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2020-05-18 08:41:41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又加紧地把坑挖深了一点,然后就倚在沙坑的边上,舒展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把腰里的短枪掏出来,检视了一下枪支,检验了它们的性能,仔细地查过了弹仓、弹夹,以及腰带的备用弹夹,计算过确实的弹药数目,最后懒洋洋地跳出了沙坑,转向了另一个地方。
  才到达沙丘的附近,娜丽莎已经学着天上的兀鹰,稀聿聿地发出了一声鹰唳,白朗跳上了另一个沙丘顶,扬着双臂叫道:“把他们带到这儿来。”
  然后他也看着远处扬起的尘土,接着耳中已可听见隐约的蹄声,他把耳朵贴向地面听得很仔细,眉头先是皱着打起了结,但没多久就舒开了。
  等他跨出沙丘,慢慢地走下去时,已经看得清奔来的人马轮廓了,仍然是马洛夫领队,带了十个大胡子枪兵,穿着土黄色的军装。
  每个人都拉着两匹马,每匹马都架着两个木箱,来到白朗面前四五丈的地方,白朗挥手道:“停!”
  马洛夫吆喝着叫马队停止了,白朗掏出了怀表看了一下道:“你迟了四十分钟,我想你们是没打算来呢。”
  “不!我说过来,就一定会来的。”
  白朗看了一下那十名枪兵,笑笑道:“可是你来的目的,本来不是打算给我送枪支弹药,而是召集他们来对付我的。”
  马洛夫脸色一变道:“没……没有的事。”
  白朗微微道:“你别否认,这本就是人之常情,换了我也是一样,绝不会甘心就这么把一批武器拱手送人的,总得作一番挣扎,可是,后来是什么使你改变初衷了呢?”
  马洛夫的眼中射出了怒火,那十名枪兵把背在肩上的马枪都执在手中了。
  白朗依然很从容地道:“马洛夫,叫你的手下老实点不要蠢动,否则他们就无法再回去晒莫斯科的太阳了,目前他们枪上的保险还没有拉开,我还可以容忍,只要谁还多做一步动作……”
  马洛夫看看他在腰间的短枪笑道:“你只有一个人,一杆枪,难道能敌得过十杆枪吗?”
  白朗笑道:“你知道我有几杆枪?”
  马洛夫不安地看看周围,然后才道:“你还有人?”
  白朗道:“你送来的这一批东西总不是一两个人可以搬得走的,我有几个人不必告诉你。”
  马洛夫沉吟了一下,才朝他的部属们说了几句,然后朝白朗叫道:“你在我身上弄了什么鬼?”
  白朗大笑道:“你能问出这句话,足见是有知识的,我就怕你糊里糊涂,把肚子痛当作吃坏了肚子,那可是你自己不想活了,死了还是个糊涂鬼?”
  马洛夫道:“说,你在我身上搅了什么鬼?”
  马洛夫几乎是在吼叫了,白朗却淡淡地摆摆手道:“别叫,你难道连一点礼貌都不懂吗?尤其这是向人家请教你切身关系、生死大计的时候。”
  马洛夫又捺住了性子道:“你在我身上用了毒?”
  白朗笑道:“那只是提醒你注意,别忘了我们的约会。所以,每半小时,就提醒你一次,而且,为了便于唤醒你的记忆,每一次的疼痛都会增加一分钟,本来我叫你在两个小时之内回来,是想使你少受点罪,但是你自己不守时间,迟了四十分钟,所以,你多痛了一次不说,还多痛了一分钟,下次痛将在五分钟后发作,这次可要延长到六分钟了,如果你喜欢那个滋味,不妨再延一下,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这种痛楚如果延长到七次时,也就是从服下后三小时再不解,就没法解了。”
  马洛夫的脸色又变得苍白,额上开始流下冷汗,然而他不敢发作了,干笑一声道:“你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一句成语的运用放在此时此地,真可说是天衣无缝。
  白朗不禁鼓了几下掌道:“好!好!好极了!马洛夫,真想不到你能说出这么切题的成语来,可见你对中国的研究很深了,我的确是在我这位君子的肚子里施了一点小人的手段,否则我恐怕你就会失去了君子的风度,变成个小人了。”
  这时,马洛夫的身子一颤,汗落如雨,想必是那种定时发作的毒性又开始起作用了,他双手抱住了肚子叫道:“快!快!把解药拿出来。”
  白朗道:“慢着,我是拿这个来作为你履行诺言的保证,怎么能这么早就给你解药呢?”
