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牛刀小试
 
2019-07-11 10:23:59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阿喜可能因为早上对上官玲的态度受了斥责,变得很不开心,绷着脸也不说话。
  上官玲进入了屋子里,她才吐了一声道:“这儿的装设好文雅,倒象是千金小姐的绣房。”
  阿喜又忍不住了,哼了一声道:“不错,这儿本来就是几位夫人,私下偷空来休息读书的地方,为了要安顿你们这一对俗物,害得我们都没地方玩儿了。”
  古如萍笑嘻嘻地道:“大姐,兄弟的卧房和书房分开的,大姐若是有兴趣,还是经常欢迎来玩的。”
  阿喜看见了上官玲进了卧房去了,才倩然笑道:“谷兄弟,你这个人很风趣,我还是愿意常来,可是你这个老婆太讨厌、你真那么喜欢她……”
  才说到这儿。忽然嗖的一声,一支飞刀擦着她的耳边飞过,钉在后面的窗楼上,吓了她一大跳。
  阿喜回头看时,却是上官玲叉腰瞪目,古如萍连忙地道:“娘子,你这是干什么嘛?……”
  上官玲忽道:“干嘛?你还不清楚,这院子给了我们,就是我的家了,这个婆娘跑到我的家中来勾引我的汉子。我难道还不该生气?”
  阿喜怒叱道:“你放屁,胡说八道!”
  上官玲怒道:“刚才你说的什么,你再说一遍,告诉你,骚婆娘,你敢再和我家汉子不干不净,你得小心老娘一刀穿你个两头对穿,你想男人想疯了,主意打得我家汉子身上来……”阿喜追上去,一掌掴出去!
  上官玲看出她的身子步法都很高,是一个受过上乘调教的,可是与人动手的经验太差了。
  否则这样当面进招,去掴人家的巴掌是很危险的事,因此上官玲只伸手一抬,架开了那一掴,跟着一腿横扫。
  阿喜哎哟一声尖叫,飞跌出去,好在她是撞向古如萍那边的,被古如萍伸手就抱住了身躯。
  但是阿喜却痛得眼泪直流,再也站不起来了。上官玲那一脚踢得很促狭。她的鞋头是包铁的,走江湖的女人多半穿那种鞋,必要时这也算是一种兵器。
  她一脚踢在阿喜的膝盖上,力量用得恰到好处,使得那儿红肿起来,却没有碎裂,不调养个十天半月是无法再行动了!
  阿喜就势赖在古如萍身上不肯离开了。上官玲也装不胜痛苦的样子,坐在地下,用手握住了脚尖。
  她的口中还骂道:“谷平!你这死没良心的,老娘的脚也扭了筋,你却抱住那个骚娘们不放是什么意思?”
  古如萍只有苦着脸道:“玲珑、你别胡闹了,喜大姐的伤不轻。我得把她送过去,咳!你怎么老是闯锅呢!”
  上官玲在地上大叫大闹,古如萍只有叫一个小丫头留下照顾她,另一个小丫头则带路,抱着阿喜到后宅去。
  他要借机会瞧瞧这王府中,究竟有什么蹊跷。由侧面进去,穿过花园就是后宅,那儿是白天的十二金钗的住宅,一片全是女人,而且个个如花似玉。古如萍似乎眼睛都瞧花了。
  奇怪的是她们看见古如萍抱着阿喜,而阿喜则揉着膝盖呼痛、眼泪直流。不但没人上前动问,反而幸灾乐祸的样子,好像她在宅子里很不得人缘。他们一直来到了一幢绣楼前,小丫头把他们带进了一问卧房,才扭头跑了出去。
  古如萍看卧室中很干净,透着一股甜甜的香气,陈设倒是颇为富丽,就有点担心地问通:“这是大姐的房子?”
  阿喜哼了一声道:“自然是我的房子,难道我还能住别的屋子里去不成?”
  古如萍伸伸舌头道:“因为这间屋子太漂亮了?我还以为是王府里哪位王妃的卧室呢!”
