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柳残阳 山君 正文

第二章 红胡子
 
2019-08-10 12:19:34   作者:柳残阳   来源:柳残阳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头城埠朝南走,里许路外有一座小土地庙,土地庙建在一株大榕树下,四周还用卵石砌成圈环;榕树高大挺虬,枝叶茂密,遮阳留荫,时有清风吹拂,倒是个歇凉的好所在。
  庙边,有个卖凉茶的摊子,摆摊子的是个老头儿,黎莫野走到这里,不觉口渴坐到摊子前的长板凳上,买了几碗凉茶灌下肚去。
  抹抹唇角的水渍,他出手大方的丢下一角碎银,向老头儿微笑招呼一声,伸了个懒腰,正待顶着当空的毒日头朝下淌,来路上,一阵急似一阵的马蹄声便擂鼓般往这边滚动过来。
  黎莫野那张微黑的面庞上浮起一丝无可奈何的表情,他回转头,手搭凉棚望了过去,却忽然笑了起来——那是一行十数骑,正往这边狂奔,带头一骑的鞍上,坐的不是别个,赫然是小滑溜孙得宝。
  不消说,这是讨债的来了,黎莫野心中却不由赞了一声:“来得真快。”
  显然,在头城埠这一亩三分地里,红胡子柴老三还确是有点名堂。
  卖凉茶的老头一看大热天下来了这么一拨人马,以为生意上门了,立时嘻开一张干瘪缺牙的嘴,赶紧拿块抹布将摊面匆匆拂拭了一遍,又急忙站到路边,堆上一脸和气生财式的笑容,以便招徕。黎莫野笑道:“老丈,生意上门啦?”
  老头儿也笑呵呵的道:“约莫是吧,火毒的大热天,日头当顶晒,人在路上少不得吃灰流汗,口干舌苦,荫凉底下歇口气,再来碗井水冰镇过的甜凉茶,谁也会这么打算思量的……”
  黎莫野道:“甭这么打算思量啦,你还是尽早一边避风头去吧,这下子,是我的生意上门了。”
  怔了一怔,老头儿不解又恼的道:“你的生意上门了?小哥,你又是做的什么生意啊?在这榕庙下,只有我老头子一处摊位,业已摆上十多年啦,可不作兴有人来抢——。”
  黎莫野耸耸肩,道:“别这么紧张,老丈,我要抢,也是抢的金银财宝,珠玉翠钻,净是些值钱的玩意,你这爿石摊子的买卖有啥抢头?熬上二辈子,还不够我一次捞的……”
  老头儿惊疑的道:“你是说,呃,你是——”
  不待他把话讲完,那十多乘骑已卷到了面前;黎莫野早看到了人家,人家也在远处也看清了他,带头的孙得宝人未下马,业已直着嗓门怪叫:“就是他,姓黎的果然没逃远,大伙儿注意围紧了。”
  于是,马上十多人纷纷撤镫落地,其中有几个,身手相当利落矫健,看样子,不是些混撑架势,滥竽充数的半吊子货。
  黎莫野冲着老头儿露齿一笑:“怎么样?老丈,我早说过这乃是我的生意吧?”
  来人中,一个环眼掀唇的大汉用手一指那卖凉茶的老头,虎吼一声:“小滑溜,这老狗头可也与姓黎的是一路?”
  孙得宝瞪着老头儿,狐疑中加上凶狠:“我倒没见过这老小子,不晓得是不是与姓黎的一党!”
  这时,老头儿才觉出情形不对,他惊慌的朝后猛退,一面哆哆嗦嗦的道:“不,不,各位英雄好汉,可别想岔了……我不认得这个人,我,我只是在榕庙这里卖凉茶的……”
  黎莫野伸出右手拇指朝凉亭摊子倒指,皮笑肉不动的道:“你们要是叫日头烤晕了脑袋,那边厢先灌上几碗凉茶,清清心火,由老子请客付钱给这位卖茶的老丈,却犯不上唬大唬二,在这里朝着人家发威,是好汉的,冲我来!”
  孙得宝瞋目吼叫道:“姓黎的,你不用逞能卖狠,我们正是冲着你而来,你以为你逃得掉?你打劫打到我们头上,算你招子不亮,任凭你上天下海,我们也要追着你摆你成三十六个不同的样子!”
