万一吃对方发觉,岂是玩笑之事?罢罢,你既然这样子想不开,我也就豁上了,咱们且先到大前镇上乐呵乐呵再说!”
  咽了口唾液,焦奇呐呐的道:“我先要好好的吃喝一顿,补上一补,然后嘛,再找个妞儿泄泄心火……不是我对不起小玉珠,憋了这些日子,也总该叫我松快松快……”
  黎莫野笑道:“不必向我解释,这是你家的事!”
  一下子精神了不少,焦奇赶紧整理着衣衫,又在双手手心吐了口唾沫,使劲抚平那头乱发,眉开眼笑的道:“就知道你一向体谅我,关怀我,二阎王,便是我的老爹吧,他也没你这么个疼我法。”
  呸了一声,黎莫野道:“你可真出息,娘的,你老爹曾领着你去逛窑子?他不早掐死你才怪!”
  嘿嘿笑了,焦奇道:“开路吧?二阎王。”
  一边往山坡下走,黎莫野边告诫着:“先记住了,大前镇离着九里坡很近,咱们找乐子可千万得收敛点,别露了形迹落进那干人眼里,否则乐子没有,麻烦倒会跟着临头!”
  焦奇道:“我明白,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好了。”
  瞅了焦奇一眼,黎莫野道:“要是我放得下心,倒又好了。”
  焦奇忙道:“我说二阎王,咱们哥俩搭档也有年岁啦,我焦奇做人行事你又不是不知道,几曾替你捅过漏子来?我可是老江湖,不是初出道的雏儿,什么人想摸我的底,只怕还不会那么容易哩!”
  黎莫野面无表情的道:“打出了这桩事,焦奇,我可得对你重新估量啦!”
  焦奇苦着脸道:“你就别提了行不?我的二祖宗,二大爷,人有失神,马有乱蹄,哪有永不出错的?况且我还是在刑逼苦磨之下熬不住才露的口风……这也不说了,二阎王,以前我哪档子事不是办的光头净面?又何曾给你招过麻烦,唉,人就不能有个失闪,否则,真叫难抬头啊!”
  吃吃一笑,黎莫野道:“你能时记在心,有所警惕就好,焦奇,有的失闪还只是令你难以抬头,有的失闪就会令你根本没有头了!”
  不自觉的摸了摸后脑,焦奇道:“别说得这么可怖,莫不成我就一点分寸没有?”
  黎莫野没有答话,自顾自的迈开步子往前走着,焦奇紧跟几步,有些讪讪的问:“二阎王,我说大前镇那个刑案师爷可是你挑上的主儿,你可有把握?”
  黎莫野道:“怎么说?”
  焦奇忙道:“我的意思是——其一,油水是不是够足?其二,扎不扎手?可别到时候弄个得不偿失才好!”
  冷冷一笑,黎莫野道:“这就是你刚才说的话啦——放一百二十个心吧,那小子油水纵然不算太肥,多少对我们也有个小补,至于有没有把握,焦奇,我什么时候干过没有把握的事来着?”
  搓着手,焦奇陪着一脸笑:“这个当然,若是信不过你,天下哪还有可信之人!我原是提醒你一下罢了。”
  黎莫野抹了把脸,走得更急:“希望晌午就能赶到大前镇,咱们先打个尖,再找家澡堂子好生泡一泡,入黑之后吃顿饱的,我暂且歇着,你自去弄个粉头泄泄心火;三更天,我们动手,尽早办妥了正事上路!”
  焦奇点头道:“全听你的,二阎王。”
  跟在一边,他几乎是在小跑步了,微微有点喘,他又呐呐的道:“我说二阎王——”
  黎莫野目不斜视:“啥事?”
  焦奇好像有些情虚,舌头大大的:“不知道这一遭……呃,我的成头是不是照旧?”
  黎莫野一挑双眉,道:“你说呢?”
  焦奇咽着唾液,苦笑着:“随你赏吧,这趟生意,我并没有尽到我的本份——主儿是你挑的,盘底是你踩的,我只不过沾个边,砌点光,如果也照老规矩,就显得我太贪了,二阎王,我说过我一向有分寸。”
  嘿嘿笑了,黎莫野道:“甭他娘在我跟前扮这副可怜相,你就知道老子素来面慈心善,受不起这一套,结,就仍依老规矩,三七分拆,少不了你一文!”
