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千手观音
 
2019-07-11 10:55:48   作者:司马紫烟   来源:司马紫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全队乖乖分成两列,鹰王跟如萍分率一队,出发而去,也没说明要到那儿去,可是也没人敢再问一句。
  鹰王那一队先到诚亲王府,他把任务分配好了,自己绕到门口,如萍那一队恰好也到了。
  两个人带头进王府,门上自然有人,但他们认得鹰王,只是上前恭敬道:“启禀王爷,我们家王爷上鹰王府找您去了!”
  “我知道,我们刚分手,他还留在我那儿,现在我来办些重要的事情,不许声张,带我上九姨奶奶的神坛去。”
  门官冰雪聪明,一听就知道是出了事儿,倒是连忙答了。
  穿过几栋屋子和院落,来到花圃中,却见一具尸体伏在道旁、一名侍卫守在一边行礼道:“启禀王爷,卑职遵谕守在这儿,这个家伙跑过来,口中还直喊着副总坛主,小的怕他泄了机密,只有出手杀了!”
  鹰王朝门官看了一眼,冷笑一声,门官吓得直抖嗦:“王爷!这人是九姨奶奶的人,不干小的事!”
  鹰正道:“少说废话了,快走!”
  门官在前战战兢兢地领着路,来到一栋楼下,还没开始发声,楼上射下一片白光。
  鹰王与古如萍两人眼明手快,连忙拔剑格住,却是几柄飞刀,而那门子却身中数刀,何地不起了!
  楼窗是紧阔闭,看不出这一片飞对是由何人?以及如何发出的?
  好在鹰王手下的那些侍卫手头都颇为不弱,而且临事临敌的经验也是不差,居然都及时躲开和格开了,除了一个门官之外,没伤到第二人。
  只听得室内传出一个峻厉的声音道:“滚开,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冒犯神明,我早就公开宣布过,这所院子是禁地,擅入者格杀匆论的!”
  鹰王在底下冷笑道:“绿云!你的禁令只能禁止诚王府的人,我们这些外人却是不受此禁的。”
  楼中人又喝问道:“你是什么人?”
  古如萍立刻道:“鹰王王驾亲临,有请夫人一晤。”
  楼窗砰的一声推开了,一个绿衣丽人,满脸秋霜地站了出来道:“玉桂,你来干什么?”
  鹰王微一欠身道:“为了令弟的事,特来解释一下。”
  绿云冷笑道:“人都被你们杀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对了,德诚找你们算帐去了,他在那儿?”
  鹰王道:“被我留在家里了,跟他说不通,所以我想直接跟你说好一点,绿云,我杀了你弟弟是为大家好,他的口供糟得不能再糟,若是将他交出去,到了人家手中,那些口供会使大家都不好看,我只有杀了他,可是我们那位三叔公年岁大了,指挥乱吵,我无法跟他谈……”
  绿云微微一怔,她没有到过侍卫营,不知道人被严刑得体无完肤的事,只顿了一顿才道:“我弟弟只是游手好闲,不成才而已,他会犯多大的错?”
  “他犯的错大得砍十次脑袋都不够,而且他招供的事情牵连的人太多,逼得我必须先砍了他……”
  “胡说,他有什么可招供的,一定是你们屈打成招。”
  “绿云,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侍卫营问口供的本事,能叫人后悔生到这世界上来一趟,屈打成招的事我不敢说没有,可是徐进旺的那些事却是编都编不出来的,你着过之后就明白了。”
  他扬一扬手中的文卷,绿云意为之动,终于道:“好!
  我下来在楼下的小花厅里跟你谈一谈,除了你之外,你手下的人不准进来你带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这些人都是负责问话的,我希望事情能作个圆满解决,所以带了来,以免消息走漏出去,绿云,这可是为大家好,你若是希望事情闹开来,我也不在乎。”
  绿云道:“闹就好了,反正也扯不到我身上,你那些手下可不准进来,我这神坛重地,可不准人冒渎的。”
  她到楼下开了门,却见古如萍也在,脸色立刻一变,鹰王笑道:“这位谷先生是侍卫营副统领,也是主办这件案子的承办人,可不是我的部下,很多的事情非要他亲自来向你解释不可。”
  绿云退后一步道:“多一个人也没关系,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吃了你不成,真没有出息。”
  就这片刻工夫,他已脱掉了绿色外衣,只剩下里面—件浅绿色的纱裙,肌肤丝毫隐现的。
  看来她有布下色情陷阱的意思,难怪她不高兴多个人。
  凭心而论,她这身打扮是十分诱人的,因为她的曲线玲成剔透,比瑛姑还要动人,因为瑛姑美而不艳,缺少那股子荡意,而这个女人,自然而然地散出了一股诱人的气息。
  可是鹰王无动于衷,只是古如萍现出了欣赏的神情,笑着道:“夫人,你其实不该约王爷的他对女人没胃口,若是你约我单独一会,事情就好商量得多。”
  绿云扫了鹰王一眼道:“这个人在你面前说话一向就这么放肆的?”
