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娇娃浪女
2019-07-11 10:58:2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十支桨在碧波中整齐划动着,可见水手们的训练有素,一名满身精壮的舵工在柳如眉的指点下,平稳地掌舵,虽有微风轻浪,船却极平稳,连晃都不晃一下向前直航。
  柳如眉道:“龙少爷,你这条船真好,这些水手们的航海技术尤其精湛!”
  “他们都是由水师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身经百仗,岂能不佳?”
  “你又不是带他们去打仗,身经百仗干吗?”
  “我虽然不是去打仗,但听说海上有强盗横行,我可不想葬身海上,再者,到了南方的海域中,有许多海岛,都是生蛮聚居,我也不想被他们煮来吃,所以一定要带足人……”
  “那你带的人又太少,听说那些野人都是成千上万的聚居一岛,你们怎是敌手?”
  “那怕什么呢,我船上的炮火充足,不管对方人多人少,先远远的一阵炮轰,打得他落花流水,然后再遣弓弩手扫荡过去,有多少也报销掉了。”
  “这样听来,你似乎打算在外面玩得很久呢?”
  “我沿着海岸走,不出二十里之遥,我的这些水手们经验丰富,不会迷航。”
  她从言词或形迹上,再也找不到一丝破绽,柳如眉才指示舵工,将船驶入一处港湾,入口颇窄,柳如眉自己在前划着小船引道。
  龙公子似乎深受柳如眉的吸引,跟着她到了小船上,另有一个劲装佩剑叫回凤的侍儿,却是改装的乔大妞,龙公子一直跟柳如眉搭讪着,遥望远处峰上的金碧屋顶,失声道:“这地方真有神仙洞府吗?令师不是叫玄天圣女吗?怎么又变成玄天圣母?”
  “不错,那就是我师父所属的玄天圣母宫,她年轻时叫玄天圣女,现在收了女弟子,自然要在严一点,故而改为玄天圣母。”
  “什么庄严,分明是老了,不得不改个名号而已,鸡皮鹤发的老太婆,还叫什么圣女,听起来不觉得恶心吗?”
  柳如眉笑道:“你胡说八道骂我师父,小心她生气把你变成了大王八。”
  古如萍发起少爷脾气道:“我才不怕,那些渔民们把你们说成了神仙,我可不相信!”
  柳如眉冷笑道:“到了岛上,你就改变看法,我师父神通广大,有呼风唤雨,撒豆成兵之术。”
  古如萍道:“她有本事就弄阵风把我收回大海去,她能撒豆成兵,能不能挨得起我一炮。”
  “你就是仗着你有火饱厉害。”
  古如萍傲然道:“这话倒不假,家父告诫我说,海上有许多怪异,被一般无知民众渲染成神怪,最好的办法就是架起火炮来轰,记得他率军西征时,途经荒山一棵巨树,树下有白骨磊磊,大军行近树下半里处,就昏迷倒地不醒,附近居民说大树有神,冒犯树神者必死,家父偏不信邪,下令架起火炮猛轰,结果把树轰倒,树腹中有一头琵琶大小的蝎子。”
  柳加眉神色激动地道:“真有那么大的蝎子?”
  “这绝不假,昏倒的人,是中了它的毒气,那巨蝎还被掏空了肉,挂在家父的将军衙门大堂上,而且在它尾巴剖出了七颗蝎珠,能解百毒去蛇虫,我就带了一颗出来。”
  “真的,能不能让我看看?”
  “当然可以,要不是我可能深入野荒,还要仗着它去毒脱身,我送给你都行!”
  “你只是空头人情,说得好听而已,既然自己要用,又说什么送给我呢?”
  “是真的,我回程一定经过此地,就可以送给你,我觉得没什么用处,颜色光鲜,有股怪味,佩在身上可驱虫蚊,真不错!”
  “像这种积年巨毒之物身上的乐西,是罕世奇珍,你答应送我,可不许食言!”
  “这是什么话,我龙公子一言既出,哪会在乎一颗小小的珠子。”
  “你是个大俗人,只知道金银是宝。”
  “本来就是,金银能叫人卖命,像我这次带出来的人,许他们每人每月五十两银子,个个都是卖力得很……”
  柳知眉心中暗笑,也有了主意,这些人若是五十两银子就能打动,倒是不难应付!”
  龙公子颇为精明,似乎猜到她的念头,笑笑又道:“这些人都是旗丁,世代军藉,可靠得很,跟我出来一趟,不但有外快,还可以巴结上司,将来升迁还有希望,前途无量,所以个个忠心耿耿,谁也拉不走的。”
  柳如眉哼了一声道:“谁要拉他们!”
