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四君子 正文

第一章 金灯重燃正义光
2019-07-06 19:21:5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月落星稀,已是天将黎明的时分。
  王府门外围守的亲友,早已散得一个都不剩。
  春寒料峭,天亮前,仍带着深重的凉意。
  王府门前高挑的两盏气死风灯,在寒风中微微飘荡。
  忽然间,两条人影快步而来,在王府大门外面停了下来。
  灯光下,可以看清楚这两个人的形貌。
  是两个三十左右的大汉,穿着青绸子裤褂,腰间束着一条白色纺绸腰带。
  未见两人带刀佩剑,似是赤手空拳而来。
  擂门声连绵不绝,在静寂的黎明时分,听来特别刺耳。
  木门呀然大开,一个白发、白髯的老者缓步而出。
  两个青衣人打量了开门的老者一眼,左首一个冷冷接道:“你是门房?”
  白髯老人点点头,道:“差不远吧!老朽二十年前是门房……”
  青衣人接道:“现在呢?”
  白髯老人道:“现在吗?老夫是王府中的管事。”
  青衣人冷冷说道:“总管家?”
  白髯老人道:“不,老夫只是管事,我这把年纪了,怎么能当总管家,唉!还不是敝东主念我是三代老仆,给我一个闲差赏口饭吃。”
  青衣人道:“原来如此,你叫甚么名字?”
  白髯老人道:“老朽王川。”语声一顿,接道:“对啦!你们贵姓啊?一大早的擂门造访,不知有何贵干?”
  青衣人道:“咱们要找一个人。”
  王川道:“甚么人?”
  青衣人道:“王武举,也就是王桂武。”
  王川道:“两位来迟了,敝东主已于近三更时急病而死。”
  青衣人道:“老头儿,这话当真吗?”
  王川道:“为甚么要骗你们?目下已经更衣入棺。唉!两位仔细听一听,就可以听到厅中的哭声了。”
  果然,哭声隐隐传了过来。
  这等黎明时分,一片静寂,那哭声虽然不大,但夜深人静,大门口仍可听得。
  青衣人点点头,道:“王川,我们想进去看看如何?”
  王川道:“这个……这个……只怕是不太方便吧?”
  青衣人道:“有什么不方便?”
  这老人似乎有些迷糊,也许是年纪太大的缘故,皱皱眉说道:“两位客人,现在还未到开吊的时候,天色快要亮了,你们等一会再来吧。”
  青衣人道:“现在和天亮有甚么不同?”
  王川道:“现在正是大殓入棺的时刻,女眷都在灵堂,如何能让生人入内。”
  青衣人道:“原来如此。”
  右首一个青衣人低声说道:“老二,我瞧,咱们还是来个霸王硬上弓,冲进去瞧瞧,如何?”
  左首的青衣人点点头,突然一出手,点了王川的前胸。
  王川年纪老迈,如何能闪避得开,身子一歪,错开了前胸要害,被点中了左肩。
  右首青衣人一伸手,抓住了王川的衣服,道:“老头儿,委屈一下,你这把年纪,咱们不会杀你就是。”
  顺手又点了王川两处穴道,把他放在大门后面。
  两个人疾飞向后面溜去。
  王川被点了穴道,口不能叫,腿不能行,只有瞪着眼睛,眼看着两个人向内行去。
  大概是王府中人都忙于办理丧事,前院中竟未见人踪。
  进入第二进庭院,才见大厅中灯光辉煌。
  大厅外面站了不少的人,男男女女,不下二十多个,看样子,似是王府中的仆从长工。
  大概王举人平日待这些下人不错,此刻,人人手中都拏着一根点燃了的香,排列在大厅外面。有一股肃穆庄严的气势。
  不少妇道人家,还不住的暗暗低泣。
  大厅中,却传出了呜呜咽咽的哭声。
