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
2020-05-18 08:45:59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朗在接近那块石头只有十公尺的距离时,一个俄国兵低头装填子弹,发现了他,立刻哇哇大叫起来,用手指着他。
  白朗的动作很快,伸手就是一枪,那个家伙伸着双手,一跳半丈高,然后跌下地来,不动了。
  其余的人也都发现了,枪口都集中过来,幸好他们仓促发枪,无法瞄准。枪弹在白朗的四周开花,没有一发击中他。
  白朗却以最快的速度,翻到石头后面,虽然有五、六发子弹都击在石头上,对他却已不发生威胁了。
  俄国人的子弹打不到他,白朗的子弹却像长了眼睛似的,一发发挨着个儿从容地打过去,一梭子弹六发打完,对方已经整整躺下了六个,而且都是头部中枪,挨上了就倒地不起来。
  有些俄国兵受不了这种威胁,冲上沙丘,想躲开白朗的追击,哪知道他们对面也有一批凶神恶煞在等着,人只要冒出了头,就是一排枪过来,冲出不过几步,也都一个个地倒下了。
  白朗发一两梭子弹,射倒了十二个人,有五个家伙逃上沙丘,叫对面的排枪给射倒下来。
  僵持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枪战,双方都只有一两个人的死伤,却因为白朗的这一挡,不到两分钟,俄国人就折损了五分之二的人员。
  他们的指挥官乃是马洛夫,忖度了一下形势,立刻叫大家向后撤,离开白朗远一点,一面选派十名枪兵守定前方,用火力压住对方不能冲过来。
  另外他又派了两个人,迂回绕出去,准备到两边来夹攻白朗。
  这是一个很正确的战略,因为白朗处在一个死角上却又钉死了他们,只有绕到两边去,消灭掉白朗,他们那一队人才有生路。
  马洛夫无疑是个受过正规训练的军官,他的应变措施快速而正确,只是他的运气不好,遇上的是白朗。
  这些行动都在白朗的预料中,两个人派出去不久,还没有能够到达得上攻击白朗的位置上,两边都响起了清脆的枪声。
  不过十来响而已,他派的六个人都躺在地上停止不动了。
  两边的火力,加上背后的白朗以及前面的攻击,使他们四面受敌,只得就地找掩蔽,这一折腾下来,又是将近十个人的损失。
  马洛夫在无可奈何之下,只有下令紧急撤退,不过这些枪兵还不错,至少是受过训练的,虽溃而不乱,仍然能够边战边走,一个个退到拴马的地方。
  他们先把一群无主的马匹赶了出来,直向对阵冲去,然后一个个贴在马腹上,夹在马群中冲出重围。
  对方的那一群人马虽多,却从没有经历过马战。他们看见马群冲来,而马上又没有人,立刻停止了放枪,等到他们发现有些马的肚子下藏着人时,已经被马洛夫冲出几十丈去了,他们这才一个个上马去追。
  白朗笑嘻嘻的退了下来,把小丽她们召过来,笑着道:“小丽!你看见没有,这才是伏击战,我们以五个人之众,一个不伤,却击溃了一队四十个人的马队,消灭了三十来名敌人。”
  小丽的眼中闪着光道:“大哥,还是你行,先前我一阵小接触,射倒了对方三、四个人,我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了,可是跟你一比,我才知道自己差得太远。”
  白朗笑道:“由此可见,我这个老大不是光靠运气,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
  小丽道:“我只是经验不够,给我多经历几次,我也学得会的。”
  白朗道:“每一次战斗的情况都不可能完全相同的,经验上只是作为一个布局的参考,真正的战斗判断,完全要根据当时的环境情况而定的,一个指挥作战的人,不能光靠经验就算了,我现在给你说了没有用,目前我们第一步总算成功了,以后你要自己作主行动了。”
  小丽道:“我的任务不是守在最后,把对方退回去的人阻截下来吗?那还有什么困难的。”
  白朗道:“小丽!你不要掉以轻心,这一项任务非常重要,那影响到我们雪山今后整个的安危。记住,一个人都不能放过漏掉。”
