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白莲魔教
 
2019-07-11 10:54:26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些被整得死去活来的人,最后熬刑不过,全部有招认了,他们的确是白莲教徒与耳目,每天出去搜集各种消息,到这儿搜集呈报。
  所谓消息的内容不一,但颇堪玩味,他们所要的消息,无非是那一家的女孩儿孤身可动,那一家大宅子里什么人生了病,可以趁机打进去,那位王公大臣私下有什么爱好,有什么隐私等等
  总之,凡是属于个人的隐私以及不可告人的弱点等等,都是他们所要打听的范围,然后再针对各人的缺点,想尽方法,攻之以弱,进而到控制这个人为止。
  那当然是一些重要的人。
  钱有余夫妇是教主徐美英座下的弟子,这两个人也是白莲教中青龙、白虎、朱雀、玄乌四大堂中的青龙堂主。
  至于其他的三处分堂何在,以及由什么人主持,则不得而知,因为白莲教是个很严密的组织,没有横的联系。
  在店铺中搜到了许多重要的证物,还有几本的帐册,上面都是来往的帐目等琐碎之记载。
  大家都没注意,但如萍拿去了。
  他对这些白莲教徒的处置极为辣手的全部都处刑斩决,而且就是在侍衙营中执行,根本不给人说情或运动的机会。
  所以等鹰王受到一些有力人士的游说,要为其中几个人活动时,已经慢了一步,那些人的首级已经挂出示众了。
  鹰王对如萍的处置不加埋怨,只是皱了个眉头道:“谷先生,你处决得太快了一些,恐怕会引起一些麻烦,因为有几个人颇有来头,跟几位宗亲皇室都带点裙带姻亲关系,他们会找我吵个没完。”
  古如萍笑笑道:“王爷是否惹不起他们?”
  “倒不是惹不起,而是受不了他们的歪缠死缠,他们有的辈份很大,是我的祖字辈了,皇上也比他们小一辈,这几个老糊涂是出了名的老厌物,有时蛮不讲理,连皇帝也要让他们几分!”
  古如萍微微笑道:“这次王爷大可不必怕他们,而且也不必客气,摆下脸来顶他们回去,他们若是再来歪缠不休,王爷可以连他们一起办了。”
  “那怎么行?他们是几代的元老,动不得的。”
  “这我知道,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可是只要抓住他们的真凭实据,照样能叫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鹰王道:“问题是他们不可能有真凭实据被抓的,因为他们已经贵极人臣,绝不可能是白莲教徒。”__
  “他们虽非白莲教徒,但他们却包庇白莲教徒,为非作歹,他们身边至少都有一两个人是大有问题,王爷可以坐在家中,等着他们吵上门来,然后狠狠的反训一顿,若他们还再不知进退,王爷干脆公事公办的好了,反正王爷又奉命兼掌宗仁府,有权办他们的。”
  “我是有权,但是得有真凭实据才行。”
  “在下自然有真凭实据,而且绝不冤枉他们……”
  鹰王倒是一惊道:“谷先生,你掌握到什么证据了?”
  古如萍道:“是一本帐册,里面用的是暗语,幸好他们没有大学问,也不会自创一套,用的是江湖下五门中的切口,而在下恰好也看得懂,因而翻出许多大宅院的机密,假如真照记载的机密办,恐怕能把京中的大宅院坑下一半去。”
  “会有这么严重吗?”
  “我是照严重的一方面说,因为那些人多半已受掌握,做出些害人帮凶的事了,甚至于大部份已明白对方的底细了,却无法摆脱,被他们一直在利用控制中,正因为事态严重,我才不再姑息他们。
  “我明明知道抓的人犯中,有几个颇有背景的人物,也硬起头皮来破了,使他们知所警惕,自己振作摆脱。”
  鹰王道:“假如真已如此严重,你就做得太对了……”
  正说着,桂武进来悄悄地耳语了几句,鹰王道:“谷先生,我既已授权给你对你一定是支持的,只是我必须了解到要给你多少的支持而已,目前就有一个难题来了,诚亲王来了,他是我的叔祖,是皇上的叔叔,人老,脾气也大,很难缠的,你的证据能治住他吗?”