  黎莫野道:“小滑溜,别穷吆喝,老子那一十六记大耳光,你还嫌打得不够重?那副龟孙像一眨眼你就忘啦?这辰光,居然人模人样起来,我呸,数数你嘴里还剩几颗狗牙,再放胆充好汉不迟!”
  所谓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黎莫野这一来是又打了孙得宝的脸,又揭了孙得宝的短,孙得宝再是皮厚,也有些面上顶不住,他立时暴跳如雷,红着一双鼠眼尖叫:“你这杀千刀的杂种,你他娘把我作贱够了,今天我孙得宝便是拼上这条命,也得拉上你垫棺材,你他娘的你——。”
  这时,一个魁梧粗壮,满颔蓄着棕红色大胡子的威武人物,突然沉着的开了口:“得宝,不要鲁莽,待我来会会这位黎兄——。”
  孙得宝怒目瞪视着黎莫野,强憋着一口怨气,悻悻往后退了一步。
  红胡子朝前迈了迈,冷冷的道:“阁下想就是二阎王黎莫野了?”
  黎莫野微笑道:“我就是,尊驾大概便是柴三爷啦?”
  红胡子哼了哼,道:“柴进乃是不才。”
  黎莫野一拱手:“久仰了,三爷。”
  柴进两只铜铃眼怒睁,大声道:“黎莫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自来河水不犯井水,你搞你的打家劫舍,干你的无本生意,我做我的半掩门,开我的窑子买卖,大家是两条路上混生活,我几时得罪过你?你居然把脸一抹,吃到我柴某人头上来?朝廷有法,江湖有道,你这样胡搅一气,也不怕为人齿冷?”
  黎莫野笑道:“你先别动气,我说三爷,我呢,并不是特意挑上你的买卖来触你的霉头,只因你生意做的大,进账多,油水足,再加上你得来的荤腥钱也是坐享其成,不干不净,兄弟我一时手头不便。既不能向升斗小民下手,又不可向老实商号搜刮,则除了三爷你这等剥削所得最为适合之外,一时倒还没有更恰当的目标,三爷,我的意思呢,横竖你这份家当也是污七八糟搞到手的,何妨多少帮几文给穷朋友如我?这样一来,于你无伤大雅,对我受益不浅,你高高手,闭闭眼,过去算了,委实犯不上劳师动众,楞要弄得戾气冲天……”
  红胡子柴进一时气得几乎炸了肺,他翻动着眼珠,混浊的喘着粗气,满口牙挫得格格乱响。
  小滑溜孙得宝又在怪叫:“姐夫,可不是我在故意渲染吧?你听听,姓黎的说的这番话,还他娘像是人说的话么?这家伙安了心来找碴,用稀泥糊我们的脸,他是不叫我们往后再混下去啦……”
  柴进突然咆哮一声,焦雷般狂吼:“黎莫野,就算你是金刚罗汉,阎王判官吧,我姓柴的恁情不要命了,也咽不下这口鸟气;你简直嚣张放肆,目中无人之至,我今天必要向你讨还个公道!”
  孙得宝乘时起哄:“王八好当气难受,姐夫,姓黎的拆我们的台,踹我们的碗,我们就要他拿命来顶!”
  黎莫野道:“小滑溜,你他娘这小舅子的劣根性最要不得,你莫以为自己吃了一顿生活,怨恨难消,就一心挑引起你姐夫的肝火来代你出气,你可要先弄清楚,我借你姐夫的这几文钱为数不多,权当是破财消灾也就罢了,如果硬要搞得血刃相向,只怕破了财还得赔上人命,这就大大不划算啦,且你姐夫玩儿完,你这舅子命还朝哪里挂单去?那时,迎春楼你待不住,化子群里你正好应卯啦。”
  孙得宝跳着脚叫骂:“姓黎的,你甭在那里吹大气,充人王,我吃你的亏,是自怨学艺不精,我姐夫可是有头有脸,头城埠的坐地虎,大霸天,你他娘扫尽他的面子,却叫他如何下台?你说的,你留下命来抵偿!”