  一个全身黑衣的老妇,站在棺木旁侧,不停的用手帕拭着泪痕。
  一个三十上下的美妇人,身着重孝,伏棺而哭。
  声音悲凄,真如杜鹃啼血。
  在这两个妇人的身侧,站了不少丫头仆女。
  两个青衣人轻轻移动着脚步,挤到了厅门口处。
  只见两个穿着短衫长裤的黑衣人正抬着棺盖,合盖在棺材上。
  两个丫头架起了那一身重孝的妇人。
  另两个丫头扶着那一身黑衣的老妇人,离开了大厅。
  整座大厅中,除了两个抬棺盖的男子之外,全厅中都是女人——六七个丫头和四个中年老妈子。!自
  两个青衣人互相使了一个眼色,悄然退了出去。
  大家都在沉痛之中,无人注意,也无人分心,竟然任这两个人来去自如。
  大门仍然大开着,但所有的人都集中在第二进庭院之中。
  王川仍直挺挺的靠在门后的墙壁上。
  一个青衣人低声道:“老二,要不要解去他身上的穴道?”
  那个被称老二的青衣人低声道:“不管他了,这老头子已一把年纪,也该死了,反正王武举家中要办丧事,那就让他们一块儿办吧。”
  另一个青衣人道:“他没有死啊!咱们只是点了他的穴道。”
  青衣老二道:“看他造化罢,不理他了,这老家伙就算不死,也会脱上一层皮,够他受了。”
  两个人边谈边走,离开了王府。
  他们很沉着,还顺手带上了两扇木门。
  靠在墙上的王川突然挺身站了起来,举手一招。
  暗影中闪出一个身材瘦小的年轻人,低声道:“齐老,受苦了。”
  化名王川的正是齐子川,经历了一场险恶的风浪后,加入了金灯门(见金灯传奇故事之一)。
  齐子川道:“那小子很慌张,他根本没有点中我的穴道,倒叫萧姑娘担心了。”敢情这位瘦小的年轻人,正是金灯门的萧飞燕所改扮。
  萧飞燕点头一笑,跃身而起,飞越围墙而去。
  齐子川微微一笑,掩上大门。
  这时,王俊缓步行了出来,低声道:“齐老,萧五妹去了哪里?”
  齐子川一欠身,道:“回掌灯人的话,五姑娘追踩敌踪去了。”
  王俊微微一笑,道:“齐老不用如此多礼,此后咱们要长年相处,还是自然一点好。”
  齐子川道:“老朽遵命。”
  王俊突然放低了声音,道:“齐老,你打听的消息……”
  齐子川道:“王桂武虽然财雄势大,但却是一个侠义君子人物,老朽已然暗中探问很多,他是个真真正正的好人,而且,还有点儿任性之处,拯义救危,施金济困,如若一定要说出他的缺点,那就是他只得父母余荫,有了那么一大笔家产,从小娇生惯养,有一点儿公子哥儿的脾气。”
  王俊点点头,道:“这也不算是甚么大毛病了。”
  齐子川道:“是!人情之常,小瑕不掩大善,总括而言,他已算得上是个君子了。”
  王俊道:“他可曾犯过色戒?”
  齐子川道:“走马章台、飞笺召妓、摆摆公子哥儿的派头,倒是有过,名人气势,在所难免了。”
  王俊笑一笑,道:“名士风流,情尚可原,除此之外呢?”
  齐子川道:“再无瑕疵。”
  王俊道:“好,辛苦齐老了。”
  转身步入一座厢房之中。夜色,掩遮了金灯门中人的行动。
  这是一场隐密的设计,王府中,除了王举人几个心腹之外,大部分人都不知道。
  为了怕老母哀恸伤身,王举人告诉了母亲,但王夫人却是一点不知。
  她目睹丈夫气绝而逝,含殓入棺,恩爱夫妻,人鬼殊途,青春正盛,个郎永诀,内心的悲痛,自是肠断魂消,怕引起婆婆伤心,又不敢放声大哭,低泣如诉,泪如雨落。
  这是最悲痛的哭,不一会工夫,已双目红肿,泪尽血出。
  举人府,笼罩在一片悲痛愁苦之中。
  五更时分,王府中开始布置灵堂,白布百匹,把整个王府装扮成一片白色世界。
  仆妇女婢,也都穿上了孝服。