  一拱手,焦奇露出那口参差不齐的黄牙:“多谢了,二阎王,我就晓得你是不会亏待我的,在这人间世上,还有谁会比你待我更好?”
  黎莫野笑骂道:“难怪你和小玉珠是这般个亲密法,两口子都一样生了张巧嘴,又都习惯朝人心里猛灌那迷魂汤,风雨云雾,便全搅合在你们那两片嘴皮子上了!”
  焦奇打着哈哈道:“这是对别人,对你二阎王,我夫妻岂敢来这一套?我们可真是诚心崇敬,恨不能将你老人家供在眼皮子上膜拜呢!”
  语尾咽在喉咙里,焦奇转回头去朝后张望,黎莫野也正在做着同样的动作;焦奇略显迷惘的道:“这是什么声音?”
  是的,他们都听到一种奇怪的声响,声响从他们来路那边很远的地方传来,像有马匹的嘶鸣声,人嘴里的叱骂声,以及某种似是十分兴奋的呼叫声,这不像是发生了打斗,因为未闻兵刃的交击声或嗥号,亦非两军交会对阵那般的肃煞与森酷——两军对阵时人们不会有什么兴奋的感受,但,这样嘈杂的音浪却又半点不假的从那边传来,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眉头微皱着,黎莫野低沉的道:“有许多人正往这边过来,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移动得并不快。”
  焦奇道:“这个我也知道,我搞不懂的是——他们似乎很高兴,很振奋,都是恁般昂烈的在喧闹着,可是,既然高兴,为什么还隐隐有叱骂之声呢?再者,他们为什么不全骑上马,却有的还劳使两条人腿在地上磨蹭?”
  黎莫野走向路边,并没有回答。
  仍然扭着头在探视,焦奇还在咕哝:“莫不成是迎神赛会或庆祝什么节令的队伍?或者是哪家人家娶亲……不对,这该有锣鼓乐器什么的陪衬着才是……娘的,真有点叫人迷糊了。”
  朝焦奇一招手,黎莫野已先伏卧在路旁一从杂树之后,焦奇往他身侧蹲下,用衣袖抹了把汗:“你想干什么?二阎王——”
  黎莫野冷静的道:“那拨人的举止有点玄,也透着些不对路的味道,我们且在这里呆一会,看个明白再说,不碍我们的话,跟着就上路,否则,也好有个斟酌的余地。”
  焦奇压着嗓门道:“你可已判断出这干子人熊是在搞啥名堂?”
  黎莫野漠然道:“我认为不会是好事——刚才你已经发出不少疑问,也否定了许多假设,却有一桩未曾想到……”
  焦奇忙问:“哪一桩?”
  月光下垂,黎莫野缓缓的道:“你可感觉到——感觉到这些人的情形似乎带点狂虐?不错,他们像是很兴奋,很快活,却是那种愤怒得泄的快活,那种积恨方消的快活,高兴是高兴了,不可隐讳的内中更含有狂虐意味的痛快。”
  摇摇头,焦奇愣愣的道:“二阎王,我不大明白你的意思。”
  舔舔嘴唇,黎莫野的视线望向来路——那群人的喧哗声已更接近了:“我打个譬喻你听,一头凶残的野兽,在噬伤许多人畜之后,终于被人们擒获了,那些擒获野兽的人们便会是这种情况,另外,在我们现在的这个思想背景里,当人们抓到奸夫淫妇之际,亦会有相同的反应产生——”
  焦奇目瞪口呆的望着道路那边,面孔上的表情正显得极度的震愕与惊怖——路那边的一簇人何止两三百?他们有的骑马,有的步行,却前后环绕着两个人,两个像被视为野兽般的人!
  即使那两个人被视同野兽吧,却也是两头落难的,遭致擒获的野兽——他们颈上套着加了钢箍的厚重木枷,脚踝间扣着连以铁链的铐镣,两个人披头散发,衣衫破烂,踉跄不稳的跌仆爬起,爬起又跌仆。
  围绕四周的那些人们——全是那些行色彪悍,虎背熊腰的粗壮大汉,他们手中有的握着马鞭,有的拎着皮索,更有的翻转刀背,便如此连抽带砍连打带踢,把这两个束以重缚的人折腾得不时滚爬于地,将滴滴鲜血浸染于黄土,复将黄土沾黏在肌肤。
  一条条的血痕交错在头脸、在身上,汗水自发梢往下淌,血融着灰土沾裹于躯体,在这样的作贱下呈现着兽畜般的行进,想想看吧,什等样的人还会像个人?
