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一章 金灯重燃正义光
2019-07-06 19:21:5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桂武怔了一怔,道:“要钱?”
  蓝衫人道:“有钱能使鬼推磨,拿钱买命,其理相同。”
  王桂武惶惑的说道:“难道你们真的不是他们派来的人?”
  蓝衫人笑一笑,道:“阁下是武举人,遇事却不够冷静,咱们交谈以来,阁下似乎只说了这一句清醒的话。”
  王桂武叹息一声,道:“兄台原谅,在下被家母一顿教训,确有些乱了主意。”尴尬一笑,接道:“请教兄台贵姓?”
  蓝衫人道:“在下王俊。”
  王桂武道:“是本家?”
  王俊嗯了一声,道:“不错,王兄,咱们希望知道详尽的内情,不知王兄可否见告?”
  王桂武点点头,道:“我可以奉告详情,不过,我也希望能先对诸位多一份了解。”
  王俊笑一笑,道:“说得也是,脱身匪穴遇强盗,那也是人生惨事之一了,我们可以说明身份,但是我们还没有决定是否管这件事情。”
  王桂武点点头,道:“是!阁下可以辨明是非之后,再作决定。”
  王俊道:“你对江湖中事知晓好多?”
  王桂武道:“兄弟很惭愧,未在江湖上走动过,对江湖中事知晓有限。”
  王俊道:“那也难怪,你出身正途,非江湖中人,自然不知江湖事。”
  说罢,缓缓由怀中取出一物,用手一抖,现出一盏金灯。
  王桂武怔了一怔,道:“金灯门?”
  王俊收起金灯,道:“看来,本门真是小有名气,像你王武举这样出身的正途人,竟也知晓金灯门。”
  王桂武接道:“在下虽非江湖人,但却和济南府两家镖局子时相往来,由他们口中知晓了不少江湖中事,也听到了很多贵门传奇之事,想不到今日竟然真的被我遇上了。”
  王俊缓缓收好金灯,藏入袋中,道:“王举人,你既然听说过金灯门的事,想必也知道金灯门中一些规矩了。”
  王桂武道:“这个,在下就不太清楚。”
  王俊道:“金灯门不应聘、不受邀,我们找的是真正的苦主,心负大冤、身受大危的人就帮助他,但那受助人必需占得住一个理字。咱们不会替别人冤冤相报,也不会帮助人了断恩仇,王举人必需把事情经过告诉我们,记着,那必须是千真万确的事。如是我们答应帮忙,那不用你王举人再操心,我们会全力以赴,如是不该我们插手,王举人就是倾尽你所有的财富,也无法使金灯门为你效命。”
  王举人道:“对金灯门的传奇事迹,在下也曾听人说过,在下做梦也想不到,你们适时赶来,而且,又愿意插手此事。”
  王俊道:“天下有太多悲惨不平的事,只可惜咱们金灯门无法件件过问。”
  王举人突然站起身子,恭恭敬敬的抱拳一礼,道:“王兄是金灯门的……”
  王俊接道:“掌灯人。”
  主举人哦了一声,道:“有幸!有幸!在下久闻金灯门之名,无缘一会,想不到在我王某人遇难之时,贵门竟适时而至……”
  王俊摇摇手,阻止了王举人的话,接道:“王举人,咱们金灯门虽救难扶危,,但也不是全无条件的。”
  王举人怔一怔,道:“甚么条件?请掌门先开出来。”
  王俊道:“我要先知道咱们能不能管王举人的事,如是敝门不能插手的事,王举人就算答应了咱们的条件,咱们也是一样的不管,咱们能够插手的事,再谈条件不迟。”
  王举人沉吟了一阵,道:“事情发生在两年前……”突然住口不言。
  王俊冷冷的接道:“王举人,金灯门修改了很多规戒,只怕江湖上还不知晓。”
  王举人道:“在下洗耳恭听。”
  王俊道:“金灯门修改规章第一条是——辨明是非、不受欺骗,潮过堤岸,但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一旦咱们发觉受了骗,那决不是随便了却的事,我们若受骗,必将十倍加还于那位欺骗我们的人。”
  王举人道:“哦!”
