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娇娃浪女
 
2019-07-11 10:58:2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聂小玲虽然答应了古如萍的要求,要带大家去三神山了,但也不是说走就走的。
  因为白莲教主徐美英负伤远遁,很可能撤退去三神山,那儿的实力将比以前雄厚得很多了。
  再者,那个地方孤身海外,晾远登高,掇目可及,而且远隔着几十里的水程,岛上全是白莲教的势力。
  即使是在附近沿海一带,官府也好,老百姓也好,全对那个地方敬畏有加,不敢冒昧,所以要打听消息也很难。
  点集了大军,施杀过去,或许倒是简单一些。
  但是敌人一定会闻风先遁走了,可是这次主要的目的是在于擒人,而不是要把那个地方摧毁了。
  因此一定要采取订人的战术,擒其首脑,锄其徒众,但究竟要如何进行呢?说来容易,实行起来却是困难重重的!
  首先就是如何打入了,一个是悄悄地潜入,遥隔几十里海程,势必要用船,船却也不易接近。
  岛上的警戒森严,很多地方都设有机关暗器,危险万状!
  另一个方法则是明里容易进去,但白莲教生徐美英失败之后,已成了惊弓之鸟,一定是警戒之心特重,恐怕也不容易。
  但是困难也难不住古如萍的,他那刁钻古怪的脑子里,有的是刁钻古怪的主意,更有着各色各样的朋友,擅长各种奇技异能。
  快口张战死在渔港,先得为他举丧示哀,灵堂设在天桥。
  来致唁的全是天桥的那些卧虎藏龙人物,古如萍对这些人都很熟悉,有几个人来,就被他拉住了嘀咕一番。
  那些人就留了下来不走了,有些人虽离开了一下,也会在一天之内自动的又赶回此地。
  因此,到了七天举丧期满大殡之日,古如萍已经找到了有十来个人了。
  这帮人都集中在万盛镖局中,那儿地方大,也容易安插人,人住进去既不显眼,也不受注意。
  再者,瑛姑是以弟子扎,为师父治丧,她着了孝服出入鹰王府也不方便,所以干脆住回到娘家来。
  古如萍倒是镖局王府两头跑,远征三神山,他必须要找鹰王商量的,也要他在某些方面的支援。
  鹰王倒是十分好说话,在京师连破了几处白莲教秘窟,摸出了许多证据,使得大内震动,因而对鹰王奖勉之有加。
  连太后老祖宗都把这个外孙子叫进府去,着实地感谢了他一阵子,说自己过于糊涂,居然会受诚亲王那个宠姬绿云的蛊感,服用了那些作孽的仙丹,若非这个好外孙揭穿奸计,为奸人控制了大内,她就愧对泉下祖先了。
  同时也把诚亲王叫了进来,痛骂了一顿,怪他认人不明,匿护奸人,几乎断送了祖业江山。
  诚亲王本来在鹰王府受了凌辱,出来还准备找几个宗亲,要好好对付一下鹰王的,可是一沾上白莲教,别人都害怕了,不敢再搭理他。
  倒是宫里有几个太妃和妃子支持他,但这些人又发生不了多大作用。
  再经太后这一表明了态度,诚亲王只有死心踏地认输了。
  绿云之死,使他十分伤心,一灰心,他在家里专心学道,诵经炼丹。
  因而他所属的那些大权,自然又转到了鹰王的手中,所以鹰王对古如萍所提的请来,有求必应。
  古如萍也干脆明白的告诉鹰王,瑛姑是徐美英座下十大观音之一,只是不满乃师的行为,因而视同陌路。
  这次又反出了玄衣龙女聂小玲,但是清剿白莲教余孽,则必须要她们随行,有些白莲邪术,需得靠她们来破解。
  鹰王满口答应了,还说这次清剿白莲教的举动,本来就推谷先生为主帅,人人都可以派遣,甚至于连鹰王自己都在受命之内,若有所命,也是不敢稍慢。
  古如萍要到了所要的东西,一行人就整装出发了。
  这次的行动很壮大,但是京师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最主要的是掩护行动做得好,古如萍提议要为快口张守丧一个月,大家都答应了。
  但是这批江湖人聚在一起,无所事事也是无聊。
  于是男的掷骰子,推牌九赌开了,守丧也不吃素,素斋只是为念经的和尚们准备的,他们大鱼大肉,吃喝得很快乐。
  谷平解释得好,快口张生前是个不拘小节,又喜欢爱热闹的人,所以为他守丧,也是越热闹越好。
  所以到了后半个月,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反正这次消灭白莲教,鹰王府提出了一笔很大的花红奖金。
  而且白莲教本来也是块很肥的肉,祭坛上所用的法器有些都是纯金的,大家也着实的发了笔不小的横财。
  人人花得起,人人赌得起,一间万盛镖局,竟然比酒楼客栈还要热闹,起初还着实引人注意。但天天都如此,也就没人去关心了。
  其实古如萍等人早就悄悄地离开了,只剩下几个不走的在凑热闹而已!