  那是一男一女。
  要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分辨出其中还有一个女人。
  在这样惨厉的情景下,予人的震慄感受乃是直接深触人心的,总是这么酷烈与可怖,是男是女,倒变得不甚要紧了。
  焦奇的声音抖了起来——若非他在竭力压制,只怕就会成为嚎叫了:“二……二阎王……我的皇天……那……那不是沙翔……与吴思思么?”
  是的,一点不错,那两个被当作野兽般折磨的人,正是沙翔和吴思思,虽然他们的模样早已不似沙翔和吴思思了。
  黎莫野冷冷的道:“我已经看见是他们两个!”
  倒抽了一口冷气,焦奇惶悚的道:“他们……他们怎会落到这等景况?莫非是——我的天,莫非是被七门山君的手下抓住了?”
  哼了哼,黎莫野道:“这还用说?”
  焦奇的呼吸急促起来,双目圆睁,两手绞作一团:“这不就完蛋了么?他们落到七门山君手里,哪还有一星半点的希望?二阎王,七门山君会宰了他们,会把他们双双活埋了哇!”
  黎莫野淡淡的道:“活埋只怕尚是他们的运道,凌迟碎剐更不稀奇,七门山君救人的法子不多,而杀人的法子却是不少,等着看吧,有他们消受的了!”
  呆了呆,焦奇呐呐的道:“等着看?二阎王……你的意思是……是不管他们?”
  轮到黎莫野呆了呆,他随即沉下脸来:“焦奇,你把脑筋给我弄清楚,我们如今自己的麻烦尚未摆平,纰漏一大堆,正是泥菩萨过江的光景,你不替我们自家打算,反倒嫌命长了要去招惹恁大的冤家,你真叫不知死活到了极处!我告诉你,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只当什么也没看见,这干人熊一过我们就走,少给老子出些馊主意!”
  一张黑脸泛起了灰,焦奇悲伤的道:“你……二阎王……你怎能如此忍心,如此绝情?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二阎王,你不是一向讲求仁义,标榜忠信的么?二阎王,你不是素来胸怀慈悲,心存宽恕的么?现在你却袖手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对苦命人掉进火坑,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黎莫野七情不动,连一声也懒得哼。
  咬牙切齿,焦奇的两眼全红了:“二阎王,你不能不管,不能不理,二阎王,这就是行仁义,施慈悲——”
  低低“呸”了一声,黎莫野冷淡的道:“我管?我管个鸟!他们的事与我有何相干?何况还是这一等腌臜事!有种拐人家老婆,就得有本领承担后果,我他娘半截腰里插一腿,算是哪门子玩意?焦奇,你可得放明白点,甭他娘抢孝帽子进灵堂,楞要扮那孝子贤孙!”
  焦奇几乎变得愤怒了,他低声吼叫道:“二阎王,你说,他们犯了什么错?沙翔与吴思思自小相处,早有婚约,在淫威恶势的胁迫下硬被拆散,又经过六年煎熬——和我同小玉珠一样的六年煎熬;他们方得冲破牢笼,冒死逃奔,这正是至情至性的表现,深爱不渝的结果,他们哪有一点点的不对?而那拆人婚姻,强夺人妻的老匹夫反倒将那罪行一笔抹煞,而且人模人样的发其声讨,施其暴虐,扮出一副受屈辱的形状,二阎王,这不是黑白不分,是非颠倒了么?这还叫有公理,有正义么?”
  现在,那群人更来得近了,叫骂喧笑之声混合着各类物器击打人肉的声音,混合着喘息,痛苦的呻吟,一波波的就像锥刺在人心上。焦奇脸孔扭曲,额头上暴起青筋,两只眼珠子似欲突出眼眶:“二阎王——你管不管?我问你,你到底管不管?”