  摆摆手,黎莫野道:“老实说吧,我和你们这干货色玩硬的,实在是欺负你们,论到拼命斗狠,各位还差了一大截,如若各位一定要见真章,我说不得只好奉陪,但结果包不会有第二样——除了你们躺下一地,便是一地都乃你们躺下!”
  红胡子柴进恶狠狠地道:“黎莫野,我们知道你是出名的二阎王,笑里藏刀,心狠手辣,我们也知道你本领强,武功高,杀人不眨眼,但你也莫把我们看扁了,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我们既然追了来,就不会含糊你,好歹,大家豁开来玩玩看便知分晓!”
  黎莫野一笑道:“刀口子下可是要命的事,我说三爷,我又不是慈悲为怀的人,你可得琢磨清楚啦。”
  柴进大吼:“黎莫野,今天不是你,就是我!”
  眯着眼,黎莫野道:“好气魄,看样子倒也是一条硬汉!”
  一边的十来个人物里,有一位突然闪出几步,语声十分沉着的道:“三哥,且慢。”
  说话的人,年纪约莫三十五六岁左右,一袭潇洒的灰绸长衫,相貌堂皇,气质优雅,在威武里流露出一股雍容高华的意韵,和柴进及孙得宝这类的人物一相比较,实在是不能相称,显得突出中更有种格格不入的味道。
  柴进对于这人似是颇为敬重,他闻言之下,强按住满心怒火,竭力扮出一付不像笑的笑脸:“兄弟,你还有什么话说么?”
  那人抬头,神色平静的道:“对于黎莫野,我要比各位稍多知道一点,因此,且容为弟的抢先一步,权做试金石!”
  柴进不解的道:“试金石?”
  那人缓缓地道:“不错,我要试试他在盛名之下,到底是金是铁,称不称得起“二阎王”这个封号!”
  黎莫野搓搓手,道:“这一位,呃,气宇不凡的仁兄,你又是何方神圣?”
  那人深沉的一笑,尚未开口,柴进已抢先叱喝起来:“你不知道他是谁么?我便叫你早早明白,这一位,乃是武林中鼎鼎大名的霸王,声威煊赫的雄才七门山君祁兰亭——。”
  黎莫野心里一怔,方在疑惑天下居然有如此凑巧的事!却又立即否定了眼前这人乃是祁兰亭的想法,祁兰亭他虽未朝过面,却又闻其名,至少也听过声音,眼前这位,任是哪样也不像;他正待拆穿对方的把戏,柴进已跟着得意洋洋的讲下去:“呃,他就是祁大当家的总管事龙形掌沙翔,沙老弟也是我的拜弟,姓黎的,如今你该清楚他是何方神圣了吧?”
  黎莫野似笑非笑的道:“原来是祁兰亭手下的四大金刚之一沙翔沙兄,倒是真个失敬了。”
  沙翔淡淡的道:“跟人听差跑腿的小脚色而已,哪比得上阁下独当一面的威风?”
  黎莫野咧着嘴道:“沙兄太谦了,我这块料算是哪门子的独当一面?生来一条穷命,四海奔波,天涯劳碌,混的一碗人情饭,求的乃是施舍财,说起来老实可怜,怎比得上沙兄恁般得意?”
  沙翔面无表情的道:“前几日,阁下才堪堪逃过严百忍及常蜀云等人的追杀,我们认为经此风险之后,至少你也得韬光养晦一段时日,岂知才只数天功夫,阁下竟又出面生事,而且启寡的对象仍是与我们有渊源的人,阁下一而再三,似乎存心是要和敝上及我们过不去?”
  摇摇头,黎莫野道:“沙兄不要误会,我和祁兰亭以及沙兄你无怨无仇,怎会执意同你们这等难缠的角色作对?这真是莫大的冤枉……”
  沙翔道:“只怕阁下言不由衷吧?若是如此,阁下打劫到柴三哥的头上,又是怎么说法?”
  叹了口气,黎莫野道:“老实说,祁大当家乃是黑道的前辈,绿林的大亨,我他娘也没发疯,既然亦在黑路上混生活,又何苦去招惹他或是与他有牵连的人?沙兄,只是此中小小发生了一点意外而已……”
  沙翔冷漠的道:“什么意外?”