  “他不是有个叫徐进旺的小舅子被我砍了?”
  “是的,其实那只是他一个姨太太的兄弟而已,这个姨太太叫绿云,是三年前才进门的,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唬得老头子对她言听计从,宠得不得了,所以他一听徐进旺被抓,就跑来找我,倒是说了不少好话,大概他自己知道我办事总有些根据,只说年轻人难免世故不深,受了人家的骗,求我网开一面,我本来也答应了他,哪知你的动作那么快,已经砍了人……”
  “我并不想砍他们,凭心而论,他们的身分已明,放出去也作不了怪,可是我实在放不出去。”
  “为什么?难道还有什么顾忌?”
  “倒不是我的顾忌,而是大营里的几位司刑老爷们杰作,那些人犯除了头脑之外,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肉了,如果放出去,王爷所负的责任更大,我一看值形不对,才赶急下令立斩决,悬首示众,而且不准收葬,因为那些尸体叫我一把火化了……”
  鹰王这才知道毛病出在自己的人手上,依然而惊道:“这些混帐,怎么这个样子用刑呢?”
  “用刑是紧了些,但那些囚犯们熬刑的本事也够瞧的,死不开口,双方都挺上了,结果还是营里的大爷们棋高一着,逼出了口供。他们也真有本事,能把人整得体无完肤而不断气,最后我下令斩决,等于是做好事,那些还能动的犯人,都向我叩头谢恩,人到了那个程度,一死反而是解脱了。”
  鹰王也知道古如萍并不是在夸奖他的部下,因而汕然地道:“这些混帐东西太可恶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惩诫他们一下,这样子最容易屈打成招。”
  古如萍道:“是的,以前我听说人逮进大营,没有不招供的,还有些不相信,这次算是领教了,就是钢铁铸的铁人,也熬不过那种刑的,不管有没有口供,编都得编一套出来,好不毁在那些大爷们身上了。”
  鹰王睑上现出了汗渍,古如萍倒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这次被斩的人中间,有几个的确不好弄,被整成那个样子,实在无法对外交待的。
  不管自己的帝眷再重,若是出了这么个大漏于,皇帝也无法替自己担代了。
  古如萍又道:“我是有把握才把人选送大营的,那些问案子的大爷们都不管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施大刑,而且有几个已经叫出了来历,他们施刑更重,连我都喝不住,他们说得好,抓人是我的事,问案是他们的事,他们负责给我口供,其余的不要我管。”
  “这是什么话?简直要造反了,先生该当场砍了他们。”
  “营里只有我一个人,他们却是一伙,我可犯不着在那个时候跟他们斗,何况出了问题,负责任最多的是王爷,我最多是滚蛋而已,不过我想,真要是如此的话,瑞祥一定乐死了。”
  鹰王忽地一震道:“谷先生是说那些人有问题?”
  “这个我倒不敢说,反正他们对我这个副统领很不服气就是了,所以弄根蜡给我坐坐,也许王爷是受了我的牵累,他们没想到出了事,责任最大的是王爷。”
  鹰王脸上泛起了怒色道:“好,狗奴才们,我不会放过他们的,现在咱们先去对付那个老家伙!”
  “什么,我也要去见他吗?”
  鹰王道:“谷先生不必害怕,只要咱们抓住了理,就不拍他胡闹,一切我都会支持你。”
  “我倒不是怕他,而是怕万一闹起来,对王爷不太好,公事公办起来,把他关起来,革地的舌都有余。”
  “那你放手办好了,皇帝也很讨厌这个老家伙,却又不好意思给他难堪,你不妨放量跟他对干,必要时我出头来做个和事佬,要叫他土脸出门,还给咱们赔尽小心,感激涕零去更好!”
  古如萍也笑道:“这个我会懂得如何控制收场的,王爷年纪虽不大,但处事老练却不下于宦海名臣。”
  鹰干大笑道:“你也不简单,办起事来像头老孤狸。”
  宾主二人来到外厅,马有容老夫子正伴着一个锦服的老头儿在那坐着。
  那个老头儿十分不耐烦,见到了鹰王,立刻叫道:“好哇!玉桂儿,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早上我跟你说话,你还一个劲儿卖人情,下午却挂出了脑袋,你是在耍我老头子是不是?”