  从来不曾见过这只小蝙蝠有这种表情,也从来不曾听过他敢向自己如此问话,黎莫野不禁又是恼怒,又是警惕的低声叱道:“你疯了?焦奇,你快给我伏下身去,把嘴闭上,娘的皮,你真想找死不是?”
  焦奇窒着声问:“只回答我一句话——二阎王,你管是不管?”
  伸手去拖焦奇,黎莫野急道:“不要自找麻烦,焦奇,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猛然长身而起,焦奇的声音迸自齿缝:“我认识你了,你果真是个冷血黑心的二阎王,我就去死给你看——”
  还不待黎莫野有第二个动作,这位小蝙蝠已经歪歪斜斜的扑到了外面。当焦奇踉踉跄跄着出现在那群人的面前时,并没有引起预期的惊愕或哗乱,仅仅是令那些人略略停滞了一下,然后,两名大汉抢前了几步,就像赶一头挡道的癞皮狗一般挥手赶撵焦奇:“滚开一边去,碍着爷们的事,小心你那两条腿。”
  焦奇先是一愣,一愣之后不禁气冲牛斗,把满腔的悲愤化做一声不算雄壮却十分尖厉的吼叫:“站住,你们这群枉披着人皮的畜生通通给你家焦爷站住!”
  两名汉子也不禁一愣,二人互觑了一眼,立时逼向前来,其中那个吊眼浓眉的仁兄一边嘿嘿的冷笑着:“老子不管你是穷极生疯的叫花子也好,神智不清的痴癫亦罢,只凭你这几句狗臭屁,今天便得叫你放下半条命来!”
  焦奇狂声一笑——连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未曾想到他所发出的笑声居然会有这么个宏烈法:“仗势欺人,凌压善良的一干猪狗蟊贼,你们只不过是那姓祁的爪牙鹰犬,是七门之下的末流走卒,犹敢在焦爷面前使狠卖狂?我呸,今天焦爷我便要替天行道,为那一双有情人讨还个公论!”
  两位仁兄一下子便全将脸孔扯横了,另一个生着双招风耳的大汉不由暴叱半声,“霍”的抽出腰刀,模样活脱是要吃人:“我操你的老娘,你居然敢辱骂我们山君,藐视我们兄弟?你死定了,今天你就算生有十颗脑袋,老子也要一颗颗给你剁下来!”
  那浓眉吊眼的一个霹雳般大吼:“什么鸡鸣狗盗的下三流痞子,竟也敢在这里拦路叫嚣,扮那人熊?他娘的,先砍了再说!”
  焦奇腰背微弓,双掌交互胸前——堪堪也摆出一副毫不示弱的迎战姿态来,一个十分沉稳的声音已自那头平静的响起:“你们退下。”
  两名大汉闻声之下如奉纶旨,立即恭应着双双退到一边,那群人中,一个黄脸膛,蓄有稀疏胡子的中年人物正偏腿下马——只见他一偏腿,不但下了马,更且那等自然的飘到了焦奇跟前。
  大吃一惊的焦奇,不由自主的往后急退,这一退的势子太猛,脚后跟碰着块石头,又踉跄着差点一屁股坐倒于地。
  微微笑了一笑,那黄脸人慢条斯理的开口道:“不必紧张,朋友,我只是想问问你,你刚才好像在说——要为某一双有情人讨还公论?”
  喉结颤移了一下,焦奇忽然感到嘴巴又干又苦,连舌头竟也不争气的有些涨大起来:“是——不错……我,我是这样说过……”
  黄脸人点点头,仍是相当温和的道:“不知朋友你是否实有所指?我的意思是,你说的那双“有情人”,可就是眼前我们手中的这一男一女?”
  一咬牙,焦奇豁出去了:“我正是指的他们——沙翔与吴思思!”
  长长“哦”了一声,黄脸人似笑非笑的道:“姑不论你这样做是否有道理,也不管你如此作为的动机何在,朋友,我只问你,你想用什么法子来帮他们呀?”
  窒了窒,焦奇硬着头皮道:“我,我要你们立即将沙翔与吴思思释放——”
  又笑了笑,黄脸人一本正经的道:“你可知道,那吴思思是我们山君的逃妾,那沙翔更是七门叛徒,他们勾搭着做出这无德无行的丑事来,非独我山君及七门之辱,更乃江湖之耻,朋友,这又如何轻易释放得?”
