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2020-05-18 08:43:3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当白朗出来找朱七跟牛老三作指示的时候,秦莎莎把秦菲菲跟小周嫂叫进了帐篷也作了一番商量。
  而娜丽莎居然跟她的两个妹妹,也在叽叽咕咕,用她们维吾尔话在讨论着什么。这几个人,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三个小集团,商量着他们自己的事情,似乎这三个集团,都保有着他们一点小秘密,而没有让其他的人知道。
  她们商量的内容,大致上是相同的。只有一点小小的差异,那自然与她们所保留的秘密有关。
  尽管他们都拥有了自己的秘密,但白朗似乎是最了解全局的人,而且也是决定全局策略的人。
  整个计划是他排定的,而且他似乎成竹在胸,对朱七跟牛老三作了一番指示后,就各自解散了。
  白朗去睡觉,朱七骑了马去巡逻,牛老三则开始检点枪械、喂马、整理装备。
  娜丽莎她们很快地也散了,她们的工作是侍候白朗,所以娜丽莎也爬进了白朗的帐篷,倒在他的脚旁睡了,她的两个妹妹开始在帐篷外面。
  帐篷的门是敞开的,外面可以看见里面,白朗已经睡着了,娜丽莎躺在脚旁,也睡着了。
  他们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辛劳,是该好好的休息一下。
  秦莎莎她们三个人商讨的时间最长,散开时,秦菲菲的眼睛里含着泪,脸上却带着笑。
  周嫂还是不说话,她是真正的变了,变成了一个忠心而守份的仆妇。
  秦莎莎来到白朗的帐篷前,两个女孩子立刻站了起来,含有敌意的看着她,阻止她前进。
  在平时,很可能又是一场争执,甚至于会打出手,才能罢休,但是,今天的秦莎莎却出奇的好说话,居然笑了一笑,低声道:“白爷睡了,我就不吵他了,辛苦你们照料一下,白爷有一天一夜没有阖过眼。”
  两个女孩子都没理她,秦莎莎笑笑摆摆手,又到了牛老三那儿,含笑道:“三哥!你忙,有没有要我帮手的?”
  她出奇的客气,而且,也第一次称呼他为三哥,使得牛老三有点受宠若惊的道:“不敢当,大小姐,你还是歇着吧,这些活儿你干不了的。”
  他正在刷洗白朗的马匹,秦莎莎抓起另一把刷子,沾了水,刷着马匹的另一条腿,道:“只要是人干的活儿,我没有干不了的。你看我不是做得挺好吗?”
  牛老三笑道:“大小姐,这可不是作一下子玩玩儿,要每天干的,而且也不只是这一次……”
  秦莎莎道:“不管是什么活儿,我都能作,而且你也别叫我大小姐了,往后我的日子可能还要靠你多接济呢。”
  牛老三道:“大小姐,你不是在说笑话吗?”
  “小是笑话,是真话。你听白爷说了,我父亲埋骨的地方,叫一批俄国人给占了,埋在那儿的珠宝,很可能也叫他们给挖走了。若是如此,我就会成为一文不名的穷人,往后的日子,怎么打发还不知道呢。”
  她很技巧地探讨牛老三的口风,但牛老三虽不傻,却也会装傻,笑嘻嘻地道:“大小姐,你不是说藏宝的地点很秘密,除了你之外,别人找不到!”
  “话是这么说,可也不敢担保,究竟东西不是我亲手埋的,仅靠着一张图,还是我爹死前叫人带来的。大鼻子在那个地区挖,谁敢说不会被他们碰巧挖走呢?何况东西我也没见着,到底有没有还很难说。”
  “我想你家老太爷总不会跟你开玩笑吧。”
  “我爹就只有我们两个女儿,自然是不会开玩笑的,但是,我总不能不作最坏的打算。”
  “大小姐,你放心好了,只要有那批东西,咱们头儿绝不会让别人拿去的。”
  “可是大鼻子占了那个地区,肯让我们去挖吗?”
  “为什么不肯,又不是他们的东西,更不是他们的地方,为什么他们不肯。”
  “三哥!大鼻子肯讲理就好了。”
  “笑话!不讲理也不能欺负到咱们头上,就算他们挖了,咱们有图为证,也要叫他们吐出来。”
  “白爷说过要怎么打算吗?”
  “说了!他说去了看情形,但是叫我们准备一下,先来软的,讲不通后就动硬的!”
  “动硬的!他们有人有枪,咱们动得了吗?”
  “我们也有人有枪,怕他个屁。”
  他冒了个粗字,有点不好意思。秦莎莎却满不在乎地笑笑道:“咱们就这几个人,行吗?”
