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入王府
 
2019-07-11 10:21:3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西直门外一带有很多镖局,但是万盛镖局的规模最大,派头十足,不但门庭辉煌,而且像衙门一样。门口有两个跨刀守值的镖伙,闲杂人等不得入内,连差一点的小商家,也都进不了他们的门里。
  万盛镖局的镖动辄以百万计,而且许多官方的镖,也差不多全是托万盛镖局这家来送保。无怪乎他们镖局里出来的人,一个个神气万分了,就连站在门口的人,也都眼睛长在额角上。
  古如萍带着上官玲,虚虚怯怯地来到门口,就听到一个汉子大声的吼叫道:“滚开,这也是你们乱闯的地方!”
  为了继续保持身份,古如萍他们自然还得穿上那等服式。
  上官玲最受不得这种气,但她的娇面上还带着笑容:“喝!这位大哥,说话可真和气哩!
  这儿不过是间镖局罢了,连官家的紫禁城也还有开放让人通行的时候呢?你们这儿比皇宫大院还戒备森严呢!”
  她的话还真厉害,京都大衙门多,禁止平民百姓行入的地方不少,但是一家镖局也换也这等排场就过份了。
  王丁泰着人在门口放哨,原是招呼一下门户的意思。因为镖局里经掌会有一些大客户或是重要人物来访,若是等人家直行大厅再接待,未免失之礼貌。再者,有些客人之间。互相有点不痛快,在这地碰上相当尴尬,有人招呼着,就可避免这些麻烦了。
  站门的伙计是看着这两个人穿着不显,种情又畏畏缩缩的,为了显显威风。才吼了那么一声。再者,也因为上官玲打扮得娇艳,他有点想吃豆腐的心,先使使威凤,给他们两人瞧瞧呢!
  等到上官玲活出如刃,而且还摆出一忖闹事的架子来。那个汉子就知道遇上了个棘手货。
  在京师开镖,不怕登门耍猴的,就怕这等使赖的,他们可以吵个没完,而京师重地,伤人既不行,杀人更不行。
  上官玲这一搭腔,那汉子就神气不起来了,连忙笑道:“小娘子,你别设会,是咱们镖局里一会儿有贵宾要降临,所以不让闲杂人在这儿逗留。”
  上官冷冷笑道:“贵宾?有多贵?一斤卖多少?”这是存心生事了,另一个汉子瞧着情形不对,若是这时候在门口吵起来,倒是实在不妙了。
  他连忙上前陪笑道:“小娘子,对不起,我这同伴不会说话,你多包涵一点,不过咱们这儿的确是有贵客要来。你们二位不管是找人也好,问事也好,都请稍候一会儿,过会儿局里没人招呼你们……”
  上官玲哼了一声道:“都要像你这么说话不就结了吗?哪有开口就叫人滚开的,这是人开口说的话!”
  人家已经出来打圆场了,她硬是不卖帐,而且还故意大声叫了起来。
  这对古如萍假意上前道:“娘子。算了吧!看样子人家是有急事,咱们就回头再来也不迟!”
  上官玲沉下睑道:“不行!我非得争回这口气来,叫那个王八蛋在地上滚一浪给我瞧瞧!”
  那个汉子因为一时口不择言,惹出了麻烦,心中正在着急。因为很快就有重要的官人登门,偏偏在这时候生事。回头总缥头怪罪下来,可就吃不消了。再一听上官玲干脆骂开了,倒是有了借口,沉声道:“臭婆娘,你居然开口骂人,你是存心来找麻烦的,老赵!
  抓起来再说。”他知道吵起来没完没了,不知道要如何才得终结,不如把他们先抓起来,架到一边儿去,回头再说!所以他口中说着话,手也就开始动了,一把抓向上官玲的领口。想揪住衣服,拖了就走的。
  但是他却忘了对方是个年轻的女人,领口下,就是鼓蓬蓬的胸部,他这一手伸出,让人以为是有心轻薄了。
  上官玲本来就一肚子气,自然就更无法原谅这种行为了。
  她一缩身子,让过那一抓,跟着底下撩出一腿,踢在对方的膝盖上,包铁的弓鞋碰在坚硬的骨头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那汉子就在一声痛叫之后,双手抱着膝盖,痛得满地乱滚,看样子是残废定了。连声的惨叫,惊动了镖局里面的人,陆续有七、八个汉子奔了出来,纷纷查问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叫老赵的汉子道:“这两口子是存心来找麻烦的,一上来那个母的就把钱四给打了。”话还没说完脸上又唰唰两声,换了两巴掌,那是上官玲再度出手。
  住着脚骂道:“王人羔子,你这是张着眼睛说瞎活,什么叫公的母的,你妈、你奶奶才是母的。”
  上官玲一面叫一面跳,十足的一付泼辣相,倒是把那些后来奔出来的汉子全给惊吓住了。因为照她这件行藏,自然不可能是什么有头有脸的角色,这等人避之唯恐不及,谁也不想去惹上身。所以一大堆的汉子,居然没有人再去找她动手。
  末后又出来了一个五十上下的中年汉子,身材瘦削。两眼炯炯如电,神态不严自威。
  老赵被掴了两个耳光,跳着脚要去找上官玲拼命,但是被人拉住了。正在不依之际,看见了那个中年人,他的气焰立刻消了下来,畏怯怯地道:“总镖头,您老来了!”
