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十二金钗
 
2019-07-11 10:27:30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清早,上官玲起得很早。但侍候他们的人却比她更早,她才在院子里走动,院门外已经有人轻声地喊着:“谷娘子,请开门,给您送洗面汤来了。”
  她去开了门,却是两个大丫头,长得十分清秀、一个提了桶热水,一个却捧了梳洗用具,屈腿道:“娘子,我叫小挑,这是小梅,都是七夫人屋里的。奉了七夫人的吩咐,来侍候您跟谷先生。”
  “啊?不敢当,七夫人是哪一位呀?”
  “就是瑛夫人,她排行第七,不过她是最得王爷的尊敬,在各位夫人中,也是她领头的。”
  “噢!请两位妹子回上七夫人,我们就是两个人,自己做惯了,用不着人帮忙。”
  小挑笑道:“七夫人知道二位爱清静,不喜欢人打扰,所以特别指定我们过来,早上送洗睑水,打扫屋子,然后到厨房去端早饭,平时我们不来打扰,娘子有什么吩咐,只要通知一下外院轮值的婆子,我们就会赶来侍候的!”
  他倒是很能干,几句话,把她们的职务以及服务的范围都说清楚了。上官玲倒是无以挑剔,事实上上官玲住进这儿来,什么都不熟,也的确要人帮使指点。她们进来后,动作很利落,一个把水注脸盆中。侍候上官玲洗脸,一个则整理屋子。
  没多久古如萍也起来了,她们招呼后,又去整理卧室。然后小桃又问道:“二位早点要用什么,吩咐下来,婢子好到厨房去端了来。”
  古如萍微笑道:“难道还可以由着我们点来吃吗?”
  “是的,除了很特别的,要早一天通知厨房准备,普通一点的南北点心面食,厨房都是准备齐全的。”
  古如萍道:“我想吃一碗炖得烂烂的蹄花面。还要五六个南方的蟹壳黄酥饼。娘子,你要什么?”
  上官玲道:“我随便来碗面条就行了,我说相公,你也别找麻烦了……”
  小桃道:“不会麻烦,这些都是现成的,立刻就有,府里有四五百人开火,有一半的人都是吃小灶的,三班大师傅,每班二十个人,各种南北口味俱全……”
  古如萍咋舌道:“这是干什么呀?”
  小桃笑道:“这就是王府的排场,尤其是我家王爷,特别好客,家里经常有许多江湖豪杰来作客,这些大爷们对吃很讲究,王爷为了不使他们委屈,才不惜重金,请了三班大师傅,其中还有名厨,别的府在请客的时候,还到咱们府中来借厨子呢!”
  古如萍听了这些话朝上官玲又看了一眼,他们都有个感觉,这座鹰王府的确是问题重重的。鹰王养了很多江湖人,又不惜耗费巨资去讨好他们,究竟为了什么呢?
  古如萍才吃过了早点,出乎意外的,已经有一个长得很清秀的小厮来请了,侍候的小桃低声告诉他说:“他叫小柳儿,是王爷身边最得宠的跟班。”
  古如萍打量了一下这个小厮,心中不禁一动,看这孩子年纪不过十五六,但是走在地上,却能不惊尘土。
  尤其是他进门的时候,门框上刚好落下一只结网的小蜘蛛,恰好在他的脸前,一般的反应,必然是吓一跳,赶紧躲开,或是未曾住意,刚好碰个正着。
  但是这小柳儿却如同未觉,径直走了过来,蜘蛛在离他的头顶寸许时,象是被一股微风,轻轻地逼开一边。
  这证明了他的内功已经到了自然收发如意的境界,寻常的江湖武师,下几十年功夫,也未必能到此境界。
  这个家伙才十来岁,他是怎么练的?鹰王身边,上哪儿找来这么许多的能人呢?
  小柳儿到他身前时,恭恭敬敬地打了个揖儿,然后道:“谷先生早,小的叫小柳儿,是……”
  谷平站了起来笑道:“我知道!柳兄弟是王爷身边的人,请坐!请坐!小桃,倒茶来。”
  小柳儿却笑笑道:“不敢当!谷先生别麻烦了,小的是奉王爷之命,来请谷先生到练功房去练剑。”
  “啊!王爷这么早就起来了?”