  牛老三拍拍胸膛,道:“你放心,就您咱们头儿跟我们哥儿俩,别说才几十个大鼻子,再多上一倍,也照样能把他们都摆平下去。头儿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他单枪匹马已经摆平了十个大鼻子。”
  “可是这究竟太冒险了,万一有个失闪的话,叫我心里不安,因此,我想跟白爷说……”
  牛老三没有一点心眼儿,在她巧妙的引诱下,渐渐地把话吐出来了:“头儿已经跟他们干过了一场,现在想罢手也不行了,所以头儿决定跟他们豁上了。你们要是胆怯就别去,我可以起担保,挖出珠宝,一粒金屑儿都不动你们的,咱们头儿这一点是信得过。”
  “瞧三哥说的,我们姐妹早就把一切都交付给白爷了,还会信不过吗?只是不敢要你们三位担这么大的风险罢了。”
  “冒风险是咱们家常便饭,没有风险还算什么生活呢?大小姐,你也别三心二意了!一切有头儿安排。”
  “既然三位如此商议,我还有什么说的呢?我们姐妹更没有退后的道理,生死都在一块儿,白爷说什么时候动身。”
  “他要睡一觉,什么时候醒来,就什么时候走。”
  秦莎莎微微一怔:“他只是这么交代的?”
  “他怎么交代的我不知道,但是对我就是这么交代的。咱们头儿做事一向如此,谁该做些什么,就告诉谁多少,所以他要朱七做什么,他不会告诉我,就是他要你们做些什么,也没告诉我。”
  秦莎莎不禁恨得牙痒痒,她以为已渐渐能取得这个汉子的好感了,慢慢可以套出白朗的计划来,哪知道还是一篇废话。
  牛老三笑笑道:“大小姐,你要是想知道什么?等头儿醒来问他去,该告诉你的,他一定会说,不该告诉你的,你问了也没有用。你跟头儿的交情也不比寻常,最好是以诚相对,别耍心机,我这个人有话藏不住,你问我也没用,头儿知道我的毛病,有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事,第一就不让我知道。”
  秦莎莎听了这一番话,心头猛地一惊。她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错误,就是向牛老三问话,却又落入了白朗的算计中,挨了一顿奚落,而且很可能使白朗对自己刚建立的一点好感又打了个折扣。
  幸亏她的灵机动得快,装出一副恼怒的神色道:“我本来是想去问白爷的,可是你也看见了,他的帐篷外守着两头母老虎,连一步都不让我走近呢。”
  牛老三笑笑道:“那你就耐下性子,等他醒了再问。头儿出去了一天一夜都没阖眼,他的确需要歇一下。”
  秦莎莎气得跺脚道:“你们都晓得体恤他,就好像我要害他似的。”
  牛老三笑道:“大小姐,我可没这样说,不过你真要体恤他,不该去吵他。”
  秦莎莎怒声道:“我体恤他,我恨不得他死了才好,不声不响,一溜就是一天一夜,谁知道他去干什么?”
  牛老三看看她笑了笑。
  秦莎莎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气呼呼地转回身去,一个人跑进自己的帐篷坐着生闷气,秦菲菲跟周嫂看了也只笑了一笑,秦莎莎的火更大了,大声叫道:“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周嫂没有说话,秦菲菲却笑着道:“姐姐,你现在越来越像女人了。”
  秦莎莎暴躁地道:“这是什么鬼话,难道我以前不是女人?是个不男不女的怪人了。”
  秦菲菲笑笑道:“你以前虽然也是女人,但是没有一点女人味,处处要强好胜,没有一个男人瞧得上眼,而且你一向对男女间的事看得很开、很潇洒,男人从你那儿跑到别的女人那儿,你只耸耸肩一笑,更不要说吃醋嫉妒了,可是现在……”
  “现在怎么了?难道我在吃醋?吃谁的醋?”
  “吃娜丽莎的醋!”
  “笑话,我会吃她的醋,门儿都没有,她连给我提鞋,我还嫌她手粗呢。”
  秦菲菲笑笑道:“姐姐!你心里是怎么个想法,你自己明白也不必在口头上要强,我们还不清楚吗?”
  秦莎莎哼了一声道:“二妞,我看你跟周嫂都是昏了头,这是什么时候,还在想着那些,我才不为那些狗屁的事儿烦心呢?放在眼前的大问题都没解决。”
  “姐!你已经决定要放弃组织了,我们也都同意支持,还有什么大问题呢?”
  秦莎莎叹了口气:“二妞,虽然我们放弃组织,但组织可没放弃我们,后面还跟着王林那一批人呢。”
  “那批人是接受咱们的指示才行动的,只要不跟他们连系,他们自然会回去的了。”
  “你的头脑真简单,他们是配属来支持我们的,如果我们有行动,他们也会接受指示,如果我们没有行动,他们就是监视我们,或者进一步来对付我们了。组织的行动,向来都是单线进行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该怎么办呢?总得想法摆脱他们呀。”
  “有这么容易?前两天,我们进行的行程慢了一点,后面已经起了疑心,悄悄地派人前来探视,已经被白朗他们发现了。而且在路上,他们的行迹已经落入白朗的注意,知道他们是从玉门关内就跟着一起来的。”
  “你怎么说的?”