  鹰王笑笑道:“三叔公,您别生气,早上我不知道那个徐进旺犯了多大的罪,可是后来我一问谷先生,吓了我一大跳,赶紧把他砍了,这可是为您的好。”
  老头儿一听更火了道:“什么是为了我好,我上大营去领尸,那是被你屈打成招的。”
  古如萍看了鹰王一眠,他咬牙微一颔首示意,表示知道了,然后才道:“三叔公,案子是谷先生办的,他可以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古如萍上前一揖道:“卑职参见老王爷。”
  诚王一瞪眼道:“滚一边去,老夫在跟你主子说话,那有你插嘴的份儿。”
  他像是着意给古知萍难堪,哪知古如萍更妙,上前就是一巴掌摔过去,沉下睑道:“老王爷,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尊称你一声老王爷是对你客气,也是看在王爷的面子上,你倒抖起来了,那好办,我是侍卫营的副统领,正好承办白莲教的案子,那个徐进旺把你给咬出来了,你是现行帮凶要犯,来人呀!给我捆上。”
  诚亲王没想到古如萍敢打他,更没想到古如萍敢叫人捆他,一时倒怔住了。而在一旁边的桂武则率了几个家将,拿了绳子,上前就要捆人,他才急了道:“玉桂儿,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叫人捆我。”
  古如萍道:“没什么不敢的,你虽然贵为王爵,可是律法规定,王爵若有图谋不轨,加害大内圣驾或其后妃时,得仍要逮捕,而抓人就是侍卫营的权利。
  鹰王一听心中落实了,他知道古如萍不会无故擅动,必然是握有确切的证据,因此道:“三叔公,假如你真犯了那种罪,谷先生是有权逮捕您的。”
  诚王气得脸上焦黄叫道:“好!玉桂儿,这种事儿不是光说了就算的,你叫他捆,捆上了你有种别解开,然后咱们入宫面圣去。”
  鹰王用手一挥道:“等一下,三叔公,您不妨先听听谷先生说的证据,若是您不在乎这些,再告进宫里去,杀剐桂儿一身当了,若是与您有些关连,您可想想清楚,没出桂儿的家门,一切都还好商量。”
  “若是公事公办,捆上了您送到大内,就再也无法挽回了,桂儿是因为您长出两辈去,才好心地为您着想,接不接受可全在您了。”
  老头儿是带了两个人过来,可都叫挡在外面。在这里人孤势单,看看不是逞性子的时候,只有气呼呼地道:“叫他说!
  叫他说!老夫不信他真能把老夫怎么样。”
  古如萍道:“叫我说我可以不说,老王爷,别忘了你此刻是人犯,我是差官,我不必私下对你说,到了公堂之上,我将一切证据呈堂,老王爷也可以据理辩白,现在是私下商量,就算是看在王爷的份上,你也得加个请字。”
  城王又怔住了,鹰王道:“谷先生完全是帮我的忙,我也不敢拿他当下属,三叔公,他这么有把握,多半是您那儿罩不住了,倒是不妨对他客气一些,否则,他若是掘起来,孩儿也无能为力。”
  城王看看鹰王对古如萍的态度,气势倒也弱了,可见他多少有点心虚的。
  只见他万分无奈地道:“谷先生,请说说看,老夫究竟犯了什么灭门大罪了?”
  这声谷先生一叫,他那个耳光是白挨了。
  古如萍淡淡一笑道:“老王爷,您来担保的那个徐进旺绝对是白莲教徒,而且您的那位尊宠徐绿云也是白莲教中弟子!”
  诚王又连忙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绿云怎么会是邪教的弟子呢?玉桂儿,你们可不能乱扣人罪名!”
  鹰王笑道:“我的叔爷爷,您放心好了,她若真的是,您包庇不了她,她若不是,我也冤枉不了她……”
  “这得要真凭实据,真凭实据!”