  鹰王笑道:“谷先生是我的朋友,我在朋友面前一向不摆什么架子的,所以我有不少肝胆相照的朋友。”
  绿云冷笑道:“往往在背后插你一刀的就是朋友。”
  鹰王道:“不问人对我,只问我对人,假如朋友会在我背后刺一刀,那必定是他早就因此而来,不会是跟我交往后才生的念头,而且我对朋友掏心掏腑,总不会全无收获的,即使他想刺我一刀,也会避开要害,不致于要命。”
  绿云倒是没话说了,她主要是已经发现鹰王的确对她没兴趣,她也不必搔首弄姿自讨设趣了。
  她只是看了一眼鹰王手中的文卷道:“你要找我谈什么?”
  “谈一个交换条件,你把京师的白莲教徒众交出来,我放过你的性命。”
  绿云一震道:“你说什么?”
  菜市口悬出了二十六个脑袋,都是我大营中处决的,我若没有相当的把握,也不敢轻易杀死这么多人命的,绿云,你是什么身份不必狡赖了,那是赖不掉的,连德诚那老头儿都承认了。”
  “他承认了你就该把他抓起来呀!”
  鹰王冷笑道:“你以为我不敢,你该想想,他上我那儿兴师问罪的,结果他没能回来,我却上他家里来了,难道他还会留在我家做客吗?”
  绿云这才着慌地道:“玉桂,你真敢抓他,要知道他大着你两辈呢!连皇帝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鹰王仍是笑着道:“这话也没借,但大两辈并不就是他能管着我了,圣上对他客气也因为他的辈尊,但并不见得可以由着他胡作非为了,他犯了罪一样要受处分的,我这侍卫营恰就能管着他,只要他犯的罪危及皇室大内的安全,我就有权办他。”
  “他犯了什么罪,你说,你给我说清楚。”
  “绿云,我不必说清楚,他犯的罪你应该清楚,所以,你说,你对我所提的条件作何答复。”
  绿云变了脸道:“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些对么,玉桂,你欺人太甚了,你有兵有勇,我对付不了你,咱们上宫中去面见太后,请她老人家作主去。”
  鹰王冷笑道:“去见谁我都不怕,但你不能就这样过去吧!
  总得去穿上件衣服。”
  她转身向后,古如萍在背后疾速地探指要点她的穴道。
  但这女人的功夫和警觉性都很高,居然飘身躲开了,疾起一脚,反点在古如萍的肋尖穴道。
  古如萍籍着腿势一滚,避开了穴道,口中即叫道:“王爷,这婆娘辣手。”
  鹰王抄到她面前冷冷地道:“绿云,我给你一个机会,是你自己放弃的,那就怪不得我了。”
  绿云不说话,挽手进招,拳脚并施,凌厉无匹!
  不过鹰王的武功根底深厚,都格架开了道:“绿云,就凭你这几招出手,你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我绝不会冤枉你,但如你敢认,现在停手还来得及,真等我动手抓你起来,那就没什么好说了。”
  “本来就没话说,玉桂,你有种就把我抓起来,否则到皇宫里,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你以为皇帝是你舅舅,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要知道到了宫里,皇帝也不是最大的,见了太后,他还矮了一截呢!”
  “我当然知道,太后是我亲姥姥,总不成会帮你,反而来整我亲外孙的冤枉,绿云,算了吧!你斗不过我的,尤其是我占住了理,所以你还是冷静地想一想好。”
  绿云那里冷静得下来,她像疯了似的,拳脚并施,一味地找鹰王拼命,而且出招狠毒无比!
  每一招都象是要命似的,对她的这种打法,鹰王倒是很伤脑筋,因为他要捉活口实在很不容易,倒是运足劲力一掌劈死她容易些。
  一面打,一面用目向古如萍示意,叫他想办法。
  古如萍的确在想办法,而且他的办法很绝,他把花厅中的一把椅子,突然地推了过去,绿云猝不及防之下,以为是个人来袭。
  她回身一脚,正好踢在椅子的空档中,那张椅子就撞在她的身上,把她整个撞翻在地上。
  古如萍更绝,飞身下扑,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自己人在她背后,连双臂都箍住了,贴胸搂得紧紧的,然后笑道:“千手观音,你乖一点吧!谷大爷怕你着了凉,用身体暖着你呢!”