  王俊道:“所以,阁下对我们要实话实说,不许有一句谎言。”
  王举人点点头,说道:“这个,在下明白了。”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这件事发生在两年之前,在下为一位酒楼卖唱的姑娘,招惹下这场麻烦。”
  这时,站在王俊身后,装扮成随身小厮的黄媚,突然接口说道:“那位姑娘可是生得很美?”
  她故意粗着嗓子说话,听起来别扭至极。
  王举人沉吟了好一阵,说道:“相貌是属中上之姿,但她的歌声悠扬,琵琶弹得尤属高明……”
  黄媚接道:“你这个武举人看上她了?”
  王举人摇摇头,道:“当时,她被一位不知姓名的年轻恶少调戏,在下激于义愤,出面干预,和那恶少打了起来,那恶少看上去面色苍白,不堪一击。但一动上手,才发觉他武功高强,动手数十招,不分胜负,打出怒火,在下年轻好胜,施出重手法,一拳击断那人右臂,那人临去留言,两年后必来报复,果然,两年后,那人依约而来。”
  黄媚施展传音之术,道:“大哥,问问他讲的是不是全属实言。
  王俊轻轻咳了一声,道:“你说的全是实言?”
  王桂武说道:“事情就发生在一品楼上,当年的店伙计大都还在,两位不妨去查问一下。”
  王俊道:“这个我们会问,不劳王举人费心。”沉吟了一阵,接道:“阁下既然在两年前胜过了那恶少一场,为甚么两年后竟然对他畏如蛇蝎?”
  王举人叹息一声,道:“昨夜一战,在下身担了三条人命,如若不肯服毒自绝,不但牵累了两位好友,就是家母也难逃过毒手。”
  黄媚心中闪过一抹凌芒,道:“有这等事?阁下可否说得详尽一些。”
  王举人点点头,道:“昨天凌晨,在下得到了……”
  黄媚突然一皱眉头,低声对王俊道:“有人来了。”
  她施展传音之术告诉了王俊,但自己却肃立未动,目未转视。
  王俊道:“有人来了,暂时不可泄露我们的来历。”王举人似是还未警觉,闻言一皱眉头,向外望去。
  果然见到一个全身黑衣的中年大汉,直走过来。
  他步履快速,落地无声,一眨眼间,人已到了大厅门外。
  直待他一步跨入大厅,守在厅外的两个健仆才匆匆追了过来。
  王举人一挥手,道:“你们退下。”
  两个健仆呆了一呆,转身而去。
  黑衣人面目阴沉,鹰鼻鹞眼,冷冷的打量了王俊、黄媚一眼,道:“阁下有客人?”
  王举人淡淡一笑,道:“朋友是……”
  黑衣人接道:“讨债的,来听个回音。
  王举人道:“昨夜之战,未见阁下。”
  黑衣人道:“我今晨赶到,晚了一步,幸好还不太晚。”两道凌厉的目光一顾王俊等,接道:“有客在座,谈话方便吗?”
  王举人道:“不妨事,这两位都是王某好友,阁下有话,只管请说。”
  黑衣人道:“昨宵王举人那位助拳的朋友,今午伤势已发,拖不过今夜子时,如是子时之前阁下还活着,那就只好让他们先办丧事了。”
  王举人道:“我知道。”
  黑衣人道:“知道就好,咱们留下你,不受伤害,就是要你活生生的自绝而死,那才死得痛苦,死得心有不甘。”
  王举人道:“很卑下的手段。”
  黑衣人说道:“江湖本就险恶,你放着好好的举人不做,为甚么要卷入江湖恩怨之中?就凭你那几下子,还要硬架梁子,那是自找苦吃,怪不得谁。”
  王举人道:“至少,现在距离子时还早,阁下不觉来得太急了一些吗?”
  黑衣人道:“怕你贵人多忘事,特来提醒你一声。再说,像你这样有钱有势、有功名的人,最是怕死,在下如果不来一趟,不但害了你两位朋友,牵连所及,累及你满门,老母妻儿都为你而死……”
  王举人接道:“这么说来,你是一片好心了?”