  小丽道:“你放心,打一些退下来的残兵剩卒,还不是像打落水狗一样,不会出错的。”
  白朗道:“不!对方不见得要等危急的时候才撤退,很可能看见情况不佳时,就作有计划的撤退了,也许他们在败象未现之前,就开始撤退,因此你的工作绝不轻松,而且你们一共只有三个人,说不定要阻截七个人呢。”
  小丽也慎重地道:“大哥放心好了,我一定会达成任务,这儿是沙漠,离关内还有近半里路呢,就是当时截不下,我也会穷追不舍,一定把他们摆平为止。”
  白朗笑笑道:“我对你是绝对放心的,所以一再地叮咛,完全是出于谨慎,要你明白任务的重要性。”
  小丽点点头:“我明白,大哥,我们走了,我先抄后二十里,找好地形,居高瞭望,判断好形势后再作行动。如果人数过多,一时吃不掉,我就先行退下,走在他们前面,破坏水源,然后再慢慢地想法来消灭他们,无论如何,绝不叫他们回去一个人。”
  白朗点头笑道:“对了!这才是我的乖小妹。记住,最重要的是把人盯紧,实在吃不掉就拖住他们,我让你多带两个人去,不是帮你的忙,我知道你的本事,能办的,你一个人也够了;不能办的,再多几个人也没有用,我是给你作为通讯连络用的。如果对方大举撤退,我们这边一定是很顺利了,只要你拖住他们,我们很快就可以追上来支持你的。”
  小丽笑道:“是!大哥,你也别给我灌米汤了,可以请你放一百二十个心的是我绝不会逞强,能解决得了的,我尽量不来麻烦你们,实在解决不了,我拼上这条命,也不会误你的事。好了,我们走。”
  她招呼了她的人,上马而去。跑出好远了,白朗忽然骑马追了上去,喊道:“小丽,等一下。”
  小丽留了下来问道:“大哥,还有什么事?”
  白朗说道:“我还有件事忘记了告诉你。”
  他靠近过去,小丽以为他是有什么重要的吩咐,连忙也把身子凑过来。白朗在她的面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低声道:“为我多珍重。”
  小丽一下子似乎呆了。
  白朗却又轻轻地一拍她的肩头,道:“傻丫头,快去吧,但愿快点把事情办完了,我实在很想念你。”
  小丽的眼中闪出了泪光,然后她兜转了马头,像射箭似的奔出去,追上前面的伙伴去了。
  白朗的这轻轻一吻,以及那两句话,对她而言,彷佛注入了无限的生命力,连带她的马都带劲多了。
  白朗把朱七跟受了伤的黄二虎叫了过来,吩咐朱七追下去探看马洛夫败下去的情形。
  他自己则把黄二虎带回了墓穴中,把娜丽莎叫了过来,说道:“娜丽莎,我把这个病人交给你照顾,你们可得好好照料他。”
  黄二虎立刻涨红了脸道:“不!不!头儿,我这点伤算什么,哪还要人照顾,我自己能照料。”
  白朗道:“不行!你得好好给我歇上一会儿,把伤口弄干净包扎好,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要展开突击,人手到时分配不开,你还得派用场呢,更分不出人来照料你了。”
  黄二虎道:“没问题,头儿,随时随地我都可以跟人拼命,我硬得很。”
  白朗道:“我们是要杀敌,可不是跟人拼命。我们没有那么多的命跟人家去拼,我出击的时候,向来都是一个人都不许折损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有重要的用途,少了一个,就会影响全局,所以每一个人都要保持着充沛的战斗能力,娜丽莎,带他下去,给他把伤口好好包一下,然后使他好好地睡一下,他要是不听话,你们就强制执行。”
  娜丽莎跟她两个妹妹拖着黄二虎下去了。先还听见他在大叫大闹,但过了一会儿,就安静了。
  秦菲菲在外面守卫,牛老三跟着照料去了,在这种重要关头,不能有一点疏忽的。秦菲菲到底没经过这种大阵仗,怕她应付不了。
  墓穴中很安静,白朗折回来,看见秦莎莎一个人守着后洞的那个小窗,用望远镜瞭望着俄国人的动静,非常出神,白朗走过去时她还没有知觉,直到白朗出声招呼,她才惊醒过来道:“咦!白爷,您回来了。”
  白朗一笑道:“你怎么又变得生疏了,叫我白爷了,先前你不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吗?”