  人给他贴住后,他的花样全出来了,双脚交错,绞住了绿云的两条腿,将她分叉开,而且他双手交错,手指恰好在两边的肋骨处。
  绿云一挣扎,他的手指就轻呵她的痒,使她丝毫无法用劲,只有羞愤地叫道:“玉桂,你叫这畜生放开手让我起来。”
  古如萍道:“放不得,她们这十大观音,个个都有一身零碎,除非先点上她的穴道,再拥上她,否则她一起来就花样多了。”
  绿云一震道:“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一点都不胡说,白莲教主徐美英手下有十大杰出女弟子,都以观音为号,称做十大观音,天桥那边花粉铺是云里观音,你是千手观音,还有白衣观音、鱼游观音、实相观音等等,都已在我的掌握之中了。”
  绿云很震惊,终于一叹道:“古如萍,你从那儿知道得这么多?”
  “你想还有那一个,谁能告诉我这么多的。”
  绿云暗然地道:“看来进旺这小子是真的招供了。”
  “进了侍卫大营,铁人也被溶化了,哪怕他不说。”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你放我起来,我都告诉你们好了。”
  如萍放开了手,绿云一纵而起,鹰王挡住了她的去路:“你别再想逃。”
  绿云道:“我还往那些逃,只是想去穿件衣服。”
  鹰王道:“不必了,这儿四周都有我的人守着,没有人会闯了来,而我们两个人,则已看了半天,没什么好新鲜了!”
  绿云怒道:“玉桂,论辈份,我也是你的祖母辈了,你说话最好有分寸些。”
  鹰王冷笑道:“绿云,你别以为自己是什么了,虽然你跟了诚亲王也不过是他身边人而已,你的身份还是下人,少跟我来这一套,你到底说不说?”
  绿云目中射出了凶光叫道:“我要你的命!”
  张开双手十指,又扑了上去,但到了中途却突地改了方向,直扑向一边古如萍,十指抓向他的胸膛。
  但古如萍轻轻一伸手,就把她的双掌抓住了笑道:“好宝贝,你喜欢谷大爷也不必这么猴急,回头请王爷回驾,咱们再亲热好了。”
  绿云呆住了,她发现这一会儿,她已功夫全失,变得全无劲道。
  古如萍摊开双手,他的两个中指上,各套了一枚指环,是银的,雕琢成蛇状,蛇首昂起,两颗蛇牙尖锐地突出口外,泛着黑色,一着就知道是用以伤人的。
  古如萍笑道:“你别急,我这蛇牙上,只有一种散失功力的药,谷大爷知道你厉害所以先前搂着你的时候,给你来上两下子,叫你的功夫散失,可以老实一点,不过你放心好了,只要你能叫王爷和我满意,我会给你解药的。”
  绿云厉声叫道:“姓谷的,你是天下最卑劣的畜生!”
  “不敢当!跟你们白莲教徒一比,我还是差多了,有许多丧尽天良的事,我还是做不出来。”
  “你别血口喷人,我们做了什么?”
  古如萍一指楼上道:“那上面全是证据,至少有几十种罪证,可以证明你们令人发指的行为。”
  绿云一咬牙道:“好!我们上去看个明白,要是找不到什么,你可得给我一个交代的!”
  她领先上楼,两个人紧随在后,此刻她身上那层轻纱也已揉掉了,全身等于是赤条条的全无遮掩,背影上看去,细腰一握,丰臀圆润,别有一股动人情致,但两个男的全然无动于衷。
  古如萍只是口中说说而已,面前这个女人毒如蛇蝎,他实在不敢沾,至于鹰王则是真正的不感兴趣。
  绿云也许是故意显示诱惑,因此到了楼上,她见到两个男人都象木头似的,不禁有点失望了。
  但她居然还一笑道:“玉桂,我这样子若对着德诚那老头儿,他浑身都酥了,你比他年轻了一大截,竟有这么大的定力。”
  “这倒不是定力,我们王爷的毛病跟京里许多王公们一样,癖爱龙阳,你若是个男的,他也许会动心。”
  绿云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恶心,这又怪了,你既然不喜欢女人,干嘛又要收那么多的妻侍,你鹰王府中,听说有十二个金钗,个个都是绝色。”
  这次是鹰王回答了,他笑笑道:“那只是聊备一格,装点排场而已,正如我这位三叔公,他年纪一大把,早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还要弄一大堆女人是一样的。”
  绿云冷笑道:“你若以为他老了就错了,他的精神好得很呢!家中那些姨太太可不专为着做排场的。”
  古如萍笑道:“那一定是你的功劳了,你们白莲教有的是奇妙灵药,都能起死回生,再造大丈夫。”
  绿云瞪了他一眼,漫步到阁楼中,却见地上趴着一对小丫头,僵卧不动,她脸色急变,连忙向前察看。
  却见那两个人只是被点了穴道,可是她一连变换了几种解灾手法都无法解开她们的穴道。
  古如萍谈谈地道:“这可是一种特殊的手法,你不懂其中要决是解不开的。”
  绿云道:“那你快替我解开她们吧!”