  老头儿一连声要证据,却不再辩说是不是了,可见他心中早已承认,其是希望别人无法证明而已。
  可是古如萍却无情地指证了出来:“老王爷,你这是故意在装糊涂,徐绿云和徐进旺,都是白莲教现任教主徐美英的侄子女,我有族谱可为证明,他们同时也是白莲教的入室男女大弟子。”
  “徐进旺的职务,实际是被破获的青龙堂监督,权限就在堂主之上,直接代表总坛,但他却还要受乃姐的节制,可见他们都是白莲教中的党魁!”
  鹰王听得惊,而诚王爷更是脸色苍白,他没想到古如萍会调查得如此清楚,也不敢再狡赖或是发横了,只是可怜兮兮地道:“这个老夫可是不知道,那徐进旺在外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不甚学好,但也从未打着我王府的名义,所以我也不便去管他。那绿云跟了老夫之后,可老实得很……”
  古如萍冷笑道:“绝对不老实,在府中设坛练术,闹得鸡飞狗跳,有六个仆人因为偷窥她的施法而被杀害……”
  诚王爷道:“那是因为他们冒犯神明,犯了不敬之罪,而被神明当场处死的,可不是绿云杀的!”
  “老王爷,哪有屁个神明,完全是白莲教的邪术而已,其实她是故意杀死那六个仆人,一则是因为他们好奇心重,唯恐窥破了秘密,二则是藉此警告,使其他人对神坛所在,视为禁地,不敢前往了。”
  “但那个神坛老夫去过,并没有什么秘密!”
  “老王爷,也许是您去的时候并没什么,但平时可就吓死人了,那儿刺眼断肢,都是些人身上的零碎,而且全是由活人身上取下来的!”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老王爷,别说没有,我可调查得清清楚楚,而且您还是脱不了帮凶的嫌疑,我说出来好了,去年太后万寿,您带绿云人观拜寿,当时治好了太后头痛的病,而后又进了三颗所谓的仙丹,太后服后,精神立健,而且黑发重生,容光焕发,居然有回青春之像,可有这事?”
  城亲王得意地道:“这是有的,太后还直夸说她的药灵呢!
  把几位太医都给贬了下去!”
  “太医们都是世代精研医学,而且医道极精者,才会延入宫中供奉,难道他们会比不上绿云?”
  “这个……也许绿云持的偏方气死名医嘛!”
  “老王爷,你可知道太医们如何说那些仙丹的?”
  “他们没说,也不敢说什么!”
  “那就错了,他们也许不敢说药是什么做的,可是却对皇帝透露了药情,说道是饮鸠止渴之法,后患无穷,人衰老是自然的现象,以强剂催补,虽以起衰,却是竭泽而渔,一个人精力只有那么多,那种药是把人剩余的精力,透支迫用而已,那样虽有两三年的矫健,但寿限却缩短了!
  原本可活十年的,只能活个三两年了,所以皇帝没准绿云今年再入宫,太后也没再服她的仙丹!”
  老头儿渐渐不自然了,古如萍道:“当然,他们还不知道制药的料剂,那全是用紫河车提炼的,一丸仙丹,却是几十个母亲和几十名婴儿的性命,老王爷,这种仙丹即使真返老回春,也不该制炼的!”
  老头子紧张地道:“不至于吧!她那来的材料?”
  “除进旺给她张罗米的,天桥钱有余的花粉胭脂店,就是搜集那些药材的总站,在那儿制成初材,再交给他带到王府中精制成药!”
  “谷先生,这可不能平白乱说的!”
  “青龙堂中搜得的证物已够,府上的神坛内相信也不难找出更有力的证明,老王爷,这些事你可以推说不知道,但有件事你却难逃关系去年宫中闹疾?人人都拉肚子,连皇上在内,大医活疗无效。
  因此还砍了几个御厨房的厨子和监厨太监,结果那疾也是绿云的符水治好的,这使她在宫中很受信任!”
  “她……给宫中是有好处,没害过人!”“那次?疾可是老王爷您造成的,在井水中投下了一包药,药是绿云给的,先造成宫中的人中毒,然后你们再去解毒邀功,但其他那些人死得太冤枉!”
