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混入王府
2019-07-11 10:21:32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第二天的上午,万盛镖局果然真的派了辆车子来,而且还有个镖头陪着古如萍他们上鹰王府。
  那个镖头竟是他们在完平县外茶铺中见过一面的罗七。
  他自然认不出这位小贩子就是前些日子所见到的上官玲了。但态度上却仍然对他们很客气。
  当车子停在了鹰王府的侧门,那个叫阿喜的漂亮小老妈儿早已在那儿等着了。
  她看见了他们,就笑嘻嘻地道:“谷兄弟,你们怎么到这时候才来呀!走!我带你去见姨奶奶去!”
  上官玲却不依了叫道。
  “喂!慢来,我怎么办?”
  阿喜颇不高兴地道:“你急个什么,原没有叫你一起来,等一下罗镖头自然会带你去见总管,安排你的工作的。”
  上宣玲道:“那可不行!我得要我家汉子陪着,说定了让我干什么,然后才能决定留不留下。”
  阿喜一横眼道:“谷兄弟!你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想不想在王府这儿干了?”
  古加萍没开口,上官玲却道:“不干算了。谷平,咱们走,咱们又不是日子过不下去了,非得抢奴才干!走!”她说走就走,真拖了古如萍回身向外走去。
  古加萍虽然不住地向他的浑家解说着,但是脚下却没有停住,他们两人一直朝外走去了。
  上官玲一面走一面还撇着嘴道:“谷平。我早就说过劝你别来吧!都是你硬架着我要来还说到王府能混个出身。
  哼!混的出身,你自己瞧瞧看他们的样子。分明是拿着咱们当奴才,咱们来这儿犯得看吗?”
  说着他们已来到了门口,那儿站着一个汉子冷笑语”你们别看不起这里的奴才,一个三四品的官儿,来到这几,连奴才还不如!哪里官儿见到王府的奴才,都得垂手弯腰说话。”
  古如萍设理他,上官珍却冷笑道:“那是这些官儿骨头太软了,没出息。咱们江湖人却不受这股子窝囊。”
  两口子就这么出了门。连车都没坐,一径走回了下榻的客栈,王府里也没有人追了出来!
  上官玲倒颇感意外地道:”浪子,很抱歉,是我闹得太过份,把你的好差事也弄砸了。”
  苦如萍笑笑道:“不!你表现得恰到好处,一个跑江湖的妇道人家,是该有股泼辣之气的!”上官玲白了古如萍一眼道:“这都是你的好抬举,给我安排这么一份好角色,难道我还得表现出大家闺秀的模样儿不成吗?这些词儿全都是你先编好的,怎么你反倒批评我起来了?”
  古如萍道:“天地良心,我怎么是批评呢?我是说你的表现绝佳,维妙维肖!入骨三分!”
  上官玲道:“可是咱们这么一来却把咱们混进国王府的路子打断了,也把你的计划破坏了。”古如萍笑笑道:“破坏不了的,咱们这么表演一下,倒正显得咱们并不急于进王府去,反而能免除他们疑心。”“疑心!疑心什么?”
  “鹰王府中江湖人出入频频、来往密切,显而易见是大有问题,一个有问题的地方,必然是多疑的,咱们偏选在鹰王府测来卖艺,你想想,那么人家会不会怀疑咱们是别有用心呢?”
  “噢?那么你从为他们邀咱们进去是一种试探了?
  “那倒不是,我看得出,那个什么叫瑛姑的姨奶奶是急着要用一个贴已传活递消息的人,否则她舅舅王丁泰也不会对咱们这么客气了,不过那个叫阿喜的佣妇故意对你蔑视,很可能是一种试探。”那是什么试探?她出分明是嫌着我,想把我挤跑了,好叫你套近些,你没见她口口声声谷兄弟,叫得多亲热!”
  古如萍笑笑,他知道女入有时会吃些莫名其妙的干飞醋,这种不可理喻的行径,最好是不加理会。
  而上官玲自己却有点不好意思地道:“喂!浪子,你说那俏老妈儿是对我作试探,她试探什么?”
  “她知道我不是江湖人,而你却是江湖上混的,所以在态度上挤你一下,你若是逆来顺受地忍了,足见我们是别有居心了,因为没有一个江湖女子能忍受别的女人当面抢走了她的汉子的。”
  上官玲红着脸呸了一声道:“臭美!谁是谁的汉子,你要弄清楚一点,咱们只是逢场作戏,你可别当真了?”