  黎莫野干笑一声,道:“祁大当家威名久著,盛誉不衰,是江湖黑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而沙兄呢?虽说较之令居停稍差一肩,却也头顶半爿天,提起沙兄的万儿来带着叮当响,就凭二位这样光头净面的鲜亮大爷,怎会有着像柴进及孙得宝这类开窑子的朋友?叫人朝哪里想也扯不上关系呀。所以么,呃,意外就发生在这个节骨眼上了。”
  虎吼着,柴进颚下那把棕赤胡子根根倒竖,他凸突着一双牛眼怪叫:“满嘴放屁的混账东西,我他娘做得有好几宗生意,也不是端端只搞半掩门这一样,你他娘的怎能一棒子全打进去?而我开窑子亦非我亲自主事,乃是由我小舅子在那里担当,可以说与我没有什么大牵扯,论到沾荤腥,背名誉,都是他的事,这,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
  小滑溜孙得宝一听不像话,忙道:“主事自然是由我主事,但小主意是我拿,大原则还得听姐夫的,我姐夫才是真正的后台老板,本钱是姐夫出的,窑子里收入也大多归他,我只算受差遣,过过手而已——。”
  柴进气得猛挫上下两排牙齿,恶狠狠的叫:“小滑溜,你他娘是吃多浆糊啦?怎的净放这等迷混屁?”
  孙得宝噎窒了一下,惶恐的道:“我……呃,姐夫,我只是稍稍解释解释——。”
  重重“呸”了一声,柴进怒吼:“好鳖羔子,你拆我的台,回去我再要你好看!”
  吃吃一笑,黎莫野道:“我说三爷,迎春楼到底和你有干系没有?如果没有,你先前气势汹汹的对我大兴问罪之师,一口一个你做你的半掩门,你干你的窑子生意,这却是从何说起?既是和你没啥牵扯,你就大可不必代人出头啦,光棍不挡财路,何妨落槛点?如果迎春楼是你开的,干脆豁开来,你才师出有名呀!”
  柴进一时间不由楞住了,窑子不错是他所开,但此刻涉及沙翔的颜面,他不得不多少避讳点,可是,避讳得太过,就形成与他没有多大关系,眼前来找黎莫野算账,可不是真成了“强出头”啦?
  还是沙翔沉着老到,他摆摆手,平静的道:“不管我柴三哥是干什么营生,他总是将本求利,愿者上钩,只要他以诚意相待,忠信相交,我决不会因为他的谋生方式而对他稍有轻慢之心,至少,这要比强劫横夺来得高尚些!”
  连连点头,柴进道:“对,有道理,就算我柴某人全是搞的这一行吧,我他娘不偷不抢,讲的是有买有卖,强似那做无本生意的老横多多!”
  黎莫野笑道:“沙兄倒是看得开,由此也可见沙兄交游之广,三教九流,什等样的王八兔子贼都能得到沙兄你折节下交呢……”
  沙翔道:“黎莫野,你不必讽刺,嘴舌上的功夫,并不是艺业之大成!”
  柴进咆哮:“娘的,我们做掉他!”
  黎莫野安闲的道:“三爷,我向你借的这几文,你是非要索还不可了?”
  柴进大吼道:“你他娘硬抢硬劫,这算什么借?而柴某人与你一不亲二不友,又非富可敌国的巨豪之流,哪里借的起你三千多两银子?何况这里头还有柴某人的颜面牵连,岂能够任由你如此欺凌压榨?”
  黎莫野道:“那么,我若不还,就势必要一见真章了?”
  柴进愤怒填膺,口沫四溅的大声吼叫:“不止一见真章而已,连本带利,你还得缀上你这条狗命呢!”
  露齿微笑,黎莫野又对沙翔道:“沙兄,柴三爷要我还钱,我是决计不还的了,因此恐怕得要大打出手;沙兄气质不凡,风度高雅,正是个难得人物,是以我颇出怜才之心,特地忠告沙兄几句——你也不要做什么试金石了。为了你以后那段尚可逍遥的岁月着想,早早逃命去吧。”
  这一次,沙翔却是陡然脸上变色:“黎莫野,你是何物?竟敢侮辱于我?”
  黎莫野感喟的道:“我乃一番好意,沙兄,你若执迷不悟,一心要淌这湾混水,我敢保证,你做的不是试金石,必然为替死鬼!”