  “枪支、弹药都带来了,一百枝枪装了五匹马,每匹马驮上两个箱子,每个箱子里十枝。”
  白朗笑道:“我认得上面的德国字,不用你提醒。东西来了,我还得要点点数目。”
  “那你就快一点吧!我……我的肚子痛得很厉害。”
  “是你自己在耽误,你既然东西送了来,就请快快交出来,放在你手上可不能算数的。”
  “叫你的人来取。”
  “我的人在该出面的时候,自然会出来,可是,我不想叫他们跟你们直接见面,其中有几个是从黑龙江那边过来的,他们对俄国人的印象最坏,见了面就可能忍不住会发作的。叫你的人把东西卸下来,放在地上,然后迅速上马回头,不准再来到此地。”
  “卸下来,那你们怎么拿?”
  “你放心,每人一口箱子,扛着飞跑。”
  “要不要我把驮马借给你,枪支、弹药共有二十箱呢。”
  白朗道:“不必,我不希望带着这些慢吞吞的驮马让人从背后跟踪我们。”
  马洛夫连忙道:“你太多心了,我怎会做这种事。”
  白朗淡淡地道:“希望只是我的多心,否则,你就会很倒霉了,因为,你必须编造个理由来向你的上级解释,为什么你一下子就失去了那么多的手下。”
  马洛夫的脸色变了一变,忍住气吩咐他的手下骑兵,把木箱从马背上卸下来。
  白朗的脸对着马洛夫,却一点都没有放松对那批人的监视。
  忽然他的手探向了腰间,短枪出套,砰的一声后枪又回到腰间,然后才听见一名枪兵的痛叫声。
  他捧着右手,鲜血淋漓,一着脚,另一只手指着白朗。马洛夫沉着脸道:“白朗,你这是在做什么?”
  白朗笑道:“一个警告,警告那些在我背后偷偷想拔枪的人。马洛夫你这个手下太没种了,只不过是手背上钻个小洞而已,又没有废掉他整只手,就叫成这个样子,在大草原上的女人也比他有种一点。你看娜丽莎,她也挨过你手下的揍,有没有哼过一声。”
  马洛夫铁青着脸,跑过去对那个受伤的枪兵又踢了两脚,才止住了他的哀号。其余的枪兵们都有愤然之色,而且七嘴八舌地向马洛夫诉说着什么,大概是要跟白朗拼命的意思,但都被马洛夫喝住。
  安顿好那枪兵后,马洛夫才悻然地向白朗道:“我那个手下只是摸了一下枪柄,又没有拔枪。”
  白朗笑道:“那你该去纠正一下他的习惯,他这个习惯很不好,有时是会送命的。”
  马洛夫愤然地道:“希望你别再有这些不友好的行动,否则我就很难压制他们了。”
  白朗道:“我并没有希望取得你们的友谊,我们也不可能是朋友,拿这些东西交换你一条命,可不是你们送给我的,因此,你少给我说这些,如果你无能压制你的手下的话,我倒是可以替你管教一下。”
  马洛夫哦了一声,眼珠翻了一阵后,叫出一个枪兵,然后道:“这个人叫契维洛夫,是我手下的神射手,他对你击伤他同伴的事很不服气,所以要跟你决斗。”
  白朗微笑地看了那个枪兵一眼道:“怎么决斗?”
  “自然是用马枪,在马上射击,这是我们骑兵的传统决斗法,直到对方倒下为止。”
  白朗笑道:“我拒绝,我不是骑兵,不必遵守着骑兵的传统。”
  “只有懦夫才拒绝决斗。”
  白朗笑笑道:“我是为你着想,万一我被他打死了,你也惨了。因为你的肚子痛没人治了。”
  马洛夫的脸又是一变道:“当然,你必须在决斗之前,要先把一切未了之事做好。”
  “这个我知道,可是,我并没有做好未了之事,第一件就是祛除你肚子里的毒药。”
  “白朗,我已经把东西全都给你送来了。”
  “不错,我看见了,可是我并没有说过什么时候,为你解除毒药呀。”
  马洛头的脸色一变。
  白朗道:“我当然也不会赖皮的,但是,也有一点限制,我要等你的人都上马离开之后,再为你解毒,这对你也有一点好处的,至少可以不让你手下知道,你是为了保命,才拿这些枪械来交换的。”
  马洛夫的脸上抽搐了一阵,显然是在非常的愤怒中,压抑着自己,然后才道:“白朗,你必要接受决斗,如果你真的被打死了,我也只好赔上你一命,除非你跪下去向对方求饶,才可以避免这场决斗!”
