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一章 金灯重燃正义光
2019-07-06 19:21:5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王府中的宾客,仍然络绎不绝。灵堂上香烟缭绕,哭声盈耳。
  但王夫人却因身体不适,由两个丫头扶着进入内室。
  王俊、于重早已在内室恭候。
  王老夫人一提衣袂,就要跪拜,却被王俊伸手拦住,道:“太夫人,不敢当,你请坐,晚辈有事请教。”
  王老夫人点点头,拭去泪痕,道:“大恩不言谢,这件事过去之后,我王家唯命是从,能保下王家的一脉香灯,我还要这万贯家产干吗?”
  王俊本是读书人,讲究的是非礼勿动,王老夫人这几句话,使他听得有些尴尬了,笑一笑道:“这件事,以后再谈,眼前,倒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请教夫人。”
  王老夫人道:“甚么事?”
  王俊道:“刚才,那一位大哭灵堂、双手拍棺的是甚么人?”
  王老夫人道:“老身很注意他,但我却从未见过他,不知是不是桂武在外面的朋友。”
  于重道:“这就不会错了。”
  王老夫人道:“他是甚么人?”
  于重道:“他是甚么人,我们还没有查出来,不过,我们已经派人去查的了。”
  王老夫人道:“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桂武虽然中了举,但我对他的管教仍然很严,我相信,他不应该会和江湖人物结仇。”
  于重道:“老夫人,你请放心,我们大哥既然接下了这件事情,自然会办个水落石出,这件事不论有多么大,都由我们接下来。”
  王老夫人道:“老身还说甚么呢?只有谢谢你们了。”
  于重叹口气,道:“老夫人,我想开吊的事应该结束了。”
  王老夫人道:“为甚么?”
  于重道:“我们应该打开棺材瞧瞧。”
  王老夫人有些不解的,道:“那棺木之中,不是一个假人吗?”
  于重道:“是,不过,我们要求证一些事情,必须打开棺木,才能证明。”
  王老夫人点点头,道:“哦!老身就去告诉总管,要他们把客人送走。”
  为了儿子的事,王老夫人立刻转头向外走去。
  目睹王老夫人的背影远去之后,于重才轻轻吁一口气’道:“掌灯大哥,看来这件事有些麻烦了。”
  王俊道:“甚么麻烦?”
  于重道:“大哥,那人哭哭啼啼的扑在棺木之上,在棺木上拍了一掌,然后转身就走,难道是全无原因吗?”
  王俊道:“这个要请教二弟了。”
  于重道:“大哥,武林之中,有一种武功叫作‘神通竹叶手’,听说那一种武功,能隔物伤人。”
  王俊道:“世上真有这样的武功吗?”
  于重道:“有!不过,当今之世,会这样武功的人屈指可数,如若咱们开棺求证,证明了小弟的推想不错,事情就麻烦了。”
  王俊道:“二弟,这件事会怎么麻烦,你说明白一些。”
  于重沉吟了片刻,道:“如若棺木中的假人留下了神通竹叶的伤痕,那证明了来人源有所出,非同小可,咱们的计划也不得不调整下了,咱们不能立刻有所行动,王举人也不能立刻露面,必须完全查明内情,再作决定。”
  王俊点点头道:“对江湖中事,小兄知晓有限,二弟既如此说,咱们还是小心点好。”
  王老夫人召来了总管,要他婉拒络绎不绝而来的吊丧客人。
  王举人财势双全,再加上人缘又好,王府总管费尽了口舌,仍无法阻止来吊丧的人潮,直到夜幕低垂,才算把客人送完。
  掩上大门,王府中暂时恢复了清静。
  灵堂上灯火通明,但停棺的大厅上,却是门窗紧闭。
  王府中人,只有王老夫人和青衣小帽的王举人在场。
  但金灯门中人,却齐聚在灵堂之上。
  王俊、于重、方昭、言小秋、萧飞燕、黄媚、齐子川。
  于重默运内功,慎重无声息地打开了棺盖。
  棺中仰卧着一个人,那是金灯门的杰作——一个用软木和黏土作成的假人。
  细心的雕塑,和王举人形态一样,但此刻那黏土作的人头上,却形态已变。
  五个指痕深陷半寸,强大的内劲,使得整个头形分裂。
  王桂武倒吸了一口气,忖道:“这是甚么武功?盖着数寸厚的棺盖,竟然能伤到棺中之人,如是这棺中躺的是一个活人,也必被这一掌活生生震毙。”
  王老夫人虽然不会武功,但她也看到了那深陷的指痕和裂开的头脸,不禁脸色大变。
  金灯门中的七个人十四道眼神,全都盯注在那深陷的手印之上。
  脸色一片严肃。
  良久之后,于重才轻轻叹息一声,道:“神通竹叶手。”
  齐子川点点头,道:“除了神通竹叶手外,天下再没有任何一种武功,能够透木传力、不着痕迹的取人之命。”
  黄媚道:“齐老,你见多识广,看他神通竹叶手有了几成火候?”