  “王爷一向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到练功房练半个时辰的剑,从未间断过。”
  谷平道:“王爷是位极人臣,还如此勤奋不辍,叫人好生佩服,只是叫我去练剑,却是……”
  他不知要如何说下去,小柳儿笑道:“谷先生别担心,王爷可不是请你陪他去练剑,他的剑技已经是炉火纯清,无人能匹,也不必找对手切磋了,他请谷先生,想必是有事相商,府中人很多,王爷若是找谁交待什么重要的事情,多半是利用这段时间。”
  谷平听了心中一动,不知道鹰王会找自己干什么?
  但是他现在既然是扮演一个八面玲珑的角色,自然懂得不多问,连忙道:“那我们可不能让王爷等着,这就走吧!”
  他抹了把脸就出门去了,小柳儿在前面领着路,穿房越脊,也不知转过多少穿堂延廊,奇怪的是看不见半个人影。
  古如萍趁机搭讪道:“王爷都已经赶来了,府中的司役却是没见一个影子,他们太享福了!”
  小柳儿笑道:“谷先生倒是冤枉他们了,这会儿大概只有夜班轮值的人刚躺下,其余的都起来了,只不过咱们走的这条路是通向王爷练功房内的,非经王爷准许或是召唤,是不准进入的,要等王爷离开练功房,才开始过来打扫整理。”
  “这是做什么?”
  “这是王爷的命令,他的练功房是禁地,除了待准的个人外,谁都不准进入的,因为王爷有几套剑法及功夫是不传之秘,怕被人偷学了去,谷先生昨天才进府,今天居然能蒙王爷召见,那是前所未有的事,可见王爷对谷先生的看重。”
  古如萍笑道:“小兄弟这就想错了,王爷不是特别看得起我,而是知道我的功夫太平常,瞧了也不懂。”
  “谷先生太客气了,昨天教训那两个蒙古鞑子,已经传遍了府中,谁都说您是位深藏不露的高手。”
  古如萍微笑道:“我那几手玩意如何,王爷是最清楚的,相信王爷不是为了我的武功而就看中我吧!”
  他避重就轻,也不作争辩。倒是很好的答复,因为小柳儿只笑了一笑,显然鹰王对他的武功作过评价了。
  终于来到一所敞厅门口,里面有覆霍的创气声,门却开着的,两人跨门过去,但见鹰王赤了上身,手中执剑,辫子盘在脖子上,正在使者一趟剑。
  一把一式,出手很慢,可是古如萍却是大行家,看得暗自惊心。
  果然外传鹰王内外兼修,为京师第一高手,称为高手,这种说法并不过份,鹰王的武功造诣的确高。他出手虽慢,但是每一个动作中都会有无穷变化,简直无法从他的出手中去捉摸剑势的。而且他一身肌肉虬结,但运剑时,却不见肌肉的活动,这更是一个绝顶高手才能达到的表现。
  古如萍以绝顶的天份,家学渊源,又经过三个名家的悉心指点教导,出道江湖后,也会过无数名家,从没落过败绩,对武功,他是相当自傲。
  可是只看鹰王使了几手剑,就已经认定自己绝难是对手,因为鹰王所用的那几手剑式,已至无懈可击的境界。
  因此,古如萍只有默默地站在一旁看了不作声!鹰正又练了一会儿,才收剑而立,小柳儿过去接下了剑。另外有一个和小柳儿差不多年纪的小厮则棒了一盆热水,绞了一块白毛巾,为他擦拭身上的汗水。
  小柳儿捧上一盅热茶给他漱了口,鹰王才笑问古如萍道:“对不起,打扰你早觉了吧!”