  阿喜撇撇嘴道:“这房子就算漂亮了?你真是少见多怪,要是你见到那位王妃的屋子,你不瞧花了眼才怪。”
  古如萍把阿喜轻轻地放在床上,才嗫嗫地道:“要是大姐不嫌我冒昧的话,我想替大姐瞧瞧受伤的地方,我那女人的鞋尖上包着铁,要是伤了骨就麻烦了!”
  阿喜虽是皱着眉头,但睑也红了一红,娇声道:“你瞧吧,人都让你一路抱了过来,还在乎这些?”
  古如萍小心的卷起了裤腿,露出雪白小腿,一直到膝盖上,才发现这一脚还真不轻,整个膝盖都红肿起来。
  古如萍一碰上去,阿喜就大叫起来:“大姐,你稍微忍着点,我必须试一下,看里面的骨头碎了没有,要是仅有皮肉之伤,那就不要紧了;要是骨头碎裂了,那得赶紧治。”
  他说着话,一只手却不老实,在阿喜膝盖上下按着、捏着。而且还捏到她的大腿上去了。
  阿喜倒是不痛了,被他捏得酸酸麻麻的,十分舒服,忍不住咬牙笑骂道:“该死的东西,你的爪儿伸到哪儿了?”
  古如萍这才停止了上步,却笑道:“大姐,千万别以为我是居心轻薄,我是在为你试探着有没有伤到骨。”
  “你这是跟谁学的蒙古医术?”
  “大姐,你别瞧不起我这点推拿手术,我可是学过正统的过宫疗伤手法,举凡跌打损伤,伤筋错骨,我一次推拿就好一半。
  我那女人,就是曾经在绳子上掉了下来,也扭着了腰,让我给推拿好了,后来才跟了我的。”
  阿喜又生气起来了:“你那个女人,我迟早会宰了她!”
  古如萍显出为难的神情道:“大姐,她是个没知识的妇道人家,你又何必与她一般见识呢?改天我叫她给你赔罪,大姐你就原谅她这一回吧!”
  阿喜犹自恨声不绝,古如萍道:“我那女人还是有分寸的,这一脚踢在关节缝里,没伤到骨,只是软骨筋络受点轻伤。
  我去拿点药酒来,为你推拿一下,三两天就会痊愈了。”
  他起身要出去,阿喜问道:“什么药酒?”
  “普通伤筋活血去风的药酒都行,我想王府里一定有这种东西,大姐告诉我一声问谁拿就行了。”
  “你别去问人家拿了。我这屋里就有,在后面的小屋子里,柜子里搁着,还有一些疗伤的药膏,你既是懂得治伤,自己懂得治病的,自己去拿好了。”
  古如萍来到了后门,发现那是女人们更衣方便的地方,也是女人她们最隐密的地方。
  有着一口大柜子,他打开了柜门,看见了上层架上堆着一些药瓶,不仅有各种的治伤药,居然也有一些春药!
  古如萍皱皱眉头,心想这位姑奶奶真有意思。那些治伤的药膏和药散倒是十分珍贵的,古加萍找了一两样合用的,看见两个抽屉,信手拿了开来。
  阿喜在外面听见了,连忙叫道:“你开抽屉干什么吗?”
  古如萍眼尖,看见里面是—本画册,都是坊间悄悄买的春宫活戏图以其金瓶梅,肉蒲团等书。
  古如萍仍又把抽屉关上了道:“我想找把剪子,剪两方白绢,回头好包扎。”
  “不用剪子,用手撕好了,不准乱翻我的东西。”
  古如萍笑笑道:“是!大姐放心好了,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也没翻开来看,很快就关上了。”
  他拿了东西出来,阿喜已经满脸通红地瞪着他:“你这人怎么这不懂规矩,女人家的东西也乱翻……”
  古如萍耸耸肩膀,笑着道:“大姐,其实也没什么,那还算是斯文的,以前我在家中藏的那些才叫精彩呢!”