  敢情这中年人就是京师首屈一指的江湖人物——八步赶蟀王丁泰,他吼声道:“发生了什么事,说!”老赵反而结结巴巴,说不上来了。
  这时古如萍上前抱了抱拳道。
  这位敢清王老爷子当面?事情是这洋的,在下带了内人到贵局,是专城拜见老爷子的。”
  老赵叫道:
  “他们可没说,他们一来就生事。”上官玲叫道:“什么?我们一来就生事,你这王八蛋说话可要凭着良心!
  老娘还没有开口说话,刚刚到这里时,你们就叫我滚开了,妈的,这是你们镖局里的风水,就这么对人的吗?”
  当着王丁泰的面前,上官玲也是晕的素的金来了,这可把那个老赵吓得不敢再开口说话。
  王丁泰多少也明白了一点内情,知道自己这些个手下,平时跋扈已惯,经常会惹出一些麻烦。
  因此工丁泰一沉脸道:“别说了,准是你们又先得罪人,对不对?”
  老赵嗫嗫地道:“一开始固然是钱四不对,可是我立即就赔过不是了。而且还告诉他们说有贵宾即将来到……”
  王丁泰脸色再沉:“混帐东西,我只要你们站在门口招呼一下,等方提督来了通报一声,可没告诉你们说是什么贵宾。咱们开镖局,凭本事卖力气赚钱吃饭,上门的朋友却是贵宾。怎可以凭势力来分别,你们活该受教训!”
  然后又对古如萍和上官玲拱了拱手道。
  “对不起,王某律下不严,多有得罪。王某谨向二位道欠!”
  王丁泰的态度十分谦虚,倒是大出人意料之地那个挨了一腿的钱四抱着膝盖,跳了过来苦着脸道:“总保头,我这条腿残废了,你可得替我作主!”
  王丁泰瞪了他一眼,然后伸手轻提一下钱四受伤的地方。
  钱四又杀猪般的叫了起来,王丁泰皱了皱眉头,朝着上官玲道:“这位小娘子,他出言无状,你教训他是应该的,但是出此重招,将他打成了残废,是否太过份人”
  上首玲道:“王老爷子,你听来像个明理的人,既不该说这句话,您该先问问他做了些什么?”
  王丁秦移目向钱四。他又不敢开口了。
  王丁泰再度转向老赵,他却不敢不开口,只有一五一十地说了,这次却老实多了,完全是照事实叙述。
  但是上官玲却道:“他要抓人,却是当胸一把抓过来,别说你们只是开镖局,没有权利乱抓人!就是衙门里的差人,对一个妇女也不能这么抓人的,我只不过废了他一条腿,就算我杀了他也不过份。”
  王丁泰的目光顿时更加厉峻,逼向钱四道:“钱四!你说!事情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的?”
  钱四低声道:“总镖头,小的是因为她在门口吵得太凶,只想把她架到一边去,可不是存心轻薄!”
  王丁泰忽地一掌切下去,砍在铁四的另一条腿上,骨折声清晰可闻,而且那条腿也立刻变了形。
  谁也看得出,那条腿也残定了,钱四顿时痛昏过去。
  王丁泰吩咐到:“把他送到大夫那儿去,养好伤后,给他五百两银子,雇辆车子打发他回家去!”
  四下一片寂然。那个老赵鼓起勇气过:“总镖头,小的可以证明,钱四只是情急之下出手。并不是存心轻薄。再说他也是为了镖局做事,他被人打伤了,怪他学艺不精。您不管没话说,可是您补上这一掌,却叫人无法心服!”
  王丁泰沉声道:“你责问的好,我可以答复你!钱四若是没练过,我可以原谅他,但他却是我亲自教过拳,也算得上我的门下。”
  老赵道:“这倒不敢,我们都跟总镖头练过拳,却没敢自抬身价,说是总镖头门下弟子。”
  壬丁泰的睑包一正道:“老赵,你们承不承认没关系,反正我教你们没藏私,对每一个人都是尽我所能的教了。只是没有督促你们,由着你们自己发展而且,你们自己不肯下功夫来去练,那可怨不了我!