  白朗道:“这是你的问题,别来烦我,我拒绝决斗,也不想求饶,在这种情形下,又将如何。”
  马洛夫怔住了,他没有想到白朗会来上这一手的,讷讷地道:“那……那个人就可以用任何的方法来杀你而不犯法,懦夫在我们组织中是不算一个人的。”
  白朗笑道:“那就让他来杀我好了,却不能禁止我反击,只要他的手摸到枪柄,我就会打穿他的头,不仅是他,你们这些手下都是一样,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马洛夫无可奈何地朝那个枪兵叫了几句。
  白朗问娜丽莎:“他在说些什么?”
  “他叫那个家伙空手来找你决斗。”
  白朗冷笑道:“我就知道他打这个主意,他打算叫人来缠住我,然后才要其它人用枪对付我。”
  娜丽莎急道:“主人,那怎么办?”
  白朗笑笑道:“没什么,我绝不让那个家伙靠近过来,娜丽莎,你大声地告诉他,如果走近我面前十丈,我就会要他的命,其它的人也就一样,只要谁敢摸到枪柄,我就毫不客气的动手反击了。”
  娜丽莎用俄国语大声地把白朗的话翻译出来。
  可是,那个叫契维洛夫的家伙丝毫不理会,仍然向前迈步过来,而那些枪兵们也都跃跃欲试。
  白朗忽地一滚身,枪声就在他滚地时响了,首先是那个叫契维洛夫的家伙抱着头仰天倒去。
  然后是一阵密集的枪声,在旷野中响起,也在沙土中激起了蓬蓬的灰尘。
  那些枪兵们的动作很快,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他们已经把枪从背上取下,而且朝着白朗射击。
  只是白朗的决斗经验太丰富了,动作也太快了,他的人在地上爬行狸翻,使得那些枪弹都在他的身后跳啸着。
  白朗的短枪弹无虚发,一个,两个,三个,直到第五个枪兵倒下时,其它人都吓着了。
  所谓其它的人,也只剩下四个了,一个还是受了伤的,那三个人是动作较慢的,他们的枪还没有来得及取下,战斗已经停止了。
  白朗跳起身子,以极快的手法,换进了一夹新的子弹,在枪口上吹了一口气。
  马洛夫的脸吓得苍白,喃喃地道:“白朗!你……你又杀死了我的六个部下,你这个祸闯得大了。”
  白朗肃然地道:“娜丽莎,告诉那三个人,这些人的死,马洛夫要负责,因为,是他不讲信义,举轻妄动,才害得那些人冤枉送命的。”
  娜丽莎照着说了。马洛夫道:“你会偿命的,我要向你们政府控告,要你们的政府赔偿。”
  白朗笑笑道:“很好,我正好把这些枪械弹药给政府人员看看,要他们问你,这个考古队为什么带了这么多的武器来。而且,我更可以告诉他们,这批武器是用来资助中国秘密组织,发动武装叛乱用的!”
  “你……你胡说,你没有证据,而且也无法证明这些武器是我们带来的。”
  “是吗,我相信你们带来的还不止这一些,只要到你们的营地去搜查一下,相信还可以找到更多的。”
  “哈哈!我们是领有外交照会的,谁敢来搜。”
  “马洛夫,你是中国通,就该知道新疆的情形。这个地方的边疆民族都是自治,即使有真正的外交命令,也不见得能禁止他们。可是,枪支与弹药却是大家心目中的宝贝,只要知道你们那儿藏有大批的武器,都会奋不顾身的来抢。”
  马洛夫像是被击中了要害,再也凶不起来,垂头丧气地道:“白朗,你若是好汉,就要讲信义,我已经送了你这么多的枪支,武器,你……不能太过份。”
  白朗笑道:“现在你又讲起信义来了,刚才你还想叫你的手下杀我,然后再夺回去呢。”
  “没有的事,我完全照你的意思,叫他们先回去。”
  白朗道:“不必了,先前我并不是怕你们,而是不愿意杀人,现在为你所迫,使我不得不开了杀戒。我相信你这些手下已经知道厉害,不敢再蠢动了,你跟他们一起走好了,在我数到五十的时候,你必须走出我的视线,否则我就把你们全都留下来。”
  马洛夫连声答应,白朗又道:“还有,你们来的不止这十个人,另外还一个人躲在远处,叫他们也一起滚蛋,不然,他们就会成兀鹰的午餐。”
  马洛夫的脸色变得更厉害,讷然道:“你怎么晓得的?”