  龙公子笑笑道:“听说岛上美女很多,男人却很少,这批人可能会颇受欢迎,我是领队,话可说在前头,她们玩玩我不会反对,但若临阵脱逃,就以军法论处,谅他们没这个胆子……”
  “活宝!谁会看上这些老大粗!你把我们岛上看成什么了!”
  他似乎看透了这批海上的女人,说得很不中听,使柳如眉生气了起来。
  因为她们原想使用美人计,把整条船都据过来,船上有火力,有一批身手佳,经验足的水手,对目前的白莲教而言,是最需要的资产。
  可是听这个花花公子的话后,似乎如意算盘并不好打,这些旗丁已有了妻室,还有前程功名,不可能舍弃一切的,岛上所能满足他们的,仅是黄金和女人,似乎还不够吸引他们。
  她在动脑筋,可是龙公子不住地问长问短,不给她安静思考的机会,使得她心中更乱。
  聂小玲下了房舱,上官玲追了下来,见她还在生气,不禁笑道:“你别是真看上你姐夫了,要不你生这么大的气干吗?”
  聂小玲涨红了脸道:“大姐,你也胡说我要生气了,因为老七很精明,我虽经过易容,怕被她看出破绽,所以藉故离开的!”
  上官玲笑道:“这役什么好耽心,我们的易容是你姐夫施为的,绝无破绽,除非你自己不小心,在谈说中穿帮了!柳如眉已到小船上,你别生气了。”
  聂小玲默默地点点头,眼中晶莹有泪意,可见她心中是很难过的。
  大船终于靠岸停泊了,岸上有一大排的华舍,楼阁玲珑,引泉为瀑,植树成荫,其间鹤鹿成群,往来自如,倒是颇有神仙洞府的意味!
  柳如眉得意地望着龙公子道:“公子看此间如何?”
  龙公子微笑道:“你若是希望我批评一句中所的话,我只有四个字,俗不可耐,但你若是问我的意见,我倒认为还不错,颇合我的胃口!”
  柳如眉颇不服气地道:“你也懂俗不可耐?只认为还不错,你家里有这样规模吗?”
  古如萍一笑道:“你少见多怪,你该去天津衙门扫听一下,龙将军府第是怎么地气派,甲地连云,楼高可及五丈,里面陈设之精美,连皇帝看得张开了嘴合不拢,有一年,圣驾巡视海防,驻驿隼衙,就住我家七天,他还舍不得走呢!”
  龙将军的豪富是天下闻名的,所以冒名的龙公子也就信口开河,吹得天花乱坠,不过他多少还是捕风捉影而来的资料,非空穴来风,因此柳如眉倒是相信了,心事也更重了,龙家院势力这么大,那么她计划杀人夺船的事必须要重新计划。
  龙公子被招待在一所豪华的精舍中,带着他的五凤待儿,所以只要两个粗鲁婆子就够了,至于他的部属,则暂留在船上,因为岸上的女孩子太多。
  柳如眉只介绍两个师妹给他们认识,一个叫霍玉华,一个叫董玉京,年纪似乎比她大些,妖艳狐媚则不逊,她们对龙公子都十分热情,挨挨靠靠,调笑语语,完全不拘形迹。
  龙公子则来者不拒,左拥右抱,吃尽了豆腐,揩足了油,但他身边的五凤却颇会作怪,吃醋拈酸,有的还故意插进来捣蛋,使得龙公子不能进一步温存,但两个女的知道已经差不多,只要给他一点暗示,就稳可以把这条大鱼钓住了。
  这时柳如眉却上了圣母官,果然是白莲教主除美英在此地,她的丈夫朱三太子则死,她却遍体绮服,根本没把那个丈夫放在心上,也由此可见他们的婚姻,根本不是情义的结合!
  静静地听完柳如眉的报告后她才道:“七儿,你对龙公子打听清楚吗?”
  “是的,弟子已查核过天津传来的报告,确实是龙公于出游的消息,那条座船号称赤九,曾是南明郑成功的座舱,因而船坚炮利,是水师中最佳的一条。”
  “那就把它弄过来。”
  “圣母,这恐怕不能急,忠勇伯仅此一子,十分宝贝,我们若是坏了他的独子,那真的不能安身,朝中大半武将都是他的门生故友,除非要放弃这片基业,漂浮到海外去。”
  “这片基业迟早都会放弃的,反了老三跟老五,总有一天,对头会找了来!”