  沙翔声音冷硬的道:“这得要看看你的手段如何才行,光是在嘴皮子上卖弄功夫,可是唬不了人的!”
  黎莫野一股子无可奈何的模样,他摊了摊手,道:“我可是好话说尽,再三待之各位以礼了,这礼字以后,呃,就只有继之以兵,列位,不是我姓黎的霸道,而是列位不给我路走,且先表过,眼下便豁起来看吧!”
  重重一哼,柴进寒着脸道:“少来这一套仁义道德,打你上门找碴那一刻开始,你便早已有了主意——借着这一手,文也好,武也罢,总归是抹黑我们的脸盘!”
  黎莫野笑了笑道:“灰孙子才有这样的馊念头,我说三爷,我实在是走投无路,没法子,找你告告贷而已!”
  柴进气冲牛斗的道:“甭啰嗦了,我说姓黎的,横竖已摆明了,如今是好是歹,你就一肩扛起来吧!”
  黎莫野闲闲的道:“你们人多势大,自以为是上风占足,是以才有这么个盛气凌人法,其实不会有你们想象中那样简单,待到短兵相接,你们始将明白,这个场面对于列位而言,可是大大的不合宜了。”
  大吼一声,柴进咆哮着:“狂妄匹夫,且看我柴某人如何收拾你!”
  一横手,沙翔静静的道:“三哥且慢,我刚才已经说过,由兄弟我先来领教领教这位二阎王的高招!”
  点点头,黎莫野道:“沙兄说得对,环顾周遭,打眼细观,似乎也只有沙兄一人堪可与我姓黎的讲手试艺,其余各位,无非一干牛鬼蛇神,九流花拳,十等绣腿,登不上啥的个台盘,亦就不必贻笑大方了!”
  棕红胡子簌簌而颤,柴进几乎气炸了心肺:“我啃你个六舅……你,你简直拉得背经离谱,不知自家是个什么东西!黎莫野,我他娘要不分割了你,我就不姓柴!”
  吃吃一笑,黎莫野道:“不姓柴行什么?我这姓黎的可不要你这等开窑子的不肖子孙!”
  淡淡的一抹灰影,便在这时闪进,双掌带着强劲的力道,走着矫卷舒腾的势子,变幻莫测,似是出手之下,即已笼括了方圆之地。
  不错,沙翔业已开始了他的攻袭行动,好一手龙形掌。
  暴退七步,黎莫野笑道:“厉害!”
  沙翔猝向横移,反抛掌,狂飙飘起,人朝上升,滚翻之下,又是七式六十九掌,只见劲力成削,交织飞旋,那等凌猛的罩落。
  黎莫野动作闪掣如虎,倏忽游走腾掠,于片片呼啸旋舞的掌影中进出穿回,刹那间已完全躲开了对方这阵强悍的攻势。
  冷吼一声,沙翔的身法立变,以极快的、幅度极小的碎步移动着,掌飞肘靠,迅捷无匹;而黎莫野也不再退避,以同样的短手截打封扼,双方旋转似螺,在须臾间移位换式,瞬息里拆招消打,只一照面,已经互拼了十七个回合。
  倒仰身,沙翔蓦地退后,双目凝注着黎莫野,一边缓缓卸下了他外罩的那袭灰袍长衫。
  黎莫野皮笑肉不动的道:“怎么着?脱了衣裳干?”
  柴进急忙凑到沙翔耳边,悄声道:“兄弟,这小子那几手三脚猫,可还搪得住你一击?”
  摇摇头,沙翔面色沉重,语声低缓:“姓黎的那身功夫不可轻视,业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非但精湛浑厚,更且诡异狠辣,我看,以我一己之力,恐怕摆不平他!”
  暗暗吃了一惊,柴进不由紧张的道:“连你都制不住他?那,兄弟,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沙翔轻轻地道:“看样子,只有大伙并肩子上了!”
  一咬牙,柴进道:“好,并肩子上,娘的个皮,人多势就大,便是光用压的也能把这王八蛋给压坍!”