  阿喜急了道:“你说你没翻开看的?”
  “我当然没翻开,不过那些内容我闭着眼睛也可背得出来,你不想想,我在家是个花花公子出身。”
  “你不是说你进过学,考上过秀才吗?”
  “那也不假,告诉你,我还是乡试会元,第一名的秀才呢!
  要不是为了不学好,以我这样聪明才华,早就一榜榜考大会,进土及第了,何至于流落江湖呢?”
  “真是的,你为什么不肯求上进呢?”
  古如萍笑道:“求上进?那有什么意思?三更烂火五更鸡,巴得两榜及第又怎么样,弄个芝麻绿豆官,还不是照样替人做牛做马,哪有我浪荡江湖自由逍遥。”
  阿喜叹口气道:“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人!”
  古如萍一笑道:“我这样个人有什么不好?不缺钱使经常令美女投怀。”
  “你用什么办法?难道你女人不管着你?”
  “我当然有办法,比如说我给人诊病时,她就无法跟去了,而我的确也有一手,许多大户人家的姨太太、小姐、少奶奶,经我一治,无不药到病除。”
  “你就专给女人家治病?”
  “我什么病都治,但是治女人拿手一点,而且兴趣也高一点,反正我也不挂牌,可以挑病人。”
  “你这个人怎么那么邪,也不怕被人家扭送宫里。”
  古如萍一笑道:“不会,我这人很识时务,能够由我置堂入室的病人,多半是不会出问题的。”古加萍一面说着,一面在为她沫上药膏,轻轻地揉着伤处,使得阿喜感觉到十分舒服的。但是他的另一只手也并没有闲着,在阿喜的腿上另外那些不疼的地方轻抚着慢慢地揉着。
  阿喜媚眼如丝,斜睨着他道:“你都是这样给人治的?难道你不怕人家拿大耳括子打你?”
  古如萍道:“不会的,我这人也很有分寸的,而且也很有耐心,知道什么时候适可而止的。再说我的按摩手法也真能治病,真有那种不开窍的女人,我也有我的说法,只不过我到现在还没有遇上那种事,我说过了,我治病是挑病人的。有些我不能沾的,我干脆拒绝了。”
  阿喜听了多少有点不舒服,忍不住道:“小谷,你别以为我藏着那些画,就把我看成那种很随便的女人了。”“那怎么会呢!这儿是王府,大姐也不是真正做下人的,我听王老爷子说,你是姨奶奶的表姐,进来帮她忙的,身份高人一等。”
  阿喜叹了口气道:“你知道就好了,小谷,那些画是那些姨奶奶们拿进来的,我只是好奇借来看看,你也是知道。这后进全是些女人,怪闷气的。”
  “我知道!以后有机会,我进来陪大姐消消遣,只是有一点,我那个女人,她没知识,大姐多担待她一点,至于大姐的一分好处,做兄弟的会记在心里的。”他的手在腿上轻轻地捏了一把,将阿喜的骨头也摸得酥了。
  却听得门口有人道:“谷平,你吊膀子的本事真不小,才来不到一会儿功夫,居然就把我这个表妹给吊上手了,而且还公开地在这儿打情骂俏。”
  那是瑛姑的声音,古如萍连忙起立,瑛姑走了进来,阿喜也有点不好意思道:“谷兄弟在给我疗伤。”
  瑛姑瞧了她的膝盖笑道:“谷平,我不得不佩服你这疗伤法真有一套,一盅茶前还是又红又肿的,现在居然消了不少,你这是跟谁学的?”
  古如萍低头道:“回夫人的话,小的不敢虚言,是有一个老师教的,他不是个正经人,听说这个老师是个白莲教徒,已经被官府捉去问斩了,不过这一套的手法还是非常的灵验的。”
  “你一位堂堂的秀才公,居然会学白莲教的邪木。”
  “夫人,在下学的这些手法确为治病之用,并不邪。”
  “不邪,要在一个女人身上乱摸?”