  白朗道:“我早告诉你了,我的弟兄们无所不在,你的任何行动,都别想躲得过我的耳目。”
  马洛夫比一头斗败的公鸡还要泄气,可怜兮兮地垂下了头。
  白朗道:“你们走的时候,把尸体带走,我可没有精神来替你们收埋,更不愿他们在这儿发臭,污染了草原。”
  马洛夫指挥那四个手下,把六具尸体都抬到驮马上放好,每个人都是眉心中枪,穿进了大脑,所以他们死得很好,没流多少血,也没有受太多的痛苦。
  可见白朗神奇的枪法,使他们更为胆寒,直到他们要走时,马洛夫才可怜地道:“白朗,我的肚子……”
  白朗一笑道:“我倒忘了。喏,拿去,这是泻药。”
  他丢过一个小瓶子,马洛夫接在手中道:“泻药?”
  “是的,那种毒是砒霜和几种毒草的汁液熬成的,无法可解,你只有多吃几个生鸡蛋,把药性收敛起来,然后大泻一阵,把毒都泻出来。”
  马洛夫道:“这也能叫做解药?”
  白朗笑笑道:“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下的毒药是无药可解的,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了,你还想怎么样。以你对我所作的那些卑劣行为,我就该让你死掉不去理你的,你别在那儿不满足了。”
  马洛夫恨恨地道:“假如只是泻药的话,我自己也能处理,根本不必前来。”
  白朗笑道:“对极了,想要泻肚子的方法很多,本来就没限定要用什么药,可是你并不知道肚子里的是什么毒药,要如何解法,这才是最重要的……”
  马洛夫大声叫道:“白朗,你会后悔的。”
  白朗轻抚腰间短枪笑笑道:“我很可能现在就开始后悔了,多谢你提醒我。”
  马洛夫脸色又是一变,跳上了马,飞快地跑了,那些枪兵也忙着带死伤的同伴跟着走了。
  白朗在后面哈哈大笑。
  娜丽莎道:“主人,您真不该放走马洛夫,这人是一条毒蛇。”
  白朗一笑道:“娜丽莎,你杀死过毒蛇没有?”
  “在大沙漠上长大的人,谁没杀死过毒蛇,少说也有几百条了,因为是害人的东西。”
  “好了,你有没有给毒蛇咬到过。”
  “没有,若是被咬到了,现在哪里还有性命。”
  “那倒不见得,再毒的蛇,也没有咬上就能致人于死命的。因此,只要处理得当,仍然可以保全性命,那些话不去谈它,只说毒蛇的问题,你已经杀死了几百条了,却没被咬中一口,这证明毒蛇一点都不可怕!”
  “可是她们专躲在隐秘不被注意的地方偷袭人。”
  “那更不必怕,只要处处小心就行了,马洛夫的确是条毒蛇,但是,我仍要放他回去,因为我用得着他。”
  “主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还用得着他?”
  “是的,我还用得着他,那个什么考古队,一定在进行着什么秘密的阴谋勾当,我要弄清楚。”
  娜丽莎笑了起来:“主人,那您就不该把马洛夫放走,该把他留下问他。”
  “让他回去后再问他,他会更加合作说实话。”
  “主人,他在这儿,是因为受了性命的威胁,才不得已告诉你一些事,回去之后,他们的人多势众……”
  白朗笑一笑道:“娜丽莎,有些事你还不太懂。在他那一个考古队里,他并不是最有权威的人,在我这儿,他已经两次受挫,折损了很多人,而且又拿出了一批枪械弹药,犯了很大的错,目前没有对证,可以随得他胡诌瞎编。等我到了那儿,他怕我把事情抬出来,只有乖乖的跟我合作了。”
  娜丽莎道:“问题是俄国人一定会帮俄国人的,除非主人有把握能安全地到他们那儿,又安全地离开,那才能对他发生威胁,否则,他为了要掩饰自己的过失,一定会全力来对付你,或是杀死你来将功赎罪。”
  白朗微笑道:“我向来不打没把握的仗,既然要去,就一定有万全的准备,现在我们快点动手,把那些东西埋起来,然后再跟后面的人会合。”
  两个人虽是费力地工作,还是弄了很久,因为要把一大堆的木箱埋起来,究竟不是容易的事。
  娜丽莎把最后的一铲子沙填好,用脚在上面踏紧时,笑着道:“主人,你像是已计算好了的,沙坑的大小,居然挖得恰到好处。”
  “一个长年在枪口下讨生活的人,对于这种事当然要经心一点。”
  “可是你平常见的都是一枝枝的散枪,十枝枪装成一箱有多大,却不太容易看得见的。”
  白朗傲然一笑道:“在雪山有好几百弟兄呢,整批买回枪械的次数也不少,我什么没见过。”
  娜丽莎也没有多说什么,似乎对这个解释很满意,一笑道:“主人,我们现在又该干什么?”