  秦莎莎笑道:“先前我太放肆了,今后应该对你尊重一点。”
  白朗道:“你什么时候又兴起了这种怪念头的。”
  秦莎莎道:“不!这是应该的,照规矩我应该叫你白爷,可是我怕现在如此称呼,会增加你的不便。”
  “哦!为什么?”
  秦莎莎道:“这是一般家里女人对男人的称呼,我们姐儿俩既然已经把终身托给你了,按理该那样称呼你,可是你还有一个人没同意呢。”
  白朗笑道:“莎莎!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最好别跟我讲什么规矩,否则真吓得我不敢见你了。我这个人最受不了就是规矩。”
  秦莎莎道:“不!没规矩不成方圆,这是必须的。我看牛老三跟朱七两个人,对你一直是恭恭敬敬的,尤其是你还要带着一大群寨里的弟兄,一定要有尊严,我那么直呼你的名字,就算你不在意,别人听了也不舒服。”
  白朗叹了口气道:“好吧,随你吧!我真拿你没办法,也真奇怪,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懂事起来了!”
  秦莎莎笑道:“女人有了归宿后,就会变得懂事的。”
  白朗一笑,道:“怪不得你现在变得规行矩步,比以前端庄得多了。”
  秦莎莎呆了一呆才道,“当然啦!我才不信我对你的心意绝对不比菲菲差,可是我总觉得不必在你面前表现出来。”
  白朗笑道:“各人表现感情的方式不同,但都是表现本性,以前你在满面前摆出的是一副大小姐状,那是你虚伪做作的一面,现在你所表现的才是真正的自我,她以前则是表现出随随便便的一面,现在自然要端庄一点。”
  秦莎莎道:“那么,你以为我现在表现的是我真正的―面?”
  白朗道:“你知不知道你自己真正的一面是什么呢?”
  秦莎莎怔住了,想了半天才道:“我不知道。”
  白朗道:“人为了生活,就要适应环境,久而久之,就被那个环境改造了,所以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本性是什么样子,只是有一点,当人在心有所屈,情有所钟的时候,会对从前的自己不满意,而极力要求改变。你以前认为自己的生活是虚伪的,往相反的一面改变就是你自己所认为的真相。”
  秦莎莎道:“白爷,你懂得真多,我对自己最近的性子也感到很矛盾。若说是我的本性,我绝不承认,因为我以前从没有这样过,可是我也不是故意地做作,现在听你一说,才知道就是这么回事。白爷,你从哪儿学来的?”
  白朗笑道:“从经验中学到的,我要带领几百个弟兄,更要接触形形色色的朋友、敌人,就必须对人性有个了解。”
  秦莎莎想想道:“白爷,你喜欢我从前的样子呢?还是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白朗道:“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而且也无法回答,喜欢是喜欢一个人的全部,不只是那个人的模样,我说喜欢你的时候,什么样子都喜欢,否则,什么样子都不会喜欢。人与人相处,最重要的就是一个诚,一个敬字。”
  秦莎莎若有所思地道:“我知道,白爷!”
  白朗道:“走吧,时间很迫切了,我希望能在今天晚上把事情都办完回来,明天将是一个决定性的日子。”
  两个人上了马,白朗又对牛老三及娜丽莎她们吩咐了一些话,就跟秦莎莎一起走了。
  在这些地方,白朗才表现了他在沙漠上的能耐。只不过走了一个多钟头,他已经找到了那一伙人经过的痕迹,然后循着蹄印追下去。又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白朗道,“我们下来,把马匹放在这儿,步行过去。”
  秦莎莎道:“白爷,这一点儿影子都没看见呢?”
  白朗道:“不能等到看见对方,因为那时对方也能看见我们了,他们现在一定是警戒森严小心守卫,我们不能大意。”
  “可是谁知道他们在前面多远呢?”
  “我知道,翻过这道沙岭,在另一个小山头旁边。”
  “你又怎么知道?”
  “因为从这儿过去,只有那个地方才能容下二三十个人扎营,居高临下,能够老远就发现来犯的敌人。他们现在绝不敢掉以轻心,随时要准备大鼻子反扑呢?”