×      ×      ×

  钱多,人手多,办起事来,自然是比较容易,天色刚亮,王府已布置好一座灵堂。
  百对素烛、千朵纸花,倍增了凄凉、哀伤的气氛。
  王举人为人太好,街坊邻居中,甚多受惠的人,死亡预报时,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想想看,他那结实的身体,怎会突然死亡?
  但天一亮,仍然有很多人赶到了王府查看。
  纸花素烛,证实了死亡的预报,也震动赶来查看的街坊邻居。
  一刹间,人声沸腾,竞相奔告,日上三竿时分,已然传遍了济南府城一王府大门外,拥来了上千的吊丧客人,后来者仍然蜂拥而至。
  齐子川也穿着一身孝服,跟着王府的管家,在大门口处迎接吊丧宾客。
  他年纪大,江湖老,眼皮杂,识人众多,是派在第一道关口的人。
  易容术,掩去了他本来的面目。
  但那络绎不绝的众多来宾,使这位老江湖也为之暗暗咋舌,这上千多衔接而入的人,要他分辨出混入的仇家匪徒,实在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
  王府布置的灵堂虽大,但也容不下这蜂拥而入的来客,使这一座大院落中也挤满了人。王夫人是真哭,声声如杜鹃啼血。
  王老夫人也似是被这股哀伤之气氛感染,坐在一旁,也不禁暗暗低泣。
  这就造成了一幅逼真的景象。
  奠拜灵柩的人群中,突然走出了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壮汉,口中大声喝道:“王兄啊!你正值英年,前途无限,突然谢世,叫我这作兄弟的,怎不悲痛万分,触景伤情?”
  一面说,一面走近了棺木旁侧,双掌齐出,双手扳在棺木之上。
  人间至情流露,谁也不放在心上。
  但跪在棺前,双手掩面的一个孝子,微启的指缝中,透出一道目光,却盯在那大汉的身上。掩面双手移动,已然传出了暗号。
  纷乱哀伤的哭声中,除了特别的有心人外,谁也不会留意这些。
  那壮汉挤出了大厅之后,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这时,王府的祭奠客人有来有去,越来越多。
  那壮汉动作迅快,在拥挤的人群中侧身闪行。片刻工夫,已出王府。
  他背上还绑着一块王府送的一方白巾。
  壮汉转过一个巷口后,立刻把白巾扯成碎片,弃于道旁的水沟中,加快脚步走去。
  他年纪也许不大,但却是一个有江湖经验的人物,行到巷口之时,突然停步回身,向外望去。
  这时巷中,有不少前往王府吊丧的客人。
  壮汉冷眼瞧看了良久,未发觉可疑的追踪,忽然大迈一步,转过巷口,向前行去。
  绕过一条大街,直奔入一座宅院中去。
  那是一座黑漆大门的高大宅院,但大门却是虚掩着,那壮汉推门而入,立刻又掩上了木门。
  一条人影由屋角后闪了出来,缓步走近那高大的宅院前面,打量了那宅院一阵,转身而去。
  他并没有进入那座宅院之中窥探,以免打草惊蛇。
  一身男装的萧飞燕,突然由另一个巷口中,迎上那转身而来的人。
  两个人会合于一处,萧飞燕低声说道:“三哥,瞧出了甚么没有?”
  那追踪而来的人,正是金灯门中的老三方昭。
  方昭一面举步而行,尽量保持平静,道:“我没有进去查看,但显然,那是一座私人住的宅院,看来,事情不如咱们想像那样简单,回去禀告大哥之后,才作计议。”语声一顿,接道:“五妹,你追踪的那几个人如何了?”
  萧飞燕道:“盘出根底了,他们一行住在连云客栈。”
  方昭道:“五妹又怎会到此地呢?”
  萧飞燕道:“是追踪另一个可疑的人物而来,到了此地,不知潜入何处,天已大亮,行人渐多,这附近都是有钱人家的住宅,我不便也不能冒失的到处去找,幸好遇上三哥。”
  方昭道:“那座宅院,我已经记得很清楚了,看样子,那才是他们在济南的真正巢穴,目下不宜惊动他们,咱们先回王府中去,再作决定。”
  萧飞燕道:“三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我想咱们应该分开回到王府。”
  方昭道:“五妹顾虑极是,对方如是精明一些,必然布有反盯梢的暗桩,咱们不能被别人反盯上了。”
  两人先后返回王府。

相关热词搜索:四君子

下一篇:第二章 重重门户杀机隐
上一篇:
第一页