  “自然是去跟后面的人会合,这下子已经耽搁很久了,他们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子呢?”
  “会合的地方远不远?”
  “不太远,日落之后就能到达。”
  娜丽莎笑道:“我知道那地方了。”
  “你会知道?”
  “当然了,这一块大漠我太熟了,现在距离日落还有两个钟头,在这点时间内,只能到达一个地方,那也是附近两百里之内,唯一有水草的地方。”
  白朗道:“你对沙漠的确太熟悉。”
  “主人,你也不错呀,那个地方很隐蔽,很少有人知道,只有真正的老沙漠才能摸得到,你居然也会知道。”
  白朗道:“我的雪山虽然不在大漠上,但是就在沙漠边上,我对大漠的事情自然要特别留神,何况我在沙漠上也有十多年的生活经验了。”
  娜丽莎道:“奇怪得很,以前我怎么没听说过主人呢?”
  “沙漠那么大,假如不是恰好相遇,谁都不会注意到另外一个人的。”
  “不,一个像主人这样特殊的人,是很容易被人注意的,你也不可能默默无闻的。”
  “我不算是默默无闻,像那个马洛夫就知道我。”
  “他只知道你是雪山的首领,但是据我所知,雪山的首领白龙是很少到大漠上来的。”
  “事实上我常来,所以才对大漠如此熟悉。”
  “我想主人一定用别的名字身份到草原上来,否则一定会引起大家的注意,沙漠虽然广阔,但是传递消息却很快,一个特殊的人,一件特殊的事,会像一阵风那样,很快就传遍了大漠。”
  白朗淡然道:“宝剑应该藏在鞘里,明珠应该藏在椟里,偶尔地一露锋芒,才能惊世骇俗,尤其是我这样的人,最好是没没无闻。”
  “为什么呢?一个英雄应该是站出来让大家瞻仰的。”
  “娜丽莎,我不是你们维吾尔人,我是雪山的首领,在一般人的眼中,我是一个大盗首领。”
  “在维吾尔人心中,大盗也是一个英雄。”
  “但是,在我们汉人的观念中却不同,盗贼都是坏人,如果我以雪山首领的身份来活动,立刻就会惊动官兵来捉拿,甚至于许多民团、保安队,也都想杀了我以领取重赏呢,我的头是很值钱的。”
  两个人一面说着,一面策马疾驰。
  夕阳西沉时,他们已经可以看见那一片绿洲了,有一个小小的湖,也有几条小河注入湖中。
  夕阳的余晖,照射在水面上,像是照着一块巨大的宝石,白朗一面催马,一面道:“娜丽莎,看见秦家姐妹时,你别说我是雪山的首领,她们以为我只是一名向导……”
  “我知道,维吾尔的女人从小就受着一个教训,别多嘴,有男人的地方,女人是不用开口的。”
  朱七已经拍马迎了上来,看见他们,张着双手,兴奋地道:“谢天谢地,头儿,你总算回来了,可把我们给急死了,差一点就想拔营去找你了。”
  白朗笑了一笑:“我遇到了一点事情,耽误了一下,怎么?你这儿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倒没有,只是那位秦大小姐一改常态,不但对你关心万分,而且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为了见不到你,已经流了几回眼泪了。”
  白朗皱皱眉轻叹一声:“女人。”
  他没有跟朱七多说什么,只是继续策马前进,到了营地,牛老三上前来接住了他的马匹,倒没有像朱七那样激动,只是恭敬地道:“头儿回来了。”
  白朗笑笑把马匹交给了他,帐篷的门掀开了,秦莎莎像一阵风似的卷了出来,急促地问道:“白朗,你可回来了,真把我给急死了,我以为你一去不回了呢?”
