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8 08:40:10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高高的沙堆不但挡去了风,也挡掉了别人的视线,虽然知道那些人就在附近不远,但是已经看不见了,因此在意识上,这个世界就剩他们两个人了。
  白朗把她放了下来后,首先伸手在她的腿根上用力地按摩着,按压着。
  白朗的搓揉是有力的,似乎无视于她肌肤的细致与柔滑,但是这种粗鲁的捏揉,却给了她一种异样的感受,也使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她闭上眼,享受着,由白朗手心传来的那种灼热的感觉,一直燃烧到她的心里。她明白,白朗为她按摩,是使她的腿能尽快地恢复行动。
  搓完了这一条,又移到另一条上去,搓了两下,只听见白朗低柔的声音道:“莎莎!很抱歉,我必须把你这边的裤腿也割掉,因为我发现你中的蛇毒较为严重,至少有一部份侵染到这边来了。”
  秦莎莎只是点点头,白朗再度用小刀挑破了她的裤腿,把它撕了下来,然后用手在腿上搓揉着。
  秦莎莎像梦呓般道:“白朗!你的掌心怎么那样热?”
  “要不是这么热,怎么能够深入经络,把那一点蛇毒化掉,因为你的经络由于受震过巨,几乎陷入了停顿的状况,幸好遇见我懂的,否则你很可能会成为残废,终身不能行动了。”
  秦莎莎吓了一大跳,睁大了眼睛,方才那些绮丽的感觉都化为乌有了,失声问道:“白朗!会有这么严重?”
  “是的!我不是吓唬你,所以我必须用力直接输入你的体内,为你打通经络,你是练过功夫,知道这种厉害的。”
  “我只是随便练练,根本谈不上什么造就。”
  “这是一般人说的岔气,也是听说的走火入魔,是很严重的一种状况。”
  秦莎莎的确不懂这状况,她练过武功不错,但是没有下过苦功,且没有扎好基础,她练的只是拳脚功夫,但是对武学的境界却知道一点,看到白朗满脸都是汗水,而掌心却像火一般热,知道他已经把全部的功力都运在手掌上,不禁十分感动地道:“白朗!真苦了你了。”
  白朗吁了一口气,停止了搓手道:“好了!我想差不多了,因为你的腿上已经有了反应,自己能动了,现在你先试着动动看,别太用力,慢慢地来。”
  秦莎莎用了一点力气,慢慢地移动双腿,起初还是不听指挥,一直到她用足了劲之后,那两条腿才能慢慢地屈伸,她继续运动着,直到完全能控制自如了。
  这才知道自己经历了多大的危险,先是几乎送命,随后又差一点成了半身不遂的残废,多亏白朗救了她。
  而她却在这个男人的胸膛上插了一刀,想到这儿,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哭叫了一声:“白朗……”
  扑上去抱住了他,用自己的脸颊贴住了白朗的脸,然而感觉却是一阵冰凉与潮湿,这使她吓了一大跳,连忙问道:“白朗!你究竟怎么样了?”
  白朗的脸色很苍白,可是他仍打起精神道:“没有什么,使脱了一点力,休息一下就好。”
  “那你快躺下来,还有你胸膛上的刀子……”
  “等一下拔,我现在只是用气封住伤口,却没有闭住血脉,等我休息一下后,自己能运气了,再慢慢来,那样才不会流血太多!”