  古如萍一行人是在天津上的船,古如萍的身份一变,成了天津将军龙天爵的公子龙少游。
  龙公子在天津是风云人物,倜傥风流,姬妾成群。
  他身边有五个最知心的妞儿,个个都是绝色,据说也有一手不太差的武功,而且龙公子本人也是所谓技击名家。
  这所谓技击名家只是仗着老子有钱有势,请得起名师来指点,学的功夫不错,但未必肯下苦功。
  只是徒具外观的绣花枕头而已,但是在天津地面上,他却真的是打遍了四城无敌手,因为没有别人惹得起他。
  别人惹不起,鹰王却惹得起,一纸手令,就把龙公子和手下五凤统统都秘密的请到了京师来了。
  他们住进了鹰王府,就等于是软禁了起来,不准出王府半步。
  古如萍乔装的龙公子,却带着上官玲珑姐妹、瑛姑、聂小玲和乔大妞等五人成了五凤。
  邢老陕成了军师,乔老头儿两口子是管家,王丁泰和镖局中的几个人都成了随行了。
  古如萍还邀请了一些朋友则担任水手,上了一条大海船。
  龙少爷的游兴突发,要出海游胜去了。
  这也不是新鲜事,上船之前很热闹,乘坐的是一条向水师借来的军船,船上还有水师的旗丁,威风八面。
  船扬帆出海了!
  这批乔装的船丁水手倒真行,扯饱满帆,飞速前进。
  只是运气不好,第二天就遇上了风浪,把一条船吹到了山东的海面上,飘荡在蓬莱县外的玉版乡附近,正是三神山不远的地方。
  遥望三神山,山在虚无漂渺间,倒果真有点神仙洞府的意味。
  龙公子找到了几个渔民上船来一问,对三神山发生了极大的兴趣!坚持要到访三神山,结一段仙缘。
  虽然那些渔民一再告诫,说仙山不可冒险,但龙公子可不理这一套,再者船桅断了,需要换新。
  三神山上大木如椽,也派得上用处,把渔民赶下了船。之后,他下令向三神山进发,快到三神山附近,船就不动了。
  那是被一群海和尚阻了路。
  海和尚并不是海中的和尚,而是一种庞然巨物,光头似牛,所以也有人称之为海牛。
  在江水中也有类似的,不过他们被称为江猪而已。
  他们不是鱼,却成日生活在水中,四肢都已变形为鳍,在水中泅游很快,骨型很庞大,一般的小船会被他们一拱就翻了。
  这批海和尚当然也有这种企图,只是这条船是军船,船身用铁甲包起,他们的利齿咬不破。
  坚厚的船板也不易为它们的尾巴打碎,只是他们的拚死阻挡了去路,倒也是十分的麻烦!
  尤其是船上无法使用帆,全仗着水手用长桨划动,那些长奖却经不起它们咬,咬断了三四根。
  龙公子终于发了脾气,下令抬出了小钢炮,远远瞄准了,轰轰几炮,一发一头,打死了几头。
  但是还有一批是泅近了船旁来的,炮轰不及!
  龙公子却不在乎,这是条战船,船上有着各种武器,也有着各种的人才,召来了五名标枪手。
  这些标枪手是海战时特选的好手,抢头重有三斤,用上好的精钢打成,刃尖如针,后面则是白铁杆子。
  又直又韧,总重约十几斤长及一丈,投掷出去,可及三十多丈,能贯重甲,十分的犀利。
  这五名标枪手也是精选的,个个身强力壮,掷远可达五十丈,而且极有准头,也是一枪一头,贯脑贯胸。
  没有多久,海面上已浮满了尸骨,血水将海面也染红了。
  这旁杀得热闹,远处海面上急飞来一条白线,紧扣着一颗红点,十分好看!
  渐行渐近,却是一个妙龄女郎,骑在一条大鲨鱼背上,肩插双剑。
  古如萍看了笑着道:“来了!来了!这帮人还真会兴妖作怪,弄成这付形状,哄哄凡夫俗子,还真像回事儿。”
  聂小玲低声道:“这是我七师妹柳如眉,号称踏龙观音,她的双剑报厉害,行止最淫,杀孽也最重,这个人绝对留不得!”
  古如萍道:“小玲,这次我抱定了决心,凡是白莲教弟子,除非真心改过向善的,否则我一个都不留,只不过此时还不能杀她,我要靠她引我们进去呢!”