  两个人下了马,白朗的马匹根本不必拴,自动地带着另一匹马去啃草原上的干草了,它们也有本事,能从一种草根中嚼出水分来。
  白朗便带着秦莎莎,藉着草丛的掩护,一段段地向前推进着,果然前面有一个小山头,小山上有着一些石头、几棵树,而且也有着一点点的火光。
  秦莎莎兴奋地道:“白爷,你没料错,他们果然在那儿。”
  白朗却皱皱眉头道:“这批家伙能一路走进沙漠来,活着到这儿实在是奇迹,一点夜间扎营的常识都没有,居然敢公开生起营火。”
  “那有什么不对,他们要烧东西来吃呀!”
  白朗道:“可是营火容易暴露位置,使敌人很容易找到他们。”
  秦莎莎笑道:“只要警戒得宜,他们并不在乎被人找到,而且他们所占的位置也不怕被人找到。就是再多上四、五倍的敌人,也不见得能攻得垮他们。”
  白朗笑道:“这倒也说得是,不过若是我来进攻的话,只要有五个人,就可以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那个时候,他们就会知道这几堆火生得有多不智了?”
  秦莎莎问道:“这几堆火有什么不妥吗?”
  白朗笑道:“人可以找到掩蔽,火堆却是在开阔的地方,我只要派两个人潜过去,然后扔几个自制的小炸弹到火堆里去,就够他们受了。”
  秦莎莎笑道:“白爷!这炸弹可不是随处都有的,你要是有那玩意儿,不必扔进火堆里去。”
  白朗道:“我说的不是那种精制手榴弹,那玩意儿来源太缺,而且又太沉重,我用的小炸弹是自己制的。”
  “自己还能制炸弹?”
  “怎么不能,只是简单一点而已。撕一块衣服,拣一把小石子儿,然后倒出四颗子弹里的火药,打成一个小包,虽然没有天崩地裂之威,可是飞溅的碎石子打在人身上,一样能要人命,而且那玩意不像枪子儿,是顺着一根线前进,爆起来,石子儿四下里迸散,四颗子弹只能伤四个人,一颗那种玩意儿,如果运气好,能叫十来个人挂彩的。”
  秦莎莎一听,满怀兴奋地道:“白爷!那咱们快做几个。”
  白朗笑道:“干吗呀!我又不是来杀倒他们的。”
  秦莎莎这才呵了一声道:“我忘了,我想起了这般家伙比大鼻子还可恶,此时真恨不得将他们全杀倒了。”
  白朗道:“你放心,我答应过你,不放过其中任何一个人,就―定做得到。只不过不是现在,现在,我还要利用他们去对付大鼻子呢。”
  秦莎莎笑笑道:“是!我忘了,现在怎么着?”
  白朗道:“自然是设法跟他们接个头,让他们配合我们的计划,问题是怎么个接头法?”
  秦莎莎道:“最好是把周嫂叫过来,了解一下状况。”
  白期问道:“能够把她叫出来吗?”
  秦莎莎道:“假若他们相信她,自然没问题,不过周嫂去了两、三天,都没有跟我们连络上,我怕是出了问题。”
  “那会怎么样呢?”
  秦莎莎叹了口气,道:“那就只有我自己去找他们了。你教给我的那套话,也许可以哄得他们相信,只不过他们吃了亏后,就难说了,很可能会先对付我。”
  白朗笑道:“你放心,我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秦莎莎道,“白爷,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了解那批人,他们不会把全部力量都投进去的,目前有二十个人,最多只会派出十二、三个去突击,剩下来的一定留在最后,看机会,情形不对劲,他们会立即开溜,到那个时候,他们不会带着我而成为累赘的。”
  白朗一笑道:“我相信你会办法叫他们不杀你的。”
  秦莎莎脸上浮起一片凄色道:“是的,我有办法,仗着我这女人天生的本钱,我可以保住一条命的。不过,白爷,在从前我会不在乎,自从我把自己交给你之后,就变得在乎了,如果他们要碰我,我宁可死了的好。”
  白朗微微一怔。
  秦莎莎道:“白爷,虽然我过去的为人是那样,可是我的心却是完整的,所以我毫不自卑,也不认为自己是残花败柳,跟任何女人一样。”
  白朗感动地道:“莎莎!我知道,我心里面也没有认为你们不贞,我说过,我不是个重视形式的人。”
  “我知道你是这样的人,所以我才敢持有这种想法,如果你没有那份胸襟,我就不会假正经而自讨没趣了。”
  白朗想了一下才很严肃地道:“莎莎!现在到了我们说正经话的时候了,你们姊妹跟周嫂,以及上面那一些人是什么样的关系?”