  黑衣人道:“大慈大悲的做法,彻头彻尾的好意。”
  王举人道:“王某人心领了。”
  黑衣人嗯了一声,道:“这就好了,你自绝而死,对外不妨称是身染急症,也可保住你的名誉,说不定,还可得一个甚么追赠,咱们已经为你想得很周到了。”
  王举人道:“我自有决定,用不着你来喋喋不休,阁下可以走了。”
  黑衣人冷笑一声,伸手按在木桌上面,冷声说道:“昨夜,咱们是手下留情,一则留你一个全尸,二则不愿惊动到官府,但你如不吃敬酒要吃罚酒,三更后,血洗贵府,你自己瞧着办吧。”言毕收回按在木桌上的右手,转身向外走去。
  王举人陡然想起一事来,急声说道:“朋友,请留步。”
  黑衣人回头说道:“甚么事?”
  王举人道:“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咱们是生死冤家,在下还不知道诸位姓名。”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这就不用了,阁下还有几个时辰好活,知晓了我等姓名,又能如何?还是糊涂一些的好。”不再理会王举人,转身大步而去。
  望着那黑衣人背影消失,王举人苦笑一下,说道:“诸位是亲眼所见,用不着在下描述了。”
  王俊点点头,道:“我们看到了,金灯门决心插手此事,不过,咱们有一个条件,不知举人愿否答应?”
  王举人道:“听凭吩咐,王某能力所及,决不推辞。”
  王俊道:“你家财万贯,愿否捐出五万两银子,以济灾贫?”
  王举人点点头,道:“变卖一些田产,当可凑足此数。”
  王俊道:“痛快,在下以茶代酒,聊表敬意。”
  举杯就唇,一口喝完。
  王举人也陪了一杯茶,苦笑说道:“掌灯人,可有甚么良策?”
  黄媚道:“拒敌不难,难在救助你那两位朋友,不知他们中的是甚么毒伤?”
  王举人道:“是一种剧毒的银针,针上奇毒,除了他们的独门解毒外,无药可医。”
  王俊望望天色,道:“此刻,就算咱们有配制药物之能,时间也已不够,在下之意,只好以智求全,用些手段了。”
  王举人道:“请教王兄。”
  王俊道:“先要他们交出解药。”
  王举人道:“这个只怕他们不会答允。”
  王俊沉吟有顷,低声道:“那只好用些方法了。”
  他低声和王举人谈了一阵,只听得王举人频频点头。

×      ×      ×

  整个济南府,都知道了王举人要死的这件事。
  死,并不奇怪,每一天、每一个时辰,可能都有人死亡。
  但预报自己死亡的人却很奇怪,也不多见,尤其像王举人这样的人物,年纪不大,富甲一方,前程远大,但却突然传出了死亡的消息,而且又是预报死亡。
  王举人有钱有势,有钱的人朋友多,有势的人亲戚多,王举人既有钱又有势,自然是亲戚、朋友都很多。很多人赶到了王府中去。
  但王府中门禁很森严,所有上门的亲友,都被王府的管家挡住。
  王府管家告诉了上门的亲友说,王举人的病势很重,不能接见亲友。明天,如若敝主人没有死,自会登门向诸位致谢;如是敝主人不幸死了,明日就会开吊,希望诸位看在多年街坊近邻的份上,请来奠祭。
  由太阳下山算起,直到将近二更时分,来访的亲友不下数百人,但都被王府总管挡了驾。
  二更正时,一口上好的柏木棺材送入王举人家。
  很多人围在王府外眼看着那棺材被抬入了王府。
  消息立刻传开了,附近的两条街,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几乎是很肯定的,王举人已经死了。
  是嘛!人如不死,怎会抬一具棺材进去?
  王府的大门关闭了,隐隐可闻得啼哭声传了出来。
  围在大门外面的人群也开始散去,人已确定死去了,自然不再等,表现关心和敬意的办法,只有等明日开吊时,来奠祭一番。
  也许王举人在济南府是有身份的人,所以,棺材也是由棺材店的掌柜带着人送来。
  除了四个抬棺材的人之外,还有两个穿着长衫的人护送而来。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