  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坚持,那就是练武的规戒,动手时对方若是妇女,有些部位是禁止攻击的,这话我说过不止一遍了吧?”
  老赵低头不响,王丁素又凛然地道:“我言之再三,你们仍然没记住,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在提出规戒时,必然加一句,你们若是犯了戒,被我知道了,一定会严惩不贷,这话你们都不当一回事,我却不能忘,必须执行,现在你对我处分钱四的事,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老赵低头道:“没有了!小的糊涂!”
  正丁泰一叹道:“那就好,你们不认为是我的门人,我却始终把你们看成门人子弟,你们任何行为,我都有责任的,算了这番苦心你们一时不会明白的!”
  他的神情略有落寞之意,转向上官玲一拱手道:“小娘子,王某再次为手下人的失态致欠,而且王某也施过惩诚了,请小娘子宽容。”
  上官玲还了他一个弯腰道:“王老爷子这么说,奴家倒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您这局子门口的人,以后的态度最好是收敛点,别说身在江湖了,就算是做点生意买卖,也讲究的是和气生财呀!”她居然还在教训,而王丁泰也有那么好的脾气,肃容地听着呢!
  正了泰听完后还拱拱手道:”是!是!多谢小娘子教训,王某一定要他们注意。二位说是来找王某的?”
  ”是的!不过不是我们要来,是一位叫瑛站的……”
  王丁泰笑了起来道:“原来是舍甥女说的二位、她已着人通知过王某了,王某只道二位会晚一点再来的。请!请!到里面说话。”他很客气的把人邀了进去,使得他身边的人又瞪大了眼。
  有人已经认出这两口子就全在鹰王府侧边广场上卖艺的那对夫妇,那就更令人感到奇怪了。一对普通跑江湖耍把戏的夫妇,总镖头对他们实在客气地过了份,因为他们的总像头常有一些奇怪的行径,不过他们也只是把怀疑被在心里而已。
  王丁泰把人请到里面、那儿的气氛很严肃,有不少的人在忙着,像是要迎接什么要人似的。
  但王丁素仍是把他们请到一边的花厅坐下。花厅虽然小得多,里面的陈设却更漂亮豪华,显然是专为接待一些特别的客人用的,王丁泰把他们当作特别的客人了。
  他们坐定后,有穿着漂亮的小孩送上了茶,出去随后就放下门帘,遮断了外面的暄吹。
  王丁泰才客气地道:“王某失利,还没请教二位的尊性大名。”
  古如萍也拱拱手道:“在下谷平,宛平县大王村的人士,这个是我女入,她叫玉玲珑!”
  “哦!原来是谷老弟,不知道尊师是哪位高人?”
  古加萍一笑道:“王老爷子,你要问我师承门户,那可惭愧了,在下从小虽然喜欢弄枪玩棒,那也只是胡乱自己练着玩,虽然也着人指点过几手儿,但也都是些不入流的江湖武师,提不出个名姓来。
  王丁泰笑了一笑道:“老弟客气了,看尊夫人的几乎高招,着实高明,敝局的上上下下,都跟敝人学过三五年,再没出息的,也能抵得上七八个大汉联手,却在尊夫人手下一招而败!”