  焦奇一张黑脸涨得宛如猪肝,他大声叫道:“这只是你们一面之词,岂可作数?今天要是不放他们俩人,我是断断不会干休!”
  黄脸人搓搓手,笑着道:“我们的确不能放人,朋友,若是你不肯干休,你就拿出个法子来担待吧——你总不会指望只凭你吆喝两声便达到目的吧?”
  话说到这里,下个节目就该要动手脚,见真章了,问题是,这个“真章”如何见法?焦奇呆呆看着对方那张隐带讥嘲的大黄脸,呆呆的茫视着那一群表情怪异的人们,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样才好。
  半跪在地下,满头满身血痕灰土的沙翔忽然往前爬行了一步,抬起头,血沫子与口涎污花了他的嘴,而他颤着声嘶叫:“焦兄……你……你快走……你的……大恩大……德……我们领受……我们认……认了……却……不……不……能牵连……到你。”
  斜乜着焦奇,黄脸人淡淡的道:“原来你们是相识的,我说朋友,我们别磨蹭,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大吼一声,焦奇顿时热血沸腾,怒火烧眼,在一股无比的冲动下,他整个人凌空飞起,双脚猛蹴对方:“老子拼了——”
  黄脸人半步不动,稳如磐石,斜刺里却闪电般掠出一条人影,只见他右手倏翻,焦奇已经闷嗥着重重跌了个大马爬!
  摇了摇头,黄脸人撇着嘴道:“这算什么江湖岁月?就凭如此斤两,居然也敢出头拦事,打抱不平?唉……”
  那撂倒焦奇的人是个瘦小却结实的汉子,这时,他向黄脸人躬身问道:“请示甄爷,这厮要如何处置?”
  黄脸人抬起下巴:“带回去一并请山君发落。”
  于是,几条大汉立时奔上,正待如狼似虎的将那摔得七荤八素的焦奇捆牢——就宛如一阵狂飚旋空而落,那几个汉子猛的怪号着横抛出去,站在一边那撂倒焦奇的瘦小仁兄,刚刚身形微动,亦已“嗷”声闷嗥,手捂肚皮,弓背倒跌出七步之外!
  是的,那是黎莫野,满脸都是懊恼无奈之色的黎莫野。
  拍了拍双手,黎莫野冲着瞠目相视的黄脸人做了个苦笑:“我实在是逼不得已才伸手管这档子事——我生平有个习惯,就是看不得有人欺负我的朋友,何况还是这位与我交情不恶的朋友,所以,甄铁英,我先出了这口鸟气,想你不会见怪吧?”
  那黄脸人——七门山君麾下四大金刚之一的黄面虎甄铁英,表情立时变得僵木了,他盯视着黎莫野,一个字一个字迸自唇缝:“阁下何人?”
  黎莫野咧着嘴道:“我姓黎,嘻嘻,名叫不要太野——”
  面颊的肌肉痉动了几下,甄铁英深深吸了口气:“原来是你——黎莫野,看样子,你也是想与我们山君作对了?”
  黎莫野望了望窝在地下灰头土脸的焦奇,又望了那一对不似人样的同命鸳鸯,不由感触突生,他长长叹了口气,道:“甄老兄,如果七门山君失掉了吴思思,他仍然可以活得很快乐,但是沙翔若不能和吴思思厮守在一起,便必定会痛苦终生,所以,甄老兄,你何不高抬贵手,放这双患难鸳鸯一马?”
  脸色骤变,甄铁英勃然作色道:“这是什么话?吴思思乃山君妾侍,多年蒙受山君宠爱,却不知感恩图报,反倒做出这等失节败行的丑事来,岂可饶得?沙翔则更是罪无可恕,他屡承山君的提拔与栽培,由一名小小头目爬到总管的高位,山君视其如心腹、如骨肉,他却忘恩负义,以怨报德,竟敢勾引那吴思思双双奔逃,这般大逆不道的叛徒淫妇,正是人人得而诛之。黎莫野,易地而处,则你又待如何?”