  古如萍答道:“学生早就起来了。”
  小柳儿微笑道:“谷先生起得很早,小的过去时,他已经用过早点了。”
  鹰王道:“昨儿辛苦了一夜,足足闹到二更多才歇下,今天一大早就起来了,倒真难为你了。”
  古如萍装出莫名其妙的样子,鹰王笑指那个替他擦身的小厮道:“昨天晚上,我想起一点事,叫小桂儿去请你的,他去时,你们两口子已经上床了,他不便打扰,一直等天二更,想到夜已大深,就回来了。”
  古如萍知道昨夜在屋里监视的是这小厮,他却不便说自己早有发现,只是红着睑道:“学生该死,学生一点也不知道,这位小兄弟该招呼一声的……”
  鹰工道:“没关系,我的事并不急,谷平,你刚才看我的剑如何?”
  “王爷乃是天下第一人,那还有话说。”
  鹰王道:“我不要听这种虚套,我要听一句老实话。”
  古如萍想了一下道:“羚羊挂角,天迹可求。”
  鹰王神然一动道:“高明!高明!我这趟剑法,一共让六个人观看过,他们都是内廷的剑术供奉,兼任乾清门剑术教练,够得上说是名家了,但他们却说不出这两句话来,谷平,你再深入批评一下。”
  古如萍擦擦额头上的汗道:“王爷,学生实在说不出来,学生对剑法上本就稀松平常,对王爷的剑法完全看不懂,怎么敢批评呢?”
  “可是你那八个字,却深得此中精髓,若不是你对剑道有很深的造化怎么能说出这番话。”
  古如萍道:“王爷!学生是信口胡说的,因为王爷在练剑时,一招一式,学生看得十分清楚,一剑出去,学生就在猜测下一个变化,哪知竟没有一次猜对过,因此学生才想到那两句话。”
  鹰王忍不往哈哈大笑起来道:“说得好,说用妙,由这番话,可以知道你对剑法根本还没入门!”
  古如萍道:“学生本来就浅薄得很,除了一套八仙剑外,学生根本就不会别的剑法,那套剑使来热闹好看,只能唬唬外行,倒是学生女人单刀双刀都还耍得不错!”
  鹰王笑道:“你虽然不懂得剑,但是眼光很不错,居然能说出我剑法中的妙处,我这套剑法,就是叫人无从捉摸其中变化,你比宫中那些老蠢物高明多了,得便的话,你不妨瞧瞧我的那些姬妾们练剑,指点她们一下。”
  古如萍忙道:“王爷,这不是开玩笑吗?学生这点本事,怎么能去教那些姨奶奶们练剑,王府的十二金钗名满京都,哪一个不比学生强上百倍。”
  “我不是要你教她们练剑、而是看看她们各人的剑法中的缺点所在,指出来要她们改进。”
  “这个学生也无此能力。”
  “我相信你有这个眼光的,而且瑛姑会帮忙你的,她的剑颇有根底,若是由她指出来,她们不肯服气,也不太甘愿听她的指正,你来说,她们就会接受了,尤其是经我推广吹嘘之后,她们更相信了。”
  古如萍道:“王爷,学生实在不明白三爷的用意。”
  鹰王道:“那还不明白,我是要把你造成一个绝也高手的印象,叫人对你刮目相看呢!”
  “这叫学生如何敢当?”
  鹰王摆摆手道:“你别客气,也别推辞,我这么做是有用意的,你知道,我府里人多,江湖朋友也多,我对他们很尊重,也很客气……”
  “是的,王爷礼贤下土之名,也是举世同钦的。”
  鹰王的脸沉了下来道:“我如此地优待他们,居然有人存心不善,捣我的蛋。”
  “这……太没良心了,王爷该把他抓出来!”
  “我若知道是谁,自然饶不了他。就苦于不知道。所以才要你帮忙,替我找出这个人。”
  古如萍不禁睑有难色道:“这个学生恐怕无能为力……”
  鹰王笑道:“只要你事事留心,我相信会成功的,我把你捧成一个绝世高手后,那些心怀意图的人,必然会有两种反应,一是特别讨好你,意图笼络你,一种是避忌你,打击你。”
  古如萍苦着脸道:“那学生就惨了,学生的这点本事,如何能应付那些高手们的明争暗算呢?”