  古如萍笑道:“我这浑家从小就跟着班子跑马解卖艺,她的功夫是比我扎实一点,但出没有受过什么正式传授,东学一招的,西学一点儿,我说出了实情倒要叫王老爷子取笑了。”上官玲不等诘问,立刻道:“王老爷子,我是从小练的,教我的师父虽不出名,但都很认真,因为我们跑江湖的,很容易受欺负,必须会几手自卫的功夫。”王丁泰笑道:”照娘子所能来看,当不止几手儿吧”
  上官玲笑道:“我会的多呢,绳上玩飞刀,腿上耍缸子,不过那都是混饭吃的把式,真正用来打架的。就是那几手了。教我的那位师父说,这几手用来应付一般江湖混混儿足够了,真正高明的成名人物,不会跟我们一般计较,也没碰的机会。”
  王丁泰见她的口风很紧,倒也不再深究了,喝了两口茶后又问道:“舍甥女要二位找王某有何见教。”
  古如萍道:“是这样的,王府中那位瑛姑娘原先是要雇用我一个人,可是我又丢不下这个女人,她没法子才说王府中启用女人麻烦些,一定要有扎实可靠的铺保,她叫我们来找王老爷子,说有你做保才行。”
  王丁泰饿了一声,重新打量了古如萍他们一番。
  然后他才笑嘻嘻地道:“那当然没有问题。别说是有我甥女的托付了,站在同为江湖一脉上,王某也应该尽个责任的。”
  他就这么一口答应了,又寒暄了一阵,问明了他们在哪家客栈歇脚,还约好了第二天让车子来接古如萍他们,一起上鹰王府去,然后才客气地亲自送他们出门告别。
  古如萍和上官玲走出没多远,或然有几匹急马,泼刺刺地冲了过来,老远就有人喊道:
  “让路!让路!提督正堂方大人驾到!”马队后面二十来丈处,则是一辆绿呢园子的大马车。车后又是跟随着五六个骑马踏刀的官人。一霎眼就过去了,而且马车都是在万盛镖局那边去的,看来提督大人的确是要去拜会王丁泰。
  上官玲因为被溅了一头的泥沙,心中很不高兴,沉下脸道:“这个混帐东西,简直孩杀,一个九门提督有什么了不起,竟然这么个嚣张法。”古如萍道。
  “龙门提督官不过四品。却执掌京城的执法与治安,是皇帝面前最红的官儿之一,神气一点是应该的,我们布衣百姓,让道儿也是应该的。”
  上官玲道:“奇怪的是这位正堂方大人,真是去拜会王丁泰的,真叫人有点猜不透了!”
  古如萍笑道:“王丁泰虽较是个镖头,但是他的镖局大,业务范围广,来往的对象比提督正堂大得多的官儿也颇有人在。再说他的甥女是鹰王府的姨奶奶,提督府与鹰王府,又差着好大一截了,所以提督正堂去拜会王总镖头,也是件平常的事。”
  “什么事到了你的嘴里都变得平常了,你还有什么新奇的事儿没有?”“有!王丁泰今天对咱们的态度才叫新鲜,万盛是京师首届一指的大镖局,王丁泰是北六省最有名的江湖人,他的门下缥伙也等于是他的门人,今天叫你给打了!”“那有什么了不起,那家伙也是稀松平常,我打他根本就没费一点手脚呢!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小玲儿,你可不能说人家稀松平常,那两个家伙的身手还过得去,只是你太了得而已!”
  上官玲有点得意地道。
  “我最讨厌这种狗仗人势的家伙,动不动就叫人滚,所以我要他滚两滚给人看着、”
  古如萍造:“打了那样一两个人仍没什么,奇怪的是王丁泰对咱们的态度客气得过了份,尤其是找他做保,他居然一口就答应了,连问都没问。”
  上官玲道。
  “这还不是因为那位王府姨奶奶的关系,万盛镖局的表面看这么吃得开,多半还都是靠着鹰王府的缘故,对这个外甥女的话,他敢不重视吗?”
  古如萍皱眉道:“事情看起来是像你所说的,就在深处一想,我总觉得不像那么一回事!”
  上它终却笑道:“别去管它了,咱们过去鹰王府的目的,是为了去探究张君端的底细去的,可不是探究王丁泰,我说浪子,明天进了鹰王府之后,我们会被分派怎样的工作呢?”
  “这个我还不清楚,反正是做下人吗……”
  上官玲道:“话先说在前面,要是派我个侍候的工作我可不干!”
  古如萍笑道:“咱们又不是真要干这个,只是为了要窝进鹰王府里,受了点委屈有什么关系!”
  上官玲道:“不!不能受太大的委屈、你不想想,我们原来卖艺的收入也不坏,生活何等自由,又不是穷得没饭吃,干嘛一定要去受那种委屈?”
  古如裁抬了抬眉道:“对,幸亏你捉醒了我,咱们是应该端一点,否则反而会叫人怀疑了!”
  上官玲笑道:“你总算明白了,你知道不知道,你今天答应那位姨奶奶,就太爽快了一点!”
  古如萍微笑道:”我跟你下同,我是个败落的土财主少爷,江湖味儿没你这么重,能够巴结得上王府,目然会热衷一点。”
  上官玲道:“作热衷个屁!无非是看见那位姨奶奶长得俏,魂儿被勾去一半,连骨头都酥了!”
  上官玲笑道:“别忘了我是你的浑家,我的身份则是个既泼辣又爱吃醋的女人,你要是敢不规矩,我就给你闹个没完,闹得大家都摆不着好处。”
  古如萍耸耸肩道:“依我扮演的身份,该是这付德行。”
  古如萍苦笑地望着她,却不知道她是真是假。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二章 乔装卖艺
下一篇:第四章 牛刀小试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