  “医者父母心,推拿按摩为治疗之必须,只要用心不邪就是。”
  瑛姑一笑道:“你的用心不邪吗?”
  古如萍也笑笑道:“这种疗法讲究心到神通,我也不仗着这个赚钱吃饭,完全是为了兴趣,邪不邪很难说。”
  瑛姑道:“算了,我也不来追究你这些,只是有一点。我要警告你,你吊吊阿喜的膀子没关系,只要你老婆不吵。没人管你。但是有些人,你可千万沾不得,尤其是王府中的那几个姨奶奶,你别昏了头打他们的主意。”
  古如萍连忙道:“这个小的怎么敢呢!小的有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做这种不要命的事。”
  “你知道就好,王爷喜怒无常,最忌讳这种事,所以这后园不准男人进来,你是因为我的缘故,才能够进来!所以对你的行为,我要向王爷负责,所以我先警告你,以后她们找上你,你可得规矩点。”
  阿喜道:“她们找上谷兄弟做什么?”
  “治病呀!这些骚蹄子,整天都在装腔作势,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现在来了这么一位高明大夫,她们还会放过吗?”
  “他们怎么知道谷兄弟会治病?”
  瑛姑冷笑道:“在这院子里没有秘密,什么事瞒得了人的;何况谷手抱着你一路进来,早成新闻了。”
  古如萍心中暗惊,他没想到自己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监视中。
  还好古如萍自己扮演的一个纨绔儿和好色之徒并没有露出破绽,否则要掩藏身份还真不容易。
  瑛姑又带微笑道:“你那老婆也很了不起,刚来了不到半天,就已经是大大的名人了。”
  古如萍一急道:“她又闯了什么祸了?”
  “那倒没有,她在屋里哭闹,有几个家伙不知道厉害,借着去安慰她的借口,可能想占她便宜,叫她一顿拳脚给打出来。”
  古如萍着急地搓了搓手道:“这可怎么好,这个婆娘,我一再关照过她,要安份一点的。”
  瑛姑笑道:“没关系,被打的几个本就是该打的人,而且她立下了威名,以后倒是可以少了噜嗦。这府里有些人很混帐,你那老婆又长得好看,要叫人不动歪心思只有拿出真本事来,叫人不敢小看她。”
  古如萍讪笑道:“小的那女人只不过略知拳脚而已,哪有什么真功夫。”
  “没有功夫,被她打的都是学过的武师。”
  古如萍道:“那一定是因为瞧她是个女流好欺负,而且只在近身,才会吃了她的亏吧;小的那女人虽没学过什么正式功夫,但是手脚快,力气大,而且在近身之际,她专会攻人的要害,出手不顾忌。”
  瑛姑笑道:“大概是这样吧!灰狼胡九被她脸上一把抓掉五条血肉,撕裂了他一只眼睛,玉龙古老四更掺,一脚海底捞月,把是非根踢得缩了进去,就算不做太监,大概这辈子也断子绝孙了。”
  古如萍在心中暗笑,他知道上官玲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若是依她的性子,这两个人能留下全部都难,更别说是留下性命了。
  但古如萍口中只能道:“跑江湖的女子,出手总是凶一点的。因为她们容易受到各种人的欺负。所以她们的防身拳脚也别有一套,与寻常武学不同,有不少武林中的好手也栽在江湖女子手中呢?”
  阿喜忙道:“不错,你老婆踢我的那一脚,实在叫人不服气。那根本不成招式的……”
  白如萍笑道:“大姐的身手比她高出几倍,只是吃亏在跟人动手的经验不够,而且把她也当作一个武功高手来过招了,她却是不照规矩来出手的。”
  阿喜道:“那我该怎么跟她对招,难道也学她乱打?”
  “那倒不必,武功毕竟是武功。只要守定门户,不急着想制倒她,等她露出空门再过招。”
  “你能打赢她吗?”