  这一切都是她引起的,秦莎莎胸中万感交集,但是看到白朗闭上了眼睛养神,知道这时候不能去打扰他,只有静静地在一边等着。
  白朗却睁开眼睛,微弱地笑道:“过来,靠我近一点。”
  秦莎莎顺着靠过去低声道:“白朗,等你休息好了,你要怎么样都行,这时候你还是好好养一会儿神。”
  白朗轻轻一叹道:“莎莎!你别误会,我不是对你有什么别的企图,只是做给别人看看。”
  “做给别人看看,白朗!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真的需要休息一下,可能要廿四个小时,不受人打扰,但是他们不知道,我们这个样子,如果他们跑来看见了,也会悄悄地退走了。”
  秦莎莎听了这番话,心中很心动,但是也有点失望,显然地,她在白朗的心目中,并没有多重的地位……不过也可以往另外一方面去想,那就是白朗对自己的爱护与重视。虽然他并没占有自己,但是愿意在别人的心目中造成那样的印象,为的是保护自己。
  在一般的观念中,男女相悦,似乎是男人占了女人的便宜,可是从多日的相处中看白朗的为人,他无异是作了很大的牺牲,为了造成别人那个印象以后,也等于是告诉别人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
  因为白朗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是个被人敬若神明的人。
  究竟是属于哪一种的感情呢?秦莎莎想从白朗的脸上去寻找答案,可是他闭上了眼,只看见了一张俊美的、坚毅的脸,却看不出一丝感情激动。
  那么是不愿意接近她了,秦莎莎实在不甘心承认是这个可能,咬咬牙齿,她要进一步求得更确切的答案。
  俏丽的眼珠转了一转,她狡黠地笑了:“白朗!你的意思是说让别人以为我们是在一起……”
  “没有的事,我对你一向都很尊敬客气的,只有在你蛮不讲理的时候,才泼了冷水,因为你需赛那种方法清醒一下,以前你接触的男人太宠你了,由得你去使性子,也许你以为那是对你的尊敬。那可错了,因为男人在迁就一个女人时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在你身上打主意捞回来。”
  话是不错,可是太直接,直得刺耳,秦莎莎几乎要咬破自己的嘴唇才控制得住自己。好容易平静下来道:“白朗!你因为对我没有企图,所以才不必迁就我。”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也不尽然,我就是对你有企图,也不会迁就你,当我要一个女人时,我绝不去讨好她,而是使她真正地喜欢我,当然,那也要我真正地喜欢她。”
  “我们之间有没有到那种程度呢?”
  白朗忽然睁开眼睛来笑了,低声道:“不管我们之间到了什么程度,现在也只能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睡一觉。”
  这已经是答覆了,而且可以说是很露骨的答复,但是秦莎莎却并不满意,她至少还没昏了头,听出了白朗语气中模棱两可,含混敷衍的意思。
  因此她抬着头,很正经的,很严肃的问着:“白朗!我不在乎别人对我们是什么看法,但是我要听你一句话,你要不要我?”
  这是逼着白朗摊牌,白朗觉得这个女娃子的确够精明的,他不能再用那种游戏的态度来处理了。
  因此也很正经地道:“莎莎!如果你的意思是要我答应娶你做老婆,那我可没有法子!”
  “为什么,是嫌我不正经。”
  “不是,是我已经有了一个女人。”
  “你已经成过亲了?”
  “还没有,我也没有订亲,但是那个姑娘跟我已经有很多年的感情了,我虽然没向她求亲,可是我们彼此都在心里有个默契,她非我不嫁,我非她不娶。”
  一阵空虚与失望涌上了秦莎莎的心头,使她整个地凉了。
  白朗歉然地道:“很对不起,莎莎,我知道就算我现在说要娶你,你也不会当真放在心上。”
  “是的,白朗!你实在很残忍,你明知道我不会死缠着你的,只要你在口头上哄我一声……”
  白朗摇摇头,庄严地道:“不!莎莎,我这个人在别的地方很随便,只有对这件事很认真,我绝不昧着良心去哄另外一个女人。”
  秦莎莎道:“假如没有那个姑娘你会要我吗?”
  “我不知道,因为我很早就认识那个姑娘了,所以我从来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去。”
  “你!那么我再问另外一个问题好了,你有过别的女人吗?”
  “当然有过。”
  “那你怎么对得起那位姑娘呢?”
  白朗笑了:“我不是圣人,也不是木头人,长年在外头跑,逢场作戏总是难免的。”
  “白朗!你究竟是哪一种男人?”