  沙翔没有做声,其实他还有很多话不好讲——在方才那电光石火般的十七招拆打里,他发觉黎莫野根本未尽全力,并没有真正的施展那种杀人夺命的煞着,好像只是在友谊性的试招切磋一样,相当含蓄,相当客套,这便给了他另一种感觉:似乎面对着一座山,一座坚实雄浑的山,恁般高大深沉,内蕴无限,令他有着无从下手的恐惶。
  这时,柴进横眉竖眼,暴喝如雷:“哥儿们,圈上去,咱们不虚耗时辰,先拿下活人再说!”
  小滑溜孙得宝也跟着吆喝助威:“听见我姐夫的话啦?姓黎的始才已在沙大爷的手下吃了暗亏,负了内伤,就差一指头的点戳便倒,兄弟们,端看谁来占这头功啦!”
  十余个彪形大汉往上围拢,兵刃闪亮,杀气腾腾,但是,他们却并不莽撞到被孙得宝的话冲晕了头,他们全有几下子,其中尤有三个修为不弱的行家,方才的情形他们曾经亲眼目睹,人家是块什么料,个个心中有数,连沙翔恁般的身手犹未能占上风,他们凭什么一指头就点到人家?”
  浑身劲装的沙翔,慢慢走向右侧,他目光沉稳,双掌交叉胸前:“各位加几分小心,姓黎的相当滑溜,可别因贪功太切而着了他的道——。”
  蓦地一声虎吼,柴进一马当先,两柄金瓜锤搂头盖顶便冲着黎莫野砸了下去。
  “噗哧”笑了,黎莫野右手飞翻,金光轻闪,那杆菱头、无缨的短枪暴射而出,快得似欲追回过往千百年的辰光,猝映之下,已逼得柴进怪吼着贴地翻出——好一式懒驴打滚!
  斜刺里,一柄大砍刀,一把月形斧交相劈落,眼看金色的芒彩尚凝聚于柴进的刀前,而光灿灿的两点菱尖已在颤弹之下回撞上砍刀及斧刃,“叮当”两响融为一声,执刀及斧的两位仁兄甫往后退,“哗啦”的震响随起,那种钢铁的擦动才入耳,一对虎头钩、一把单刀、一柄手叉子已然卷上了半天。
  沙翔往下扑击,掌势泄落,卷如风飙,黎莫野脚步倏挫,金枪上扬,半弧的虹彩中喷溅着点点星粒,硬是逼得沙翔往上拔起。
  纯钢的三节棍“呼”声抖起一个金环,四周的人们惊叫纷纷,逃窜,金光吞吐飞旋,六条大汉便连跌带撞的滚成了一团,个个都是左大腿根部挨了一枪。
  柴进壮起胆子,一对金瓜锤奋力猛挥,黎莫野眯着一双眼,右腕颤顿,两点金星激弹立射,磕震得双锤向左右分荡,于是,三节棍斜起,兜腰一记,把柴进狠狠打了个大马爬。
  鬼叫着,三位仁兄又不要命的扑了上来,黎莫野身形偏走,让那几件刃器只在他身边分许的距离擦过,金光疾闪,如此整齐划一的点倒了那一双半——三个人的左大腿根部鲜血标溅,枪进枪出,位置深浅好像早就量妥了一般。
  沙翔飞身猛挺,掌沿竖立,狠砍狠斩,身形随着掌势旋回,连串环结,劲力削锐至极——现在,沙翔才体认出是真要拼命了!”
  黎莫野倏忽左右,瞬息上下,反手九十九枪宛如九十九道流光洩闪,沙翔翻腾躲挪,而黎莫野的三节棍又陡然居中探劈下来。
  双掌下按,沙翔斜掠上拔,去势异常疾速,但黎莫野并没有追袭的意思,金枪回映,腿根见彩,又三位朋友跌做一堆,包括了孙得宝。
  气定神闲的挺立不动,黎莫野金枪拄地,纯钢三节棍垂搭在肩,他露出一口白牙,笑吟吟的瞅着正在丈许之外狼狈飞落的沙翔。
  踉跄两步,沙翔飞快转身,仍是双掌当胸,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这一静一动之间,可就分出高下强弱来了;黎莫野淡淡的道:“别紧张,沙老兄,且等你歇一口气,咱们俩再凑合着亲热亲热。”
  目光四扫,沙翔一张脸不由白中透灰,大大变了颜色,他强撑着道:“黎莫野,今天不论输赢,你这漏子可捅大了,往后你别梦想再有安稳日子过!”