  嘿嘿一笑,黎莫野道:“这种尴尬事,永不可能在我身上发生——因为打一开始,我就不会去拆散人家夫妇,强占人家的未婚妻室;我说甄老兄,这始作俑者还是我们山君老大,只不过直到今天他才尝到报应的苦果罢了。”
  双目泪光莹莹,焦奇激动的嘶喊:“二阎王,我就知道你心地仁厚,富正义感,我就知道你不会撒手不管——”
  猛一瞪眼,黎莫野怒叱:“给我闭上你那张臭嘴,都是你给我捅的纰漏!”
  退后几步,甄铁英冷硬的道:“如此说来,黎莫野,你是决定要伸手拦这桩事了?”
  沉默片歇,黎莫野十分无奈的道:“设若列位能行个方便,我可实在是不愿翻脸——”
  话尚未说完,连半点征兆亦不见,三道寒光已从黎莫野背后又快又急的劈到。
  显然,黎莫野早已经打定了主意要速战速决,他可是丝毫不浪费时间,刃风甫起,他的身子已猝然倒射,三名偷袭者连家伙尚未够上位置,业已分作三个不同的方向滚了出去,而黎莫野的纯钢三节棍也完全在同一个时间暴响着砸向甄铁英头顶。
  早有准备的甄铁英手上那柄双环大砍刀尽管急速扬起,却仍慢了一刹,刀才起,人已迅快斜窜而出——沉重的棍头带风掠过,扯得他几乎打了个踉跄。
  于是,数十名大汉叱喝着涌上,又在涌上的须臾滚跌成一片,甚至不及将叱呼变成哀号!
  黎莫野的纯钢三节棍已不只是像三节棍了,像韦陀的杵,似翻云的龙,更若擎天巨神的伏魔鞭,近戮远扫,横挥直捣,力劲势猛,疾速不测——在一片盈耳的金铁交鸣声里,二三百条汉子俄顷间便鬼哭狼嚎的倒跌下一半有多。
  黄面虎甄铁英可真个十足的吃到了苦头,他忝为七门之下四大金刚之一,却阻挡不住黎莫野这一轮强攻快打,自己这边人多反倒碍事不说,团团打转中对方抽冷子的几记狠着也往往使他难以招架,他不禁暗自怀疑,这些年学的功夫都学到谁的身上去了?
  快速扫除了吴思思与沙翔四周的守卫者,黎莫野钢棍飞旋,同时低叱:“你们两口子还能不能行动?我们得马上离开此地——”
  沙翔努力挣扎着,嘶声道:“我想我们还走得动——。”
  那样奇异的神色出现在吴思思闪动的眸瞳中,她凝视着宛如狮扑虎跃般神勇的黎莫野,在憔萎却不失其流丽的目光里,说不出到底是哪一种感触的反映。
  纯钢的棍头猝而倒翻,恁般准确而又力道拿捏得如此巧妙适中,“哗啦啦”一声,砸碎了沙翔套颈扣腕的那副木枷,棍头斜挑,同样一声也击散了吴思思的桎梏,当棍身再扬,却兜胸将一名扑近的汉子捣飞上半天!
  焦奇一个翻滚来近,黎莫野微微一抬腿,两人似有默契,焦奇顺手从黎莫野的靴筒中抽出一柄锋利匕首,又立即俯身为沙翔及吴思思解拨脚镣上的匙孔。
  有关开锁启柜的技巧,焦奇一向颇具心得——只要有适当的家伙在手。
  满头大汗,气急败坏的甄铁英,一面奋力往上冲刺,一边直着嗓门大吼:“弟兄们圈紧了,千万不能让姓黎的得了手,若有失闪,大家全别想要脑袋啦……”
  黎莫野嘿嘿笑道:“这算是什么江湖岁月?堂堂七门之下的四大金刚,居然也急出了一裤裆子尿来!”
  在接连的几声“咔嚓”之后,焦奇兴奋的低呼:“脚镣打开了,二阎王,我们可以走啦!”
  又有六条大汉满口喷血,手舞足蹈的抛飞出去,黎莫野棍起如啸,轻松自在:“且待老子给你们开路——”
  就在这时,原本疯狂围攻的人们突然退却,那般迅速有如落潮也似的纷纷散向四周。

相关热词搜索:山君

下一篇:第九章 烈妇胆
上一篇:
第七章 同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