  朱七说她掉了几回眼泪,可真没错,她的眼圈儿还是红红的,可是,此刻却充满了欢欣与安慰。
  这使得白朗很感动,笑笑道:“我当然会回来的,难道你以为我会把你们抛不来不管?”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要抛下我们,你早就可以那么做了,何必等到现在。”
  “那是担心我先去把你的藏珍给挖走了。”
  秦莎莎一笑道:“我也不担心这个,那个地方很隐秘,没有我谁也挖不走,而且你真挖走了,我也不在乎。”
  白朗哦了一声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呢?”
  秦莎莎娇柔地笑道:“我知道你不是那种见利忘义的人,何况,我把人都给了你,还在乎那些东西吗?”
  白朗笑笑道:“这么说来,万一你真的失去那些东西,是不会怪我的了。”
  秦莎莎怔了一怔,随即笑笑道:“当然不会,我不是早说过了,那些东西可以给你。”
  白朗笑道:“你倒大方,可别忘了,那些东西并不是你的,你可没权作主。”
  秦莎莎淡淡地道:“现在我可以全权作主了,妹妹是不会跟我争的,她那一份我能处置,至于周嫂,看样子已经跟定了牛老三,更不会要她的一份了。”
  “怎么还有她的一份?”
  秦莎莎笑道:“既然是先父留下的遗产,她在我家那么些年,把我们姐妹从小带大,多少也可以算是我家的人,自然该有她的一份,就算不跟我们三一三十一,但总有她的份。”
  白朗轻叹一声道:“听你的口气,你是真的不在乎那一批东西。”
  秦莎莎微带生气地道:“当然,白朗,你以为我是说着好玩的,不信我把妹妹跟周嫂叫过来,当她们的面宣布。”
  白朗连忙道:“慢一点儿,我是跟你开开玩笑的,你想我会是那种人吗?真要打你们的主意,早就下手了,还会磨到这个时候,何况,你的那批宝货藏在哪儿我都不知道,怎么能弄到手呢?”
  秦莎莎忍不住又用手抚他的胸膛,骂着道:“死人,原来你是来试探我的,你真没良心,你不声不响的拔腿一走,害人家为你担多少心,你还跑回来呕人。”
  那样子又娇又媚,叫人又爱、又怜。
  白朗却怪声叫了起来道:“姑奶奶,你饶了我行不行,那儿是你挖下的坑,你往那儿一个劲招呼,可不是要我的命儿。”
  秦莎莎连忙住手,想起白朗的胸膛上曾经叫她给扎过一刀,不禁又后悔,又是心疼地摸着伤口的地方:“对不起,白朗,我真该死,忘了你的伤,还疼吗?”
  白朗笑笑道:“说不疼是假的,不过我的药相当灵效,有这么一天的工夫,已经收口了。因此,你的拳头擂上去,的确有点儿像钉子往里敲的感觉……”
  秦莎莎还是在连声抱歉。
  白朗道:“算了,那点儿伤我早就忘了,一两天之后,伤口一合,我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到是你的腿上怎么样,可比我这儿深多了,换过药没有?”
  秦莎莎的脸有点红道:“怎么换,我自己的手够不到那儿,你又不回来,我难道还去找朱七或牛老三来换。”
  白朗道:“就这奇怪了,朱七跟牛老三不方便,你妹子跟周嫂她们都可以帮你换药。”
  秦莎莎道:“我拿什么换?你又没把药留下。”
  “你可以向朱七要呀。”
  “我向他要过了,他说那些伤药非常名贵,尤其是在这沙漠上,有银子都没处可配,那是用来保命的,不可以随便糟蹋,一点儿小伤痛能忍就忍吧。”
  “这个朱七,大腿上那么深的伤口还算小?”
  “这倒不能怪他,是我没说伤在哪儿,只说是不小心叫刀子给刺破了一点儿。”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秦莎莎白了他一眼道:“我说了他也不会信,还以为我是大惊小怪,非要我把伤口给他看了,由他来决定是否得用那种药,叫我把伤口给他看,我宁可烂掉那条腿。”

相关热词搜索:塔里木风云

下一篇:十三
上一篇:
十一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