  “明争是不会的,瑛姑会支持你,而且你打伤那两个蒙古侍卫之后,人人都对你深具戒心,没有人敢明着自讨苦吃的;至于暗算,你也可以放心,我这两个跟随身手都还过得去,他们会随时保护你的,当然你们自己也要小心一点,谷平,你别推托了,我一直在物色这么一个人选,你来倒是最合适了。”
  “王爷,学生真正所能王爷法眼若电……”
  “我知道,你没有受过名家指点,但是你却有着超人的智慧与应变能力,足可弥补功力之不足。”
  “王爷为什么不选一个真正的高手来担任这工作呢?”
  鹰王轻叹道:“这种工作要一个脑筋灵活的人才胜任,而武功好的人,心眼儿一定死板,因为练功在于勤,在于专,聪明人不屑为之。武功好的大多是笨蠢刻板的人,做不好这件事的。”
  古如萍知道不必推托了,这件差使在王府中是个大秘密,鹰王已经说出来了,就不容许人推辞,甚至于现在想退出王府都不可能了。
  他只有硬着头皮问道:“请示王爷,那些人所谓捣蛋,究竟做了些什么?”
  “泄露,把我的机密泄了出去!”
  “王爷!是怎么样的机密呢?”
  “我也说不出,可是最近出了两桩漏子,其中一件是我托万盛镖局保的一支镖,被人劫走了。”
  “怎么,王爷会托镖局保送东西。”
  “是的,那是一批珠宝,是要送给回疆的几个王公,价值不菲,我交保时十分秘密,而万盛另外还揽了一支镖,保了一支皮货药材,我那批珠宝,是由我派出的一名亲信,扮成镖伙,随身携带,结果镖出了事……”
  “王爷,镖队出事是司空常见的事。”
  “这次失镖却极为离奇,对方竞专对我的那一部分下手,除了我的东西,其他别无损失,我那名亲信被杀,虽然还有另外三名镖伙受伤,却只是因为他们护镖抵抗太大之故,对方似乎专冲着一个人而下手的。”
  “所以王爷才怀疑府中有了奸细内应?”
  “不错,这件事十分秘密,绝无外人得知,只有在王府里的人,才会知道那个亲信的特殊身份。”
  “这倒不一定,也许是镖局中的镖伙出了问题呢?”
  “他们不会知道他身怀暗镖呀!”
  “王爷,府上的人,难道就知道他身怀暗镖了吗?”
  “这就不得而知,可是那人是专门替我办一些紧急事务的,见他搭在镖队中出发远行,不难猜到别的事故,这也当然是要有心人,方能深入猜测……”
  “王爷,另外一件事呢?”
  鹰王呼了一口长气道:“另外有一件事更明显了,你听过江湖上有玲珑双殊的名字吗?”
  古如萍为之一震,想了一下道:“听过,不就是外面传说的上官姐妹吗?”
  鹰王笑道:“这两个妮子都姓上官,一个叫上官玲,一个叫上官珑,却不是姐妹。、”
  古如萍道:“怎么可能呢,学生见过他们两个人,形貌打扮都差不多,只是上官珑脸上多一颗痣。”
  “你认识她们吗?”
  “学生见到一个女的特别惹眼,自然忍不住想打听一下,结果知道那就是鼎鼎大名的上官珑,以后又看见了上官玲,倒是不必再打听了。”
  “你在什么地方看见他们的?”
  “见到上官珑在芜湖长江边上,见到上官玲则是在宛平县,而且就是在这几天之前。”
  鹰王道:“对了,就是那个时候,我听说那个妮子在宛平出入,暗地派了个叫桃花浪子张君瑞的门客去把她请了来!”
  “王爷,这个人恐怕派得不对劲,张君瑞在江湖上的名声不太好,而且上官玲最讨厌的就是他那种人……”
  “你对江湖上的人,好像知道得不少?”
