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8 08:37:1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朗见她还在对手帕发呆,笑笑道:“大小姐,你放心,这块帕子虽是洗过几次,我却一次都没用过,因此你可以放心地用,不必怕沾了臭男人的气味。”
  敢情他误会到那方面去了,这倒使得秦莎莎有点不好意思,她本想绷紧了脸,不去理他的,这时再也拉不下脸来了:“白朗!我不是嫌脏,而是它太干净了,怕弄脏它。”
  “那么有什么关系,帕子本来就是用来擦脸的,脏了洗洗就行,快擦擦脸吧,给风吹了,脸上会起疙瘩的。”
  很平淡的话,却藏着深深的关切,秦莎莎的心头又猛然地震动,几乎又有要哭的感觉,尽管有过多少人说她美,夸她好看,但都是为了他们本身的欲念,从没有一个男人用这关切的口气对她说过。
  她连忙用擦脸的动作,擦干新挤出的泪水,压下又要哭的冲动,望着帕子上沾满泥沙的污痕,她有点歉然地道:“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不!不,绝没有,事实上我很高兴,也很欢喜,这是你第一次流泪……”
  秦莎莎又忍不住生气了:“白爷,我流眼泪哭了起来,你才高兴,你喜欢看女掉眼泪?”
  白朗摇摇头:“没有的事儿,美人带笑才是最美的画面,再美的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也会变得难看了,像你现在的这副样子……”
  秦莎莎立刻抗议道:“我现在怎么样,只不过是流了几滴泪,也没有像你所说的那副脏相。”
  白朗微笑道:“当然没有,你要是真的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号啕大哭,我早就躲得远远的了,我最怕的就是女人哭,可是凭心而论,你刚才掉眼泪的样子,我倒是很高兴。”
  “你高兴了?我哭了你就高兴。”
  “可以这么说,因为你这一哭,至少把你女人的韵味儿给表现出来了,跟以前大不相同……”
  “以前我难道不是女人了?”
  “不!以前你只是看起来像女人,可是跟你说话时不是冷冰冰的,就是话里带刺儿,叫人不敢亲近。一个女人,不管她长得多美,若是没一点女人味儿,那就白辜负了她一副好容貌,就是像石雕的美人儿一样。”
  “你说的女人味儿,就是动不动掉眼泪,使小性子的。”
  “也不尽然,也要看是什么人。要是一个老母猪似的丑八怪,一抹眼泪就会把男人吓得逃到十万八千里去,不过像你这么一个天仙般的年轻女孩子,若能带着点儿温柔,不是更动人吗?何必一天到晚紧绷着那副晚娘面孔,开口说话像钩链枪,尖利还带着倒钩……”
  说得秦莎莎笑了,斜了他一眼:“难为你还注意到我,我还以为从来你没看过我一眼。”
  “谁说我没看,在你不注意的时候,我经常偷偷的瞧你。”
  “我又没用纱把脸罩起来,干吗要偷偷地瞧呢?”
  “因为只有那个时候你自然一点,若是你发现我看你,马上又扮起骨牌里的长三面孔……”
  “怎么又像长三面孔呢?你倒是说说看。”
  白朗一笑道:“长三面孔是指你两道眉毛,一道高,一道低,横着起来,就是像长三横过来放一样。”
  秦莎莎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看了他一眼道:“你把我说成这样,难道我就是那付德性了?”:
  “也许是我形容过份,不过你自己不知道你那时的模样儿真叫人不敢领教。”
  “那能怪我吗?是你自己跟我没正经,我也不是没对你和气过,你却端着架子,从来没一点好脸色,难道我真的那么贱,非得将就着你不成?”
  白朗一笑道:“大小姐,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你每次带着笑脸跟我说话时,心里安的是什么主意?”
  “我又安着什么主意了?”
  “你根本就不信任我,老以为我会打你那批宝藏的主意,像防盗贼似的,总是拿言语试探我,因此你脸上的笑,让人看了就心寒,我怎么会有好脸色看呢。”
  秦莎莎白着眼:“你能不能找句好听一点的比方?”
  白朗笑笑道:“你对我笑的时候,心里怀着鬼胎,脸上皮笑肉不笑,要多难就看有多难看!”