  柳如眉来到大船附近,仍是跨坐在鱼背上,尖声喝道:“大胆凡夫,居然敢杀害本岛守山神鳌,你们不要命了!”
  古如萍探身出船舷旁大笑道:“姑娘弄错了,鳌应该是龙首龟身,这只是一批海和尚而已!”
  柳如眉听他叫破了海和尚的来历,征了一怔,抬头一着古如萍,此刻他是少年阔公平打扮,十分英俊,她那脸上的杀气倒是消了一半,斜着眼道:“你这个凡人倒也有些见识,你是什么人?”
  柳如眉又盯着他看了两眼,媚眼如丝道:“那是大罗金仙,我们只是海外散仙,还没到那种境界,你究竟是什么人,到此为何?”
  “在下龙少游,家君官拜天津将军,在下性喜游历,这次浮海出门,乃为广博见闻,不想在海上遇风,吹到这附近,风闻三神山有神仙寄居,在下一则为访仙迹,一则是船桅折断,需要修理,乃望泊岸一游!”
  “不行!那是我们清修私地,不准打扰的!”
  古如萍道:“姑娘说这话太没道理了,这三神山虽孤身海外,却仍是我大清版图之内,归蓬莱县治,却不是什么私人产业。”
  “胡说,你不去打听一下,我们世居此地,已经有几百年了!”
  古如萍笑道:“姑娘这话又编人了,三神山有一些隐居练气士借居是近百年来的事,却不是世代相关的,姑娘等人借居三神山,说二三十年是有的,却没有几百年。”
  “你倒是打听得很清楚!”
  古如萍道:“本公子出门游历,三神山本来就在计划之内的一站,自然要先打听清楚一点!”
  柳如媚道:“就算我们居此有二三十年吧!也是先入为生了!”
  古如萍道:“虽说是先入为主,但泉林无主,人人都可去得的,最多我们只在海边伐木修船,不去打扰府上清修罢了!”
  “你倒说得很有把握,你准可以登得了岸吗?”
  古如萍傲然道:“不怕姑娘见笑,在下这次出门,家君为安全计,特地拔了一条军船,上面带有远程火炮,那是为防海盗的,船上的水手三十多名,个个都是好手。此外在下也是剑技精湛,几名待儿也都是退隐江尘的风云人物,一定要力拼的话,在下倒不怕谁,既使我打不过,还可以急告家君,派遣大军前来协助……”
  “无端掠取民地,你老子的将军是这样当的?”
  古如萍一笑道:“我们这一艘是军船,凡是大清朝廷所属港湾,无处不可停泊的,这强占民地之说似乎不可成立,何况这地方并不属你们所有,倒是你们抗拒军船,先有了叛逆行为,派大军来对付你们也不过分!”
  柳知眉倒是被他的这番言词镇住了,老百姓跟官府是无理可讲的她只是强辩道:“此地离天津可远着呢……”
  “但是离山东可不远,家君己照会山东总督燕炀老伯和水师赵雨老伯,要他们多加照顾,他们跟家君是好朋友。当年在行伍中时,曾是家君部属,受家君照应之处很多,我船上带有名重信鸽健翼,只要放几只鸽子出去,不出三天,大军立至!”
  这话倒也不错,沿海港岸,都有水师驻扎,那是为了防禁海上的外夷和倭寇海盗的入侵。
  江浙闽粤以及山东一带,海防特严,调集大军并不因难。
  所谓大军,最多也要一两千人便够,是轻而易举的事。
  柳如眉的气势为之一阻,只有换个方法,嘴角一撇,眼泪汪汪地道:“那你就可仗势欺人了?”
  古如萍大笑道:“姑娘这么说就太过分了,在下只是游历而来,最多耽搁两天就走,虽有兵勇,却没有主动地攻击准,杀死这些海和尚,只是为了自卫,是姑娘自己气势太盛而已“你们真的要住几天?”
  古如萍道:“自然是真的,家君已有忠勇伯的封爵,不久还有进封候爵的可能,我这世子是一定的,大好前程似锦,我可不想在此地学做神仙。”
  “哼!你只是追逐富贵的一个俗子而已。”
  “这话我倒是不否认,但你们所谓神仙,也只是哄哄一般乡愚而已,所谓长生,也只是驻颜而已,却不能不死的那有什么意思。”
  “等你到了岛上,领略到了神仙的滋味,再说此话不迟。”
  “姑娘是准许我们上岸了!”
  “我能不准吗?你们有兵有炮,我若不答应,你一阵火炮把我们夷为平地了!”