  鹰王也变色道:“有这种事,三叔公,那您就太糊涂了,这种事也能做得,那要抄家杀头的!”
  诚亲王连忙道:“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声音低得可怜,古如萍冷笑道:“要证明这件事非常简单,我可以再试一次,叫人得同样的病,然后再治好它,证明那次事是人为的!”
  “这也不能证明是我下的毒!”
  “因为大家得病的前一天,只有您到过宫里去探访您的外甥女儿弹贵纪,而且还进献了四个德州的无子西瓜,药自着人投在八角井中,就利用那个机会下的毒。这种人为的病,只有施者能解,徐绿云治好的病,自然是她施的毒。
  再者,宫中有几位老太监吸用徐绿云的药丸上了瘾,一天不服,就全身不对劲,弄得对她言听计从,这情形深究起来可不太对劲!”
  老头儿开始头上冒汗了,哆嗦着道:“玉桂儿,谷先生,绿云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她不会害人的!”
  “杀孕妇,剖腹取胎,以邪术邪药来制人的,一定别有邪恶的用心,这样的人也绝不会善良的,三叔公,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保全您,就是说您一切都不知道,受了蒙骗,至于那个女人,却非要严究不可!”
  “玉桂儿,我身边实在少不了这样一个人!”
  鹰王叹口气道:“三叔公,您是中毒大深,被她迷住了,只是桂儿负不起责任,万一她对皇上有什么举动,桂儿这颗脑袋也保不住了!”
  “那会跟你有什么关连?”
  “怎么没有,我职掌侍卫,管的就是圣驾的安全,圣驾出了事,我失职之罪难辞,那就是死罪!”
  “可是绿云她并没有害人的举动呀!你不能仅凭推测就强人之罪!”
  “三叔公,你真是老糊涂了怎么的,像上次在宫中施毒,那情形已经够严重了,她目前不动,是因为时机未至,一旦真动起来,可就完了。”
  诚亲王可怜兮兮地道:“那我回去叫她赶紧离开,一旦到了宫里,她就一定会没命了!”
  “三叔公,她所犯的罪行有多大您是清楚的,放了她就是要我的脑袋了,您要我为她去丢脑袋吗?”
  诚亲王还待说话,鹰王已沉下脸道:“三叔公,我保全了您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心了,否则我现在把你办了,也没有人派我的不是,您再要求什么不觉太过份吗?请老王爷到后书房去坐坐,让老夫子陪着下两盘棋!”
  这是软禁的意思,诚亲王叫道:“玉桂儿,你要干什么?
  你可不能这样子对我!”
  鹰王脸一沉道:“三叔公,若是您不喜欢下棋,聊聊天、看看书也行,但若是您想出书房一步,门口的人就不象我那么懂得尊敬了,他们可是会揍人的!”
  派在门口的是四个蒙古勇士,原本是天龙门下的。
  天龙门失势后,他们也没有以前那么神气了,只是死心塌地的效忠鹰王,而且因为谷先生对他们十分客气,不时地为他们说好话,提高了他们的奉额,他们心存感激自不待言!在府中,除了鹰王,他们就服谷先生一个人。
  因此古如萍就放了一句话:“请王爷上后书房,小心点,别让他出来!”
  四个人就象老鹰抓小鸡般的,提着诚亲王就往书房那边送,鹰正含笑向马有容道:“老夫子,费心看着他点,若他不肯安份,则不妨给他几下厉害的,只要不弄死他,伤成残废都没有关系!”
  马有容道:“既是如此,王爷为什么不干脆把他办了呢?
  反正这个老厌物在朝中极不得人缘,人人讨厌,办了他倒是人心大快!”
  “人心大快只是一时而已,却不会有人感激我,保全了他,他却会感激我,一个活着的亲王感激我,远比令人心大快强得多,何说他毕竟是皇族近友,有些有力的亲戚,得罪那些人也不是好事!”
  马有容笑道:“王爷深谋远虑,敝人知道如何接待了!”