  “瑛姑不敢说,本来就非吾道中人,但三姐却是您从小带大的,不可能反吧?”
  “老三一向就对我们的作为看不惯,这次得了外援,自然要离开我们而去。”
  “圣母早就该对付她的,本教中不容有二心的人,留下终身祸害。”
  “我们在京师的局面太大,需要人手多,一时又找不到替换她的人,否则早就不容她活着,这次失败在没把人安排好,像那个叫谷平的王八蛋,本是名不见经传的潦倒江湖人,不知怎么突然能起来,老五没抓住他,我看还是从头来过,不如上南海去发展,所以要这条船!”
  “可是收复不了这批水手!”
  “那就一起宰了!”
  “行吗?在海上航行,却非要懂航海不可,那批水手可都是大行家!”
  徐美其道:“能留几个就留几个,其余的利用修船的机会,给他们一点苦头吃吃,让他们多留个几天,然后把他们的本事学会。”
  柳如眉道:“那恐怕最少得要个把月。”
  徐美英道:“拿出你们的浑身解数,还怕留不下一个月吗?”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第二天,大船上的水手们开始下船找树做桅杆,岛上有的是巨松,砍倒两棵,修去枝丫,却不能立即应用,至少等它干爆也要上个把月。
  龙公子提出了请求,柳如眉正中下怀,满口答应了。于是这个把月就成了船上那批水手的天堂,岛上几乎有上百个女孩子,是水手的两倍,每个人至少有两个女伴,每天有一半人下船来工作,一半人留在船上值勤,那更好,这些女孩子干脆上船作伴。
  她们不仅好动,到处乱走,又好奇,不懂的都要问,不会都要学,那些水手们顶不过她们的缠劲,把本事都掏了出来。
  只有两间底舱,说什么也不肯打开来给她们看,那是火药库和贮火炮的地力,属于最高的军事机密,不管别人多舒服,那儿每天分作四班,每班八个人守卫,管制极严,连附近都不准她们走动。
  龙公子待兵宽厚,但军令执行极严,说不准的事,部下绝不敢违背,也证明他的话并非吹牛,这些兵大爷,尽管胡闹,却不敢叛离。
  龙少爷在岸上玩得极痛快,他虽有五名侍儿,对美女的兴趣并未减,柳如眉不用说,霍玉华和董玉京也都跟他上过床。
  她们才发现这位龙少爷还真难驯服,床第之间,别具过人功夫,她们三人使出了浑身解数,仍被龙公子杀得丢盗卸甲,直翻自眼。
  这一天她们商量好了,在白玉池醉邀龙公子共浴,然后席天幕地,就在如茵芳草上联手作战,却仍摆不平这批野马,柳如眉娇喘连连地道:“公子,你的干劲真可瞧,从那儿学来的这套功夫?”
  龙公子啥啥大笑道:“有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大家弟子,谁没学过这一手,否则三妻四妾如何应付得了!”
  “你瞎说,京师那些贵族子弟,我们也领教过,他们却不怎么样!”
  “啊!你们到过京师,什么时候?”
  “柳如眉才发觉说溜了嘴道:“她们那儿上过京师,去年有几位京师贵族弟子来此搅腾小住了一些日子。”
  “你们这儿怎么人人都可以来,那还修什么道?”
  这家伙挺精明的,柳如眉装出了一副可怜相来,盈盈欲泪道:“我们只想远离红尘,图个清静,所谓修身,只是藉此养性而已,可是遇上你们这些贵公子,以势相逼,就无可奈何!
  修身的是我师父,我们年纪轻,道心不坚,难以守得住,师父并不禁止,说韧火之中,才能炼出红莲,煞过了色欲这一关,道心自然就坚了。”
  龙公子笑道:“这还差不多,你师父倒是真正明白大道理,可惜年纪大了,否则我倒要去拜访一下!”
  这才是她们的目的,徐美英听说这小子有龙虎精神,触动凡心,想领教一番,斗一斗他。因此柳如眉道:“师父平时闭门修身,明天是她的生辰,你可以上去见见她!”
  “算了,我对见这个老太婆没兴趣。”
  “老太婆?你真是没有眼珠,师父宝相庄严,仪态万千,连铁人也能动心……”
  龙公子很不相信道:“(少一行)”
  “看你说得多难听,我师父道行高深,你对她老人家不尊敬,我可要生气!”
  龙公子大笑道:“换个好听的字眼,但骨子里还不是那回事,我这房中术是一个老道士教的,说是什么玉房妙旨,登仙秘梯,可见神仙之道,求的就是男欢女爱,要不怎么会用欲仙欲死来形容那股滋味儿呢?”