  黎莫野轻轻旋动着拄在地上的金枪,舔着嘴唇道:“说你没出息,你还不承认,沙兄,以你在道上的身份地位,居然冒出这几句熊话来,你也不怕丢你祖宗八代的人?”
  沙翔恼怒的道:“我这几句话何来丢人之处?”
  笑了笑,黎莫野道:“谁都知道你是七门山君祁兰亭的大总管,是他手下四大金刚之一,换句话说,你也就是祁兰亭的心腹,你方才表示,今天我不论输赢,捅的漏子不小,这岂不是明摆明显着要仗恃你老板的势力来向我报复?”
  窒了窒,沙翔道:“是又如何?”
  黎莫野道:“所以我说你没出息;男子汉大丈夫,天塌下来也要一肩扛,砍掉脑袋不过碗口大的疤,含糊他娘的什么?看你倒似个角色,哪知却像个浑娃儿,吃了亏便待哭着叫大人出来找场,这算是哪门子的英雄?脊梁骨这么个软法,不是丢人又是啥?”
  沙翔咬着牙道:“姓黎的,你少拿言语来僵我。人人都有不同的背景与立场,今天我若是栽了跟斗,自有找回过节的方法,就像你如吃了亏,也有你扳转颜面的手段一样,八仙过海,各凭神通,此乃理所当然之事!”
  忽然咯咯笑了起来,黎莫野道:“你说的真有趣,沙兄,只不过略嫌天真了些!”
  沙翔怒道:“什么意思?”
  黎莫野道:“不错,人人都各有报复的手段,问题是,我会留个尾巴给自己找麻烦么?沙老兄,你差了点,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他娘不来个一了百了,莫非尚会让你顶着一张活罪回去哭诉祁老怪?”
  震了震,沙翔惊道:“你,你打算斩尽杀绝?”
  黎莫野脸色一沉,道:“如何?你还以为我是善人不成?多年以来,这“二阎王”的浑号岂是白叫人吆喝出来的?若不是凭了心狠手辣,老子便不叫二阎王,早就被人称为黎老实了!”
  心腔子一阵收缩,沙翔不禁冷汗涔涔,硬着头皮道:“黎莫野,不管你是如何歹毒,如何狠酷,要想我沙翔低头认输,是梦也休想,今天哪怕是血溅三步,尸横就地,但得一口气在,我也要与你周旋到底!”
  黎莫野道:“嗯,好!又是一条硬汉,沙老兄,我可千祈你得硬到最后别泄了气,那才叫是真本事!”
  沙翔恼怒的道:“黎莫野,你简直目中无物,欺人太甚,我沙翔也是亮字号,摆门面的角色,你要是把我当做初出道的孙儿来耍弄,就算你瞎了那双眼!”
  ,黎莫野慢条斯理的道:“原来,我也敬你是一号人物,再三开脱,加意劝导于你,希望你莫淌进这湾混水,岂知你他娘敬酒不吃,偏吃罚酒,对我的一番善意不予理会,楞要充壳子,摆威风,如今你人王当不成,落得个灰头土脸,却反指我不抬举你,我说沙老兄,祁兰亭的门下,竟就端出你这等犯贱的材料?”
  “咯噔”一咬牙,沙翔吼道:“满嘴放屁的张狂东西,我会要你把你吐出的那些轻侮之言,一个字一个字再吞回去!”
  黎莫野一笑道:“这就像你先前所说过的——得要看看尊驾的手段如何才行,光是卖弄嘴皮子功夫,恐怕唬不住人!”
  躺在地下,刚刚才缓回一口气来的红胡子柴进,用力挣扎着半翻过身,嘶哑的叫道:“兄弟……兄弟……今天这个台可是坍足了……做哥哥的不中用,你可得多少耗点精神进去,无论如何,也要挣回几分面子来……唉唷……”
  沙翔的脸色不由一阵青,一阵红,说不出是一股子怎样的难堪滋味;争面子,抹光彩,不只是口头上吆喝就能成事的,得要豁出力去拼搏才行,眼下只剩了他一个人尚抡得动胳膊腿,却业已印证过自家的功夫较之对方要差上一头,武学这玩艺乃是实扎实靠的东西,技差一着,便束手束脚,硬是打不过人家,又拿什么来挣脸面?