  秦莎莎坦然的道:“我们是一伙的,是属于同一个组织的,我上次就想告诉你,可是你不让我开口。”
  白朗笑道:“我不让你开口的原因是不要你说,因为我早就知道了。”
  秦莎莎道:“白爷,你真的知道?”
  白朗道:“不错,我真的知道,甚至于在你们刚搭上线找我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而且我是故意去到绿州城,跟你们接触的?”
  秦莎莎张大了嘴,道:“我不相信,我们身份是绝对保密的,尤其是这一次出关的任务。”
  白朗一笑道:“天下没有绝对的秘密,其实早就在我的掌握中。”
  秦莎莎一怔道:“在你的掌握中?”
  白朗道:“不错!全在我的掌握中。你们分布得很广,势力很大,消息也灵通,虽然我无法作大规模的行动,把你们一网打尽,但是你们的任何动静,我还是很清楚的。”
  秦莎莎道:“那你的身份是……”
  白朗道:“我的身份,是不折不扣的雪山总瓢把子,但是我另外有一个身份,却是那你们最头痛的人!”
  秦莎莎叫道:“你就是那个叫做神龙一号的人?”
  白朗笑道:“那只是你们的叫法,实际上,我只是一个组长,神龙特勤组的组长。”
  秦莎莎吁了一口气才道:“白爷!你的工作做得真成功,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是神龙一号。你知道我们曾经动员几百个人,要找出这个人,对付这个人,结果却连一点边儿都没摸着,而且还折掉了几十个行动员。”
  白朗笑道:“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秦莎莎道:“因为你是属于一个正规的组织,到处都有合法的掩护,你的力量比我们壮大。”
  白朗摇头道:“你错了。你们神通广大,如果我靠组织的力量来对付你们,早就被你们摸清底细了。你们渗透的手法高明,任何一个秘密的圈子,你们斗打得进去,我的身份所以能保密,只因为我的组织里人员很单纯,一共才只有四个人。”
  “什么!只有四个人!四个人能够维持方圆几万公里以及西南四个省的保安工作!”
  “是的,四个人。我是组长,小丽是副组长。”
  “还有两个是朱七和牛老三?”
  白朗摇摇头:“不!他们是我忠心的伙伴,却不是我的同志,他们甚至还不知道我的身份。”
  “这简直叫人难以相信。”
  白朗一笑道:“正因为如此,我的工作才能顺利进行,我的身份才能保密。我还有另外两个人只负责交通,根本不参加行动,我凭本身的力量,自己创下一支武力,打着山大王的旗号,来肃清地方的匪类……”
  “可是你们也对一些商家下手?”
  白朗道:“我要对付的人并不只是你们,有些地方上的恶棍,囤积居奇的奸商,鱼肉乡民的土豪劣绅,我都把他们列为对象,而且是用我自己的方法,不但直接有效,也可以掩护我的身份。我这个小组直接向最高当局负责,也赋予我调动六省军队的权力,却绝不暴露我的身份,要做什么事,我都是以密码发出指令,叫地方上去做,当然有些我自己能力范围内的事,我就自己办了。”
  “你的权力很大了?”
  “可以这么说,这六个省的行政长官任免,我都可以掌握,一纸报告,提供证据以及我的意见,往上峰一报,从没有打过折扣。”
  秦莎莎笑道:“难怪有两回,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黄金美人,好不容易抓住了两个省长,不到一个月,就被撤换了,大概是你的杰作吧?”
  白朗笑笑道:“是我建议的,不过撤换他们绝不冤枉。”

相关热词搜索:塔里木风云

下一篇:十七
上一篇:
十五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