  秦莎莎被他逗笑了,啐了一口道:“胡说,我会是那副德性,不过那也难怪,你想想,我们三个女人家,万里迢迢来到这儿,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那张地图上,我总要小心一点儿呀,日久见人心,乍一碰面儿,我知你白爷是君子是小人呀。”
  白朗哦了一声道:“那么现在你认为我是什么呢?”
  秦莎莎拦住了他的话,道:“得了,白爷,现在我知道你是说一不二的大丈夫,是济危扶弱的大侠客,所以为了感激你的恩情,我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并肩地走回了扎营的地方。
  小周嫂跟秦菲菲含笑地望着他们,好像充满了兴奋与鼓励,秦莎莎不知怎么,居然有一种羞赧的感觉,低下了头,使她看起来更娇更美了。
  这是她从未有的神态,柔媚自然,因此不仅使能牛老三张口结舌,白朗含笑如痴,连小周嫂跟秦菲菲都看得发直了。
  忽然远处有人用鼻子哼起了草原上的情歌,那歌是白朗以前常唱的:“哪个男儿不喝酒,哪个男儿不带刀……”
  白朗微微一震,哼歌的人是朱七,这个粗豪的汉子,可能是见了白朗失神的样子,特别哼出了这首歌。
  歌是白朗与小丽时常合唱的,他的用意,是在提醒白朗,别忘了他已有小丽。白朗哈哈一笑,就着他的鼻韵,打开喉嘴,嘹亮地唱了起来。
  这也等于是一种回答,告诉他的老伙计放心,我随时都会注意自己的,不会落在对方美人计的圈套里。
  朱七听见白朗的歌声,欣慰地笑了,自顾去照料牲口,收拾行囊,准备起程。白朗则倚着一块石头,用马鞭轻轻地抽着石块,一面打着拍子,一面唱歌。
  秦莎莎被他的歌声吸引着,慢慢地走了过来,深情万种地看着他,一直等他唱完了一个节奏,才低声问道:“白爷!这是什么歌,真是好听极了。”
  “是维吾尔情歌,也是草原上的情歌。”
  “这歌词是说些什么呢?我怎么一点都听不出来有爱情的意思,歌声是雄赳赳的,不像是在谈情呀。”
  “草原上的儿女们生性粗犷豪放,他们的情歌中也充满了英雄思想,不像内地的情歌那样郎呀妹呀,软绵绵的,就是妻子送丈夫上战场,也都是含着笑唱,嘱咐他勇敢杀敌,宁愿她丈夫成为一个勇士的尸体,也不愿见到一个懦怯的男人,失败回来。”
  秦莎莎微微的震动一下:“难怪他们这么凶蛮,除了杀人跟战争之外,他们不知道还有别的。”
  “那你又错了,他们并不好战,他们非常酷爱和平,只是他们生活的这一片草原太辽阔,没有边际,没有屏障,随时都可能受敌人侵略、抢掠,所以他们必须勇敢地保护自己,争取生存。”
  “白爷?你跟他们很熟吗?”
  “很熟,常在沙漠行走的人,一定要和他们相处得很熟,否则就会寸步难行,他们本来是很好客的,对谁都很友善,可是以后,他们上关内人的当太多了,关内的人中有很多的败类口蜜腹剑,利用他们的耿直无伪,欺骗他,使他们渐渐对汉人起了戒心。”
  “这么说来,要跟他们交上朋友很难了。”
  “也不很难,只要以一片诚意,立刻就能跟他们结成生死之交,但是记住千万不能骗他们,只骗他们一次,他们会对你恨之入骨,天涯海角,也会追来报复。”
  “我们这一路上会不会遇上他们?”
  “这可很难说,他们追逐水草而居,也许会遇上,也许遇不上,不过他们的人数很多,散布在草原各处,总有遇上的可能的。”
  “每一个部族,你都有朋友吗?”
  白朗笑了一笑:“只要能遇上维吾尔人,不认识的也可以很快成为朋友,我会说他们的话,唱他们的歌,熟悉他们的风俗,而且我是抱着友善的态度去接近他们,立刻就能取得他们的友谊……”
  “假如不会说他们的话,也不熟悉他们的风俗呢?”
  “那就比较麻烦一点,不过只要对他们不存歹心,不要侵犯他们,他们也不会打扰你的,最怕的是……”
  “最怕的是什么?”