  “我们有时也拌嘴打架的,每次我都可以胜她个一招半式,不过,这也不能作准,我们究竟是夫妻,她不会要我的命,也不会找我拼命。”这等于是废话,但也使人无可辩驳,因为古如萍没有跟老婆打得死去活来的机会,自然无法印证!
  瑛姑微微一笑道:“谷平,你们这两口子很有意思,做任何事都能有个解释,而且听来都是十分有道理的。”
  古如萍连忙道:“小时在外面跑了几年见过的各式人都有,因此在阅历上也比较多一些,而且小的有个毛病,喜欢卖弄,凡事不肯藏拙,难免言语有失。”
  瑛姑沉下睑道:“这是个很不好的毛病。”
  古如萍笑道:“这倒也不见得,小的喜欢说话,什么事都乱发表意见,因此别人都以为小的是一个藏不住秘密的人,对小的就不会起了疑心,假如要小的办一些真正秘密的事,反而会牢靠得多。”
  “你以为我会要你办什么秘密的事。”
  古如萍道:“小的想一定是如此,否则夫人没理由会用我这样的一个人。”
  瑛姑值:“你这么一说,我倒不敢用你了,我不喜欢用一个太聪明的人!”
  “假如夫人真的是有什么机密的事要托人去办,绝对需要一个聪明的人,因为聪明人才懂得如何避重就轻,转移别人的注意而保住秘密。一个实心的人固然能守口如瓶,不随便说话,但那样等于把秘密露在脸上,引人注意了,只要他一引人注意,就藏不住秘密了。”
  阿喜连忙道:“夫人,这话有道理,以前那个小雀就是这样出了漏子,我看还是谷兄弟合适一点。”
  瑛姑斥责道:“你少开口,难道还要你来教我如何办事不成?谷平,听你说话,倒很合我的心意,只是能否留下来借重你,我也是不能作主的。”
  阿喜一怔道:“夫人,怎么会连你也不能作主呢?王爷不是答应你全权作主可以用人的吗?”
  “以前是如此,但这一次,可能因为舅舅他们出了事,王爷小心起来了,他要自己召见了才决定。”
  “怎么,王爷自己要召见?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嘛!”
  瑛姑沉思片刻才道:“我觉得也很奇怪,他是不久前对我说的。谷平,对你的过去和身世,我都没有穷究。因为我并不重视这些,但是王爷却不同,他是很细心的,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去见王爷。”
  白如萍道:“小的既然要在王府中做事,迟早总要偈见王爷的,倒是召见就不敢当了。”
  瑛姑道:“假如你的身家履历有问题。你还是悄悄离开的好,若是被王爷查出什么不符之事,麻烦就大了。”
  古如萍慨然道:“我以一领青衿,沦落江湖,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这还值得隐瞒吗?我报的三代履历,在宛平县衙里还有底子,那是骗不了人的。”
  瑛姑道:“只要你没问题,那是最好,既然你不怕查究的话,你现在就跟我去见王爷吧!”
  古如萍整整衣衫,在盆里洗了手,跟瑛姑出了屋子,直向楼上走去。到了楼上,又是一间空了的厅堂,陈设精美,却不见一个人影,古如萍道:“怎么没人呢?”
  瑛姑道:“这是我们姐妹平时谈天议事会客的地方,现在大家都回房去了,自然不会有人。”
  古如萍摇头叹道:“这么好的厅堂楼阁,大部份的时间都白白空着,不是太浪费了些吗?”
  瑛姑一笑道:“这就是王府的排场,公侯府第中哪一家不是甲第连云,大部份都是空着的。有些地方一年只用一次,但照样得每天让人收拾整理;奢侈,浪费,这些词儿在王府里可是用不到的。”
  古如萍叹了口气道:“朱门绮阁无人住,贫户避漏不成眠,这太不公平了。”
  “你别急着去替穷人担心,还是先耽心你自己吧!”
  “我又没什么好耽心的,我是应聘到王府来做事的,又不是卖身,合则留,不合则去。”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三章 混入王府
下一篇:第五章 十二金钗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