  他朝古如萍拱手走了;
  打从一开始,古如萍就对这位老夫子提不起兴趣,但也始终未形之于色。
  反而处处对他十分客气,不忘记称赞他几句,因此老练如鹰王,也不知道古如萍对他真正感觉,笑着道:“马老夫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何对付这个老家伙的,谷先生,现在则是你我的问题了!”
  古如萍道:“王爷是打算如何对付徐绿云?”
  鹰王一叹道:“这个女人所做的一切大出我的意外,谷先生,这些都是除进旺口中问出来的?”
  古如萍道:“大营中的老爷们问案子的天才固然大,但是像徐进旺那种人,以及诚王府中的内情,却不是他们所能问出来的,假如真问出来了,也不会交给我们了,谁拿到手都是大功一件!”
  鹰王点点头道:“我明白了,看来我必须要把大营中的问题解决了,才进行下一步行动。否则还是无法快过别人的,说不定连主犯都溜掉了。”
  古如萍道:“王爷,借这个机会,肃清一下内部是对的,但是有些行动,不妨让瑞祥去干!”
  鹰王不解道:“这是干什么,有功劳咱们不去争,却拱手让给别人!”
  “王爷的富贵已极人臣,还要功劳干吗?再多的功劳也晋不了爵的!”
  “可是功劳都被人抢去,不但于颜面有亏,而且瑞祥功劳大了,可能跟我分庭抗礼了!”
  古如萍微笑道:“争取这种功劳,牺牲要很大,纵有所得,实力也将大受影响。白莲教徒个个都不是省油灯,何妨弄根蜡给他坐坐,那些主犯,他可能一个都抓不到,那时无动反而有过了!”
  倒是咱们盯紧了这个徐绿云,不但可以追出许多大案子,而且还有许多大人情好做呢!”
  鹰王不禁目中发光道:“谷先生,高明!高明!我本来以为设谋定策,该是那位马老夫子最有城府,现在看起来,你竟比他还高明。”
  古如萍摇头道:“不,我比他差多了,因为他比我懂得含蓄,不像我锋芒毕露!”
  鹰王道:“那不同,他根本不解武事你确是文武全才,有本事的人,自然是不甘雌伏的。”
  古如萍道:“但真正有本事的人又能甘于雌伏的人,才是最高明的,因为谁也不知道他有多少本事,谁也不会对他作防备。”
  鹰王一惊道:“马老夫子也会武功吗?”
  古如萍道:“王爷都不知道,我又怎么会知道呢?我只是提供王爷作参考,注意到这一点而已,不过王爷此刻对待的,多半是江湖上的人物,假如他对武功一无所知,根本无法策划什么!”
  若是他每次策划得完美无缺,那一定是个武功高手,因为对付江湖人,全凭对双方武功的了解,一个不了解武功的人,怎能对实力作正确的估计呢!”
  鹰王脸色一变道:“对!对!马有容这家伙,竟然瞒得我好苦,他为什么要如此隐瞒呢?”
  “一个有精深武技的人藏技术炫,不外几个原因,一个是游戏人间,隐晦不露,马老夫子托身候门,顾然不是那种清高的人,第一他是别有目的,比如说他是复明的志士,在王爷这儿另有目的!”
  鹰王忙道:“他也不是那种人,他在我这儿,帮我对付了不少义师中人,而且颇为热衷……”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他是为另外一方面工作的,像白莲教啦!或者瑞祥那一边的人!”
  鹰王一跳而起道:“不是瑞祥那边,也不是白莲教的,他在对付这两方面时也很尽心,但是我知道他是那方面的人,以及来干什么了!”
  古如萍道:“王爷这一说,我也想到几分了,他莫非是大内遣出,放在王爷身边的?”
  “谷先生,你怎么会想倒这个的?”
  “这倒不难想象,王爷身握重权,即使是皇帝的至亲,也难以完全寄于深信的,弄个人放在身边以防万一,是最平常不过的事!”
  鹰王的脸色颇为不自然道:“岂有此理,我对他们皇室如此尽心,他们还对我来上这一手。”
  古如萍微笑道:“问题在于王爷可有什么不让大内知道的事情落在他的手里!”
  鹰王急燥地道:“怎么没有呢!我把他视为心腹手足,什么都让他参与,这个老贼,我非要分他的尸不可!”