  “大小姐,有我在一起,保证不会跟他们起冲突,你还担心什么呢?不必问得那么详细了。”
  “不!白爷,我想知道一下,万一以后再有机会到沙漠上来,就不会跟他们起冲突了。”
  “你是个女人,跟他们冲突的可能性很小,他们最讨厌的就是成群结队,带着武器的男人。”
  “啊!为什么呢?”
  “因为这样子的人多半不是什么善类,多喜欢调戏他们的妇女。维吾尔人的女子很大方,对任何人也都亲切大方。汉家的男人初到这儿,以为是看上了他们,言语举动就不规矩起来,往往会造成冲突。”
  “啊!这就糟了。”
  白朗好奇的望着她:“怎么糟了?”
  秦莎莎自知失态,支吾了一阵才道:“我想下次要来的时候,一定是带着我家乡的人同来,他们不懂得这儿的规矩,而且都是些年轻的小伙子,最容易犯这些毛病。”
  “那你最好还是别带他们来,要不然就一定要事先关照好,叫他们守规矩,维吾尔人很团结,有时你以为他们只有三五个人好欺负,他们吃了亏,一下子就能召集成千上百的族人前来,所以老沙漠都知道,不去惹他们。”
  秦莎莎好像担着莫大的心事,也没有心情聊天了,心事重重地走到秦菲菲跟小周嫂那儿,嘀嘀咕咕地谈论着。
  白朗心中很好笑,他是知道秦莎莎在担心着什么。
  在且末城的客店中,小丽已经前来通过信这三个女的后面还随着一伙人,约莫有十来个,都带着家伙,乔装为皮货商人,多半是她们的同伙,跟着来接应的。
  现在听说了维吾尔人的一切,她担心着万一碰上了他们,后面的那批活宝们不明事理,很可能会跟维吾尔人冲突起来,所以秦莎莎才急着去跟小周嫂商量了。
  白朗装着不知道,也不去打扰她们,帮着朱七,催着牛老三,赶紧打点一切,准备上路了。
  不过他也不时地悄悄用眼睛打量了一下三个女的,瞥见小周嫂用笔悄悄地在一张纸写着,然后又用个小瓶子装了起来,他知道这是留给后面的人的消息。
  当一切准备妥当后,他招呼着三个女的上马继续赶路,秦莎莎红着脸,低声地向白朗道:“白爷!你们三位先走一步,我们随后就来。”
  白朗知道她们要把藏着字条的瓶子安放在一个地方,以便后来的人看到。
  但是他却装着误会到另一件事上去,叮咛吩咐道:“你们反正有三个人,可以轮留着守望,其实不守望也没关系,这儿再不会有人来了,可记得住,别拣太隐蔽的地方,那儿蛇虫多……”
  秦莎莎红着脸道:“知道了,一个大男人家,婆婆妈妈的,尽管琐碎。”
  白朗笑道:“我是向导,就有责任告诉你们这些,尤其是在这儿,真叫咬上了,连请大夫都来不及。”
  秦莎莎只希望他快走,横了他一眼道:“亏你说得这么怕人,要不你干脆留下来吧。”
  白朗哈哈大笑道:“我可没这么没出息,出门走远路的人,不能自讨没趣,你说是不是。不过在沙漠上忌讳多,我们可得遮掩着点,别冲撞了过往的神明。”
  秦莎莎忍不住在他的马背上拍了一巴掌:“你有完没有,哪来的这些噜苏。”
  白朗大笑为催马前进,回头道:“姑奶奶们,可快点,而且小心点儿,不准用水洗手,沙漠上不兴这一套,水是用来活命的,前面要百来里才有水源呢?如果用完了,你们可得忍着渴,挨到有水源的地方。”
  秦莎莎、秦菲菲跟小周嫂三个人躲进石堆里去了,果然分出了两个看望着,小周嫂一个人进到里面。
  白朗拍马追上了朱七,低声道:“老七,快一点,催马赶一阵,绕到帽儿石那边,回来瞧瞧她们留下些什么?”
  朱七十分欣慰地道:“是的!头儿,我还以为你被她们迷住了呢?原来你还是挺精明的。”
  白朗一笑道:“老七,你真把我给看扁了!”