  “学生终年在江湖上走动,对一些特别有名的人自然是有过耳闻,何况学生这一行,认识的江湖同道也多,虽然不出名,但消息却很灵通的。”
  鹰王道:“不错,你这江湖消息灵通,就是个大长处,再加上你认识的人多,别人却不认识。”
  古如萍道:“学生以一介斯文,沦落江湖殊非得已,对江湖朋友,能避免搭讪最好,所以识人不多,倒是我那浑家,自幼就在江湖上跑的,认得人不少!”
  鹰王笑道:“我要的是你认识别人,别人不认识你,而且将来的事,也不是去打交道。”
  “那王爷是要做什么?”
  “这个以后再说。再谈那件事,我让张君端出去,倒不是要他去跟上官玲好言商量相请,而是用点手段,把人给弄回来!”
  古如萍笑道:“这倒是选对了人,那个挑花浪子身边经常带了什么迷魂香之类的东西……”
  鹰王道:“是的!他也打算用这种方法下手,这次他可以有十成把握,乔装成女的前往,住在上官玲的隔壁,晚上施放迷香,已经得了手,哪知道中途有人插手破坏,把张君瑞给杀了。”
  “怎么会是别人插手破坏呢?是不是上官玲自己杀的呢?
  她是个老江湖,恐怕不至于轻易着道儿吧?”
  “不,上官玲确实是被迷昏了过去,到天亮才醒,而张君瑞却发现被弃尸在两里外的柳林之中,客栈中的店小二是我收买的眼线,他一直在注意上官玲的屋子,知道得很清楚,张君端被我收罗在身边两年,换了女装打扮,根本没人能认出他来,而且事后上官玲就失踪了,这一定是我府中的人通风。故意破坏所致……”
  古如萍心中暗笑,这整个事件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却缠到别人头上去了,这对自己倒是有利的,因而笑笑道:“王爷这么说,想来必是有点底子了。”
  当然,我也不是光为这两件事,最近我办事颇为不顺利,稍微秘密一点的行动,总是被人泄密而破坏了,所以我知道一定有奸细卧底,希望你帮我找出来。”
  “这个……学生尽力就是,却不敢说一定能有成绩,还有一件事,学生斗胆动问,王爷要那上官玲干么?王爷已有十二金钗,都是人间绝色……”
  鹰王笑道:“不是我要,我是替别人张罗,有个人听说了玲珑双艳之名,心动不已,想要弄到身边来,求到我身上,要我帮他的忙!”
  “原来如此,那个人的地位想必比王爷更高了!”
  “何以见得呢?”
  “因为这件事并不好办,若是寻常人等,王爷决不会答应帮人家忙的。”
  “你的脑筋不错,不妨想想是谁呢?”
  “王爷现在已是久臣之极,就算是一般的亲王,也未必在王爷目中,能叫王爷点头的,除了皇上外,只有东宫储君了,皇上年岁已高,只有储君太子,不但少年风流,而且跟王爷交情很好,时相来往。”
  鹰王笑道:“你实在很聪明,不过这件事却不宜多谈,因为我第一次失败,太子还不死心,要我继续帮忙,消息泄出去,事情就更难办!”
  “王爷放心,学生会守口如瓶的,不过学生有一句话劝告王爷,那玲珑双姝,又名玲珑双煞,不但武功高,而且性烈如火,王爷即使弄来,她们未必肯就范。”
  鹰王笑道:“人弄来往那儿一送,就没我的事了,其他的不劳我操心,你放心,大内有的是叫女人就范的办法,不管多刚烈的女人,到了大内都驯成绵羊了。”
  “那是一般的女子,象这样江湖成名的女侠,不可以平常视之,若是她们杀起性子来做出些什么,王爷岂不是也受连累?”
  鹰王笑道:“你能想到这些,足见你很细心,不过我都安排好了,牵连不到我的。今天我没空,改天我再找你来详细谈谈。”
  这就是要他告退的暗示,古如萍自然明白的,行札告退出去,回到自己屋里,上官玲正等得不耐烦,追问着两个丫头,要去找谷平。
  送他回来的小柳儿笑笑走了,这是一种做作,显示上它玲是个任性而不懂事的女人。
  两口子混了一天,直到深夜上床,他们才有了谈私话的机会。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四章 牛刀小试
下一篇:第六章 逢场作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