  “万万不可!那样一来,大内对王爷立生警觉,唉!看来王爷处事的经验还不够练达,真正的秘密,是绝对不可以告诉第二个人的!”
  “可是我一个人管不了很多事,必须要有个人来替我分担一分!”
  “不能找一个人却不妨找很多人,每人分担一小部分,小得不至于窥知全豹,而王爷一个人再总其成,这样子既不虞泄密,王爷也不会太辛苦了!”
  “谷先生,你真是诸葛再世,我真恨不会早加借重!那此刻我又计将安出!”
  “不动声色,以前的一切仍然照旧,但言行之间,不妨略略显示,王爷只是为未来的富贵计,这是天经地义的事,谁也不能过分要求的,然后另作部暑!”
  “恐怕还要麻烦谷先生代为策划一下!”
  “我可以策划,但不作为参与,王爷以后也要注意,参与的人,绝对要与策划分开,策划的人,绝不能知道执行的人是谁,现在我举个例子,王爷叫甲去买蒸笼,乙去买面粉,丙去买莱,丁去买肉,然后戊来做包子,巳管烧火蒸包子,再叫庚去端出来,这样一来,没有一个人知道王爷是要吃包子了。
  “对极了!不过,谷先生,马有容这家伙必须除去,他知道得太多!有些事已成规定,恐怕难以瞒过他!”
  “哪也让别人来做凶手,以免大内起疑!”
  鹰王道:“谁来做凶手呢?别人根本不知道他!”
  “瑞祥那边会知道,白莲教的人也行,我们对这两边压得急一点,然后稍加泄密,一切都出之他的策划,他们自然就会对付他了!”
  鹰王居然拱拱手道:“全仗谷先生大力了。”
  “我当然尽力的,只是目前王爷得上城亲王府去一趟,拿下了徐绿云,以后才行得开!”
  “那一定要我去吗?谷先生带人去就行了。”
  古如萍道:“不行的,这次去可不能带我的私人班底了,必须要动用到大营中的人员王爷若不亲征,他们又会阳奉阴违捣蛋了,而且要直入王府拿人,毕竟还得要一个有身份的人前去才镇得住,我不是旗人,有许多皇家的规矩和避讳也不清楚。
  叫人反拿住了小辫子岂不糟糕!”
  鹰王这才答应了,他和古如萍首先到大营中,点齐了人手,然后当场把几个负责问话的人先行扣押了起来,下在大牢中,拨了两个亲信人员负责看管,不准任何人接见。
  这一举震住了所有的人,有些人明白内情,不敢动问,有些人肚子里明白得很,藉机鼓噪,要求解释个明白。
  鹰王也是够狠的,把那几个叫吵的人叫到一边来道:“我扣押他们是有遍理的,这儿有证据,你们不妨来瞧瞧!”
  他拿出一卷文件摊在桌上,那几个人做贼心虚,不知文件中对他们是否有不利的牵涉,抢着上来要看!”
  鹰王一声不响,双掌疾出,印在两个人的背心!
  把他们打得飞了起来,口咳血雨,倒地后,口中溢出的鲜血中已有肉块,他们挨的那一掌,已经震碎了内脏!
  另外还有两个见势不佳,拔腿想溜,但是古如萍守在一边,却不给他们有这种的机会了,长剑腰斩一人,接着匕首飞出,直入另一人的后心!
  眨眼间连杀了四人,吓得全体胆若寒蝉,没有一个再敢说话的。
  鹰王冷笑道:“这批王八旦,居然想爬到我头上来了,侍卫营扣人绝对有理由,但是不需要对任何人解释,我们只向大内交待,你们居然向我要理由了,现在还有什么人要问的?”
  没有人想找死,自然也不会有人要问了,因此底下一片鸦雀无声,鹰王又道:“好!以后我不在的时候,谷副统领可以负全责,他的一个命令下来,只要有人敢再多问一个字,立刻也是杀无赦!现在分成两队,一队跟我走,一队跟谷副统领,出任务去。”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十五章 藏龙卧虎
下一篇:第十七章 千手观音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