  “我什么也没说,白朗却认为是我们出来寻宝的风声外泄,他们跟来打主意的。”
  “这个想法倒也合理,就让他那样想好了。”
  “本来倒没什么不可,但是,现在情况有了转变,我们要去的地方,被俄国人占了,在那儿进行什么考古……”
  秦菲菲脸色一变道:“是真的吗?难道俄国人也是为了那批东西而来的?”
  “目前不知道,但也很有可能。据白朗说,他们还带了大批的枪兵,在那一个地区扎下了营,封锁进路,禁止别人前往,很可能是为了同一目的!”
  “那怎么可能呢?组织不是说这是一桩机密,绝对没有第三者知道,所以才要我们不着痕迹地前去取回来。”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任务交到我们手中以前,已经过了几道手,只要有一个人靠不住,机密就会泄漏出去的。所以,我不敢说这是绝对的机密。”
  “那俄国人是否已经得手了呢?”
  “我想还没有,否则他们早就走了,不会还待在那儿,正确的藏宝图就只有手中的一份。”
  秦菲菲默然不语,周嫂这时才道:“大妞儿,你若是决心脱离最好就是不理这件事。”
  “不可能的,图在我们手里,就等于全部机密掌握在我们手中,如果我们不理这件事,王林他们就会接手过去。”
  “那就把图交给他们去。”
  “周嫂,你也说起外行话,把图交给他们,我们如何说词,说我们决心退出组织了,他们肯放过我们吗?”
  周嫂低下了头,轻叹道:“大妞儿,我虽然是行动领导组的组长,可是组织把图交给你保管,证明了你对组织的情形比我清楚,地位也比我重要,你说准备如何吧。”
  “要想脱离组织,只有做得干净,把王林那一批人全数的消灭掉,使组织得不到一点消息,不知道我们是死是生,无法追究,我们才能安稳地躲起来。否则的话,组织一定会尽全力来追索我们的下落。”
  “这我倒不懂了,我们躲起来,从此断了线,组织就会不追索了吗?”
  秦莎莎笑了笑道:“本来是一样要追索的,可是现在凑上了俄国人,这就有了说词,只要没有一个活口回去说出发生的事,组织会以为我们全部都死在大鼻子手里了。”
  “敢情是这个主意,那我们就叫王林他们跟大鼻子干上,不就得了吗?”
  秦莎莎道:“白朗也提过一个什么驱虎吞狼之计,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可是他对王林他们的背景不清楚,所提的方法就不行了。他说故意透露大鼻子在挖取我们的藏宝,叫他们前去火拼,我们再从中取利。”
  “办法挺不错呀,不是把他们凑到一块去了?”
  “可是王林他们肯动吗?他们是支持我们来的,没有我们的指示,他们不会轻举妄动的。”
  “那你就给他们一份通知,叫他们配合行动好了。”
  “我当然可以这么做,只是有两点顾虑。第一、俄国人的数很多,火力很足,王林他们的力量根本就不堪一击,如果他们接到我的通知,会想到这是故意叫他们去送死,进而就会对我们起疑了,组织在出发前还一再地告诉我们,这一股力量是作为支持之用,非到万不得已,不可暴露,非有十成把握不得动用。”
  “这还有办法的。第二层顾虑呢?”
  “我想王林他们中间,一定还会有更高的指挥人,地位非常高,这个人绝不会参加拼命的,因此我们的计划即使成功了,还是无法瞒过组织,我们想脱离组织的行动,也就失败了。”
  三个女人都陷入了沉重的思索。
  她们根据以往的认识与了解,知道这是非常可能的事。
  默然良久,周嫂才道:“大妞,我看还是跟白朗把一切都说明白了,由他去设法对付。”
  秦莎莎却连连摇头道:“周嫂,不行的。虽然,白朗还没有向我们表露出他的身份,但我们已知道他是雪山上一龙五虎中的那条龙。”
  周嫂道:“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雪山虽然是个山寨,但是,在白爷的率领下,规矩很好,不能称是绿林的盗贼,难道你还怕让人看成押寨夫人不成。”
  秦莎莎白了他一眼:“周嫂,我倒不是怕这个,更不是怕做押寨夫人,何况我还没这个福气,别看白朗跟我好过,那只是一段交情,并不能算就此嫁给他了。”
  “可是,这跟告诉他实话有什么关系呢?就因为他是雪山的头儿,他才有肩胛担承下来。如果,他只是个普通安份的百姓,还怕会给吓跑了。”
  秦莎莎笑笑道:“周嫂,亏你浪荡了好些年,对事情的看法还真不如我。”
  周嫂叹一气道:“大妞儿,我承认心眼儿是不如你活,处处地方都比你差上一点儿,可是,这件事我就看不出有什么不妥来。”
  秦莎莎吸了口气:“第一,是怕他不敢再收容我们,因为我们背后的那个组织是人见人怕的,他身后有个山寨负累,做事情就得谨慎一点。”
  周嫂不禁默然。她身任行动组的组长多年,手上有多少血腥罪过,她自己很清楚,在一般人心中是什么看法,她很清楚,那是更甚于毒蛇猛兽的恐怖组织,白朗也许不在乎她们的身份,但是为了她们,而跟她们背后的那个组织作对,恐怕就要考虑了。
  秦莎莎再度叹了口气道:“在我们的山寨里,有很多人是被咱们组织在家乡整得家破人亡,死去活来逃出来的,因此,对组织早已恨之入骨了,假如知道了我们的底子,还会放过咱们吗?”