  “就是这种,其实天下男人都差不多,只是有的古板一点,有的混帐一点,但不管古板也好混帐也好,男人总是男人。”
  “那是最混帐的想法。”
  “说的是,所以天下的男人无不混帐,只是有大混帐与小混帐的差别,大混帐的男人甜言蜜语,可以指天发誓,好话说尽,然后在一转眼间,又把那些誓言忘得一干二净。”
  秦莎莎已经从激动中冷静了下来,她知道要俘虏这个男人,必须要用迂回的手法,不能直接由正面着手了。
  所以她装做漫不经心地道:“白朗!我再问第二个问题,你喜不喜欢我?”
  白朗笑了起来;“莎莎!这个问题问得多笨,一个像你这么美的女孩子,哪个男人不喜欢。”
  “可是,你一直没有表示啊。”
  白朗叹了口气:“莎莎!说老实话,我心里面也实在想跟你更进一步的亲近,但再往深处一想,我就冷静了下来。”
  秦莎莎不肯放松,紧追着又再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付不出那个代价。”
  “付代价,白朗,我不懂你的。”
  白朗庄重地道:“我的话并不难懂,因为我对感情很重视,不但重视自己的,也重视别人的,我既无法付出自己的感情去爱一个人,就不能昧着良知去接受别人的……”
  “看来你把感情当作是买东西一样的了。”
  “我这人很俗气,无法用一个比较好的比喻,这一比喻虽不好,至少使人很容易明白。”
  秦莎莎喃喃地道:“白朗,我不要你任何代价,哪怕事后你我成为两个不认识的人都行,我只要你现在爱我。”
  “不!莎莎!你听我说,我不能那么做……”
  “为什么不能,白朗,我既不要嫁给你,也不要求你今后对我如何,我只求你现在爱我。”
  “那也不行。”
  秦莎莎道:“白朗,我们至少可以做个朋友。”
  “那当然了,我一直都是把你当作一个好朋友,所以才千里迢迢,陪你走这一趟。”
  “那就行了,你不忍心拒绝一个朋友的要求吧。”
  “是的!但是你此刻的要求,我不能答应。”
  白朗冷静的,微笑地望着她:“好了!莎莎!别再装了,我不是从没见过女人的,因此我知道你只是做得很像,但你内心并没有真正地这么想。”
  秦莎莎怔住了,她没想到白朗在她这样地诱惑下,仍然能无动于衷,一时有着羞辱的感觉,忍着即将涌出的眼泪,哽着声道:“白朗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呢?”
  “我并没有对你怎么样呀。”
  “那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为什么不能让我为你做些什么。与其这样,你又何必救我,让我被蛇咬死算了。”
  “那不同,我不是为了要得到你才救你的。”
  “我知道。可是这样一来,使我感到欠你太多了,我无法偿还你。”
  “我并不要你报偿。”
  “我却一定要偿付,因为我不愿欠你的情,白朗,如果你坚持不接受,我只有另一种方法了。”
  “什么方法?”
  “我这条命是你救的,为了不欠你的情,我只有把这条命还给你。”
  她坐了起来,刷的一声,手上抓了一柄薄薄的尖刀,抵在胸口上,白朗怔了一怔才道:“莎莎;你这是做什么,快放下来,别做傻事。”
  秦莎莎的神色很冷厉:“白朗,我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做给你看,我说得到就做得到的……”
  她的确做得到的,因为那柄刀并不是虚比在她的胸前,她的手指很用力,刀尖已经压进肌肤,殷红的血已经顺着她起伏的胸膛上流下来,流在她的身上,形成红红的一条血纹;这是一幅很刺目的现象,呈现着一种残忍而又粗犷。
  白朗终于屈服了,伸手去夺她的刀子。
  秦莎莎却不肯放手道:“白朗!别想要我放掉刀子,我不会上那种当的,到了该放手的时候,我会放的。”
  “莎莎!你不能换个方法吗?”
  “不行!我一定要这么做,因为现在的机会不再有第二次了。”“
  白朗轻轻地叹了口气,对秦莎莎这么固执的脾气,真使他不知如何是好。
  白朗坐了起来道:“莎莎,我要把话说明白。”
  秦莎莎闭着眼睛道:“你不必说,我知道你要说些什么?你也可以放心,我会紧记住你的感情已经属于另一个人,我不能求什么,只能做你的朋友,是吗?”