  “这个在下却没有这么不讲理,尤其是姑娘这等娇滴滴的美人儿,在下更是珍惜得很,只是不让我登岸可不行,我们必须要修船,姑娘请上船来一叙如何?”
  “这……等一下,我得回去问问夫人!”
  “府上还有尊亲在吗?”
  “不是我的尊亲,是家师!”
  “哦!尊师必定是海外的高人了。”
  “不是高人,是散仙,家师乃玄关天宫主,驻修岛上玄天宫,已有数十年了,家师自号玄天仙姑!”
  “原来令师是个女的!”
  “不仅家师是女的,岛上除了一些粗犷工人外,我的师姐妹都是女的!”
  “他们有你这么漂亮吗?”
  “你真是少见多怪了,我们六姐妹中,我是最丑的!”
  我不信,我不敢说见过多少女子,但我身边的这些侍儿也都不丑,可是一见姑娘,我认为不可能再有比姑娘更美的人了。”
  柳如眉被他说得眉开眼笑,媚声道:“你倒真会说话,我可得回去警告那些姐妹小心一点,别被你骗走了。你们在这儿等一下,我回头就来。”
  “等一下自然可以,可不能太久,而且你告诉令师,我们是非泊岸不可,别再闹得不愉快。”
  “知道了,既然赶不你们走,只有准备接待你!那就干脆好好招待你们一下,好叫你们早早离去!”
  说完她又指挥那条大鲨鱼,如飞向岸边而去了。
  聂小玲低声骂道:“贱货!古兄,她多半是看上你了,所以对你才这么眉开眼笑的,不过你要注意,跟她要好的男人,不会活过三天的!”
  “那有这么厉害,就算她精擅采补之术,也是不可能在三天之内,把一个男人吸干的。”
  上官玲皱着眉道:“瞧你说的什么话,小玲,给他一个大嘴巴,这是姐夫跟小姨子的谈话吗?”
  古如萍笑道:“娘子,你别混搅好吗?我是在说正经的,多了解一点,我才能决定应付之道。”
  聂小玲红着脸道:“白莲教中多的是无耻淫娃,柳如眉更是其中之最,古兄的话也不是有意轻薄,她在三次好合之后,已经能吸去一个人一半的元气,她却不及对方再度复原,往往就是一刀了事。”
  古如萍轻呼道:“妖孽,我要叫她自己也吃吃那个恶果,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的滋味。”
  聂小玲红着脸道:“我听老五谈过,古兄也精于此道。”
  古如萍道:“是的,家师出身武当,本精于道家练气养元之道,那本是正当合籍双修法门,可是为了要行走江湖,家师特地又把我转介入一位前辈门下修习各种内功精津,以防我受人之惑。”
  聂小玲顿了一顿才道:“小殊不知古兄能为如何,相信你之所能,胜柳如眉或有余,敌家师则不足,若是在岛上遇到家师,还望千万慎重勿入其毂中。
  “聂姑娘能肯定令师在此吗?”
  “相信是的,此地虽为二师姐所管,但是柳七儿却是最擅专的人,若非家师在此,她早已自作主张把人领进去了,她要进去请示一下,则足证家师一定在此。”
  古如萍兴奋地道:“那老妖怪果真在此,我倒要好好计划一下,不放她再逃走了!”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计划的,因为他们对岛上的情形井不熟悉,聂小玲虽然来过,却也只知道一个大概的环境而已,一切还要等古如萍深入之后,才能全部计划行动的!
  柳如眉果然没要他们等多久,又乘着那条大鳖来了,飞身一纵就上了大船,落在古如萍身前,身法轻盈无比,但落地时偏要装做,身躯一斜,象是要摔倒的样子。
  古如萍适如其时地伸臂一把挽住了道:“小心!小心,你怎么不小心呢!也太心急了,该等我放梯子下去的!”
  柳如眉故意装扭了脚,将身子靠着古如萍,娇声道:“还不是你叫我快点吗?”
  古如萍哈哈大笑道:“急也不急在这时,要是扭伤你的脚,那我可罪大恶极了,伤着了没?”
  他伸手要去捏她的脚,她忙推开他的手道:“一个大男人,什么地方都去乱摸,你也不怕丑的。”
  古如萍大笑道:“我龙某人对女足有偏好,不但爱捏,而且爱闻!”
  柳如眉推了他一把道:“那你去闻你待儿的去,我不习惯被人在脚上乱摸乱捏。”
  手往外推,身子却往前靠,把整个人都倚在古如萍怀中,聂小玲看不顾眼,哼了一声,转身下舱,柳如眉笑道:“瞧!你的宝贝吃醋了!”
  古如萍却益发狂地大笑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十八章 反戈一击
下一篇:第二十章 黎庭扫穴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