  朱七道:“不是我,是牛老三,他一直想告诉你,这些个女的都有问题。他昨晚上泡上了那个小周嫂,发现她是个十分辣手的角色,既凶狠且泼辣,这条道上好像没有这一号人物,叫人感到邪门得很。”
  白朗笑道:“我倒是知道她们的一点点儿底细。她们虽不是牛老三所说的那一种人,但是用很高明的手法,在此闯道儿,暗植势力。”
  朱七哦了一声,忙问道:“头儿!究竟她们是些什么人?我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一个行道……”
  “不但你没听说过,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是近几年新冒出来的一个组织,狠毒得很,势力也不小,手段之狠毒,超过一般人的想像。你现在先别问,也不必知道,晓得了对你全无好处,反而会有危险。他们如果知道你发现了他们的底细,会千方百计地来杀死你灭口的。”
  朱七道:“我会含糊他们,头儿。在你面前,我不敢说什么,可是我判官朱七也闯了十多年,什么厉害人物没会过,我判官还是判官,他们早在我的生死簿上的勾了魂。”
  白朗拍拍他的肩膀,声音凝重地道:“老七,我知道你说这番话比牛老三靠得住,因为你从不胡诌乱吹。既承你看得起,叫我一声头儿,我就要给你一句忠告,千万别小看了这一伙人,她们比你以前会过的人不知厉害多少倍,连我都对她们存了十分的戒心。”
  朱七本来想出言反对,但是听到了最后一句,他就把到口的话硬塞了回去。白朗也是不说空话的人,假如白朗说这批人厉害难缠,就一定是十分棘手的人物,至少不是他朱七判官所能对付得了的。
  因此他皱皱眉头,想了想才道:“头儿,假如真是如此,那咱们不是太孤单了一点吗?您该多带些人的。”
  “人多不管用,就是把咱们白狼大寨全部都搬了来,也不会比对方的人多,真是那样干,反而把事情闹大了,所以我不打算要太多的人,就是咱们三个,对方的戒心也小得多,反而好应付,一定要用人手,别忘了还有小丽。”
  “小丽不是被您给赶回去了吗?”
  白朗微微一笑:“你想她有这么老实吗?她告诉我说有一伙人。遥遥在后跟着,我故意不理,就是要她去跟住那些人。你放心好了,她会斟酌情形,调度人手,而且也一定能压得住对方的,所以咱们是三个对三个,凭三个大男人,要是对付不了三个娘们儿,就太丢人了吧。”
  朱七开心地笑了,头儿毕竟是头儿,他还以为白朗已经被秦莎莎迷住了呢?现在看来,头儿早已胸有成竹了。
  想了一下,他才放低声音问道:“头儿,有句话我放在心里很久了,不知道该不该问,以您看她们这一次真的是去挖取宝藏吗?”
  白朗道:“挖东西是一定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她们所说的珠宝而已。”
  “除了珠宝之外,还会有什么东西能藏在沙漠里,值得她们劳师动众,前来挖取呢?”
  白朗笑道:“我也不知道,所以我要跟他们演戏,一路演下去,看看她们究竟搅什么,目前有一件最重要的工作,一定要去完成。”
  “什么事?头儿吩咐下来好了!”
  “你看见她们三个在后面停身的地方没有?”
  “看见了,但是那种晦气事儿,我懒得去留心。”
  “不!那不是晦气,说不定咱们的胜负成败关键,都在这一着上,回头等她们上来了,你就悄悄地溜回去,在那儿留心地找,找出一个小瓶子来,瓶子里装着字条,是她们跟后面接应的人连络消息的……”
  “假如她们用的是暗语,我可就不懂了。”
  “只要记住就行了,实在看不懂,就照样画回来,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附近找找看,她们的联络记号,不要破坏,原样不动地记下来。”
  “这点事儿交给我好了,没问题。”
  朱七拍着胸膛,这就是最有力的保证了。
  白朗笑笑道:“我会说你先下去探路了,因此,回头你一定要从前头绕回来,我会在八角井打尖歇足,你知道那个地方吗?”
  朱七笑了,点点头骑马飞驰而去了,内心充满了敬佩,白朗指明会合的地点太妙了,有一条捷径可以穿过去。
  白朗跟朱七约的地方是八角井,其实那儿并没有井,只有一些断横的石条,也不知是甚么时候留下来的?
  在这些石条下面,有一道清泉,终年不断,水清澈而甜美,由地底涌出,因此这个地方成了沙漠中旅人憩息的乐园。
  但是这个位置很偏僻,地方也不大,很少有人能找得到,那是老沙漠才知道的一个秘密水源。
  秦菲菲跟秦莎莎姐妹俩在路上一直问了不下十次,问的内容总是朱七上哪儿去了?