  古如萍笑了笑道:“即使是作戏,也得像回事儿,进了鹰王府,咱们还得住一间房呢!”
  上官玲立刻瞪起眼:“那是于什么?”
  古如萍道:“为了装点咱们的身份,否则咱们既不像是两口子了,再说,在那个凶险重重的地方,两个人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
  你有没有发现,王府的上上下下,个个全是练家子,我们再小心,也难免会有疏忽的时候!”
  上官玲还待争辩,古如萍道。
  “想想那天在客栈的事吧!那个张君瑞就是从王府中去的,迷药也只有鹰王府这种大宅才取得到!那选药是皇宫大内的秘方,寻常的百姓家是不可能取得到的。所以咱们最好还是别分开。”
  上官玲心里面还是担虑这种事的,但面子上有点拉不下来,呼了一声道:“我倒不怕跟准同住一间房,我已经坐过三次花轿,拜过四次堂了,每次都是在新婚之夜,给我宰了新郎官的,你只要不怕死就行了。”说着,就有那凶霸霸的气势。
  古如萍道:”谁说我不怕死,对你那些游戏人间的奇行异迹。我是闻之久矣,所以我们同行以来,每天晚上我都是睁着眼睛等天亮,不敢入睡死了。我就怕第二天起床时找不到脑袋。”对这种尴尬的话题,最好就是一句笑话带过,事实上两个人经过共宿一室好几天了,只不过大家都能保持住一个距离而且。
  上官玲对古如萍是绝对信任的,只不过上官玲心中有点不甘,嘴上绝不肯吃亏的而且。
  不过上官玲却想到了新的忧虑:“王府中男女的礼防很严,他们肯允许我们在一起吗?”
  古如萍笑道:“坚持一下还是可以的,王府中只有下人仪杂不能杂居,但有些书吏帐房生师爷等,都是可以排眷的,也有专为他们们辟的居处。”
  你去算什么呢?”
  “经你这一闹,我当排不能去做下人奴才了,不管我做什么工作,名义上总要争个好听一点的。”
  上官玲道:“你也别打得太如意的算盘了,咱们已经负气出来,他们也没有来再邀,八成儿是吹了。”
  古如萍笑笑道:“吹不了的,目前他们只是在侦察观望咱们的态度而已,不相信咱们要离去的样子,他们的人就会出头了!”
  于是,两个人开始整顿行李,收拾好家具,古如萍到柜台道:“掌柜的,把店帐结一下,麻烦你们给雇辆车。”
  堂柜的哈腰陪着笑脸道:“谷爷!恭喜您了,在王府当差,以后还要您多关照呢,您尽管高升上任去,店钱早已有人结过了!这儿离王府也不远,您先把地方安顿好了,再吩咐一声,小店自会把这些行李给您送过去。”
  古如萍道:“谁替我们结的帐?”
  是早上来接二位的罗爷,他一到就吩咐,要小的把花费帐目算好,上万盛镖局收去,你们前脚刚走。王老爷子就派个人来,将帐全算清了。”
  古如萍冷笑道。
  “他倒算得准,知道我们今天准备离开什掌柜的陪笑道。
  “王老爷子倒没说这话,他只吩咐说二位的店饭花销一律由他们缥局来算,也说二位若是再往下去的话,要小店小心侍候,帐还是他们算。”
  古加萍心中有数暗笑,脸上却装出生气的样子道:“这算什么?他有钱摆阔,我可不领这个情,该多少钱,我自己付,车子照雇,要说好上北通州!”
  “谷爷,您上那儿去干吗?”
  “跑码头卖艺去,告诉你,因王府那份差事我没干。”
  掌柜的一征道:“昨几个不是说好了吗?”