  齐子川道:“上好的柏木棺盖,有三寸六分的厚度,掌力传入,深陷尸首半寸,至少有七成以上的火候了。”
  黄媚点点头,低声道:“大哥,咱们不能不小心点,灵堂不宜久留。”
  王俊点点头,一抱拳道:“老夫人先请进后堂休息。”
  王老夫人欲言又止,叹口气转身而去。
  合盖了棺盖,王俊等也离开了灵堂,进入了一间密室。
  这是三进宅院中一间客厅复室,数道门户和连绵的房舍,掩去了室中的灯火。
  密室很大,布置得也极为舒适。
  王俊在一张太师椅上坐下,冷冷的望了王桂武一眼,道:“桂武兄,神通竹叶手是武林中一派密门奇技,那说明了和你结怨的人,是来自那一派门户,至少,也会牵扯了那一派门户中人……”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据四弟、五妹追踪来人,查访所得,敌人的来势很强大,而且人数众多,有不少高手,我们原先的估计有了很大的错误,似乎是已脱出了江湖上一般报复的情形,他们是大举来犯,而且,亦有着很充分的准备。”
  王桂武道:“王某虽是一名武举人,但我很少和江湖人往来,我练的是弓、刀、石,也和一般江湖人练的武功不同,只有济南府两家镖局子的总镖头,和王某相识数年,常有来往,如若他们算是江湖人,这也是王某仅有的江湖朋友了。”
  齐子川轻轻咳了一声,道:“王举人,咱们想查明真相,不能遗漏细微,多问几句话,希望你王举人别放在心上。”
  王桂武道:“承诸位仗义相助,王某感激不尽,但有所询,王某知无不告。”
  齐子川道:“阁下和两家镖局子的总镖头来往多年,自是交情不错了?”
  王桂武道:“是。”
  齐子川道:“济南府两家镖局之中,除了总镖头之外,还有众多的镖师,难免亦互相有往还了?”
  王桂武道:“他们两位从未替我引见过镖局中人,王某也很少到镖局中找他们。”
  齐子川道:“阁下是在甚么地方和他们两位见面?”
  王桂武道:“大都在酒馆饭庄之中。”
  王俊道:“王兄,我们想知晓实情,事关重大,一步错失,可能会满盘皆输,还望王兄合作。”
  王桂武接道:“王某决不藏私。”
  王俊道:“这些年来,王兄可曾卷入江湖是非之中?那两家镖局的总镖头或有事求过王兄?”
  王桂武沉吟一阵,摇摇头道:“没有。”
  王俊道:“王兄再仔细想想看。”
  王桂武道:“他们很少和我谈论江湖中事,王某除两年前救过一个卖唱的女子外,再未有过私人争执。”
  王俊道:“昨天下午,来的那位黑衣人,王兄是否见过?”
  王桂武道:“没有,那是第一次见,掌灯人和黄姑娘都在座。”
  黄媚道:“王举人,你那两位总镖头的朋友如何了?”
  王桂武叹息一声道:“如若我死亡,便能解救他们,那些人若言而有信,他们应该已得到解药,身体康复。”
  于重道:“王举人,前晚,你们搏杀的经过情形如何?”
  王桂武叹息一声,道:“接到的挑战书信中,指名要在下约请他们两人同去,因为,两年前发生在一品楼的事,他们两位也在场,在下于是约他们见面,说明内情,两人自坚欲同行,想不到,我们刚到了王家祠堂,他们两位就身遭暗算。”
  于重接道:“他们没有暗算你吗?”