  所得到的答案都是一样:上前面探路去了,这是向导的责任,不能让你们受任何的惊扰,除非是万全的状况,否则我们宁可多耽一天,也不要冒险走过去。
  足足走了有老半天,连小周嫂也起了怀疑,不住地回头望着后面,显然地,她不相信朱七是先走了,而是落在后面,去察看她们留下的记号了。
  白朗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意,笑问道:“周嫂子,你一直朝后望是在望什么呢?”
  “我……是耽心七爷会不会在路上落下,跟我们错过了,怎么这半天都没瞧见他的人呢?”
  “你放心,朱七是个老沙漠,怎么会跟我们错过呢。”
  “这可难说,沙漠这么大,也许他在一处等,我们在别处越过了,反倒走在他前面去了!”
  “不可能的事,这儿只有一条路,我们是顺着他的马蹄印走的,没看见他的人,就知道他一定在前面,绝无可能落到后面去的。”
  白朗说着还指着地上凌乱的蹄印,可是蹄印太乱了,怎么也看不出哪一些是朱七留下的。
  秦莎莎问道:“白爷,你怎么知道哪一匹马是朱七的。”
  白朗一笑道:“看不出,因为这儿的蹄印太多了,都已经乱了,除了爬下去,一个个慢慢儿的比较,才能找出来,不过用不到这么忧虑,因为这些蹄印都集中在一条在线,没有另外走出去,就证明他走的路,绝不会把人丢了?”
  一直到了八角井,她们才放心,因为她们看见了朱七。
  只要知道朱七是走在前面,没有抄到她们后面去,没有去偷看她们留下的秘密,她们就没有什么好耽心的。
  朱七把马栓在一块石头上,正在喝水,看见他们后,放下水壶,深深地吐了口气道:“头儿,你们再不来,我就要回头去找你们了,怎么耽误了那么久?”
  其实他心里在好笑,他知道头儿一定带着她们顺着大路过来的,那要多四个小时的路程,如果再像他们那样慢慢地走,至少就是五六个小时的耽搁了。
  从帽儿石过来,是有一条捷径的,只是那条捷径要通过一些乱石区,要经过一带充满了危险的浮沙区,寻常人是不敢走的。
  朱七已经到了半个钟头了。他很高兴头儿的计算实在准,这半个小时,使他来得及抹干了马身上的汗水,让它悠闲地休息。
  因为他看见小周嫂已经下了马,故意把马拴在他的马附近,然后去拍拍马背,还小声地招呼:“喂,你可乖乖的,不准欺负我的马。”
  马是听不懂人话的,小周嫂也不是那种闲得有心情去跟畜生聊天的人,她这么做,无非是掩饰一下她的行动,好去检查一下朱七的马匹而已。
  显然的,朱七的马匹已经安妥了下来,她对那种结果很满意,招呼了两个女孩子,大家都歇了下来。
  在八角井附近,不止是他们一伙歇宿的人,还有一群维吾尔人。说他们是一个小部族,还不如说是一个大家族来得恰当一点,因为他们中有老头子,也有小孩子,但是只有两个中年人,一个年轻小伙子,更多的是年轻的女孩子,足足有八九个,都骑着马,赶着一大群的牛羊。
  这些人一到,八角井就热闹起来了。那个老年牧人过来了,老远就伸手打招呼:“阿拉保佑你们,我叫札木台。”
  说的是汉语,只是十分生硬,白朗也上前举举手,笑着道:“阿拉保佑你,兄弟,欢迎你来分享水源。”
  札木台十分高兴,跟白朗又握手,又拥抱,还用他的长胡子的脸靠靠白朗的脸,然后才笑着叽哩咕噜,用维吾尔话,两人说了一大顿,最后又高兴地去招呼他的家人们扎营了。
  三个女的第一次看见这么多成群的维吾尔人,感到很有兴趣,秦莎莎很自然地问道:“你们在说些什么?”
  白朗笑笑道:“阿拉是他们回教的天神,回教人见面都用天神的保佑作为对方的祝福。”
  “那个老头儿的年纪很大了吧。”
  “嗯,他告诉我说有七十岁了。”
  “倒真看不出,我还以为他只有五、六十岁呢。不过就是五、六十岁,你怎么叫他兄弟呢,至少也该称他为老伯。”
  “在草原上的男人是不服老的,兄弟是最普遍的称呼,用来称呼老人,他最高兴,那证明他在你心中还很年轻,不是个老人。跟我们汉人才一过三十岁,就要留起胡子,硬装得老气横秋,完全不相同!”