  古如萍道:“这象是我的一个朋友所施的点穴手法,我也不会解,但你也不必忙,她们不会死的,回头我负责把她们解开就是了。绿娘子,我们是上来看证据的,这两个小丫头大概来不及掩灭收拾,所以那些证物都在,这下子你可没话说了吧!”
  这楼阁上一半用作神坛,供着一个人头兽身或兽头人身的邪恶神像,另一半则放着各种的制药器具和材料,中间虽用屏风隔开,可是屏风已被移开了。
  看着那些药材,绿云再也无以较赖了,只是狠狠地道:“你们这些俗人,那里懂得本教的意义,本教虽是以人体的器官为材料,却是医学上一项了不起的技术,它可以使智者长生,能者永健,自古以来,多少人才勇者被衰老所困,不能尽其所长,我们却能使这种人活下去。”
  古如萍叱道:“生老病死,乃宇宙更替之常规,你们白莲教却逆天而行,绝非生民之福!”
  “你是个最俗的人,永远也不会明白那种超凡入圣的大道理。”
  古如萍笑笑道:“我是不懂,我不想懂,因为我不想割下自己的眼睛或鼻子去补上另一个人的缺陷,尤其你们所谓的超人,无非是有钱或有势的人,在你们的说法上,穷人和一般平民都是该死的了!”
  鹰王极有兴趣地在屋中开始摸索,绿云伸手按开一个暗格,想从里面拿出一些东西,可是她伸手摸了个空。
  古如萍道:“我那个朋友不但点穴手奇特,而且对机关暗器也很精通,你的东西一定是他顺手摸走了。”
  绿云再盯了他一眼道:“好!你狠,算你厉害。”
  她的脸忽地变成了黑色,口中也有黑血滴下,终于噗嗵一声,倒在地下,鹰王要过来看她怎么了。
  古如萍却道:“王爷,动不得,她已服毒而死,此刻一身是毒,沾沾也都会感染的,最好把她的尸体赶紧火化了,这个婆娘真狠,临死也不忘记害人!”
  他拖着鹰王匆匆下了接,鹰王颓然若丧道:“这一来,什么证据都拿不到,我怎么交代。”
  “那座神坛以及其中的药物,已是足够的证据了,目前那楼中充满了毒,不宜久留,等我设法消除了毒后,一切都可以保留原状为证据的。”
  鹰王叹了口气道:“谷先生在此慢慢的弄吧!我要立刻进宫,这事向皇帝作个报备,要不然三叔公反咬我一口,我可招架不住。”
  他又问了一些话,拿了一些文件走了。
  古如萍带了人,在花园中忙了半天,把尸体用木架子抬下来,火化后挖个深坑埋下之后,又封锁了现场才回到府中。
  一问鹰王还在宫中没回来,上官玲也出去未归,他正感到无聊,瑛姑却派了个小丫头,找他到别有天地中谈事。
  阿喜死了后,此地更为警戒森严了,屋子重新翻修过,而且还找来了两个小丫头日夜不停地看守着,经过四道密封的门户,才可到达她的闺楼。
  瑛姑的神容慌怖,眼泡红红的,好像刚哭过,可是身上却穿了一身锦衣,还特别修饰了一下,显得很美。
  室中的桌上除了几味精致的小菜外,还有一壶酒,如萍一笑道:“干嘛,今天特别客气起来了。”
  瑛姑道:“你连日辛苦,须且又建了大功,我特地下厨,弄了几样菜,一则慰劳,再则庆功!”
  古如萍笑了笑道:“那可就不敢当了,不过你倒应该好好地谢谢我,我为你尽了不少的心。”
  瑛姑笑道:“以你我的交情,为了我做了点事,还好意思说要谢吗?真要让酬谢的活,我除了一身之外,别无长物,而你新得娇妻,会在乎我这残破之躯吗?”
  古如萍笑笑道:“埃姑,你是潇洒洒脱的人,怎么也变得如此俗气,说这些太没意思了。”
  瑛姑也苦笑一声道:“看来我真该死了,连说话也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来,咱们喝酒吃菜,不谈其他。”

相关热词搜索:玉玲珑·玲珑玉

上一篇:第十六章 白莲魔教
下一篇:第十八章 反戈一击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