  古如萍一昂头道:“因王府那儿的气焰大盛,咱们江湖人吃不了这一套,甚至连一个府里做奴才的仆妇都对我们夫妇头指气使的,我们两人岂不成了奴才的奴才了……”
  他的声音很大。好像是有意说给谁听,果然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一阵哈哈大笑:
  “哈哈哈……误会!误会!谷老弟,你的火气太大了!”然后就是王丁泰高瘦的身材跨了进来,他八步赶蝉的外号不是浪得虚名,未见如何行动,十来丈的距离,眨眼就来到面前。
  古如萍道:“王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王丁泰笑着道:“你们前脚离开,老夫后脚也到了鹰王府,原是有点小事去看看舍甥女瑛姑的,一去就听了贤伉俪的事儿。”古如萍道:“王老谷子知道了最好,并不是在下夫妇不识抬举,实在他们欺人太甚了。”
  他跟昨天瑛姑邀请他时,好像变了一个人,不再是一付急功近利之状,装出副慷慨激昂之状。
  王丁事却世故地一笑道:“误会!误会!是谷娘子误会了,聘谷老弟入府,是舍甥女请准了王爷后再来奉邀的。府中早已知悉,所以无需再办手续,至于宝眷到府里有老朽作保,也必然没问题。但手续上必须经过一下。”这时上官玲也过来了,先给王丁泰行了礼,然后道:“王老爷子您来评评理,大宅院里规矩大,奴家是知道的。
  但是那位管事大奶奶太欺负人了,我们夫妇还没有一定答应受聘到王府去干活呢?她就对我吆喝起来了。咱们家谷平在家里也是个进过学的相公。又不是去卖身投靠,干嘛要这一套呀!所以我们俩口子商量的结果,得还是吃江湖饭的好古如萍这时也端了起来道:“正是这话,王老爷子您也许因瞧过我们的玩意儿,我们虽是没办法,走上了这条江湖人不齿的本路。但我们却不是一般混吃骗唱的江湖入,手底下多少有几套真玩意儿!我们若是肯将就。
  混个教拳护院的还有人争着要呢!无非是为了贪图一点自由才干上了这一行……”
  王丁泰的涵养还真好、以他的赫赫盛名、听着这一对没没无名的夫妇信口吹嘘,居然毫无愠色。
  但王丁泰还陪笑道:“老朽没拜识二位的功夫,我那外甥女儿可瞧了两天了,她是不轻许人的。当然也是因为二位确实有真才实学,才想借重的,上午的事是阿喜没说清楚。瑛姑知道了,已经好好地骂了她一顿,特央老朽再来奉邀二位!”
  古加萍看看上官玲,她也做作地思索了一下,然后道:“老爷子您看人家这么对我客气,我们不能不识好歹的。可是有一样,那天晚上姨奶奶也没说清楚,我们家谷平到王府去当差,到底是个什么身分?
  王丁泰一征道:“谷家娘子,这倒使我难以回答了。王府中若正式用人,须由宗入府和内务府选派,那是另一番手续,也是朝廷正式授品级的项戴官员。”
  上官玲笑道:“这个我知道,我家谷平进过学,只是一名秀才而已。没有中过举,自然不敢奢望正式当官老爷。”
  王丁泰道:“其实那倒不难!混个几年,只要会做人情,肯花几个钱,在内务府里先补个缺。捐付顶子,再由王府报请开发实缺,那也是很普通的事,只不过初去乍到王府可就不行。”
  上官玲道:“我说的也不是那条路。”
  “要说身份,只有一条路,至与不经内务府,算是王府私下雇聘人委,那是没什么身份的。”
  “没有身份,总有个称呼,像管帐的师爷可以称先生,使唤的小婢却只能做下人奴才了。”王丁泰笑道:“谷家娘于原来争的是这个,你尽可放心,我们谷老弟既然进过学,文武双全,总不能委屈他做下人呀?王府聘他的是教席先生。”
  古如萍道:“啊!教席先生,教什么人?”
  工丁泰道:“鹰王没有世子,他本人封爵挂帅,自然不必再受教了,老弟教的是舍甥女等一干女弟子,她们已过了读书的年龄,而且兴趣也不同,学些什么可不知道,反正老弟博学多才。哪一行都能教。”上官玲笑道:“这倒是选对人了,我家谷平是百艺俱通,百样稀松。”
  王丁泰道:“谷家贩子说笑了,不过王府中教习先生很多,并不见得都是来教学生呀!”
  上官玲道:“那么我去了又干什么呢?”王万芬道:“也是教席,教授舍甥女练武。”
  上官玲笑道:“王老谷子,您别开玩笑了,鹰王府的姨奶奶们号称十二金钗,个个都有一身精绝的武功……”
  王丁泰笑道:“艺有未尝经我学,总不能百技俱通,大象切磋一下,总有进益的;再说谷家娘子是老朽推介的,也不能太委屈你呀?”