  秦莎莎笑了:“那都是他的家人?”
  “是的,三个男的是他的儿子,老太太是他的妻子,那些女孩子有的是他的女儿,有两个是他的侄女儿,那几个中年妇人,有两个是他的媳妇,有两个是他的老婆,那五个少妇中,也有一个是他的老婆……”
  秦莎莎一愣道:“他有多少老婆?”
  “一个,其余的都只能称是他的女人,只有那个老妇人才是他真正的原配妻子,其余的是他用牛羊向别人买来的,或是用女儿跟人家换来的。”
  “我可被弄糊涂了。”
  白朗笑道:“回教徒允许丈夫多妻,只要养得起,娶上几个都行。有人要想娶他的女儿,但又出不起聘金,只有拿一个妹妹跟他换一个女儿做妻子,所以他的妻子就越来越多了。”
  “他那么大年纪,还要那么年轻的女人做妻子,为什么不给他的儿子呢?”
  白朗笑道:“这是他们的习俗,有很多部族都已经渐渐地改变了,但是有些部族还是保留着。”
  秦莎莎对这些倒不怎么注意,却兴致勃勃地说道:“我看他还朝我们指指点点,说些什么?”
  “他说你们很漂亮,问我你们是我的什么人,我只好说你们是我的老婆。”
  秦莎莎眉头扬了扬。
  白朗道:“我很抱歉,不过这样告诉他可以省很多麻烦,如果他知道你们都是没出嫁的姑娘时,很可能会要求你们做他的女人的。”
  “岂有此理,那也得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在草原上,女人是没有自主权的,同行的男人可以决定她的所有,如果我说你们是我的姐妹,他就会来和我讨价还价,倒不如说是我的老婆干脆。他们虽然习俗有异,但是最尊重别人的妻子,只要是那个女人有了丈夫,再美再好,他们也不会生出觊觎之心。”
  秦莎莎笑道:“反正我们也不懂维吾尔人的规矩,随你怎样说都可以,只希望你别见财起意,把我们拿去跟他换老婆就行了。”
  白朗笑道:“真要换的时候,我可大赚一笔。看他对你姐妹俩倾心的样子,一个换他五、六个,他都答应的。”
  秦莎莎道:“你敢,我就告你拐带妇女、贩卖人口。”
  白朗大笑着道:“在草原上的法律是为男人订的,女人们根本就没有告状的权利。”
  说着、笑着,天已经黑了下来。
  札木台的女人们跟女儿们都提着皮制的水袋,来到水源处提水,每个人都是笑嘻嘻地,朝白朗打招呼,而且向他道谢。
  秦莎莎不知怎么的,看看很不是滋味,推推白朗道:“这些女的好像都看上你了,恐怕你不用提出交换,她们都肯免费地跟着你呢!”
  白朗道:“没有的事,她们愿意她们的老子不愿意也没有办法,在草原上,女儿也像是财产一样,可以为男人们换回财富呢。”
  “那她们为什么每个人都要向你搭讪呢?”
  “那不是搭讪,她们是为了向我讨水,要取得我的允许,表示礼貌的招呼。”
  “笑话,水源又不是你的,她们向你谢什么劲儿?”
  “在大草原上虽是水草无主,但是有个先来后到,我们先到,就是暂时的主人,他们要用水,就得向我请求允许,他们对这一点是很注重的。所以在草原上,大家虽都是赶着羊群,追遂水草为生,却很少发生争执的事。”
  “假如我霸着一大片草地,不让给别人呢?”
  “当然可以,但是在草原上很少发生这种事。水草是上天神明所赐,但是他们的经典中警诫人不得贪心,有多余的水草,一定要分享邻人,即使有多余的粮食,也要分给饥饿的朋友,今天有一块多出来的肉,他们会毫不吝啬地拿出来,分享一个陌生的过客,从不考虑明天。”
  “明天要是自己没有吃了怎么办?”
  白朗庄严地道:“维吾尔人从不这么想,他们有一句话说:明天有明天的太阳。那意思就是说:神不会遗弃祂的子民,随时都会给他们安排一个美好的明天,牧民们从不为明天及将来发愁,所以他们是一个快乐的民族。”

相关热词搜索: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