  柳如眉微怒道:“胡说,仙家妙旨,在求骏颜不老,辟谷长生,哪像你那么没正经。”
  龙公子道:“女人要骏颜不老,目的在求好看,能吸引男人,否则老一点有什么关系,别强辩了,我又不反对你们做神仙,我这次出来,想看看海外有什么他方能增加点情趣!人没有满足的,听说有秘方,一夜能御百女,所以出来求求看……”
  口中说着话,手却不老实,在三个女的身上摸摸捏捏,而他的手指确实有些魔力,那三个女的都娇喘连连,像百爪鱼般,紧紧缠在他身上了。
  这个地方虽然隐蔽,却遮不住春光,在山腹中有个藏身处,藤蔓遮掩有个小洞,不仅可看见外面的情景,也可以把外面的谈话一字不遗的听进去。
  徐美英跟她大弟子玉面观音云飘然就在山腹的密室中静观春战,徐美英脸上涌起了怒色,冷哼道:“这个该死的畜生,居然敢如此的编排我,我若不吸尽他的脂膏,叫他成人干,就把头剁下来!”
  云飘然道:“师父,这也难怪人家瞧不起咱们,那三个丫头不争气,叫人家摆布得像死人。这个活宝倒也是有点本事,本教的鲸吸之术,对他没有用,而他那套也跟我们不同!”
  徐美英道:“他那套功夫是西方魔教的路数,不同中原,擅长此道的是个老道士,叫长春子,专门出入宫廷大宅,教授御女之诀,后来因为胆大包天,竟敢入禁官,探索到几个妃子身上,才被官家秘密处死,我看他大概是从长春子那里学来的本事。”
  “师父跟他交过手吗?”
  徐美英道:“曾经论道两度,我尽出所能,无法摆平他,在这方面,我们仍逊魔教一筹,他的道教源于西方天竺,另以密宗心法为辅,确实高明。”
  云飘然道:“那个姓龙的家伙,师父对付得了吗?”
  徐美英道:“你放心,他最多只得老道士一半本事,比起为师还差一筹,再说我不打算跟他较量功夫,只是拖住他,使他在此多耽些日子,等时候一到,一刀劈了他!”
  云飘然道:“那又何必师父亲自出马呢!有这些丫头就够了。”
  徐美英道:“不行,目前他只是当新鲜而己,过几天他就厌了,这个龙少游的本事不错,他的五个待儿中,还有两个是处女,一个男人能对佳丽而不动心,就是在这方面己到能忍的境界,而不是那些丫头应讨得了,只有瑛姑和绿云能替吾道,遗憾的是一叛一死,只有我自己出马了。”
  云飘然道:“此子既然有这些长处,师父何不下点功夫把他收服在身边?”
  徐美英微笑道:“你是石女,难到也动心,着中了那个小伙子,舍不得杀了他?”
  云飘然道:“弟子知道身有所缺,从未往这上面想,弟子是为师父打算,死了个朱三之后,师父没有练功的炉鼎,今后的寂寞也不易打发的。”
  徐美英轻轻一叹道:“飘然,你是我的大弟子,跟我有几十年,有些话我不瞒你,本教虽然练不老驻颜之道,也只是外表而已,内里体能仍不免要衰竭的,到了为师的这种境界,挹注采补都没用,本身的元气无法配合,长作折损,反而容易走火人魔,从来我只看得多,做得少。
  “本教不能长生?”
  “当然能,但长生不能不死,像为师已八十几岁,还能保持如此容颜,是普通人三倍之寿,不知能有多长寿命,但总有一天,也会老成凋谢。不过你不会,你是石女,此心如石,不动则无缺,你活到两百年,也许会死,却不会老……”
  云飘然默然不语,洞外酣战正烈,三个女人娇喘不止,徐美英听了眼皮直跳,显然她的心也被引动了,因此她轻叹一声道:“我要上去了,飘然,你去阻止她们一下吧!三个不知死活的丫头,真想把命送在人象手上。”
  她轻悄悄地走了,云飘然还在洞中瞧了片刻,居然也会睑红心跳,她是个石女,天残无法领略此中滋味,毕竟是血肉之躯,人欲还是无法避免的。
  多年压抑,而且长时的目击耳闻,已司空见惯,可是这位龙太子太出色了,不仅是技巧高,而且还花样多,使得她那不波古井之心也泛起了涟漪!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下一篇:第二十章 黎庭扫穴
上一篇:
第十八章 反戈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