  王桂武摇头,道:“没有,因为他们要逼我自绝。”
  于重道:“难道你们没有动过手吗?”
  王桂武道:“他们暗算了颜、赵两位总镖头后,才现身和我相见,又逼我出手,恶斗了五十余回合。”
  于重道:“王举人胜了?”
  王桂武低声道:“不敢相瞒,在下败了。”
  王俊道:“那是说,他们这一切行动,只是逼你自绝罢了,他们动手之时胜了你,暗算你两位朋友,只不过是证明他们随时有能力执行恐吓之言。”
  王桂武道:“正是如此,王某江湖经验不足,但我也感觉得到那人在四十回合之后,已可取我之命,但他却点到即止,不肯使我受一点伤害。”
  王俊道:“他们的预谋是要逼死你。”
  齐子川道:“一个武举人,身份不低,如是真遭凶杀,必将惊动官府,严予追查,他们倒是想得周到。”
  于重道:“王举人,和你动手的人,可是两年前在一品楼中,为你所伤的人?”
  王桂武道:“不是,不过他也在场,只是未曾出手。”
  齐子川道:“看来,咱们得见见那两位总镖头才行,走镖的人,眼皮子杂,或可问出一点眉目来。”
  王桂武道:“如若他们身体康复,明日必来吊祭。”
  于重低声道:“那时,设法请他们到此,问个明白。”
  齐子川道:“就咱们目前所知,敌势相当的庞大,而且他们分住两处,一处又是座很大的私家宅院,显然,他们来此一事,早经过了一番安排,杀害王举人,似乎只是他们的目的之一。”
  王俊点点头,道:“表面上看来,这只是一件普通的仇杀事件,但骨子里,却又似是别有文章。”
  黄媚道:“大哥说得是,这就是江湖,江湖上充满着险诈。”
  王俊道:“但小兄有一点想不明白,他们为甚么要逼死王举人?事实上,他们有能力杀死他,而且还能布置成意外死亡的情势,纵然官府会追查一阵,但只要找不出真凭实据,还不是不了了之,他们为甚么要费这么大的手脚呢?”
  黄媚道:“这中间定有内情,目下咱们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先查出为什么他们会舍近求远。”
  齐子川道:“关键好像是在王举人的这场吊祭上。”!
  王桂武道:“这个,在下也想不明白,他们能得到甚么?逼死我和杀死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齐子川道:“王举人未在江湖中行走,不知江湖中事,需知目下情势,你已变成了他们在济南府中有所作为的关键,他们为甚么要逼死你呢?这对他们有甚么好处?”
  王桂武说道:“这个,在下就有些想不通了。”
  齐子川道:“咱们也未想通,能想通个中原因,咱们就不难找出他们的目的了。”
  王桂武沉吟了一阵,道:“王某实在想不出有甚么可疑之处,我只是一个安份的百姓,只是我有一点钱,又是个举人的身份,如若我有错,这就是我的错了。”
  王俊道:“王举人,这件事看起来,是一桩很大的麻烦,原本是你个人的恩怨,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一桩很大的阴谋,你王举人只不过是一个开始罢了。”
  王桂武叹口气,道:“掌灯人,在下虽然仍然活在世上,但整个的济南府都知道我已死了,以后,我怎么能够复生呢?”
  王俊笑一笑,道:“王举人,这件事你可以放心,咱们既然可以使你为装死亡,也可以使你奇迹般复活,不会惊世骇俗。”
  于重低声说道:“照小弟的看法,他们逼死王举人’必然有它的作用,咱们预定的计划,不得不修正一下了。”
  王俊道:“二弟有甚么意见?请说。”
  于重道:“小弟觉得,咱们应该等一等,让对方先发动。”
  王俊道:“如若任他们找上王府私来,难道要在此动手吗?”
  于重道:“所以,咱们要想法子把王老夫人送离此地。”
  王桂武道:“只要把我娘送走,我就再也没有值得担心的事了。”
  于重笑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是于重经过了一番很长的考虑后,拟定出来的计划。
  王俊点点头,回顾了一眼,道:“四弟、六妹,有何高见?”
  老四言小秋笑一笑,道:“二哥这番设计,已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虽非尽善尽美,但敌情不明,也无法再找出更好的办法了。”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
上一篇:
第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