  白朗叹了口气道:“是的!两个相互尊敬的朋友。”
  秦莎莎笑了起来:“那已经够了,老实说,现在你就是要我嫁给你,我也不肯答应了,因为你太好了,好气得每个女人都眼红,做你的老婆可是件痛苦的事,既不能一天到晚盯着你,又得时时刻刻地担心你被人抢去,我可不想去操这从心。因此,我觉得还是做你的朋友好。”
  白朗披上衣服站起道:“莎莎,别说疯话了,我们耽搁的太久了,你该回到帐篷里去好好休息一下。”
  “我怎么回去,现在我身上的衣服破得不成样子,总不成要我这么回去吧。”
  “那我替你回去拿衣服。”
  “这岂敢劳您大驾,告诉我妹妹一声,叫她送来就行了。”
  白朗犹豫一下道:“这不太好吧。”
  秦莎莎笑道:“没什么好不好。”
  白朗皱皱眉头,但还是走开了,回到一边时,大伙儿都已经歇下了,只有朱七在守着火堆站岗。
  秦菲菲居然在陪着他聊天,看见他过来,秦菲菲笑着站起来道:“白爷,我姐姐是不是要我过去?”
  白朗点点头。
  秦菲菲倒是什么也没有说,很快就走了。
  白朗挨着朱七坐下来,似乎有点茫然。
  但朱七却很尊敬,丝毫没有为白朗的一切而有变动,只是低声问道:“头儿,你探出个头绪没有,她们究竟要干什么?”
  “没有!我不便问她,也没说。”
  “倒是他妹妹似乎想告诉我什么?可是没详细说。”
  “她说些什么?”
  “她大部份时间都是在问您的一切,问您成了家没有,知道您还没成家,她就更起劲了,问您是否有意思成家,中意什么样的女人,然后问您是不是有可能娶她姐姐。”
  “你怎么回答呢?”
  “我还能怎么回答,只说这是您的事,我不清楚。她却叹着气道:您能够使姐姐觉醒过来,摆脱那个圈子就好了,说她们姐妹俩很可怜。”
  “你作何表示呢?”
  “我只是装听不懂,而且不知道怎样来回答她,所以干脆装木头人,什么也没说。”
  “这样最好,那一对姐妹心里很复杂,她们这一次来是有着一件秘密的任务,不过她不说,我也不问。”
  朱七等了一下后,终于开口道:“头儿,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该不该问?”
  白朗笑了起来道:“朱七,你怎么也学会了婆婆妈妈?有话不痛痛快快说,还得拐弯绕圈子。”
  朱七道:“头儿,不是我要绕圈子,而是这码子事儿透着邪门儿,我也实在不懂!”
  “什么事情你不懂的?”
  “就是我们这一趟进沙漠,到底是为了什么,您搭上了这么一个组织,为的又是什么?”
  “你说呢,我是为的什么?”
  “就因为我不懂,这不像是头儿平时的作为,您从入了雪山的伙,就对大伙儿弟兄们说,咱们要替天行道,闯出一番事业来,虽然落草,可是不为害地方,为老百姓们尽点力,只要良心过得去,咱们就不怕艰难危险,一定要叫人们对咱们改变看法,不认为咱们是一伙儿盗贼。”
  “不错!我是这样说过,而且也一直在这样做。”
  “有好几个地方来向咱们游说,要把咱们收买,您都一口拒绝了,说咱们不是图的富货名利!”
  “是啊!被收买了就有了管头,没有这样自由了,这是一;其次现在几个省里得势的家伙,都是拉枪杆儿的土皇帝出身,也不是真正代表上头的,不管咱们接受谁的收贡,只是为他们两个人卖命,打来打去,还是打自己人,咱们犯不着为他们卖命去。”
  “头儿!您这种说法博得了弟兄们一致的拥戴,所以雪山出来的弟兄,胸脯子都挺得高高的,上哪儿都受到人的尊敬,谁也不敢小看我们一眼。”

相关热词搜索:塔里木风云

下一篇:十一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