  拖着一条伤腿的小滑溜孙得宝,一副咬牙熬痛,直比英雄的架势,他喘着气,扯歪着嘴巴,像是十分发力才挤得出声音:“沙爷,我们全不行了,全吃姓黎的坑了……我们几个小脚色栽跟斗不关紧要,但……我姐夫却是有头有脸的人,更是沙爷你的把兄,今朝若是不叫姓黎的受足教训,搁下点什么,将来别说姐夫,沙爷你也甭混了哇……”
  黎莫野忍不住“啧、啧”有声,表情十分惊叹:“真是有声有色,唱做俱佳,只是沙老兄,你可就大大的为难了,这进退维谷的感受,我委实十分同情,你看却该如何是好?”
  闷不吭声,沙翔掌形暴现,一掌由上往下扣击,一掌反抛向敌人右侧——非常古怪而且不合掌式路数的招法,却在招出的刹那间,涌出一股上下交合的无形旋流,发出那种刺耳的激荡音响——“噗噜”……
  黎莫野拄地的金枪猛撑,人已一个倒翻跃起七尺,沙翔双掌又倏然自两侧往中圈合,圈合的同时掌心外翻,一声霹雳震动,罡力漩形,巨杵般捣撞而去。
  连串的翻滚,就像是已经不受任何重力及阻力的拘束,黎莫野凌空飞旋,随着沙翔那猛烈又神异的一击朝外弹转——他总是在这股强大力道的前端,仿佛是一团并不承力的棉絮,只是跟着劲道的冲激而飘舞一样。
  在不及人们眨眼的一刹间,黎莫野凌空翻滚的身形猝向下扑,金枪沾地,大旋回,三节棍有如黑龙舒卷,横扫而去。
  沙翔仍不出声,打横拔空,双掌方错,黎莫野的金枪已闪电般封住了他出招的路子。
  蓦然吐气,沙翔往下微沉,掌势不及再出,三节棍已由横扫猝往上扬——像是一条笔直昂首的乌蛇,一下子点在这位大总管的腰眼上,但闻“吭”的一声闷哼,沙翔已倒翻着摔跌于地。
  黎莫野手腕轻挫,纯钢三节棍“哗啦”收拿掌中,并为一束,他把三节棍与短柄金枪交叉掖向后腰,笑吟吟的道:“侍候各位这一场,可还真费了不少功夫,戏演完了,接着下来就该检点检点,收拾收拾,顺便也结结帐目,好早些上道啦。”
  瞪着一双惊恐的牛眼,柴进惶慄的道:“姓黎的,你,你还待怎样?”
  黎莫野大声道:“你们追了我来,是打算要我的命,现在我的命你们既然要不成,老子一报还一报,就来要你们的命!”
  柴进恐惧的叫:“黎莫野,你也算是黑道上的大豪,挂了招牌的老横,居然为了这一丁点的空隙便要谋害我们这十多条性命?”
  翻着眼珠子,黎莫野道:“人的嘴两片皮不是?横过去竖过去都是你们的道理,为了这一丁点的空隙,你们可以谋害我的老命,莫不成我就要不得你们的命?娘的,我脑门顶着个“孙”字?容得你这些狗娘养的恁般糟蹋法?”
  柴进忙道:“姓黎的,我们打个交道如何?包你吃不了亏!”
  眉开眼笑,黎莫野道:“说说看,是什等样的交道?我这个人就是受不得好处,一听有不吃亏的事,就他娘先心软了一半——”
  柴进赶紧陪笑道:“黎老弟,呃,你不是抢了我三千多两的银子么?白花花的三千多两银子?”
  黎莫野冒火道:“什么叫“抢”?我是向你借了三千来两银子!”
  连连点头,柴进道:“好,好,就算你是借了我的三千多两银子,这三千来两银子,我,我便赠送与你,表示一点心意,不再向你讨还了。”
  黎莫野道:“这就是你所谓交道?”
  柴进咧着嘴道:“正是,黎老弟,可没有亏待你吧?”

相关热词搜索:山君

上一篇:第一章 二阎王
下一篇:第三章 鲁敬仙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