  上官玲笑道:“您这么一说,更叫我不好意思了。”
  王丁泰也笑道:“现在大概二位肯屈就了吧!老朽亲自陪二位前去,老朽的车子就等在门口。”
  古如萍这才道:“这太不敢当了,怎敢麻烦老爷子。”
  “应该的,应该的,早上是老朽恰好有事抽不开身去慢了一步,否则也不会有那些不愉快了。”
  在王丁泰的恳邀与力促之下,古如萍两口子总算又上了车。
  他们只带了随身的衣服,其余那些卖艺的象当,王丁泰说带去王府不便,不如寄放到他镖局去。
  到了鹰王府,王总镖头的面子似乎大多了,车子直入内院,瑛姑也亲自出来迎接。向他们道了歉!
  当时就召来了王府的总管当面下聘书,句有一项小麻烦,在手续上要填写一份简历表的。
  谷平倒是毫无犹豫地提笔直书,看他的一手字还真不赖。
  他自己这个谷平例是货真价实,确有其人,是他在江湖上的一个好朋友,也于去年远赴大漠游历,一时不可能回来,所以他可以放心地借用这个身份。
  但是上官玲这边,他只有胡诌一些了,写完之后交给瑛姑。
  瑛姑一看微微皱眉道:“谷先生,尊夫人姓玉?汉人可没这一姓的,她的娘家是在旗的?”
  古加萍笑道:“回夫人的话,我这女人名叫玉玲四,可不是姓玉,她的真姓名是什么可没人知道。她是三岁时,被她师父在路边抱来的,见她长得雪白聪明,就取了这样一个小名儿,以后就随着她师父的班子,浪迹天涯。她学会了这身杂耍功夫,但始终没个姓名,现在她跟着我,倒不妨冠上了谷字为姓。”
  他提笔要加,被姑笑道:“不必了,我只是因为这个玉宇,怕她是旗人,因为用旗人,要在内务府注籍的。这不合我们私聘的手续,所以我要问一声,好了,现在手续办过了!二位就是这府里的人了,一两天内,总管会给二位送上腰牌来,二位就方便在京师走动了。”
  古如萍装作不懂地道:“现在我门也很方便呀!”
  瑛姑笑道:“你只是在外城活动,内城都去不了,而我们却经常要借重先生的帮忙上内城去的!”
  “夫人,我上内城去干什么?”
  瑛姑道:“我们跟内城一些宅子里的官眷们时常有往来,总是下下棋啊,门个诗间什么的。我们王府里这班姐妹老是输给人家,现在有了先生,总可以跟人家较量较量一番,比个高低啦!”
  古如萍自然知道这不是真心话,他必须表现得是一个善解人意的灵巧人物,就不再深究了。
  瑛姑对他们这两口子倒是挺礼遇,特地吩咐把内宅侧门的一所小偏院清出来给他们夫妇住。那所院落是独立的。有三间屋子,一边是假山,一边是高外墙角,独门独院,既清静又偏僻。但是限瑛姑她们所居的后宅倒挺近的。有什么事,派个人在侧门叫了一声就行。
  待遇说好了,夫妇两人每月薪棒二十两,四季新装一袭,三节例敬,比同府中其他执事人员。
  一日三餐,有大回府派专人送到,但院子里还有一间小小的橱房,嫌大锅革不好时。可以自己弄个什么合已荣。
  瑛姑还笑着道:“谷先生,我们也是吃大厨房的菜,菜色也不差,就是口味略差了一点了。因此我们姐妹中有几个爱吃的,常上你们那个院子里厨房弄点私房菜吃吃。你也别去管她们,由她们自家弄好了。”
  古如萍一听暗中喊糟,这一来她们的生活就难以隐密了,随时随地都可能有人过来弄个什么点心宵夜……他们若是真的夫妇。倒也无所谓,来的全是些女儿但是古如萍他们却是一对假凤虚凰,本来还倒可以各居一室的,现在他们又得共睡一榻了。
  到了那间小院,里面家具陈设都很精美。而且还有一间所谓书房、琴棋书画,各种用具都全的。是那个叫阿喜的小老妈子带了两名丫环送他们过去的。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下一篇:第四章 牛刀小试
上一篇:
第二章 乔装卖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