  周嫂道:“那怕什么,咱们不是脱离了组织吗?”
  秦莎莎道:“没有用的,第一,组织一向以骗人为手段,人家很难相信咱们的诚意;第二,很多人对组织的仇恨太深了,只要沾上一点边,都是别人报复的对象,你难道忘记了,有不少的人,背弃了组织潜逃藏起来,结果组织没找到他们,却被组织以外的人给活埋掉。”
  周嫂再度地叹了口气道:“这么一说,我们就无地容身了,那该怎么办呢?”
  秦莎莎道:“好在我们在组织里的身份也很秘密,从未对外公开过,除了几个上级的领导,跟受我们指挥的人员外,很少有别人认识我们,因此我们只要摆脱王林那批人,做得干净一点,消息不漏出去,组织以为我们也跟着一起死了,就可以安心过生活了。”
  周嫂笑笑道:“谈何容易,你刚才还说,王林那批人里面,恐怕还有个上级领导,在负责监视的任务……”
  秦莎莎道:“是的,而且我相信一定有的,所以必须把这个人找出来干掉。”
  “大妞儿,你说得那么容易,但怎么去找呢?”
  “那很简单,到他们那儿去,仔细地观察,王林如果事事都要跟谁商量,差不多就是那个人了。然后不必动声色看牢他,有什么行动时,他一定不参加,别人在拼命时,他必然是在最安全的地方,情况不对时,他也一定是最先溜的一个,有这样的人,放倒了准没有错。”
  “这要跟着他们才行呀。”
  “是的!所以我们一定得有个人到他们那儿去,而且你去最合适。”
  “怎么要我去呢?”
  “因为你是老资格,资历深,表现坚贞,没有人会怀疑你改变立场。第二,你是动动组的组长,快到要有行动的时候,你回去主持行动,这是最合理的。”
  “可是,我这次是只管领导你们姐妹俩的行动呀。”
  秦莎莎道:“我在出发前,曾经奉有一份密令,是上级给我的。这次行动我才是真正的领导人,所以,你可以说是我派你回去的。”
  周嫂张大了嘴。
  秦莎莎道:“周嫂,先前你还以为是我要排挤你,想夺你这个组长的位置,你就错了。实际上我的地位早已高过你,而是在负责监视你这个组。每次上级的命令,由我这儿转交,你以为我只是一个中间人,其实那只是个障眼法,命令就是我发出的。”
  周嫂呆了,秦菲菲也呆了。
  秦莎莎道:“你们如果不相信,我还有上级的手令可以证明。”
  她掀开衣襟,由裤腰夹缝中取出一个小纸卷,打开后伸展在她们面前,让两个人看清楚上面的内容。
  周嫂失声道:“大妞儿,原来你是我们这个特别行动组的副组长?”
  “不错!也是四个行动组的直接指挥上级。首领自己兼了组长,却不管我们的事,现在你把这份命令带着,见到了王林,就可以叫王林派出的人交给你了。”
  “大妞,你既是直接的最高指挥,怎么会不知道谁呢?”
  “我为了这次行动,已经很久没有接触组里的事了,因此组里可能会另外派个人代理的人,但是不管是谁,你拿了这一份手令,就可以指挥一切。”
  周嫂犹豫着不敢去接。
  秦莎莎道:“周嫂,你是不是还不信任我?”
  “不!我只是不相信你怎么能爬得这么高?”
  秦莎莎一笑道:“那还不简单,第一、自然是靠我的手腕跟本钱。第二、是你们这些参加过那场大风浪的事儿的人,个个都在卖弄老资格,不太听话,而且也不太好统御,所以要慢慢地撤换你们,淘汰你们。”
  周嫂立刻怒形于色,道:“岂有此理。那些王八羔子的江山是我们拼了命打下来的,现在他们居然……”

相关热词搜索:塔里木风云

下一篇:十四
上一篇:
十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